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章 妙手仁心

一九三七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在这风云激荡的一年里,虞懿琳最关心的事情却并非国家发生的巨变,而是发生在她身边的巨变。自从认识了赵易铭后,虞懿琳感到自己的人生立刻变得色彩丰富起来。而在一月份的时候,虞懿琳得知赵易铭要离开的消息,她发现,自己的世界登时变得灰暗了。

虞懿琳急道:“你一定要走吗?你的学还没有上完呀。”

赵易铭道:“懿琳,我原来认为,能够在北大读书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可是现在我才明白,这个世界上,有比读书更重要的事情。”

虞懿琳道:“什么事情?”

赵易铭真诚地说道:“拯救国家,拯救我们这个社会。”

虞懿琳道:“可是你一个人怎么拯救?”

赵易铭道:“我一个人的力量自然是微薄的,所以我要去寻找更多的同道中人,联合起来,一同拯救我们的国家!”

虞懿琳道:“你要去哪里找呢?”

赵易铭凝视着远方道:“我要去延安,听说那里有很多志同道合的年轻人。”

虞懿琳道:“延安?那么远……”赵易铭道:“我相信,延安就是我一直要找的地方。在那里,我才能真正找到我人生的方向与意义。而这一切,都比在北大读书要重要得多。”

虞懿琳道:“可是你明年就要毕业了,现在离开,也太可惜了。”

赵易铭道:“时不我待啊,我已经感到,延安在召唤我,在召唤我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每一股热血,我不能再等了。”

虞懿琳咬着嘴唇,没有再说话。对于她来说,延安不过是地图上的一个地名,即便在地图上,那个地方离北平也是那么遥远。她知道,赵易铭如果去了陕北,他们也许一生都无法再见了。

赵易铭知道虞懿琳的想法,低声道:“懿琳,对不起,我没法再陪你在北大读书了,希望你以后能学以致用,坚持救国的理想。我相信,终有一天,在我们共同的努力下,我们的国家能够强盛起来,我们的人民能够真正站起来,当家做主。到那个时候,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送别赵易铭的那天,虞懿琳穿着两人初见时穿的那套雪白色的旗袍,喇叭袖学生上衣,配黑色的下裙。虞懿琳低声吟唱着:“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赵易铭走后,虞懿琳将自己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制衣上。她找到了柏筱惠,说道:“筱惠,我送你一件礼物。”“什么呀?”虞懿琳将一只纸包递到柏筱惠手中,柏筱惠打开一看,说道:“呀,好漂亮的旗袍。”

虞懿琳道:“是呀,这可是专门为你量身定做的。”柏筱惠道:“你什么时候量过我的身子?”“我这水平,还用量吗?看一眼便知道你的尺寸了。”

柏筱惠笑嘻嘻道:“吹吧你就。哎,对了,这不年不节的,你怎么想起送我礼物来了呢?再说,谁不知道你瑞祥昇的衣裳价格不菲,你这忽然送了我一件这么贵重的礼物,说,你是不是有什么图谋?”

虞懿琳笑道:“你说对了,我还真是有些图谋。”“图谋什么?”“我想求你帮我一个忙。”“帮忙?说吧,你想教我帮你什么忙?”

虞懿琳道:“很简单,你只消经常穿着我为你做的这身旗袍,在咱们的校园里,还有外头的大街上走上一走,如果有同学问起你来呢,你就告诉她们这身旗袍是我做的,教她们来找我便是了。”

柏筱惠道:“哦,我懂了,你是想教我替你打广告呀。”

虞懿琳笑笑道:“那是自然,如今的服饰界,那是咱们女学生的天下,谁想穿得时髦,不得向女学生学习呀?我自己呢,首先自然是要穿我自己做的衣裳,给我们瑞祥昇当这个活广告。你呀,也要帮我一起呀。”

柏筱惠笑道:“好吧,我就和你一起当这个活广告吧。”

很快,虞懿琳的“女学生策略”收到了奇效,同学们纷纷来找虞懿琳:“哎,你就是那个裁缝吧?我想找你做衣服,嗯,就是那天你穿的那身。”“哎,虞同学,柏筱惠身上的那身旗袍是不是你给她做的?我也想照原样来一身。”

来找虞懿琳订旗袍的女学生络绎不绝,且口口相传,人越来越多。她们大多是看了其他同学的穿着方才找到虞懿琳的,但是虞懿琳并不给她们完全按照原样复刻,而是根据她们每个人的身材和不同的特点,为她们每个人精心设计符合她们个人风格的衣衫。

没过多久,虞懿琳的声名便从女学生圈传到了圈外,甚至有画报专门撰文,描写女学生们的时兴穿着,将虞懿琳所做的旗袍照片发了出来,这一下便引起了京城女士们的追捧。

虞懿琳在瑞祥昇店中,再也不是门可罗雀了,由于订单太多,工期都排到了好几个月之后。

一日,张老板的夫人又来到了瑞祥昇。她看到只有虞嬿如一个人在店里坐着,便道:“虞师傅,只有您一个人在?小虞师傅不在?”

虞嬿如淡淡地说道:“嗯,她在,只不过在后头做衣裳呢,她现在太忙了,没工夫坐在店里招待客人了。”

张夫人笑笑道:“是啊,现在京城里头的小姐、太太们,谁没一件小虞师傅做的旗袍?我这不是也过来,想赶紧找小虞师傅给我做一身,下个月我还要穿着它去参加酒会呢。”

虞嬿如道:“呦,那可真是不巧,我们小虞现在的订单可都排到好几个月之后了,您要是下个月用,怕是赶不及了。”

张夫人皱眉道:“那可怎么办呀?我可是急着要用呢。”虞嬿如道:“张夫人,您别着急,您是我们的老客人了,我们一定会为您着想的。您看不如这样,我来替您做这身旗袍,如何?”

张夫人面上有些尴尬,她迟疑着道:“这……这个……”正说话间,虞懿琳来到店中,张夫人一见虞懿琳,立刻如蒙大赦,说道:“哎呀,小虞师傅,你可算来了,快帮我量身旗袍吧,我就想要时下你们女学生最喜欢的那款。”

虞嬿如一听这话,面色很不好看。虞懿琳见状,赶忙道:“张夫人,要不……您还是让我姑妈帮您做吧,您是我们的老客人了,您家张老板不是最喜欢我姑妈做的衣裳吗?”

张夫人一听这话,冷哼一声道:“哼,听他的做什么?他总是这个不让我穿,那个不让我穿的,生怕我穿出去招蜂引蝶,他把我管得死死的,可他自己倒好,不仅跟家里的女用人眉来眼去,还在外头勾搭女学生。哼!我偏不听他的!下个月的酒会,我要穿得顶时髦,让那个老家伙对我刮目相看。”

虞懿琳尴尬地笑笑,说道:“可是我现在手头……活儿确实有点多,您要是急用,怕是来不及。”张夫人急道:“那……那可怎么办呀?小虞师傅,我可是你们店里的老客人了,你无论如何得帮我想想办法呀。”

虞懿琳沉吟了一阵,方才道:“张夫人,您说您要去参加酒会?”“没错啊。”“依我愚见,参加酒会也未必非穿旗袍不可。”“不穿旗袍,那穿什么?”

“前一阵子有位夫人也是为参加酒会,在我这儿定制衣裳,我便为她专门设计了一件晚礼服。可由于那晚礼服没有前例可循,设计起来花费了较长的时间,我还没做好她便跟着家人搬去南方了。临走时我把订金退给了她,但是那衣裳的料子已经裁好了,我不忍浪费,便把它做成了,打算放在店里,当成衣售卖。张夫人,您看这样行不行,正好那位夫人跟您的身材差不多,我拿来给您看看,如果您觉得合适,我便把它按照您的尺寸简单修改一下,按照成衣价格的一半给您,可以吗?”

张夫人道:“好吧,你且拿来给我看看。”虞懿琳从后面拿出了一件淡粉色乔其纱晚礼服,它借鉴了西洋服装的设计,蝴蝶状短袖连身长裙,腰部用插片收腰。前腰插片的接缝削减得如针尖般粗细,与花瓣样式的褶融为一体,千针万针化作无形。腰线以下的裙又分为两部分,环绕臀围的被裁为一片,下接由两个整圆拼成的裙片,可见虞懿琳做工之精细。

张夫人见到这条裙子,半晌没有说出话来。虞懿琳问道:“怎么了,张夫人?您是对这条裙子不满意吗?”

张夫人摇了摇头,说道:“不是、不是,这条裙子实在是太精美了,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虞懿琳说道:“那您穿上身试试,看看适不适合您,我也好按照您的尺寸来修改。”

张夫人又摇了摇头,说道:“不,我不敢试。这哪是一件衣裳啊,这简直是一件艺术品,我害怕我一试就把它试坏了。”虞懿琳笑道:“夫人,服装是穿在身上的艺术品,换句话说,只有穿在了人身上,它才能称得上是艺术品;如果没有人穿,再华美的衣裳,也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

张夫人道:“小虞师傅,你可真是太会说话了。好吧,我来试试它。”张夫人小心翼翼地将那件晚礼服穿上了身,虞懿琳点点头道:“真的很适合您呢。”

张夫人对着镜中的自己凝视了许久,方才道:“小虞师傅,你不用给我打对折,我就按原价买你的裙子,只要能穿上小虞师傅你做的衣裳,花多少钱都没问题。”

虞嬿如在一旁,面色铁青。

张夫人穿着虞懿琳制作的晚礼服在酒会上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这之后,有更多的名媛贵妇来找虞懿琳定制晚礼服,瑞祥昇声名远播,连不少天津卫的人都来到瑞祥昇找虞懿琳定制衣裳。

距离虞嬿如和虞懿琳的赌誓已经过去了整整半年的时间,虞绍义私下找到虞懿琳,说道:“琳儿,你和你姑妈当初赌誓的事情……要不就算了吧。嬿如她为瑞祥昇奉献了一辈子,我不想伤她的面子。”

虞懿琳点点头道:“我知道,伯父,当初您不愿意教姑妈跟我赌誓,便是这个原因。那我不提便是。”虞绍义点点头道:“琳儿,你能理解我的苦心,我是再高兴不过了。”

正说话间,虞嬿如却忽然闯了进来,说道:“输了就是输了,你们不用可怜我。”虞绍义刚忙道:“嬿如,我不是那个意思。”

虞嬿如道:“家里还有丈夫和孩子需要我照顾,这店里的事,我也该放手回去歇歇了。”虞绍义正要挽留,虞嬿如却头也不回地走了,虞绍义只得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虞懿琳说道:“伯父,我是不是伤了姑姑的心?”虞绍义安慰她道:“不会,你为咱们店里招揽了这么多生意,又引领了北平城的穿衣潮流,你姑姑该为你骄傲才是。”

虞绍义顿了一顿,又道:“再者说,这个世上,从来都是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换旧人。”虞懿琳一直低头抿着嘴,听到虞绍义的话,终于抬头说道:“不是的,伯父,我倒是觉得,长江后浪推前浪,其实这每一浪,都在浪尖上。”

虞绍义一惊,说道:“琳儿,你说的话太让我震惊了,想不到你小小年纪竟对人生有如此领悟。琳儿,你回学校一定要好好学习,你这孩子,将来必成大器。”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男巫(古埃及历史探险小说)男巫(古埃及历史探险小说)(英)韦尔博·史密斯|小说在六十年争夺上下埃及王国统治权的战争过后,两位年轻的贵族起而宣示登基之意。但是只有一人可以胜出,于是决定古埃及帝国命运的战争开始了……王子尼弗尔的使命即是合法地继承王位,在荒凉的战争废墟上重建一个辉煌的帝国,他在加拉拉备战布防。领主纳加意欲消灭他的对手并且用他那邪恶的无上权威统治这片土地。但是尼弗尔身边有男巫泰塔一一位举世无双的盟友,一位拥有众人皆知的法力的传奇术士。为了让他的梦想成真,尼弗尔和泰塔必须总是领先那个道德败坏的弑君者一步,在他那永无休止的追杀阴霾下艰难生存,同时尼弗尔还要面对亲人的背叛与出卖带来的震惊与痛苦。在泰塔魔法的保护下,尼弗尔的勇气只增不减,他拥有了比敌人更强大的力量。
  • 野猫湖:陈应松神农架系列中篇小说野猫湖:陈应松神农架系列中篇小说陈应松|小说《野猫湖:陈应松神农架系列中篇小说》包括《巨兽》、《乡村弑父记》、《像白云一样生活》、《野猫湖》、《夜深沉》和《母亲》等六部中篇。小说主要是反映当今底层社会的现实生活,语言文字易懂、简练,地方方言应用独到、得体。
  • 中国微型小说百年经典·第10卷中国微型小说百年经典·第10卷微型小说选刊|小说讲述微型小说,在我国虽然自古有之,但一直属于短篇小说的范畴,未能从短篇小说中独立出来。上世纪8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和人们生活节奏加快,读者没时间看长篇大论,喜欢看短小精悍的小说。微型小说便很快盛兴繁荣起来,受到读者的喜爱。因而一些报刊纷纷开辟微型小说栏目,据不完全统计,现在发表微型小说的报刊有两千家左右,每年发表的微型小说达七八万篇。
  • 别给我希望别给我希望雪原|小说本书描写当代大学生活的长篇小说。大学里,校草们校花们在舞会碰撞较量相知。男生的围墙,女生的篱笆,大家需要为自由而战。不在功课与考试中沉沦,就在恋爱与兼职中升华。大学是象牙塔,是皇宫,也是滋生一切欲望的温床,最后一抹诗意的浪漫被教条挟持着,顽强地在媚俗的包围中妖娆地起舞。
  • 坡道上的家坡道上的家(日)角田光代|小说女子本弱,为母则刚,是世界对女性最大的恶意。年度女性发声之作,你不得不读的5大理由:1.新京报、界面文化、澎湃等主流媒体刷屏报道;2.武志红、反裤衩阵地、萝严肃等KOL大号争相热议;nuoha.com电影、独立鱼、乌鸦电影等影视公号相见恨晚;4.同名改编剧作蝉联豆瓣微博话题榜,数十万网友齐声打Call;5.郝景芳、侯虹斌、库索、张怡微等七位文化女性走心推荐。新手妈妈里沙子,被选为了一名陪审员,接受审判的是一名杀害幼女的“恶母”。随着庭审的深入,里沙子却发现被告和自己是如此相似……为了育儿放弃职业生涯,却因此失去了最后一点属于自己的空间;再多的辛苦都被认为是理所应当,丈夫帮忙再少都会被外界赞扬;育儿中有无数的疑问和困难,却只会被敷衍“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里沙子开始怀疑:“是不是每个母亲,都有可能因为这些遭遇,变为被告席上的嫌犯?”
  • 寻找寻找萧妙婷|小说本书主要内容为:酸楚的日子,苦涩的初恋,快乐的时光,多变的季节。
  • 狂探狂探吕铮|小说经侦总队的赵顺在一次抓捕行动中,将犯罪嫌疑人打伤。正当媒体争相报道、公安局陷入被动之际,他却突然“疯了”,被送进精神病院。队长江浩遂将赵顺手中的正毅公司案件交由副手刘权办理,刘权探不透事件深浅,被调查的正毅公司的老板任毅却主动贴了上来。在精神病院,赵顺饱受失去自由的苦痛,不被信任。为了破获案件,他周密计划,铤而走险,逃离了病院。就在众人为追寻赵顺焦头烂额的时候,赵顺却出人意料地抓获了任毅进行突审。而就在任毅即将招供之际,赵顺却被闻讯而来的同事们扑倒在地,再次送入精神病院。案件陷入僵局,任毅利用上访和媒体的压力逼追警方撤销立案。在山穷水尽之时,多封举报信被寄交到检察院的周济广手中。
  • 局外人局外人(法)加缪|小说默尔索是阿尔及尔的小职员,他内心非常空虚,对世事冷漠麻木,他拒绝矫饰自己的感情,对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无动于衷,甚至在母亲去世的第二天就去游泳、约会,去看滑稽影片并开怀大笑。一次海边度假,默尔索卷入冲突,并“因为阳光”而杀人,最后,他被处以绞刑——并非因他犯下的罪,而是因他没有接受法律核定的信条和习俗:“在他母亲下葬时没有哭泣”。《局外人》用冷静而克制的语言,讲述了一个活在世俗规则之外的人,对当时社会所标榜的自由和平等做出批判性的审察,探讨了荒谬、虚伪的社会对人的自由价值的完全抹杀。
  • 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匪我思存|小说“是我先遇到她的。”当这句话从雷宇峥的口中说出来的时候,他知道,自己真的爱上了杜晓苏。只是他们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错误地相遇了。那只是一场在酒精麻痹下的意乱情迷,却让他永生难忘。而在杜晓苏的心中,她的最爱是邵振嵘,那个完美温柔的神经外科医生。但是她没想到,只是那仅有的一次放纵,让她陷入两个极品男人的情感纠葛之中。
  • 理智与情感理智与情感简·奥斯汀|小说《理智与情感》简·奥斯丁最富幽默情趣的作品之一,主要讲述的是生活在英国乡绅家庭中的艾利洛和梅莉爱两姐妹曲折复杂的恋爱结婚的故事。姐姐艾利洛善于用理智控制感情,妹妹梅莉爱对爱情充满幻想,也因此两人面对爱情的时候,做出了截然不同的反应,小说通过这种“理智与情感”的幽默对比,提出了道德与行为的规范问题,引人深思。《理智与情感》与作者的另一名作《傲慢与偏见》堪称姐妹篇,曾多次被搬上大银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