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章 培训班奇遇

正月十五闹元宵,狮舞龙灯浪潮高。

农民欢乐全自娱,灯笼火把照天烧。

田家一条黄龙、一条青龙乃皇上所赐,逢年过节都自发性地舞龙,虽然是自娱自乐,可其中也包含着田家人的自我炫耀和陶醉。皇上御赐的双龙田家每年都拉出来亮亮,今年也不例外。双龙舞起来了,前面是几只小船开道。

兰花踩着鼓点喝道:

艄公摇橹走得忙,小船前行两边晃,

兰花卖俏戏观众,绣球引龙四海扬。

一个老者手持羽扇,走到前面载歌载舞,也亮起嗓子:

小小花船水上漂,花船对着天河梢。

田家龙灯皇家赐,龙舞春雨润禾苗。

改革开放除陋弊,千家增收万户谣。

双龙戏珠吐蕊瑞,锣鼓声声催情歌。

这是农民自发性开展的元宵节娱乐活动,我也参与其中。母亲说:“别人没有事去寻开心,家里这么多事要你办呀!没有钱冰棒厂开不了门怎么办呀?”

当天夜里我翻来覆去睡不着,在为如何筹划冰棒厂启动资金而忧虑。妻子呼呼睡得特熟。我翻身看了看酣睡中的妻子,暗思:她真是吃得饱睡得着的主!第二天,我准备出门去筹集资金,老婆胸有成竹地说:“办裁缝培训班我是轻车熟路,我们去岗集办个裁缝培训班,不要本钱,靠的是技艺,我在娘家就办过四五期,这是极好的资源!这么好的资源,不用是浪费啊!”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可取的路子。老婆被我送到岗集舅舅家,通过宣传,招收了六十多名学员,都是女学员,有大姑娘,小媳妇,当时外婆给她们烧锅做饭,我给她们搞后勤保障,很快培训班走红了。

培训班费用哗哗地装进了我的腰包,高兴啊!原来钱这么容易赚到,真可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把这笔钱拿回家,做周转资金,让姊妹们在家把冰棒机启动起来,我仍然回到岗集裁缝培训班服务,为妻子办班做好奠基石。

春意盎然,花香四溢,蜜蜂在花间嬉戏酿蜜,还有的忙于交配,蝴蝶也双双穿梭于叶缝花间。尤其是春天这迷人的时节,人们都沉浸在激情飞扬的状态中。

培训班的少妇们说话也比较粗糙,二舅母也是班里的学员,她的嘴不停地在胡扯:“弟妹们好好干,等培训班结束了,老娘每(美) 人给你们配个小情哥,丑人没有,让你们都实实在在地快活快活!”未婚的姑娘们都羞得低下头。只有小少妇们都笑着回应:“我们都长得丑,还是老娘你长得美,你跑前跑后的为咱都操碎了心,你应该先快活呀!只有老娘你才可配小情哥呢!”

二舅母没有讨到便宜,笑骂道:“你们这些小蹄子敢和老娘斗嘴?看我不撕烂你们的屁股!”

下课时学员们互相说笑,像一群山雀,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唯有一人独自坐在里面,论长相在培训班里鹤立鸡群,她始终在班里不说话。我仔细一瞧,大吃一惊,当时就乱了方寸,心里想:办班这么长时间,自己很少朝班里来,今个进班不会这么巧吧?她怎么现在还没出门呢?不可能,不可能!也许她是……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慢慢地走到她的跟前,仔细一看,原来真是她!我惊诧、我彷徨,脑子里马上浮现出当年的往事。

我上初中的时候,就在报刊上发表文章,并且立志写长篇小说。上初三那年放假,我到舅舅家过暑假,一是不需要干活,二是吃得比家里好,所以放假就来舅舅家。外婆不舍得让我干活,让我就坐在屋里看书,我用这个闲暇开始试写我的长篇小说《银河传》。舅舅很高兴,并且还特别支持,我整整坐了一个假期,大舅给我买钢笔和纸,让我尽情地发挥。二舅和二舅母就不是这样的了,他们恨不得一下让我结婚成家,干活做事生孩子。

这天,二舅母有目的地带一个女孩来见我,并介绍说:“这是你的表妹。”然后做个鬼脸在暗示我,当时根本搞不清二舅母想干什么。等了一会儿,她故意说:

“别写了,这是李会,今年才十六岁,你们好好谈谈,以后交个朋友。”

我抬头一看,面前站着个女孩,年龄不大,长得引人瞩目。高高的个头,身材匀称,漂亮的脸蛋让人一步三回头,她是初中毕业后家里无钱再供念书而被迫失学的。可她有个显著的特点,就是酷爱文学。经过二舅母的介绍,她每天都来找我谈论文学,探讨如何创作。我为了抓紧时间赶我的稿子,也没有时间陪她谈天说地,十天过去了,二舅母问我:“田土,你和李会谈得怎么样了?”我很吃惊地说:“什么谈得怎么样?我们谈的都是文学方面的事,其他的没谈什么。”二舅母嘴一咧:“我不信。”

“不信你问李会去,她每天来看我写作,我哪有闲空和她谈情说爱呢?”二舅母一听,生气地说:“你这狗东西,老娘费功费力地引你们在一起,不是让你谈书写字的。你就这样把时间给白费了,真没谈那事吗?”

我很不高兴地说:“舅母,本身我和李会啥都没有,你说谈啥事呀?到底是啥事呀?”“我的乖哟!你别装愣,我讲的是你们恋爱谈得怎么样了?”

“我的二舅母呀,你让我怎么说呢!人家看我写作,我就和人家谈恋爱,这叫什么事呀?”当时我的脸羞涨得像猪肝。二舅母看我不朝上面认,特别生气地指着我的鼻子骂:“龟孙东西!我倒要看看你为啥把脸气得像猴子屁股一样。跑气,跑慢气!脑子写书写进水了,我看你是不能再写了,再这样写下去,可能要得痴呆症了。”

二舅母虽然这样骂我,但我总觉得她是一番好意,也没有计较,更没有恨她。每天我还是那样写我的《银河传》,可是我的二舅母她从没消停。她见我米水不进,改变了进攻的战略战术,翻来覆去地做李会工作,让李会主动点。李会是个温顺的女孩子,她怎么好主动呢?可是在二舅母的撮合下,也开始动心了,但她没有表露,又不好意思直说,怎么好在一个男孩跟前开口呢?她仍然像往常一样来看我写作,做点表面文章给二舅母看。

二舅母见做李会的工作又没有进展,她急了,又和李会单独谈话:“李会,我家这外甥真好,你怎么不追呢?”李会说:“他天天写作不和我说题外话,我一个女孩子能怎么办呢?”

李会的话引起了二舅母的重视,她很神秘地说:“写信呀!电影,书上,戏上不都有吗?传信捎书就干这个事的,你也学学写信谈恋爱,不好说就写信呀!我负责把你的信送给他,保证给你们当一名合格的红娘。”李会红着脸点了点头。

第二天,李会真的拿一封信来交给二舅母。二舅母想看里面的内容,可是打不开,封得太严实了,拆开又怕引起注意,所以她把信件原原本本地交给我。她还神秘地给我说:“田土,人家开始追求你了,你可要抓住时机,不要装愣,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你家这么穷,错过机会,你上哪找这样漂亮的人?这知根知底的多好呀!小田土老娘再说一遍,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店了!记好了,小子。”

我哭笑不得,诚恳地对二舅母说:“二舅母,我还小?初中还没毕业怎么能谈恋爱呢?”二舅母生气地说:“你还小?罗成十二岁就夜打登州了,我照你这么大就生你表弟了。你家这么穷,书你念这么长时间了,识得几个字好了,让你弟弟妹妹们也念几天,老写那书,能写出什么道道?你能写出钱来吗?依我说你赶紧谈恋爱,早早地打个兔子别到腰里,给我抱个外孙,也给家里面减轻点负担。那信你一定要拆开看一看,不拆不行哦!”

二舅母走了,我把信往那一丢,根本没拆开,二舅母第二天又来了,并神秘地说:“里面写的都是好的吧!看了像吃了蜜枣一样吧!”我实在受不了,就把信拿出来:“蜜在里面,你自己拆。”

二舅母看我没拆信很恼火,也不分青红皂白,伸手就把信拆开了。意外的是,里面没有啥,只有一张白纸,包着一片鲜艾叶。二舅母不懂,她把信一摔:“这小蹄子,一个字不写,这算什么信?还包着片艾,这是什么意思呀?昨天我们说好的,怎么就变卦了呢?这是什么信,实在是尻倒人!我找她算账去!”我拦也拦不住,她像风一样地走了,回头还狠狠地瞪我两眼。

二舅母第二天找到李会,也不拐弯地直问:“我听人说,写情书都写些肉麻的话,我爱你不会写吗?你不但不写一个字,还包着片艾叶,是什么意思呀?我俩说好的为啥骗我?”李会被二舅母问得脸红得像个赤红的山楂,她越不讲,二舅母越说她没有诚意,最后才带着责怪的口吻说:“二婶呀!那艾叶不就象征着爱吗?你不懂怎么老在里面掺和呢?”

二舅母愣了好一会,好像真正懂得了其中的奥妙,深深地吸了口气:“我的乖哟!原来是这样的呀!哈!哈!把老娘蒙在鼓里打转转,差点误了你们的终身大事!怪我脑子跑慢气。”说罢,仰面大笑跑出门,“好!好!太好了!”

我的假期快结束了,还有三天就要到学校上课了。自从那天拆信后,二舅母预计我们已经谈得热火朝天了,但她经过细细的观察,发现一点儿动静也没有,特别生气。二舅母真的急了,她决定赤膊上阵了。不知怎么的,也不知李会是从心底喜欢我还是天缘,她就吃二舅母的“药”。她就听从二舅母的摆布,更奇怪的是还百依百顺。二舅母把李会喊来,到我写作的那间单屋里,乱扯一段闲话后走了。走就走吧,可更使人生气的是,她把门也从外边给锁上了。李会看着我,我看着李会,只有坐在屋里,既不敢喊,又不能吵闹,只有等着二舅母开恩前来开门,我坐在那儿写作,李会在后面看。可笑的是,二舅母一会蹑手蹑脚地来偷听,然后又走了,直到中午她才把门打开,她进来,翻翻这里,看看那里,一会儿把我的被子掀起来,看来看去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在她判断什么情况都没有发生的时候,她很失望,滑稽地看着李会,又转头看着我,特别遗憾地说:“瞎子点灯——白费蜡。”说罢,甩手走了。

李会走了,二舅母又进屋来,摸摸我的额头:“没有烧呀!”然后又指着我的脑壳说:“呆子,呆子!你比梁呆子还呆子!放着鲜包子不吃,愣熊!你叫我怎么说你呢!天下没见过你这样的愣种,脑子跑气,我不想看到你!滚蛋!别让老娘生气!”

我实在受不了二舅母这种善意的折磨,提前两天离开了老娘舅的家。

回到家里,我把二十多万字的长篇小说《银河传》拿给我的老师,让他指教修改。老师是省《艺谈》总编室主任,他被打成右派分到农村一所学校喂猪时我们相识,只因他学识渊博,我经常去讨教而拜他为师。

老师原为团省委书记,由于大肆议论,故被打成右派。当时他很穷,为了生计在院子里喂了几只鸡,靠鸡生蛋维持生活。

一天夜里,小偷光顾他的院子里,他正在煤油灯下读书,他头也不抬地说:“朋友,你摸错门了,我家什么都没有,只有几只生蛋的鸡你逮去吧,但你要给我留两只,否则我明天买盐没有钱啊!”小偷也很讲究,真就给他留两只生蛋的老母鸡。事后,别人问他为什么这样善待小偷,他满含深情地说:“小偷是没有生活门路了,否则谁愿当小偷啊?”

他看到我抱去的长篇小说很高兴,并鼓励道:“孩子,你的雄心和抱负我很满意,但怕你小小年纪驾驭不住二十多万字的长篇!不管怎么说,这是个大的飞跃,我一定让出版社的编辑给你认真地看一看。”

我住在老师家一个星期,和老师吃住在一起。几天后结果出来了,出版社的编辑认真地给我提二十条修改意见。我高兴得都能蹦上天了,根据编辑的二十条意见在家做了认真的修改。我信心百倍地又把书稿捧到省城去找老师,老师把那个编辑喊到自己的办公室。来的那个男编辑个头不高,只有二十七八岁,长得很清秀,高兴地再次接下我的稿子,可他随手丢下一叠自己的书稿,要求老师在《艺坛》上给他发表。老师接过稿子很认真地看了一遍,最后很败兴地说:“狗屁稿子!《艺坛》是大刊,怎么能登载这样的文章呢?”老师把看后的结果通知那个编辑,并语出不弯,不计后果。那个编辑一声不吭地挂了电话。

我离开了老师回家等消息,两个月后,我的书稿被寄回来,可这次编辑对后改的稿子一个字的意见也没提。我很伤心地又找老师,老师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孩子,你不要急于求成,心急吃不得热豆腐。我建议你回家把这部长篇拆开,慢慢地在报纸、杂志上发,哪怕是豆腐块子,只要变成铅字,就是成果。老师能帮你的也就这些了。”

后来我根据老师的教诲,真的把这部长篇小说拆成无数个“豆腐块”,长期发表于各家报纸和杂志上,才引得人们对我刮目相看,社会知名度才有所提高,才有人称我是“小镇名人”。

想到这,我猛地惊醒,再看看眼前的李会,虽然不在亮处,但我仍发现她比过去更丰满,更漂亮,更引人瞩目了。我的心像塞进一头小鹿。怎么办?是装着不认识还是大方一点?停了一会儿,经一番思想波折才悟出:做人应该像个男子汉,要光明磊落,要洒脱大方,伪装既不能逃过,也不是自己的性格。最后,我决定壮着胆子走过去,主动和李会打招呼,她也彬彬有礼地和我握了手。刹那间,一股暖流涌遍全身。我们对望了足有一分钟,李会的眼圈湿润了。

情这个东西特别怪,原来没谈过恋爱就像一张白纸,只要有过爱情的历史,它就永远忘不了。所谓斩断的情丝只是流于形式,挂在嘴上,内心深处埋藏的都是那杂乱如麻的情枝爱叶,到死都不会萎缩,相互都在无声地等待复活,不能沾,不能连,只要一见面,那捂不住的情缕就会无限延伸,好似缠树的藤蔓,不分昼夜紧紧地缠着对方,丝丝入扣,永远扯不清,一生斩不断。

嘴上说:“双方都有家庭不能想,要理智。”可那等待的情丝却不听你的话,它无休止地伸向亲爱的对方,无论闲暇还是梦中,是年还是月,每刻每时……

妻子走到我的身后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才从迷雾中醒来,李会也“悄悄”地转身走了。

七月七是七夕节,大人藏在树荫下,小孩避在草丛中,都在准备偷看牛郎如何和织女接吻的。这晚人们都很忙,刚结婚的小媳妇不离床,在家等待着。她们等的是,后生们在辣椒地里偷来冬瓜,然后画成个男孩藏到被窝里,据传说能得到冬瓜画娃的小媳妇,头胎就一定能生个男孩。可今年的七夕节不比往常,因在此遇到了李会。诗曰:

这夜西风凋碧树,浮云半遮两星宿。

为窥牛郎亲织女,只身独居破别墅。

老婆因我与李会不正常会面而和我拌嘴,暂时负气回娘家,借故把培训班的学员放假三天。夜静了,我的心情特别糟糕,迎着灯亮,见案头上放了一封信,拆开一看,是李会的一篇文章。字迹工整,寓意深刻:

七夕夜

(附情郎)

好久没有与你在夜空下絮语了,好久没有和你在梦中相见了,曾经别离,也曾盼念着在七夕重逢,但时间的音符悄悄地散落。我彷徨,我哭泣。

那日黄昏,那日午后,那冬日的絮语,那夏日的别离,全藏在我生命四季的风景里,我思念,我回忆。

从此,这相融相聚的甜蜜,伴随着涩涩的记忆,和鲜花一样艳丽。从此,纯净的心灵抵住了世俗的浮华。秋夜,喜鹊架满金桥的七夕夜,我在静静地等待,是想和你在这鹊桥上见上一面,能有个拥抱,能有个温存,能有个甜蜜的吻。

时光飞速,白隙不等,情谊太浓,思念太深,在很多很多的时候,和无数闭上眼睛的瞬间,寻觅的思念在那天边的海洋上,在那辽阔的旷野里徘徊。

常以泪为你写诗,常以风为你歌唱,这风掀不起胸中喜悦的浪花,这泪载不动沉甸甸的往事,笔墨诉不完数年来的忧伤和思念。

七夕夜,是牛郎织女朝思暮想的重逢时,而你我的相思情愫,却在盼顾守望的年岁中,相约相逢永远隔着一个美妙的梦,永远隔着千里银河的浣纱。

七夕前夜

李会草书

我翻来覆去地看着这篇文章,心潮起伏,思绪万千。七夕夜,我在大舅家那栋破落的小楼上,推开窗户眼望银河,想那牛郎织女,泪水夺眶而出。

回想当年,不知历史的做派是对还是错,今天的重逢是命还是缘。为了让李会有个念想,我情不自禁地写道:

赠李会:

情丝起处皆是缘,错是苦,对是甜;

欲拉光阴再回头,只管想,难上难。

李会贤妹:岁月如梭,转眼数年,今日重逢,好似梦间,阴差阳错,解释因缘,七夕之夜,银河岸边,我想摆渡,王母不怜,只有赠歪词一首,附《贺新郎》,留作鸿爪。

蜂狂蝶舞菊花天,文君更娇艳。

七夕夜作求凰曲,无意中情思绵绵。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遮天。

银河岸畔锁婵娟,咫尺远如天。

红娘不寄张生信,西厢事只能虚传。

小楼望鹊泪涟涟,天河永流思涓。

田土草就

七夕夜

我把信递给李会,李会双手捧信,泪雨绵绵,我怕被人发现说三道四,赶忙离开。

第三天,妻子回到了培训班,学员们也都按时来上课了,李会夹在学员中,虽然我们见面彼此都不说什么,但是星星之火虽不可燎原,却正以飞快的速度,在恣意地复燃。盼复燃怕还原,终日心中似麻团,叶公好龙情不定,愁绪满怀日如年。

女人在爱情方面的嗅觉比警犬还精,妻子是个透精透精的女人,她觉得自从和我闹气以来,有不对劲的地方,她除了忙于教学,还暗中坐审我的各项事务,她把和李会相见的事前前后后做了全面的分析,并且每天干什么,干哪些事她都做了具体的了解。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一天她看出了破绽,同时也弄清了当年二舅妈锁门的恶作剧及前后的情况。可聪明的妻子一边对我加紧地温存,一边趁我不在的空闲,回家向母亲告我“黑状”,她把我和李会的事情秘密地状告给母亲,自己却像无事人一样对我温存,对我好的程度超过往常,后期才知道妻子是在打心理战。李会的姑母亲自来了,我有些纳闷:家里正忙,冰棒厂正干得红红火火,她不在厂里挣钱,来这干什么?

母亲的到来,使我想起这样一句话:一个吕字两个口,一样颜色水和酒。不知哪口用喝水,不知哪口用喝酒。我虽弄不清母亲的来意,但知道她无事不登三宝殿。估计送来的不是甜水,而是苦酒啊!

母亲到培训班首先沉默不语,只说来看看我们,可家里这么忙她三天都没离开培训班。母亲经过细心的观察,找准切入点,最后秘密地对我正面教训,特别严厉地给我难堪,并用家法制裁我。母亲规矩严啊!李会是母亲家侄女,她嗅出姑姑的火药味和确切的来意,主动让开了。李会和我离别后就没有再见,她到底后来去了哪里,我一探再探不得而知,无由再见。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禁区左转90度禁区左转90度周德东|小说全网独家!悬疑教父周德东全新力作,同名电影预计明年5月开拍。一支高颜值的年轻探险团队进入了罗布泊。他们在沙漠上遇到了一只会说话的鹦鹉,在它的引领下,他们在楼兰遗址的地下发现了保存完整的楼兰古城,里面生活着众多复制人。复制人不会让秘密外泄,开始围剿这支团队。团队内部也深藏爱恨情仇——痞子男干戈来到罗布泊,是为了杀死仇人之女小题。最后他爱上了小题。富三代夏邦邦曾经在百慕大失踪,神奇地出现在地球另一端的罗布泊,巧遇小题,他重返罗布泊正是为了找到小题……随着探险深入,两个男人却发现小题和罗布泊的复制人有着诡秘的关系……浩瀚的罗布泊到底隐藏了多少秘密?《禁区左转90度》将完成最终解谜。
  • 月海沉船月海沉船(英)阿瑟·克拉克|小说月球上的渴海是一个危险而神秘的区域,这里虽被称为“海”,实际却没有水,只有沙。一群游客在此游览时,沉寂了几百万年的月球突然苏醒,“西灵号”游轮被性质独特的沙海所淹没,乘客们身陷囹圄。时间紧迫,月球上危机四伏,意想不到的麻烦接踵而至,救援行动困难重重。困境中的人类将如何作为?人性将如何表现?面对险恶环境的挑战,人类将如何应对?克拉克秉持一贯的严谨和技术流风格,讲述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救援行动。
  • 21世纪中国最佳短篇小说(2000-2011)21世纪中国最佳短篇小说(2000-2011)贺绍俊|小说短篇小说是用显微镜看世界,写底层的生活,王祥夫的《半截儿》、裘山山的《野草疯长》、方格子的《锦衣玉食的生活》和笛安的《圆寂》为我们展示了不同的场景,给我们营造了不同的氛围。刘庆邦的《信》是本世纪初的作品,是一个矿工写给恋人的信,成为留给恋人的唯一挂念。付秀莹的《花好月圆》就完全是在人心诡异的基础上架构起故事情节的。《香草营》本以为是个偷情故事,但苏童却以命运的神秘性作为基调进行构架故事。潘向黎在《白水青菜》用慢火炖浓汤的方式把今天的爱情炖了又炖。总之,好的短篇小说一定是一件以语言为材料的艺术品。
  • 司马懿吃三国·珍藏版大全集(共5册)司马懿吃三国·珍藏版大全集(共5册)李浩白|小说司马懿潜伏曹操身边几十年,任由曹操差遣,他装弱、装傻、装病、装瘫,甚至装死来麻痹敌人、对手、上司、兄弟、朋友乃至家人……公元246年,深夜,探子密奏:“回乡养病的司马懿确实新纳了一个宠妾,整日沉溺酒色,他结发老妻得知后大闹一场。老家伙不仅不听,反而大骂她‘长得丑也就罢了,还出来丢人!’这些天,他老婆儿子都绝食相逼呢。”曹爽一脸狐疑:“再探!我就不相信老狐狸会真的罢手归隐。”公元248年十二月初九,司马府内一片沉哀,药味刺鼻。病床上的司马懿脸色蜡黄,嘴角流涎,连一口粥都喝不进去了。一官吏强压住内心的狂喜,急奔进曹爽家:“大将军,大喜了!司马老儿就剩一口气,活不了几天!”
  • 梦回大宋梦回大宋曹娅|小说女警唐雨合在一次火山喷发中穿越时空来到南宋,适逢蒙宋第二次交锋,钓鱼城之战、鄂州之战、夺汗之战等诸多历史著名战役轮番上演。在这个风雨飘摇英雄辈出的乱世,她将如何以一个现代女性的思想与智慧在历史的舞台上翻云覆雨,又将与当时叱咤风云的英雄人物演绎怎样惊心动魄的爱情故事--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狂探狂探吕铮|小说经侦总队的赵顺在一次抓捕行动中,将犯罪嫌疑人打伤。正当媒体争相报道、公安局陷入被动之际,他却突然“疯了”,被送进精神病院。队长江浩遂将赵顺手中的正毅公司案件交由副手刘权办理,刘权探不透事件深浅,被调查的正毅公司的老板任毅却主动贴了上来。在精神病院,赵顺饱受失去自由的苦痛,不被信任。为了破获案件,他周密计划,铤而走险,逃离了病院。就在众人为追寻赵顺焦头烂额的时候,赵顺却出人意料地抓获了任毅进行突审。而就在任毅即将招供之际,赵顺却被闻讯而来的同事们扑倒在地,再次送入精神病院。案件陷入僵局,任毅利用上访和媒体的压力逼追警方撤销立案。在山穷水尽之时,多封举报信被寄交到检察院的周济广手中。
  • 我和婚姻的战斗我和婚姻的战斗姬流觞|小说现代独立女性的婚姻价值观:活得通透,想得明白;不断改变,重塑自我。宁悦的丈夫胡成在她怀孕时出轨,宁悦决定离婚,却发现自己居然没有立身的根本!如果离婚,她可能连基本的谋生能力都没有,更别说小朋友的监护权了!宁悦心性沉稳,虽然心如死灰且遭受着产后抑郁症的折磨,她还是努力稳住自己。处于弱势的她,该如何一步一步走出家庭,走向社会?
  • 聊天记录聊天记录(爱尔兰)萨利·鲁尼|小说一种全新的情感小说;将男女之间的暧昧发挥到极致“社交媒体时代的塞林格”,横扫社交平台的惊喜之作!青年作家张悦然、周嘉宁,青年翻译家陈以侃力荐。爱尔兰女大学生弗朗西丝写诗,爱文艺。21岁那年的夏天,她和女友博比结识了小有名气的女作家梅丽莎和她的演员丈夫尼克。在书店、花园、咖啡馆、公寓楼,弗朗西丝和她的新朋旧友谈天说地,妙语连珠之间,人与人的关系或拉近,或疏离。不知不觉,弗朗西丝与尼克开始了一段明知不会有结果的婚外恋。生活渐渐失控,价值理念归零,弗朗西丝在爱欲和伤痛中迎来第二次成长,重新审视自己的脆弱与偏见,拷问并习得关于友谊、爱情、婚姻、金钱、宗教、疾病等一系列问题的答案。要明白世界与自身必须先要经历生活,弗朗西丝发现,她不能总是做一个纸上谈兵的人……《聊天记录》是一个由年轻诗人讲述的故事。小说语言清澈直白,处理的却是现代社会的个体面对的一系列道德难题。弗朗西丝,或者说作者萨莉·鲁尼,像一个小小的哲人,勇敢地面对生活中的困惑,真诚地思考人与世界的关系。
  • 西域之恋西域之恋纯懿|小说女主人公米诺在童年时期与忘年交巴特、小伙伴罗尼亲密无间,但此后二人都离开了米诺。学生时期,米诺被男同学侮辱,后此男同学死于非命。米诺成人后与佟寒相恋,后佟寒亦死于非命。巴特多年后归来,却因为某些原因与米诺疏远。米诺认识了新男友振一,并得知振一多年前死去的胞弟就是当年侮辱米诺的男同学。在米诺与振一准备结婚时,振一在登山中死去。时间永远留在了夏天。
  • 金融定成败金融定成败丁一|小说一场金融危机揭示了大国经济甚至政治的运转密码,金融毫无疑问地成为当今世界的第一显学。世界经济的中枢是什么?大国的游戏规则是什么?美元想干什么?人民币怎么办?是谁在操纵油价?黄金真的能保值吗?股市向何处去?资本泡沫从哪里来?房价彻底走上了不归路?中国经济的下一站在哪?通货膨胀下我们怎么办?老百姓的金融逻辑在哪里?……这一切的答案都蕴藏在“金融”这枚神奇之果里?本书作者立足民间立场。结合官身多年金融实践经验。抽丝剥茧。试图以浅显易懂的语言揭开这枚神奇之果的内核。并对人们普遍关心的金融问题进行了深入透彻的分析。从国计到民生解释了金融的秘密和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