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章

庄稼人都起得早。鸡刚叫过一遍,春玲就已经帮春花收拾好了,找出春花压箱底的衣服:被潘塘水洗得泛黄的白底红花衬褂、军绿色涤纶裤子。黄球鞋上的泥巴已被涮得干干净净,春花赤脚穿上。春玲给春花编好麻花辫,用红毛线扎紧,拿过那面背后印花的圆镜,看着春花说:“大姐,你真好看。”春花照照镜子,镜子里的人很陌生:眼睛红肿,脸色苍白。春玲想想,又从床板上拿出一盒胭脂,给春花搽上红红的两坨,堆在春花的两颊。手法不娴熟,见涂厚了,春玲又用褂袖给她揩揩。这盒胭脂是那天她从货郎挑手里换来的,春玲一直像宝样地藏着,自己还没舍得搽呢。

春玲又把在春花指甲上包了一夜的指甲花的叶瓣去掉。

春花的指甲已经被染上了惨淡的水红色,就像春花哭过的眼睛。

春兴上学前,凑到春花身边:“大姐,让大姐夫给我买好吃的。”

春花僵硬的脸才有了一抹表情:“去你的!”春花想,春兴口中的姐夫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会不会像张务军一样干净?张务军,哦,张务军,春花在心里喊着这个熟悉又遥远的名字。这些天她尽量不去触碰“张务军”三个字,就像不敢去触碰还没愈合的伤疤,生怕会连血带肉活生生地再撕下一块。此时的春花,心又痛了!

等一切妥当,那些陪看门头的姑婆们,也都到齐了,人人都穿着走人家时才穿的衣裳。一行七八人浩浩荡荡朝迎河李家走去。四妈收拢嘴唇,面上洋溢着藏不住的喜悦:“李家家境好,少不了酒肉,你们别害臊,敞开肚皮只管吃。”

哪怕迎河离潘园有几十里路,可这帮姑婆们走得一点也不累,一路叽叽喳喳,很兴奋,仿佛看见了喷香的红烧肉,解馋啊。

春花瘸着腿跟春玲走在最后。春玲一路劝解她:“大姐放宽心,李家既然能出得起那么多彩礼,家里肯定不会差到哪去,应该个个都会忙,亏待不了你。”

一直到了迎河村,站到李家门口,春花才回过神。

李家几间低矮阴沉的草屋,因终年供尊半罩着红绸的佛像,烟雾缭绕,惨白的香灰飘落一地。李家老太婆是“香头”,也就是村里的“巫婆”,给人算命卜卦牵姻缘,也偶尔帮妇女接生。能说会道的她,嘴上不停地和看门头的姑婆们拉呱,而一双鹰隼似的眼睛,却不时透出精光打量着春花,先是被春花的相貌惊住了,直到落在春花的跛腿上,她这才安心地点点头。

被春兴称为“大姐夫”的李德好,脸像刀削似的尖瘦,头发油腻腻地粘在额前,绿豆大的眼睛斜吊着,一小撮黄胡子也是脏兮兮的,长长的指甲里满是污垢。穿的腈纶的新衣裳,像是偷来的,歪歪斜斜不成样儿。

春花蒙了,惊悚地躲在春玲身后,她不敢想象,以后会在这里过日子,会跟这样的人过日子。

李德好先是看见春玲,把同样漂亮的春玲当成了他对象,不停地朝她挤眉弄眼,拢起唇形低唤:“媳妇,媳妇。”十六岁的春玲秀眉紧蹙,顾着大姐面子,强忍着没发火,只把眼睛望向别处。

周围看热闹的迎河村民都笑了,小兰妈更是笑弯了腰:“那是你小姨子,你瘸腿媳妇在后面呢。”

谁知,李德好转着转着,趁春玲没留意,居然伸手就在春玲胸前摸了一把,然后哈哈大笑。春玲吓坏了,一手捂胸,另一只手一挥,李德好脸上顿时现出一道血印。

“啊!”李德好惨叫着,声音似树头的老鸹,沉闷低哑。

迎河村的村民们笑得更是欢了,有的笑出了眼泪,在他们看来,春玲被李德好摸一把,真算不上大事,村民们哄笑着:“小姨子是有姐夫半拉子屁股,害什么臊啊……”

春玲屈辱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咬牙愤恨着,抬腿就要往家跑。年轻的春花也吓坏了,惊恐的眼里泛着水雾,面如供桌上的香灰,孱弱的身子如筛子般颤抖个不停:要跟这样的人过日子,还有什么活头呢?

见春玲要走,春花拉住她的衣服,急促央求:“春玲,我们一起走?”

春玲咬着唇,痛苦地摇头,把春花的手指一个个掰开:“大姐,是你来看门头,我把你带走妈会打死我的,你放我走吧。”

那边,来看门头的姑婆们也是一阵哗然,愤愤不平,春花怎能嫁这户人家?各种声讨。

正和四妈商讨彩礼的李家老太婆闻声,踮着小脚绕过来,心疼地拉过儿子:“我看看,怎么了?”

李德好手一指春玲跑的方向:“俏媳妇抓的!”他就认定了春玲,他可看不上瘸子。

四妈唾沫飞溅了李家老太婆一脸:“真是二青头!这可不行,我不能让我丫头受屈,你李家想要人,至少还得多给两担白米!”

李家老太婆好一通赔礼道歉,让小兰妈赶紧安排乡亲们围在桌边坐好,起菜。等桌上摆起九道菜,又上了一大海碗二指宽的扣肉,油光光的,姑婆们情绪才安稳了些。亲事成不成的,先把这满桌的“十大海”吃了再说。

李家老太婆背身拉过李德好,眼里挤出几滴浑浊的泪,小声说:“祖宗啊,你死鬼爹走得早,我天天装神弄鬼地把你拉扯大容易吗?我都黄土埋半截的人了,好容易攒俩钱给你娶媳妇,你可不能搞砸了,我还指望着早点抱孙子呢。”李德好嘴一撇,很不满意:“我可不要瘸子!”

李家老太婆双手直摆:“小点声,小点声,你再看看,瘸子长得比她妹子还好看呢。”想想又说,“记住了,等过了门,一定要看紧些!”

李德好又好好打量了春花,这才不闹了,又开始在春花身边晃悠。

春花抱紧了自己,哆嗦个不停,她感觉自己快疯了,这里,她一刻也待不下去啊!跟这样的人在一起生活,不如让她去死!不行,她必须逃,她要回家!四妈却已经眼疾手快地拉住了她,死死地按她坐在自己边上,低声哄她:“有什么事回家跟你爸再讲。”

这一句,让春花枯死的心又生出一些希望的苗。爸若知道李德好这样,他是不会让自己嫁给他的吧?一定不会!——春花想着,眼泪却依然啪嗒啪嗒滴在碗里。

几声闷闷的雷声轰隆隆传来,由远及近。天色阴沉了,秋风卷起枯叶,把一些香灰刮落到饭菜里。

四妈眉头皱在一处,嘀咕一句:“呸,晦气!”好在李家老太婆答应了两担大米的事,四妈才把眉头舒展开,招呼姑婆们:“多吃点,别客气。”

等从迎河紧赶回潘园,姑婆们身上还是淋了一些秋雨,冰凉的秋雨淋进脖子里,冷得让人直打哆嗦,各自在心里嘀咕着:“这顿饭也不是好吃的啊!”

春花回到家,湿了的衬褂贴在身上,透着肉色,几缕头发粘在脸上,雨水泪水不分。一进屋,看见四爹,春花扑通一声跪在四爹面前。

四爹忙问:“怎了?快起来。”

春花摇着头,仍然跪在地上,任黄土地硌着那条残腿。还没出声,眼泪已流淌出来,她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发出哭声,尽量一字一字清清楚楚:“爸,求您了,不去那家,行吗?”

四爹一听,顿时火了,手一挥:“胡闹!已经定下的,怎能说退就退?乡亲们会看不起我们的。”

一个闪电劈过,刹那间把阴郁的天空劈成两半,照得春花脸色惨白,脸上再厚的胭脂也盖不住。

春花泪水涟涟:“爸、爸,你不知道李德好是什么样啊,他当所有人面……”春花已经说不下去了,再多说一个字,她就会忍不住哭出声来。压抑着的痛苦让她瘦弱的肩膀抖动得厉害,她将所有力气都按在黄土地上,一个劲地给四爹磕头。

四爹身子一晃,跌坐在板凳上。老天又是一阵雷声,轰隆隆的,像四爹喉咙里的痰,吐不出,咳不完。

四爹的眼睛也模糊了,他长长叹了口气,拖出苦音:“春花,你可想过了,你是个瘸子,忙不了农活,除了那家,谁会要你?”

“爸,我一辈子在家洗衣服烧饭,也比嫁给他强啊。爸,我求求您了……”春花双手撑地,头重重地磕着,如同屋外闷闷的雷声,一下一下,又一下,额头很快被磕破皮了,渗出血珠,沾红了土地,比她染的十个指甲还要红。

四爹慌忙扶起春花,看着她头上的血珠,老泪纵横,清鼻涕也流出来,他用手一抹,揩在鞋帮上:“丫头啊,咳咳……我是为你好啊,只有他家能让你吃上大米饭啊。咳咳……咳……我跟你妈都老了,眼看这地里的活也快忙不动了,你弟弟妹妹还小,不立事,家里田就靠你哥哥一个劳动力,怎么养活六口人?看看,到现在他连哑巴媳妇都娶不上啊……”

又是一道闪电!天空中传来轰隆的闷雷声,就像是贴在耳边一般,突然炸开!

春花停止了啜泣!屋里死寂一般,只有屋外秋雨的淅淅沥沥声。春花听明白了:自己就是个累赘,自小自己就是个累赘!

春花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踉跄地向雨中跑去。

“春花,咳咳……春花……”

春花听不见四爹在身后喊她。

冰凉的雨水肆意飘洒在她的脸上、身上。她感觉不到一点儿冷。

老天爷啊,你为什么要让我残废啊?!又为什么让我活着啊?春花在心里哭诉。再想到李德好,春花已找不到任何活着的念头。

春花不知怎么就跑到了潘塘边,此时她已浑身透湿。春花扶着那棵柳树,摸到被她坐得渐已光滑的树干。树下满地的雏菊不堪风雨,已经残倒在草丛中,东一片,西一片。春花一如往常,把全身的重量都依在树干上。柳树枝丫潮湿,滑溜溜黏滋滋,不像雨水,倒像是从心底渗出来的苦水。“老柳树,我最后一次唱歌给你听啊,好不好?”柳树是沉默的,但春花相信它听得见。春花被巨大的痛苦腌渍,心头酸涩无比,眼泪一个劲地倾泻,混着满脸的雨水流进嘴里,苦苦的。她咿咿呀呀地唱着。被泪水打湿了的歌声,沉沉的,湿漉漉的,每个音节几乎都拖着颤抖的呜咽。

当最后一个音节在断断续续中结束,她忍不住终又回头望了一眼潘园,望向竹林深处雾色迷茫的家,她沉浸在无望的悲哀里:这就是我的命啊!我死了,家里就会好些吧?希望大哥你能早点娶上哑巴大嫂,我知道她很善,也很会忙,好好待她。大哥,你当初真不该救我啊,害得拖累你这么多年了,现在,还给你……春兴应该好好读书的,不能再打架了,才能有出息……小妹快回来编竹筐了吧?一定要去镇上东头李家去卖,他收七毛五一个。妈,明天你要自己洗衣裳了,小心点啊,下雨了,塘边又滑……爸,知道你疼我,你是真心为我,可我,活不下去了啊!

春花从老柳树上离开,跪在草地上,朝着家的方向,再次磕了三个头:“对不起,对不起!”

张务军,张务军……春花极力朝村东看去,可是,青雾升腾,雨水中茫茫一片,她,看不见。她默念着心上的人啊:我走后,你会不会难过?会不会来给我烧张纸?

春花仿佛已经看见张务军站在她的灵堂前,失声痛哭。

再见了,心爱的人,下辈子,希望老天不再让我当个瘸子……春花揉揉眼,拧干了眼底最后一丝雾气,满剩干枯和绝望。

春花站起来,头上的血渍沾满了枯黄的草屑。她脑袋晕沉沉的,心底有个声音一遍遍在催促:“瘸子,你这个拖累,快去死吧,死了才好……”春花一瘸一拐地朝潘塘走去,她听见潘塘在喊她:“来啊,来啊,到这里来啊……”声音很暖,柔柔的,既像心上人的低语,又像家人的召唤。春花迫切地想听得更真切些,可声音只那么一晃,就飘远了。春花木偶般走向潘塘深处,继续寻着那个声音。可还是空空的,雾气中,什么也没有,什么也看不清。水渐渐漫过她的脚踝,漫过她的小腿,浸透了单薄的裤子,一步步变得异常沉重。她感觉不到寒意,她寻着声音继续往潘塘的青雾深处走去,冰冷的池水渐渐没过了她的腰。

“春花!在干什么?!”二叔的一声惊叫,猛然把春花惊醒,慌乱中,跛脚没有站稳,她一头扎进了水里。

上一章第6章
下一章第8章
同类热门
  • 鱼在金融海啸中鱼在金融海啸中人海中|小说初入职场之后苏小鱼因缘际会认识了金融业人士陈苏雷,陈苏雷白手起家,是典型的精英三不男。经历过一次失败的婚姻,所以在一开始的时候便向苏小鱼坦率提出只愿意尝试协议爱情,被苏小鱼当场拒绝。突如其来的一场金融风暴,让苏小鱼成为失业大军中的一员,父亲炒股失败,还欠下了大笔债务。一夜之间,她从胸怀壮志的社会新鲜人突然变成了走投无路的绝望小房奴,抱着绝不能让父母一生心血付诸东流的决心,她迫不得已,又回头找到了陈苏雷……她要走下去,可她要走到哪里去?走到他确定的终点,走到没有结果的结果里去?……
  • 中国小小说名家档案:半个瓜皮爬上来中国小小说名家档案:半个瓜皮爬上来非鱼|小说这套书阵容强大,内容丰富,风格多样,由100个当代小小说作家一人一册的单行本组成,不愧为一个以“打造文体、推崇作家、推出精品”为宗旨的小小说系统工程。我相信它的出版对于激励小小说作家的创作,推动小小说创作的进步;对于促进小小说文体的推广和传播,引导小小说作家、作品走向市场;对于丰富广大文学读者特别是青少年读者的人文精神世界,提升文学素养,提高写作能力;对于进一步繁荣社会主义文化市场,弘扬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有着不可估量的积极作用。
  • 喜鹊谋杀案喜鹊谋杀案(美)安东尼·霍洛维茨|小说史无前例,横扫日本五大推理榜单,均以绝对优势荣登NO.1宝座。当编辑苏珊·赖兰拿到艾伦·康威最新作品的初稿时,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本小说不同于他的其他任何作品。在和这位犯罪小说畅销书作家共事多年之后,她对他笔下的侦探阿提库斯·庞德了如指掌。庞德侦破了许多围绕英国村庄的谜案。意在向经典英国侦探小说女王阿加莎·克里斯蒂和多萝西·赛耶斯致敬,康威的传统写作模式获得了巨大成功;而苏珊为了保住工作,必须继续忍受他恼人的行为举止。在康威的新作中,阿提库斯·庞德来到派伊府邸——一座乡村内的庄园调查一桩谋杀案。是的,其中有死尸和许多各怀鬼胎的嫌疑人。然而随着阅读的深入,苏珊越来越确信,在这本稿件的背后隐藏着另一个故事:一个充斥着嫉妒、贪婪、冷酷的野心和谋杀的真实故事。
  • 别玩我的心别玩我的心吴清忠|小说清晨的阳光轻轻地透过阳台和窗户,静静地躺在床上。这个时候,赵冬华早已起床,正在洗手间做上班前的准备,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感觉跟两年前刚毕业的时候不太一样了,究竟是哪部一样了,他自己也说不上来,“难道这就是成熟了,不能吧。”
  • 火高粱火高粱李志刚|小说《火高粱》是一部制高点题材的小说。《火高粱》作者以饱满浓厚的激情浓黩重彩地描绘了制高点初期发生的冀南成安保卫战。全书内容丰富,共分三十八章描写国共两党抗战军队有地方民团等众多人物。
  • 神探弗洛伊德(大结局)神探弗洛伊德(大结局)时雪唯|小说夜半,他接到一个神秘电话,对方声称自己在梦中杀死了6个人,而那6个人在现实中真的死了,而且就是他梦中的死法。梦真的能杀人吗?一部以小丑连环杀人案为题材的电影火爆荧屏,不久导演便死于非命,而十年前现实中确实发生过同样的小丑连环杀人案,至今悬而未决,它们之间是否存在隐秘的关联?一本讲述梦中杀人详细过程的日记,为何会被主人保留十年?日记诸多细节,与现实犯罪现场完美吻合,主人却坚称自己没有杀人,只是自己的梦在杀人?诡异日记,是凶手滔天罪行的完美铁证还是另类阴谋的破解密码?那个关于爆炸现场的噩梦挥之不去,梦中的他,要如何做才能看清那个神秘的快递员的脸?快递员拼命维护的箱子里到底隐藏着什么?到底谁才是欲将他置于死地的幕后真凶?
  • “茶人三部曲”第一部:南方有嘉木“茶人三部曲”第一部:南方有嘉木王旭烽|小说绿茶之都杭州,忘忧茶庄主人杭九斋是清末江南的一位茶商,风流儒雅,却不好理财治业,最终死在烟花女子的烟榻上。下一代茶人杭天醉,生长在封建王朝彻底崩溃与民国诞生的时代,他身上始终交错着颓唐与奋发的矛盾,有学问,有才气,有激情,也有抱负,但却优柔寡断,在各种爱的纠葛中,不得已向佛门逃遁。以杭嘉和为代表的杭家第三代经历的则是一个更加广阔的时代,他们以各种身份和不同方式参与了华茶的兴衰起落的过程。民族、家庭及个人命运错综复杂,跌宕起伏,小说因此勾画出一部近现代史上的中国茶人的命运长卷。
  • 妖灵战车妖灵战车任然|小说本书是一部描写爱心、团结、向上、友情的魔幻小说。故事离奇,很能吸引人。当世界的守护神中华龙经历了长久的世纪后,已经感到疲惫不堪,可惜的是守护神也会死亡,再入轮回。在三界空间当中,纷争从来没有停止过,三界的种族也一直在争斗着。天界时刻保持着警觉,他们没有妖界那么好战,但却拥有着相当强的力量,灵界主要划分着三界的时空裂网,最美丽的是人类的世界。妖界当中的魔族是几界中最为厉害的战斗种族,通过了守护神的考验后,开始掌管神器。正是因为魔族拥有了神器,也给妖界带来了几乎毁灭的灾难。灵界联合天界一起进攻妖界,为的是争夺那守护神的神器。但魔族并没有想象中的邪恶,因为魔族遵守了与守护神的约定……
  • 欲望青春欲望青春吴邦国|小说一座山,女人山;一个洞,女人洞;一条河,女人河。这个酷似女人生殖器的洞,在女人山沉睡了千百年,给女人山的女人带来了什么?山外的人想进来,山里的人想出去,女人山到底怎么了?在女人洞出生的女人为你讲叙这一切。在女人洞出生的孪生姐妹——方方和圆圆,质朴单纯,外柔内刚。在成长、奋斗的过程中,她们竟发现父亲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而母亲却难以启齿;初涉职场,妹妹为找工作取代了姐姐,在爱情里,又奋不顾身地做了姐姐的影子和替身……这是出生在大山深处的80后的青春故事,但却映射了每个人的青春欲望。
  • 凡墙都是门凡墙都是门陈染|小说收陈染的9篇小说,5篇散文。《与往事干杯》是陈染的成名作,《无处告别》为代表作,其余属新近时期的佳作。陈染小说的主要特点是以散淡的眼光看取散漫的性情,以优雅的文笔抒写高雅的灵魂。这种风格坚守至今,但人物渐近日常化,叙事更趋散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