首页 宗教 dg梦幻游乐城

第9378章 你会离开我吗(11)

所以现在秦苗苗有了玄妙儿那边的消息,傅斌也是期待的:“你都知道了什么?”现在他也觉得玄妙儿真的对陈秀荷这边放松了警惕了。
  秦苗苗今日是特意打扮过了,就连手指甲也染了色,蔻丹的红色映衬着手指,显得有些发白,她拿着早就写好的一张纸递过去:“公子看看这是什么数据。”
  她仍旧在故弄玄虚,想要掉漆傅斌的好奇,也要让自己的情报显得更有价值。
  傅斌拿过去看了一遍,没有什么表情:“这是什么?”
  看着傅斌这个表情,秦苗苗心里忽然间就怕了,这会不会是什么不重要的东西,毕竟能被掺杂在别的账本里。
  所以秦苗苗不在卖弄了,她赶紧道:“那账本上写着的是太师府酒楼季度收益估算。”
  傅斌这才想起来这个数字,因为太师府的生意自己不能伸手太多,自己多数是管着自己的生意,当然自己的生意很多都是太师不知道的。
  不过傅斌在太师府也有自己的人,所以对于太师府的收益,其实是大致了解的,自己前一阵也刚收到这些数据,看了秦苗苗写的,自己确定这个数据跟自己得到的相差不是很多,证明这个是真的。
  并且自己也算是确定了自己了解到了太师府的数据也是真的,还有就是知道千府的能力,他们能把太师府的收益估算到这么准确,也是很可怕的。
  所以这个数据,傅斌是满意的,他看了一会终于脸上有了笑容:“很好,现在妙儿不怀疑你们了,你们就要多收集情报。”
  其实每每秦苗苗听见傅斌那么亲切的叫妙儿的时候,都觉得很别扭,这个不是因为她嫉妒恨,而是谁见过一个人对自己的敌人这么的亲热?
  不过这些不是她能决定的,现在秦苗苗知道了这个东西对傅斌是有用的,终于放心了,刚才自己吓了一身冷汗,要是在和数据一点用没有,那自己不是要被嫌弃了?
  尽管自己的兄长秦秋风对五行八卦的研究是很精通的,傅斌对秦秋风的能力也看重,但是秦苗苗不能靠着别人来保住自己的位置,自己还是希望能对傅斌有用,让他真的想起来自己。
  “能帮上公子就好,现在妙儿表姐很信任我们,有了事情还是愿意跟我说的,现在就是我铺子刚开,表姐说等我铺子能脱手了,她还会带我历练的。”秦苗苗这些都是自己编出来的,就是为了让傅斌对她有更多的希望。
  傅斌希望他得到情报的同时,也希望得到她的个人消息:“苗苗,你表姐现在还是跟花继业很好么?她仍旧没提起婚事?”
  “没有,现在不光是花继业,还有周公子,还有几个富家公子,也是见天的去画馆,还有上次花店开业时候那个白公子,我看着也不凡。”秦苗苗故意把看中玄妙儿的男人都说出来,想让傅斌觉得她轻浮。
  可是傅斌却苦笑了一声:“她的身边怎么会缺少仰慕者,哪个男人见了她不会心动?”
  这话让秦苗苗的心碎成了八瓣:“公子,女子一直不定人跟假,这样招男人去画馆,终究不是好事。”秦苗苗心里不甘,她那是招蜂引蝶,为什么到了傅斌嘴里边成了让男人仰慕呢?
  傅斌看向秦苗苗,眼中闪过一丝寒意:“秦苗苗,你别忘了我说过的话,你再敢说妙儿的不是,信不信我让你永生见不到太阳。”
  秦苗苗没想到这么一句话,就让傅斌这么生气,她赶紧站起来:“公子,我只是想希望我表姐好。”
  “你别以为我不懂你的心思,你这人除了你自己,别人你都不会关心,你的亲人都能利用,何况外人?”傅斌冷冷的看着秦苗苗。
  秦苗苗手脚吓得冰凉:“公子,你知道我最在乎的是什么,我最在乎的是你,就像你对我表姐一样,我为了你也一样可以做任何事。”
  这也是秦苗苗知道的,傅斌唯一能原谅她的说辞,当然这个话,自己不敢多说,说多了也便不那么有用了,只有关键时候,来保住自己的。
  果然这话让傅斌的眼中又有了柔软的神色,他端起一杯茶,仰面喝下之后放在桌上,然后站了起来:“时间不早了,我也该走了。”
  秦苗苗一下子扑到傅斌的怀里:“公子,能不能不走,我想你。”
  傅斌搬起秦苗苗的手:“有事给我传信。”说完出了地下室。
  秦苗苗跌坐在凳子上,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又哭了,她不懂为什么的道自己爱的人这么难,还有自己明明立了功,为什么就不能让他对自己多一份关心?
  看着那燃烧融化的蜡油,就好像自己的泪一样滴落,她的心里空荡荡的。
  这天早上天气有些阴沉,不过没下雨,有点风还算是凉快。
  玄妙儿想着有几天没去外祖母家了,所以吃过午饭就去了外祖母家。
  没想到到了门口发现自己家的马车也在这,所以赶紧进屋了。
  外祖母吴氏和自己的娘刘氏都在炕上坐着,李秀兰坐在炕沿边上,玄文涛和大舅哥刘辉坐在地桌边上。
  玄妙儿进屋叫了一圈人:“外祖母,大舅大舅母,爹娘。”
  吴氏见了玄妙儿高兴的招呼她:“妙儿,快来上炕坐着。”说着给他拿了个小褥子铺上,免得炕席刮了衣服。
  玄妙儿脱了鞋上炕坐在了外祖母身边:“外祖母今天气色挺好的。”
  “好好,这天气暖和之后,身体就好了。”吴氏笑盈盈的脸,皱纹也是那么的慈祥。
  玄妙儿看着刘氏:“娘,你跟爹啥时候来的?”
  “我们也刚到这没一会,这不是早上你祖父祖母去村东头神算子那,把三郎跟巧莲成亲的日子定了么,我们也早点来告诉你大舅大舅母一声,让他们也给巧莲娘家早点稍信了,让他们准备着。”刘氏把遮在玄妙儿眼前的一缕头发,往边上拨了拨。
  玄妙儿这才知道爹娘来的原因:“你们说正事,我在这坐着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