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章

春花醒来已是两天后的事了。雨早停了。她虚虚实实地感觉自己做了场梦。不停变幻的场景,荒唐的人和事。但她清晰地记得,梦里,她处在浓浓的迷雾中,四周不见一个人影。可瞬间,雾一下全散了,她看见张务军站在遍野的雏菊中,干净地朝她笑,张开怀抱等她走过去!她觉得自己好幸福,她弯着腰笑出了声。刚准备抬脚时,突然,一双粗糙的大手从后面捉住了她,她想跑,两腿没有力气,跑不动,想喊,喉咙发不出声音……梦醒了,她躺在自己的床上。老天爷啊,为什么?为什么死都这么难呢?

二叔正说着话:“春花烧可退了?唉,你们啊!等春花醒了,快把亲给退了。”

“彩礼都送来了,咳咳……咳咳……又给老大当聘礼送走了,怎能说退……咳……咳咳……就退亲……你让我面子往哪搁?”四爹气喘吁吁,一口气憋得差点没背过气。春花是被二叔背回来的,回来后就一直昏迷,李家送彩礼来时,她没醒,四妈把彩礼给春生的哑巴对象家送去,她也没醒。

“这时候还讲什么面子里子的?村里就我们家最穷。人家都有米有肉,你却让丫头儿子饭都吃不饱。”二叔几乎是咆哮了,气得用手一指立在旁边的春生他们几个。他恨四爹无能,整天就知道抽烟喝酒讲面子。二叔早就分家另过,在镇上贩鹅毛。

春生听了二叔的话,把头一犟,鼻音甚浓:“那个二青头,大妹不能嫁!”

“说得轻巧,你哑巴媳妇怎娶?”四妈抹了把眼泪,耷拉的眼角布满道道皱纹。

春生几乎把头低进了裤裆,蹲在地上,唉声叹气。三十多的人了,好容易讲了个哑巴媳妇,可家里拖到现在也没钱要人,他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二叔见四妈只是在一旁抹眼泪,搡了她一下:“还有你!可有你这样当妈的?春花的瘸腿敢说你没责任?”二叔这些年也不怎么待见四妈,没把她当嫂子敬重。

“呜……哇……天啊,这怎么过啊……”四妈顺势就地瘫坐着,号啕大哭。春玲慌忙想把她搀起来,可小小的身板根本经不住四妈折腾,被四妈手一扒拉,春玲便撞到了供桌上,撞翻了带着铜鼻子的抽屉,一些被红布包裹着的纪念章“叮叮当当”地散落一地。

四爹瞪了春玲一眼,腰也不佝了,疾步走上前去,一个个小心地拾起来,在破夹袄上擦擦灰,再仔细地用红布包裹好。

春玲吐着舌头,讪讪地走远些,生怕四爹一个爆栗敲下。这些通红的毛主席纪念章可是四爹的宝贝,平时连碰都不让碰一下的。对于四妈撒泼的模样,春玲也是见惯了的,便也就由她了。春玲走到床边照顾春花,见春花眼睛睁开了,忙向其他人招手:“大姐醒了!快来看大姐醒了!”

春花睁着双眼仰躺在床上,刚才的话她都听见了,可任凭家人怎么呼唤,她就是不应声,眼睛无神地看着屋顶。

茅草的屋顶上,沾满了灰尘的蛛网连着一根根房梁,连成密密匝匝黑黝黝的一片,在头顶上方,仿佛在窥探着,伺机而动,随时都会铺天盖地撒网下来,捆缚猎物。

“春花啊……”四爹也来到春花床前,伸出苍凉枯黄粗糙的手摸着春花的头:“咳……咳,春花啊,家里就你最懂事了……你怎也不听话了呢?为了这个家……”四爹说不下去了,只呜呜地哭着。

春花还是直直地盯着房梁上的蜘蛛网,一动不动,眼泪却已从眼眶里溢了出来,一滴一滴,清澈的眼泪滴落在绣花枕头上,打湿了她亲手绣的牡丹花。自己的命怎么就这么苦?

“……你不为这个家着想,也要为你哥想想啊?你是她亲妹妹,命又是他捡的,咳咳……你,你怎狠心看他当鳏汉条啊?他讨不上媳妇绝了户,你良心就好过了?阎王爷也不会收你的……你要还是想不开,咳……咳……你死还不如我死啊!”四爹说着就拿头往墙上撞。春花这下真正清醒了,从床上连滚带爬一把抱住四爹佝偻的身子,一声悲怆:“爸……”

春生也哭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吼他爹:“你这是把大妹往死路上逼啊?!”又转身对春花说,“大妹,你放心,我就是当一辈子鳏汉条,也不会拿你来换亲。我、我这就把送走的彩礼给要回来!”说完,他一咬牙,拔腿就要走。

“大哥!”春花喊住了他,泪眼婆娑:“大哥,我嫁,我嫁啊……”春花几乎是喊出来的。

“春、花,春花……”四爹和四妈相互看了一眼,四妈嘴角扯动了下。

二叔看着哭成一团的一家人,长叹一声,匆匆离去,他还得赶回镇上收鹅毛。皖西大白鹅是当地特产,谁家都会喂上几只,不仅腌制的鹅肉是皖西人家必备的年货,鹅毛也深受喜爱——羽色洁白,绒朵蓬松。近两年,镇上鹅毛生意尤为好做。

上一章第7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月亮河月亮河张魁虎著|小说张魁虎多年来执著于文学创作,著有短篇小说集《月亮河》,收录了作者多年来创作的短篇作品。
  • 1980年的物质女孩1980年的物质女孩叶莹|小说本书为长篇小说。书中讲述了一个艺术院校的女生独特的视角,以小资女人的委婉,作家女孩的亲切,讲述了她在成长中一路走来的曾经属于自己或属于别人的情感故事。
  • 执法检查执法检查托如珍|小说小小的市场执法队,有人决定整顿市场秩序,清洁市场环境;有人要从执法活动中获得非法收入。顺藤摸瓜,市场上的假货背后,竟然有政府官员进行权力寻租;制假贩假者,竟然是执法人员的亲生兄长。造假、腐败、执法、权力寻租。百姓的食品安全,谁来保护?
  • 东北生死场东北生死场曹保明|小说寻觅地域最神奇之所在,尽在茫茫东北黑土之上,一户闯关东之家来东北寻找生活的出路,却突然发现了自然和生活的奥秘,于是几代人开始了一个无有尽头的追求与梦想。俄国人的狡诈,日本人的狠毒,淘金人的神秘,老二哥的奇特,伪警察的古怪,沦陷区百姓的活法,还有土匪和老烧锅的种种内幕,演绎出一个又一个从来无人所知的故事。小家联系着历史的更迭,传奇行走印证着朝代的变迁,仿佛让人走进了生命与历史的遥远尽头。
  • 终极底牌终极底牌张欣|小说崖嫣和豆崩是两名就读重点中学的高二学生,两人情同姐妹,都来自单亲家庭,性格却截然不同。崖嫣稳重内敛、孝顺,惹人爱怜,她的母亲紫佳体弱多病、沉默甚至古板;豆崩开朗大方、仗义,乐于助人,她的母亲野晴小姐是商场女强人,家境十分富裕。崖嫣倾慕学校的美术老师江渡,豆崩喜欢高三的学长程思敏。在看似平静的生活轨迹中,其实隐藏着涌动的暗流。江渡的父亲江渭澜竟是崖嫣母亲的初恋情人,他当年为了报答舍命相救的战友,不辞而别,成为了别人的丈夫,扛起了另一个家。而程思敏的母亲其实就是崖嫣和豆崩的班主任兰老师,她费心培养的儿子出类拔萃,却在保送清华的大好机会前,悄然去了北京龙泉寺?
  • 超级侦探社——尘封的密室·友谊协会里的陷阱超级侦探社——尘封的密室·友谊协会里的陷阱绿蒂 |小说这是传闻中的闹鬼学校,有一个会跳舞的血骷髅出现在解剖实验室里;校长整日被幽灵追踪;地下室的玻璃窗上出现鬼脸;守夜人,竟然是一位“死”去多年的将军……三剑客介入调查,惊讶地发现,这栋“鬼楼”里居然隐匿着一个恐怖组织……友谊协会里的陷阱:欧阳先生被任命为友谊协会的副会长,自此好运从天而降,大额的钱财与礼品向他扑来,可他却高兴不起来。协会办公室虽然设在他的家里,却从不允许他参加会议;总有大箱子在他眼皮底下抬进抬出,却从不让他碰下;协会里的富翁粗暴无礼,满身火药的怪味儿……三剑客本以为这是一场掘地盗窃案,却挖出了更大的机密……
  • 你真的不懂暗号你真的不懂暗号陈振林|小说《你真的不懂暗号》是一本微型小说集,收录了作者陈振林多年创作和发表过的微型小说作品六十余篇。其中有《猫眼玉》《父亲的爱里有片海》《最佳演员》等。作品多以教育、生活等为题材,立意深刻,构思巧妙,情节曲折,于质朴中见幽默,调侃中见温情,在娓娓叙述中蕴含人生哲理,展现了作者对生活的深厚体验和独特思考。
  • 爱是我对你最大的隐瞒:祸心爱是我对你最大的隐瞒:祸心沉峻|小说《祸心》是沉峻的言情小说作品。灯光暗淡,光影流离,恍恍惚惚,想到她,突然觉得好孤独。这婚姻,如背负千钧,赤脚踩在泥泞,可我愿用所有手段,哪怕不齿,也只为把你留在身边,哪怕,你恨我入骨!他说,何桑,你这辈子都别想离开我!她恨恨地说,陆彦回,我恨你!
  • 诡物商人诡物商人湘西鬼王|小说有邪异、凶险之兆的物品被称之为诡物。诡物听起来有点吓人,但实际上,很多有钱人专门收罗这些诡物,以期福泽自己和后人。宁水生,就是这些专捞偏门的诡物商人中的一个。倒卖那些凶险的诡物,在外行听来这是一门很拉风的营生。然而随着和越来越多的诡物接触,所有的事情都变得越来越不寻常。
  • 九国夜雪·花与月九国夜雪·花与月水阡墨|小说白寒露是封魂师、雪狼妖,也是白清明的师兄,在瑶仙岛开了个叫做醉梦轩的店,做的是妖怪的生意。传统是往家里捡人,醉梦轩长住的各位都是他捡的。白寒露身边都是些好玩的人物:长溪擅长毒舌,幽昙擅长卖萌,竹仙擅吐槽的,就连跟班小游儿也是只傲娇狐狸。前日落大雨忘记关窗湿了一卷竹简。他每接一个生意都会事无巨细地记录,因为新墨还未干透,字迹淋得模糊,是风麒麟杜蘅和帝女星将离的事,故事由此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