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611章 终章:长茵之死 全文完

而小长茵看到战斗中逐渐减少的那部分法则,也明白了什么。她其实是知道成神后就是一串串法则。

所以,看着自己的至亲被业神逐渐吞噬,已经知道若无法阻止,双亲只怕会在瞬息间陨灭。

乌黑的大眼里,立刻有眼泪掉落下来。

那眼泪像是一粒粒透明的珠子,纯净无暇,从她脸上滚落下去,像是有沉重的重量。

诸神也感觉到了她的悲伤,立刻向她望了过来。

都是没有想到,她竟然能够看得明白战斗。毕竟这是神级的战斗,非神明而难懂。

并且,这个天生不会哭的小家伙,那么痛她都没哭过。可现在,她哭了,掉下了眼泪。

“可怜的小家伙。”有神明叹息。

然后他们不忍她难过,立刻要施展神力将她催入梦中,抹去她这段悲痛的记忆。让她像原来一样活泼可爱、天真无邪。

可是,他们还没有出手,就看到自小家伙周身,发出刺目的光芒。

她的小手,竟然在凝结一种法印。然后,有什么东西从她身体破体飞出。砸向远处拼命编织法则的业神。

终于在砸落业神的瞬间,诸神都看清了,那飞出去的竟然是一颗巨大的心脏。

正是这颗心脏散发着刺目的光芒,将业神透明的身体砸飞出去。

然后连同那心脏一起,也轰的一声爆碎了。

透明的业神本来就所剩力量不多,被挨了那一下,一下子化成纷纷的粉末,小家伙的心脏也是。

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突然了,整个空间瞬间死一般寂静。

姬阳和姜沉禾也是后反应过来,那飞出去砸飞业神的心脏,是他们女儿的。

两人在那一刻简直都窒息了。

然后是立刻回头看去。

就见小家伙稚嫩的小身体站在那里,冲他们露出无比灿烂的笑容,好像是阳光般明亮,也同样是那么的可爱漂亮。

可是,下一刻,她的身体就迅速的解体,化成纷纷的粉末向四周飞散。

这是因她身体里的法则锁链只有一条,以承受神界法则的挤压,而一旦法则的主要部分被破坏,她就无法抵御神界法则挤压,化成粉末。

“长茵……”

这时候,姬阳、姜沉禾化成的法则迅速组合,显露出他们的躯体来。

他们的面颊上,都有两行泪水淌下。

一直以来,他们都以为小家伙不知道自己心脏的秘密,没有想到,她早就晓得。

她是这么的聪慧,不但知道,还学会了操控,所以选择牺牲了自己,挽回他们陨灭的危局。

哦,不对,他们差点忘了,他们女儿是仙体,操控自己的心脏出来,实在是太简单的事情。

姜沉禾、姬阳已经透明的躯体伸手向空中,抓取、凝聚着他们女儿肉身灵魂化成的粉末。

可是在神界,一旦有生命化成粉末,就会立刻被神界吸收,两人因为神力所剩不多,哦,不,其实是自身神体所剩不多,已经不能快速将女儿化成的这些粉末立刻聚拢起来。

而无法聚拢全部的灵魂,就无法令小家伙重新活过来,两人都极其的悲痛。

就在这时候,诸神中忽然传来一个声音,“你们看,那里还有一个晶体碎片没有被粉碎。”

所有神明都望过去,当然包括姜沉禾和姬阳,就看到在远处,那心脏爆碎业神的方向,悬浮着一颗小小的晶体碎片。

姬阳立刻就露出喜色,伸手一招,那碎片就来到了他的手心。

但遗憾是,哪怕是有这碎片完全将原先原原本本的长茵缔造出来也很难。

因为她有一部分灵魂那部分已经被神界吸收了。就算两人用其他的代替,也不是原来的她。

因为每个微小的能量其实都是有着与众不同缘法。

长茵能够来到他们的身边,也是诸多缘法的促成。不是任何随便组合的能量体能够代替。毕竟她还没有成神。

所以,两人的脸色都极度的苍白,痛失爱女,令他们透明的躯体无法站稳。

姬阳感觉到心上人的痛苦,还是先回过神来,搂住了姜沉禾,然后忽然道:“小禾,别担心,还有办法。”

“啊,什么办法?”姜沉禾抬头望向姬阳。

姬阳冲她虚弱的笑笑,然后双手结印,立刻之间,就从他的指尖流转出一串串法则之光,然后向着不知名的方向飞去。

不大功夫,一个巨大的冰棺逐渐从他们身旁的脚下升了起来。

这冰棺,散发着幽幽的雾气,通体透明。

“什么?这是什么东西?”

诸神都露出惊异的目光,好像是见鬼般,这好像应该是神界东西,可是他们为什么从来没有见过?

就在他们惊异的时候,姬阳双手再度结印,已经用神力将冰棺打开,霎时间,从里面透射出多彩的光芒,好像里面藏着七彩的霞光,连神明都不得不用五指挡住了眼睛。

然后,姬阳就将手心那小小的晶体碎片放了进去,以及他和姜沉禾之前用神力聚拢的他们女儿的灵魂尘埃。

霎时间,在两人神力的催动下,那些粉尘和小小的晶体碎片拼凑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小小的稚嫩虚影。

而后,就连先前被神界吸收的那些粉尘都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也向着那里聚拢过来。

可惜,就在这时候,两人的躯体更加透明,这是因两人施展神力辅助凝魂消耗的缘故。

所以,两人也意识到什么,姬阳对姜沉禾道:“很遗憾,还差一点点。”

“没关系。”姜沉禾笑道:“只要以我们的意志为引,一定会成功。”

然后,她的手从容的搭上姬阳伸过来的手指,二人双双跳入冰棺内。

顿时就化成了一串串的法则意志,围绕那小小的虚影周围。这样的力量加持下,霎时间,原本冲入缓慢的粉尘,立刻就大量的涌入。

而那小小的虚影也更加凝实起来。

只是两人化成的法则却是逐渐暗淡下去,直到完全透明。

而那冰棺,也在这时候缓缓的关闭。

诸神都惊愕的看着这一幕,忽然想起什么似的,立刻都望向神位天碑。

果然,姜沉禾、姬阳的名字在逐渐的暗淡下去。

但并没有消失。

看到这里,诸神又转头看向那冰棺,惊奇道:“为什么我总是从上面嗅到神位天碑的气息?”

混元之神忽然道:“我想起来了,传闻除了业火连同亿万世界的通道,让我们神明能够投身那些诸多世界当中去,神位天碑上也有一个这样的通道。只是这个通道是自愿的。相传,很久远时候无量之神、入净之神等这样以佛道成神的神明会自愿投身凡界,普渡众生。然后就有某个神明将这个通道召唤出来,让他们从这个通道投身凡尘。”

“但是那是太久远太久远的事情了,好像这亿万纪元来没有神明通过那个通道下凡尘。也不知道那个通道怎么召唤出来,反正……”混元之神说道这里无奈的耸耸肩,道:“反正我们是不行。”

“但那小子怎么召唤出来的。”忽然不动神明问道。他现在实在是太惨,比姜沉禾和姬阳还惨不少,被吞噬的只剩下一个虚影在那里晃荡。不过说话的力气肯定是有。

混元之神无语道:“我怎么知道?不过现在看来那个通道真的可以吸纳、温养灵魂,不像业火通道完全是遭罪的。”因为那里据说凝聚着无数佛神的功德法则,渐渐的就有了温养、聚拢灵魂粉末的力量。

所以姬阳将小长茵留下的那块晶体碎片放入后,还可以从宇宙中聚拢回失去的灵魂。

如此,她的灵魂补全,就能顺着通道转世投胎。

经混元之神这么一解释,他们也明白姬阳和姜沉禾在神位天碑名字暗淡。

他们的意志法则都成了虚影,在神界很难恢复,倒不如去下凡尘。

当然……也可能有其他的打算。毕竟以他们剩下的那些神力只能凝聚他们的女儿的灵魂,不能将肉身修复完全。而其实就算神力够,冰棺只能聚魂的粉尘,无法聚集神界吸收的肉身粉尘。

所以可能选择一起下界。

而事实上,此刻姜沉禾的意志并没有完全沉落下去,而是在看到女儿灵魂聚拢后,又随着冰棺的关闭将自己的意志投射出一丝。

向着星海之外蔓延,一直蔓延到他们姜氏所在的那个世界。

就看到在白玉石铺地的仙城大街上,她的父母戴着斗笠笑谈而行。他们的境界,已经是很多仙人看不透,这是一个很临近超脱的境界。只差一线。

显然,在不久的将来,她的父母也会完成超脱。

接着,她又看到了清泉、溪水、大个儿的鹅卵石。

有一对璧人正行走在这岸边,他们的影子倒映在溪水里,很是娴静,正是管醇和小萝。

再然后,她又看到了姜思宁、弥落,看到了轮回又能修仙的姜杜若、姜凤芯以及他们姜氏的长老们,虽然有很多没有投身他们姜氏,但他们都很快乐。甚至还有她在凡界的师父、师兄们。

也看到了谢澹雅,虽然最终在激战中陨落化成了尘埃,再无缘超脱,但其死也不失美丽和壮阔。

她的意志再往他们姜氏族地蔓延,所有的亲人、朋友虽然有悲,有喜,但生命都有其应有的轨迹。

于是她的意志向回蔓延,看到了小禅,她还没有完全凝聚成躯体的那团能量来到了一片大日海中。

血红的大日的倒影将她的裙摆染红。

她踏着那之上的洁白桥梁缓缓向前而行,姜沉禾知道,她正是去完成那位太阳神鸟前辈的嘱托。

看样子,不久后这段心愿也可达成。

于是,她的意志更快的向回收回,就看到了夜禾肉身化成的那片庞大星域,在有规律运转着。

而在其不远处隐隐约约好像有个白色的虚影。

这让姜沉禾愣了一下。那个虚影很像摩玉。

可是摩玉很久之前就被打落凡尘渡劫去了。

哦,姜沉禾明白了,这是摩玉以心力凝结而成,大概就是他虽然去渡劫,心却始终在这里。

先前夜禾对他痴心不悔,现在换回他。

不过,这是蛮好的,夜禾在摩玉这样的保护下,想必凝聚出形体会更快。也许,等到她再度回归,就能看到夜禾。

这对璧人,也能在一起了。

看到这里,姜沉禾倍感欣慰。大家都好。她就可以完全放下心事去应劫了。

但忽然间,她又想起了什么。

她想起了她的三妹和源袖。

也不知道过去这么久的时间两人有没有交集。

她立刻又将意志蔓延出去,就见到在人潮涌动的大街上,人海茫茫中两道身影无意碰撞,然后停下来对望彼此。

正是源袖和姜思静。果然,他们在轮回中再度相遇了。

他们的头顶有彩灯成串,烟花绽放,应该……是一个美好的开端吧。

于是姜沉禾笑了,将意志完全收回,和姬阳一起一直向下沉,向下沉。

他们的女儿的灵魂则还在上面温养着,也许还需要一阵子。

而他们虽然这样下界,也未必不是一次好的缘果。

在这之后的数日后,那位新晋升的神明终于晋升出现。

诸神终于看到了他。

他有着一头光般的青丝,身材修长,是难得一见的俊美男子。

但是,很多神明都想冲上去给他揍一顿。

但最终……只是干瞪眼远远的看着。因为……不敢。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何莫归来记何莫归来记微不自觉|古言前世的何莫醉心杀场,为了帮兄弟徐卫复辟所谓正统,更是绞尽心机,不惜抛却骨肉亲情,伤害他最爱的阿敷。等他幡然醒悟,并准备带着阿敷远走高飞时,一切已晚,何莫最终因为背叛徐卫,丢掉了性命。幸运的是,老天又给了何莫一次重生的机会,他决定要换换路子。何莫表示,既然再来一回,他就只干三件事——爱阿敷、做纨绔、坑徐卫。可是,事情好象和他原先想的不一样......
  • 冯小姐的民国婚恋冯小姐的民国婚恋浅绵眠|古言”王天飒,你这个浪荡小人。岂有不知男女授受不亲之理?“冯心含眉心微红,朱唇轻启,面露不悦。 ”浪荡小人?如何看得出?明明是翩翩公子。“王天飒摊开手臂,梨涡深陷,锋眉轻挑,浪荡无拘的做派。 冯心含,冯家四小姐,冯老爷心尖上的肉。出落的规正清雅,本想着年岁大些便寻个门当户对,感情专一之人嫁了。谁承想,冯家落寞,冯老爷也不得不“卖了闺女”讨生活。这不,就寻到王天飒这个不按常理出牌,混蛋浪荡之人。冯心含个性要强,自然不会依从,想尽法子要断了这孽缘。可王天飒怎么会轻易放过?当面就撂下话:冯小姐,过几日就去贵府提亲,这几日莫要在心里偷念我。 ......
  • 晓妆,初过晓妆,初过HARUKA|古言她本是A市历史学院的专修学生,可没想到一觉醒来竟置身于南唐末期…霸道王爷和温柔皇上,她究竟该选择哪一个??
  • 贵女暴躁贵女暴躁伴生是只猫|古言乔苑生活片段:躺在摇椅上晒着暖暖的阳光,双膝上放着一本书,脚边趴着一只肥猫,足矣。 对于穿越:咸鱼生活美滋滋,就是希望那些不长眼的夫人小姐公子们长点心。 自己这一掌下去,社会毒打的残忍可不是开玩笑的。
  • 至尊仙妻:腹黑邪王,宠上天!至尊仙妻:腹黑邪王,宠上天!小狂傻子|古言【古言女强+双洁+绝宠】 她,自幼天赋异禀,能穿梭于时空未来。 可一觉醒来,异能消失,被困于此? 没关系,照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后母渣妹组团来战?竖着进,横着出! 皇帝皇后身中奇毒?仙丹出手,医毒双绝,天下无双! 这日子真寂寞,一碟小菜混小酒,金银财宝全到手! “可叹可叹,这世间有谁比我更逍遥?”
  • 万年爱恋:溺宠神偷妃万年爱恋:溺宠神偷妃墨如钰|古言他是一方大陆的王,本性冷漠,却对她用情极深。万年前,她是他的后,他却亲眼看见她死在自己怀里。万年后,她魂穿异世,历经坎坷,终于又能和他执子之手。她是华夏神偷“狐狸”,刚回到亲生父母身边就意外穿越。废材?你们可知她是七系天才!丑颜?你们可知她人皮面具下的惊世容颜?“万年等待又何妨,只要你回来,再让我等几十个,几百个万年都好!”
  • 庶女不为后庶女不为后夏阳白|古言身份低贱是因为运气不佳,与你为敌实属逼不得已,无路可走的小女子只想找个可以图个温饱的夫君,偏偏此夫君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权高位重还腹黑心狠,既然杀不得又爱不得,小女子赶紧拾掇拾掇,溜之大吉!冰雪聪颖总喜欢装迷糊,善解人意又不停惹祸,人和心都交给了为夫,还偏不安分守己想着到宫外逍遥快活,为夫无你,餐餐无味、夜夜不安,只能设下天罗计让你无处可溜!
  • 妖孽王爷独宠小萌妃妖孽王爷独宠小萌妃顾小千|古言方雨瑞只是摔了一跤就穿越了==恩,身体不错嘛。好吧,就是穿越到嫡女身上了。呀,还有婚约,就不能穿越的轻松些喵?不过幸好这个女子很受宠,心灵善良。被姨娘下毒死的?没问题,报仇呗。情况一:“你怎么进来的!“”没事,只是看你来了。“什么叫没事,在她床上还没事?情况二:”沐芯然,你不准和别人说话!“”那是你哥==“”我哥也不行!“好吧,这么妖孽的男娃干嘛赖沐芯然身上了?
  • 穿越遇大神:许我一世绝恋穿越遇大神:许我一世绝恋小亓官|古言上苍让你等,就是让你遇到那个对的人我历史鲜有及格,却一心喜欢霍去病。运气爆表穿越到大汉王朝!只是“这是什么?”我看着“草长莺飞”的小丘有些不明白。“汝心悦的冠军侯呀!”他如是说。“什么!?!”“霍将军之子年且五岁,汝可进入霍府照料幼子,将来彼若悦汝,汝还可以得成好事!”他“很认真”想了想道。我恨的咬牙切齿,学历史的时候咋没看出来这位大神有这属性呢!“大神大神,你咋这么年轻呢?为什么霍去病就死了呢?”“汝之言吾不明白,然则吾应该很老么?”“......”我想为你改变历史!纵使遭受天谴万劫不复我也不悔!你的好,你的坏,你留百世的英名,受万代的敬仰,这些都与我无关,我只道你是我的男人,是我一片天!
  • 梨花喜成妃梨花喜成妃智祺轩|古言肖梨一睁开眼,入目的全都说明了一个字“穷”,穷不怕,咱好歹也是积累了五千年文明的现代人,作为一个资深美食家,怎么可以被穷到饿死呢,看我肖梨带着奶奶,做美食,盖新房,闲时斗斗村长家的伪小姐,等等,这个二傻子想干啥,姐不就是一时善心给了个饼给他吗?他有必要跟着回家吗?回家也就算了,这怎么不小心还爬上了床。某男“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把自己送给你吧”“给老娘滚!”看腹黑男怎么智擒穿越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