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2章 成仁之死

“师父,”成龙大叫一声连忙站起哭道:“师父,您怎么能这样做,您怎么能这样!”

其实成仁给成龙治疗后早已体力不支,刚刚所发生的事既然已经成了定局,如此还不如一死了之。

“阿龙,你师叔为人狡诈日后你可要当心,从现在起你一定要附和成上假装为他做事,要不然你的师弟师妹们可就大难临头了,还有一件事你答应我,找到你二师叔叫他帮我照顾好你师娘,顺便代我跟你二师叔说声对不起。”

“师父,您的话阿龙谨记在心。”

“好了,为师要走了,你帮我把剑拔出来,这剑插在我身上好生难受。”

“师父,阿龙这就给您把剑拔出来。”

成龙用那颤抖的手,左手扶住成仁的右肩,右手握住剑柄。闭上双眼用力一拔,瞬间一股鲜血狂射而出喷在了成龙的脸上。

成仁的生命走到了最后一刻倒在地上,像是放下了所有的重担一般狂笑了几声便闭眼离去。

然而就在成龙右手握着剑柄拔剑的那一刻,正好被闻声赶来的成飞,成虎及其一部分的师弟师妹们给撞见,这下成龙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这一夜真是个不平常的一夜,成飞等人闻声赶来却为时已晚,眼下成龙杀了自己的师父成仁,这可是大不敬之罪,现场的师弟们岂能容忍这等不孝之徒。

“爹,”

“师父。”众人各自叫着成仁心中的怒火油然而生。

“成龙,”成飞第一个挥剑指着成龙并直呼其名喝道:“你胆子可真不小,居然连爹都杀。转头一看成龙旁边还多个人。

“你们、、、、、”

成龙握着剑不知怎样解释才好硬着头皮说道:“阿飞,你听我解释、、、、”此时成龙感觉自身已经疼痛难忍,蛊毒继续开始发作。

旁边的成上自是知道原因,于是把准备好暂时性的解药偷偷地打进了成龙的体内。顿时间成龙就恢复如初。

“解释什么!”成虎也喝道:“二哥,师父平生待你可不薄,你怎能和别人合起伙来这样做。”这时候人人心目中风流倜傥,人见人爱的二师兄形象就这样一瞬间大打折扣。

“还多说什么,”成飞按耐不住心中的仇恨挥剑向成龙和成上驶去:“给爹报仇。”接着后面的师弟蜂拥而上。

这些人除了成飞和成虎两个人的武功好点之外,其余的在成上眼里根本就是酒囊饭袋。成上此人虽然阴险狡诈,但这些小辈们对他来说还是有点用处,这个时候也不能一网打尽,于是使出功力挥出一掌将铺面迎来的众人击出了数丈之外。

只有飞虎二人勉强抵得住成上的功力后退了几步。二人意识到眼下先要解决的敌人是眼前的成上于是相互使了个眼色同时向成上攻去。

成龙眼见形式不对,于是拿着剑跳出数丈之远将剩下的师弟们引开。最后在离开成上的视线的另外一处于众人交织在一起。师弟们嫉恶如仇个个想置于成龙死地为师父报仇,反而成龙招招手下留情,点到为止的同时还不停地向大家解释。

两拨人马交战不到一会儿,校场闪出一个人影,此人身影如风,箭步穿梭直接闪到成仁的尸体旁边。这人正是成天。成天扶起倒在血泊之中的成仁把内力收进体内,希望能争取一线希望。本来成仁已经断气但是被成天这么一折腾居然意识的醒了过来,不过把成龙的事情说完便断了气。

成飞和成虎两人功力再好也比不过成上,很快就落入下风。两人也只不过是勉强对战。

然而成龙那边由于师弟们渐渐多了起来,又加上自己不愿意伤害他们于是被师弟们团团包围。这个时候叶玲也闻声赶来,正巧成龙一剑差点刺在她的脖子上,由于叶玲早已分神成龙就借机反手抱住叶玲,把剑架在了叶玲的脖子上。

顿时全场安静了下来,个个不敢再上前一步。

“师娘,阿龙今日得罪了。”成龙挟持着叶玲委曲求全说道。

“龙儿,你既然杀了你师父,那么你也将我杀了好去陪你师父吧。”叶玲好像没当什么事发生一样淡淡的说道。

“二师兄,你怎么能这样。你害了师父难道你还想害师娘不成。”众人纷纷急道。

“各位师弟,请你们相信我,师父并不是我所杀,”又对叶玲说道:“师娘,我是冤枉的。”一双眼无奈的眼神看着叶玲只盼得到她的信任。

这时候祖蓝从人群中走了进来,手里紧紧地拿着一个药瓶来到成龙面前,看着成龙把剑放在叶玲的脖子上着实给下了一跳,连忙说道:“龙哥,你怎么能对师娘无理,还不放下你手中的剑。”

看见祖蓝成龙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喝道:“有你什么事,要不是你我岂能走到今天,我师父又怎能死在这剑下。现在师父死了,所有人都认为我是杀害师父的凶手,这下你和你的义父就高兴了,你要不给我滚,待会儿就要你也死在这剑下。”

“龙哥,都是我的错,但是、、、、、、、”

“还不快滚,”

祖蓝生怕成龙伤害了叶玲但还是抖着胆对叶玲说道:“师娘,对不起,其实我是四师叔成上收养的义女,义父为了解当年的心头之恨于是把我当做牺牲品来到这儿,我承认刚开始的确是以义父之命来到五重天达到我义父想要的目的,但是自从来到五重天之与龙哥,师娘还有大家相处之后我才真正明白活在世界上的真正意义。于是我就开始违背义父的意愿处处与义父作对。我也没想到今天竟然会害死师父。这一切都怪我。”祖蓝看了看成龙的眼神继续道:“龙哥,我相信你师父不是你所杀。”

又对叶玲等人说道:“各位,有个事今天必须要和大家说清楚,虽然我没有亲眼看到龙哥杀害了师父,但我相信龙哥不会是这种大逆不道的人,龙哥最近太苦了,因为一个月前龙哥中了我义父的蛊毒,此后就任凭我义父处置,听他发落,要想法活命必须得听他的。所以今日你们看到的都是我义父在操作者一切,请大家相信我,也相信龙哥。”

“住口,”成龙本不想提及这些事,他知道祖蓝的用意是为了能帮助自己洗脱罪名,但现在实在太恨成上包括祖蓝了,就算是自己受了委屈也不愿让一个谋害自己师父的帮凶来为自己洗脱罪名,毕竟这一切还是跟自己有着莫大的关系。

成龙大叫一声含着眼泪松开叶玲挥剑向祖蓝刺去。

这一剑便刺在了祖蓝的腹部,祖蓝顿时被刺得好生疼痛,手中的药瓶也挥将而出。

双手抓住成龙手中的那把剑,低头看去,剑身已刺进三分之深,双手握住剑身,手上腹部到处沾满了鲜血。

祖蓝没有半点反抗之意,松开右手指着刚刚甩出去的药瓶说道:“龙哥,那是我刚刚从义父那里偷来的解药,你服了它以后再也不会受我义父的蛊毒之苦了。”说完便晕了过去。

在一旁的郭敏等人连忙上前扶住祖蓝并立刻封住止血的穴道。

在场的人似乎已经分不清成龙到底什么样的人,难道真的是场误会!

叶玲似乎看明白了成龙的苦衷,把那瓶药捡起拿到成龙面前说道:“龙儿,你到底经历了些什么,蓝儿说的是真的吗?要是真的你为何不早点跟我和你师父说。”

“师娘,我是不想让大家担心,这才隐瞒了这些事情,没想到这一切都是四师叔设下的圈套,早知如此我宁愿自己一死了之算了。”

成龙继续说道:“师娘,师父为了救我,便失去了功力,这才让四师叔有机可乘,被他用这把剑给杀了,师父说这玄天剑插在自己身上好不舒服于是叫我把剑拔出来,之后就让大家看到了我拔剑的那一幕。”

“原来如此,”叶玲感叹道:“看来大家真是误会你了,”于是把药瓶递给成龙继续道:“龙儿,赶紧吃了这解药吧。这也不枉蓝儿的一片心意,至于蓝儿虽然是你四师叔的义女但见得她近日的表现想必也一定痛改前非了,你还要原谅她才是毕竟、、、、、”

成龙愣了愣又看了看叶玲那严肃的表情接过叶玲手中的瓶子,将其打开拿出仅有的一颗药一口吞了下去。“师娘,既然我吃了解药,接下来就要商量怎么给师父报仇了,至于我和阿蓝的事日后再说吧。”

同类热门
  • 女霸女霸牛吉思汗|武侠不一定要腥风血雨,但一定要有情有义,不一定要尔虞我诈,但求问心无愧,放眼整个武侠世界,谁又能主沉浮?
  • 残剑断情残剑断情代号纸鸢|武侠学艺十年,重归故土,他一心为了报仇而来,却不想事情越来越复杂。 他本以为自己手握利剑可斩千军万马,可最终却还是斩不断万千情丝。
  • 红罗血影红罗血影文邪|武侠醉叹杯中酒,相思忘了愁; 莫忘初衷,乱惑我心,谁了却这滚滚红尘。 十年磨砺,逍遥一生,剑在手,问天下谁是英雄…… 许我三千金甲,要这江山如画;不败岂论巅峰,高处难胜心寒! 红罗帐,断魂纱,是非怨谁家;寒江月影,潇簌风止,今宵缠绵谁解衣,可怜枕边人,柳扰埋夜,镜花水月犹可叹,生死空忘,却已轮回从头盼! 我若宠你,天下唯你;我若负你,身不由己!
  • 两界渊两界渊堑山堙谷|武侠黑夜过去,地平线的第一抹光终于照入了这片大地。 冰山间响起了低沉的号角,黑暗的眼神渐渐褪去,寒风在幽谷中无声游荡,徘徊在冰山与雪原的幽灵们跪拜着漫长的昼夜……
  • 天下尘沙天下尘沙残碑断剑|武侠江湖世家,浮浪少年,仗剑人间,侠气纵横。无奈一朝惊变,国仇家恨,何去何从?乱世苍生如刍狗,烽火连天。男儿当提三尺剑,立不世之勋!尘埃落定,茫茫天下,也终究只是滚滚历史洪流中的,一捧尘沙。
  • 九霄风云诀九霄风云诀小酒浅酌|武侠一剑冲九霄,一剑舞风云。逍遥天地间,唯我自由行。
  • 凡尘有泪凡尘有泪竹花罪|武侠是我思想不够老,还是故事不够好?为何繁华过后,只剩下一片枯萎草。。。人到了晚上都是感性动物,容易想很多事,而且多半是痛苦的,这种情绪控制不住,轻轻一碰就痛。。。
  • 纵横武界纵横武界扛着键盘的鸟|武侠他是武界唯一一个特殊的存在!他是东域帝国战神与斗神称号于一身的超强霸主!本书的级别分为:武者、武师、武魂、武圣、武尊、武皇、武帝、武神。
  • 浩气剑神浩气剑神天凯幻南|武侠洪荒正邪一战,剑仙秦凯陨落。重生的他是否可以一举打败邪恶势力?
  • 禁武令禁武令素晴日风来|武侠一个是长安城中的小乞丐,胆小怕事,打架只会叫“救命”;一个是武林名门掌门的幼女,天赋卓绝,平生从不会低头。毫不相关的两人,却因一桩是非官司,相知相恋,相离相守。一道神秘的禁武令,在江湖掀起一阵腥风血雨。权力角逐、阴谋暗算。江湖众人决心选择一位武林盟主安定局面,但一个更大的危机却因此而孕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