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章 日入从所憩

陈敌一般不留李巧在自己的单身宿舍过夜,他喜欢去她那里和她颠鸾倒凤。对此,李巧心里也明白得很,陈敌是怕在小城的女友郭聪突然驾临南京。还有就是陈敌不喜欢在同一张床上和两个女人干那事。陈敌知道郭聪是一个很细心的女孩,床上哪怕留下一根不属于她和陈敌的头发她都能发现。为了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陈敌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不给李巧躺在他床上的机会。

仅有那么一次,陈敌和李巧看完夜场电影,时间已经过了午夜。南京夏天天气变幻无常,进电影院之前明明是满天繁星,出来以后突然就大雨滂沱了。电影院离李巧宿舍太远,陈敌只好带她回了自己宿舍。

李巧第一次在陈敌这里过夜,有些陌生的激动,翻来覆去睡不着。以前陈敌习惯了郭聪,现在突然换上了李巧,也有些未有的新奇。两人身体一接触,就迸发了欲望。热吻了半天,陈敌跃上了李巧的身体。李巧在这方面的需求很强烈,很能配合陈敌,嘴里发出咻咻咻鹿鸣的声音。

俩人平静下来,李巧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坏了!陈敌问她怎么了,李巧说他刚才没戴安全套,要是万一怀了可就麻烦了。陈敌也着急起来:“你不在安全期?”李巧闭上眼睛想了想,在安全和不安全的边缘。陈敌头上的汗哗一下就出来了。他可不想让李巧在这时候怀孕,那样的话,他可就惨透了。

李巧安慰他:“也许没事,哪有那么巧的?!我有个同事,想要孩子都三年多了,从来没采取过什么安全措施,到现在肚子都没大起来。”陈敌心里还是很紧张,埋怨李巧刚才不提醒自己。李巧说:“以前在我那里我都能记得,今天不是在你这里吗,再说你现在有吗?”陈敌想想也是,他这里根本就没有那个东西,郭聪每次来都在安全期,他俩从来没用过那玩意儿。即便偶尔有那么一两次赶上危险期,郭聪都是让陈敌排在外面。在这方面,她要比李巧谨慎得多。

痛快和痛苦常常连在一块儿。没得办法。一个多月以后,李巧开始了狂吐,她属于反应剧烈型,吐得连胃液胆汁都出来了,还是狂吐不止。不用去医院检查,她也知道自己怀上了。算算时间,正好是陈敌没采取措施的那一次。

李巧给陈敌打电话,说她惨了。

陈敌一听这话就明白了,他这一个月以来一直在担心这个,现在结果终于出来了,他反而有些轻松。但他不能把这种情绪表现出来,他故作冷静地说:“要不要我现在陪你去医院检查检查?说不定不是呢。”

“不可能,别抱侥幸心理了。我吐得很厉害,是怀孕的症状。”李巧带着哭腔。

“别太着急了,我们想想办法。”

“想什么办法?能有什么好办法?我才23岁,可不想这么早就……”

“那我们找家好一点的医院,听说现在都是无痛的。”

“什么无痛?骗人的,哪能不痛?!”

“那……”

“我准备明天去妇幼保健院看看,你能不能陪我去?我一个人害怕。”

“好,我陪你去。”陈敌答应得很干脆。

放下电话,陈敌心里有些忐忑不安。毕竟这是他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以前在大学里面的风流,从来都是安全第一的。不巧的是,明天还是郭聪来南京的日子,如果让她撞上李巧,那就惨上加惨了。想到这里,他给郭聪发了个短信:

聪:

明天公司要组织我们去无锡分公司检查,后天才能回来,我必须去。你下周再来南京吧,或者下周我回小城去看你。好久不回去了,我有些想念那座城市了。

过了半天,郭聪给他回了三个字:那好吧。

从这简单的三个字里陈敌读出了一些勉强和无奈。郭聪是个好女孩,当初要不是她帮助自己,陈敌是不会有今天的。一想到这个,陈敌就有些羞愧。

妇幼保健院最早引进了无痛人流手术的设备,是南京最好的妇科医院之一。陈敌陪着李巧到医院时,正是看病的高峰。李巧一看见那些穿白大褂的妇科大夫,脸色就变得煞白。她紧紧握住陈敌的胳膊,小声说:“我有点儿害怕。”陈敌拍拍她的手,以示安慰。他去前台给李巧挂了个专家号,专家的名字叫王菲。李巧看到挂号条,笑了一下,说搞没搞错啊,看个病还能见到大歌星!陈敌听她这么说,就知道她已经不太紧张了。

俩人乘电梯到了三楼专家诊区,门口一个保安拦住陈敌,指指诊区一个蓝色的告示牌说,男士免进。陈敌看看那个牌子,只好退到候诊室。李巧一个人进去了。

等待是难熬的。

陈敌焦躁地坐在候诊区的长条凳上,看人来人往。候诊区人很多,人影晃来晃去,但大家都很安静。陈敌奇怪为啥那么多人来这里打胎,而且大多都是年轻人。

陈敌想起大学时男生和女生同居的情形,都是倍加小心,千方百计采取避孕措施,生怕意外怀孕。很少有大学生只顾享受愉悦,不懂得避孕。只有那么一次,他听别人讲,学校里有个女生都怀孕三个月了,自己竟然还不知道。看到不断肿胀的体形,她还以为自己是发胖了呢。班主任和周围的同学看到她走路的样子,只是感到一点奇怪,都没想到她已有孕在身。直到有一天上体育课,怀孕的女生突然晕倒在地,送到医院检查时,才知道她怀孕已经这么久,医生没办法,只好给她引产。

想到这些,陈敌有些后悔,回想和李巧在一起的这些日子,真是有些对不住她。有了这次打胎的经历,在李巧这里,陈敌感觉自己没有了退路。

如果这样,那郭聪怎么办?

正这样想着,陈敌忽然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他抬头看到一个中年大夫,手里拿着一张纸。他站起来,医生让他在上面签字。陈敌看了看,是手术告知单,上面写了几条医院的免责声明。看到陈敌在犹豫,中年大夫说:“这只是一个程序,虽然这只是个小手术,但我们必须事先向患者本人和家属作一个声明。”陈敌拿起医生递过来的签字笔,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感觉字字千钧。

幸运的是,手术很顺利。

半小时后,李巧弓着腰自己走出了手术室,脸上的表情痛苦不堪。

陈敌快步迎上去,一把扶住李巧,想说一句安慰的话,又觉得无法开口。李巧看他的样子,勉强笑了笑,说还好,比她想象中要快得多,也没那么疼。

陈敌点点头。

刚才他还在想,如果有一天他们分了手,李巧会不会就此要挟自己,如果真是那样,自己又该如何。

唉,还是大学时候潇洒自由啊!

李巧手术后在宿舍休养的那几天,陈敌一直待在她身边。陈敌是一个重感情的人,他不会给任何人留下薄情寡义的印象。即便是对他阴晴不定的红颜,他也不会主动去伤害她。何况李巧是他喜欢的女人,而且是因为他遭的罪,他当然要尽力去补偿。这样做,他也是为了能让自己心安。

李巧做堕胎手术的这件事,陈敌一直没跟我说。这家伙一般什么事情都不瞒我,这一次他却刻意回避了。但我最终还是从李巧那里知道了这事儿,那时候她和陈敌已经濒临分手的边缘。

在照顾李巧的那些日子,陈敌心里承受着巨大的双重压力。郭聪每天都发短信问他何时能回一趟小城,陈敌知道自己必须面对的那个考验来到了。郭聪的意思他很清楚,他如果还想和她继续在一起的话,就必须回去说服她的父母——他们一直反对自己的女儿和一个结过婚的男人在一起。

李巧能下床自由活动的那天,陈敌告诉她自己要回一趟小城。

听到这句话,李巧微微愣了一下,她紧紧盯着陈敌的眼睛,说去吧,早点回来。此外再没说什么。

陈敌把她揽到怀里,紧紧抱了她一下,转身走了。他走得很急,怕看见李巧眼睛里闪出的泪花。

李巧真是一个好女人。陈敌感叹。为什么好女人都让他碰上了?难道是他以前遭受了太多的坎坷,现在老天要开始补偿他了?

坐动车从南京回小城只需要三个小时,陈敌却选择了一辆K字头的慢车。这种车开起来非常慢,而且沿途几乎是每站必停,多么小的站台它都不愿意错过。这一点真像对待女人和感情的陈敌。对待女人,他几乎是来者不拒。或许,正如他自己所说,他是一个天生的情种,唯有在女人那里,他才能让自己的灵魂安静下来。对他来说,善良的女性就是他精神的避难所,是他逃离俗世的桃花源。

慢火车上的乘客很少,这个时节选择这种火车出行的人不多,火车上晃悠的大都是出门打工的农民工。他们或者安静地坐在那里,目光带着呆滞;或者三三两两高声争论着什么,那声音很大,毫不顾忌。和那些愁眉苦脸安静坐在那里发呆的农民比起来,他们可以说都是老江湖了。坐在陈敌对面的两个人一直在喋喋不休,唾沫星子穿过被劣质香烟熏过的牙齿四处飞溅。陈敌的思绪不时被他们打断,索性仔细听起他们的谈话来。他们在议论国家大事和国际形势。这些出门在外的农民工关心的不是自己的艰难处境,而是那些离他们很遥远的宏大生活。这让陈敌有点吃惊。他竖起耳朵听了半天,感叹自己所了解的资讯竟然还不如这些出门在外的民工,再看看自己所关心的那些个人事业的发展和男男女女间的恩怨,和他们所谈论的宏大叙事比起来,自己未免生活得太狭小了。

狭小归狭小,总归都是真实的。和眼前小生活比起来,伊拉克和美国总统太遥远太虚幻。这样一想,陈敌也就释然,思绪重新回到那座安静的小城。

每次回小城,陈敌都喜欢坐这种慢火车。不是他不想快点到达小城,更不是他害怕见到郭聪。他想利用这点时间整理整理凌乱的思绪,每次从南京回小城,陈敌都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仿佛这是截然不同的生活,他需要一点时间去过渡,去适应。

两个城市。两个女人。两种风格。两种心态。两种分裂。

陈敌必须学会在这两种分裂中愈合。在郭聪那里,他是从乡村走来的农家子弟;在李巧那里,他是打进城市的成功男人。

现在,农家子弟回到了小城。

陈敌没有让郭聪来火车站接自己,他们约好直接去她租住的那间小屋。那里曾经是他们快乐的天堂。整个大学时代,这种快乐始终伴随着陈敌。但我知道他没有把自己和郭聪的故事写进博客,那里面很难发现郭聪的影子。这大概是因为他还没有和这段情感拉开距离,他还不知道如何把这段情感上升到审美的高度。

一想到那间快乐小屋,陈敌身体里就会莫名其妙地涌出阵阵暖流。

小屋就在小城大学附近,这房子离郭聪上班的地方也不远,毕业以后,郭聪一直保留着房间的钥匙。她说要保留住那种感觉,要让陈敌每一次回来都有陌生的熟悉感。其实她完全可以和爸妈住在一起,他们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也希望她能够时常待在自己身边。但和爸妈那所大房子比起来,郭聪还是喜欢这间小屋。陈敌知道郭聪想留住什么,每次听她说起小屋,心里就生出一些莫名的感动来。

门没锁。陈敌轻轻一推就开了。

熟悉的小床,熟悉的被褥,熟悉的味道,熟悉的一切。

郭聪斜靠在床头,笑盈盈地说:“你终于回来了。”

陈敌感觉自己身体的某个部位迅速发胀。那个可恶的小东西,又闻到了熟悉的气味。

一切顺其自然。

她躺在他的臂弯,面色潮红,双目紧闭。陈敌了解郭聪的身体,她涨潮的时间很长,每一次冲击海岸以后,她都要等好长一段时间才能平静下来。

“你一定要说服他们。”

郭聪又提起了那个让人头疼的老话题。

“你一定要说服他们。”

她又重复了一遍。这次带着一丝哭腔。

“我已经跟他们说了五百遍了,可他们就是不答应。这个问题需要我们一起去面对,你不要怕,无论结果是什么,我都要和你在一起!”

郭聪态度坚决。

陈敌不说话。他此时非常想抽支烟,可惜他还没有养成随身携带香烟的习惯。

“有水吗?我有点口渴。”陈敌说。

“有。矿泉水。我专门到楼下超市买的。”郭聪起身从包里拿出一瓶农夫山泉来。她的包很漂亮,是陈敌去广东出差时给她买的,花了将近1000块呢,还是出厂价。

“我明天就去!”陈敌咕咚咕咚喝了两口水,“我去好好和他们谈谈,我想我会说服他们的。只要我们态度坚决,谁也挡不住。”

“嗯。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世界潮流,浩浩汤汤。”郭聪笑嘻嘻地在陈敌脸上亲了一口。

陈敌笑笑,眼神里充满了迷茫。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壁虎村壁虎村李霁宇|小说壁虎村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山村,惟一通向外界的只有一条不足盈尺的千年壁虎道。100多年来,各式各样的人怀着各式各样的目的来到这里,有和尚、土匪、罪犯、妓女等,他们同本地的山民演出了一幕幕有关战争、争斗、情爱、恩怨的悲喜剧。
  • 怪谈餐厅怪谈餐厅千钧四两|小说刚刚被炒鱿鱼,就遇到了试用期八千,转正月收入两万的工作,还只是到一个家餐厅端盘子。可这餐厅有点怪,夜里十二点之后才开门,凌晨三点半之前必须关门。这里还有一群爱讲故事的古怪客人,和一个美艳老板娘。后来我才知道,这些人都……
  • 徐先生的五次人生徐先生的五次人生徐毅|小说这是一个霸道总裁圣诞夜被迫经历五次不同人生的科幻奇妙故事。徐天耀是顶级金融投资公司的CEO,平日里徐天耀为人自私自利嚣张无比,圣诞节徐天耀会见一个全世界风投都在追捧的科技公司的16岁CEO迈克陈,徐天耀通过该公司的产品“贴纸游戏’进入到一个跟现实世界各方面都一模一样的‘游戏世界’中经历了‘他人’的人生。在经历了五段不同人生之后狼狈无比的徐天耀终于从‘贴纸游戏’中活着回到了现实,纠正自己的一切错误。
  • 岔路(千种豆瓣高分原创作品·看小说)岔路(千种豆瓣高分原创作品·看小说)林夕格|小说一个神秘的男人,用三个晚上的时间给“我”讲了三个故事。这三个故事跟“我”的生活几乎是重叠的,只是在一个关键的岔路处,神秘的男人选择了一往无前,而“我”选择了妥协和退让。何者更好,似乎没人能说得清。一个关于选择和命运的故事。爱读书,爱幻想的一个准毕业生。
  • 婆婆来了:玫瑰与康乃馨的战争婆婆来了:玫瑰与康乃馨的战争阑珊|小说何琳本来是个单纯可爱的北京女孩。家境优越,每天没心没肺地瞎欢乐,直到她爱上了王传志。王传志来自五个孩子的农村贫困家庭,高大英俊,可靠上进。传志住进了何琳陪嫁的三层小楼,幸福的生活一眼望不到尽头,直到婆婆来了……
  • 世界最具故事性的中篇小说(3)世界最具故事性的中篇小说(3)《阅读文库》编委会|小说我的课外第一本书——震撼心灵阅读之旅经典文库,《阅读文库》编委会编。通过各种形式的故事和语言,讲述我们在成长中需要的知识。
  • 魂归辽叶河魂归辽叶河张地国|小说《魂归辽叶河》是重庆作家张地国为时5年创作的长篇小说,由北京燕山出版社出版发行。小说讲述的是上个世纪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到农村插队落户的故事,故事从上世纪70年代初讲到二十一世纪初,时间跨度30年,人物众多、情节曲折。人物形象丰满,真实可信,无论是知青还是当地村民,他们都有着独特的个性特征。与众多知青影视文学作品不同的是,《魂归辽叶河》不仅写了知青一代在农村的生活经历,还讲述了知青在改革开放的春风中,到城市的创业历程,以及知青的子女们的成长经历,他们延续着父辈精神,在逆境中拚搏进取,实现人生价值。
  • 霍乱时期的爱情霍乱时期的爱情(哥伦比亚)加西亚·马尔克斯|小说多年以后,当胡维纳尔乌尔比诺医生翻看霍乱时期的记录,发现父亲所采用的方法,仁爱多于科学。他的勤奋,他的牺牲精神,尤其是他个人的胆识,这一切都让他无愧于这座城市从灾难中死而复生后给予他的那些荣耀,他的名字理所应当和那些不计其数的战争英雄烈在一起,因为比起这场战斗,那些战争可能要不光彩得多。《霍乱时期的爱情》,一本讲述战争、时疫、分别与重逢的暖心杰作,献给此时此刻的我们。
  • 实习生实习生柳洁|小说普通工薪家庭的草根女,靠什么逆袭成为“女神”?名校毕业、走入职场,等待她的,除了难缠的顶头上司,还有什么?隐瞒身份的富二代,开超跑上班领取微薄薪水。他想挣脱父辈的光环,远离人人羡慕的庇佑,靠自己打一片天下,他能做到吗?还有她、他和他们……青春,就是一无所惧;年轻,就是热血沸腾!他们走出校门,摩拳擦掌,准备踏入职场,开启自己的人生。在这段青春与成人之间的时期,热血混合着冲动,梦想被现实裹挟,他们站在青春的尾巴上眺望未来,他们的身份是“实习生”……
  • 龙抬头龙抬头韩乃寅|小说本书描绘了黑龙江省农垦系统改制后社会生活与工农生产诸多方面翻天覆地的变化。本书正在由中央电视台拍摄为二十集电视连续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