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3章 番外·镜语有声

“恶灵族天生便没有躯壳,只有灵魄,靠占据人族的身体来获得生的存在。生性凶恶善妒,擅于诱惑人心,只会在人意志极度薄弱的时候出现。”—《上喻·夜族纪》

......

我睡了很久很久,有很多人在说话,他们的声音源源不断地涌进我的耳朵,吵闹至极。我听不清亦不关心他们在说些什么,我也忘了发生些什么,我努力睁眼,视线却模糊不清,似白纸上晕染开的浓墨。

如身坠黑暗,沉沉浮浮,整个世界倾斜,我看不见光亮,脑海里只剩下空白与虚无。隐隐约约地,我听见有人说,林镜要死了,原来我还记得林镜是我的名字,可除此之外的事,我却什么都想不起来。我试着深呼吸,胸腔却是一阵灼痛。

再度睁眼,那些人走了,世界也清晰了。我晃晃悠悠地下床,随手拿起一面镜子,镜中人脸色苍白,眼神空洞,看起来十分虚弱,我晕乎乎看着自己的脸,心底无端生出一股陌生感。

我做过一个梦,梦里有个与我年纪相仿的少年,我与他一起玩闹,一起长大。我们血脉相融亲密无间不知距离为何物,我们在晨与昏交界之时交换不可说的爱恋,那人在梦里也美好得像梦一样,人世短短十多载我竟只看得见他。

可我唤不出他的名字,我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被无数条线束缚着手脚,看着他一点点地被扯入漆黑沼泽。

“哥哥。”

那是梦里我唯一能说出口的两个字,我不带任何情绪地唤了他一声,他不做反应,只是一直背对着我朝前走,再往前走,他的脚下便是万丈深渊,可到最后他也未回头。我还未来得及知道他是谁,这个人便消失在了我的梦境里,一瞬间我梦中的景象又化成一片白茫茫。

像是走到尽头或是回到原点,收获同等的一无所有。我不记得我拥有过什么,纵使是在梦中,巨大的空乏感如囚笼将我牢牢困住,我惊慌地想睁开眼,却是无边无际的暗,我伸出手胡乱抓挠着空气,却抓到了一抹柔软。

是梨花。在梦里,有参天梨树,梨花朵朵洁白如雪,起风了便漫天纷飞,肆无忌惮在空中舞着。

我努力去想我拥有些什么,这很讽刺,一个丧失了所有记忆、分辨不出梦与实的人,又能拥有些什么。我看着我的躯体,各处布满了歪歪扭扭的伤痕,这些伤又是何时造成的?我不记得。

没有人在,我便如一条扭曲恶心的爬虫般缓缓蠕动到院落那株梨花树下,我大口大口呼吸着深夜的风和那一点冷香,此刻是梦,还是现实?我不知道。

于是我跪在布满尘埃之地,泪流满面地哽咽着。

他们说我病了,可是他们却不愿意听一个病者虚弱的自语。起初他们怜悯我,我能感觉到,最后他们只剩满腔厌烦,我亦能感觉到。倘若人的善意轻而易举便消磨殆尽,应称其为善意还是利益?我不知道。

我听见了一个少年的声音。

那是我最消沉的几日,我过往的记忆尽是苍白,连带着我自己的存在也尽是苍白,我反反复复切换着清醒和梦境,我语无伦次地说着自己都听不懂的话,他们为我叹息,他们为我遗憾,却没有人会来看我一眼。

阿世是初生的镜灵,灵魄只能藏在镜中,无法真正化出人身,不知为何,就恰好来到了我身边。

“不要怕。”那是阿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我面无表情看向镜子,一愣,镜中的少年相貌只能算是清秀,眉眼却温润如水,见我发现了他,他笑了起来。我不满地皱皱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又听见他笑道:“小公子不要害怕,虽然我是恶灵,但我不会伤害你。”

我颇为无语地捧起镜子,靠近他的脸,仔细地看着他的眼睛道:“恶灵的话也可信吗?”

阿世眨眨眼,温柔道:“因为恶灵也会孤独。”

好奇怪的人,不,好奇怪的恶灵。但我并不排斥阿世恶灵的身份,也懒得猜他想做些什么,我只是庆幸在这段生不如死的混沌时光里,有那么一个伴我消遣的存在。

如果事事都要以身份论善恶,那会活得很累。

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有人来喂我吃下各种各样的药,我不做任何挣扎便会吃下,可是我依旧什么都不记得,我只是日复一日地虚弱下去,大部分时候我都在和阿世说话,那样能转移我的注意力,让我少一些痛苦。

有一日,我问阿世,你看起来不坏,为什么会是一个恶灵?平日里滔滔不绝会对我说很多故事的阿世怔住了,他想了很久也未能想出答案来,他低下头:“或许我生来便带有恶性吧。”

人族将灵一致划分为恶灵族,一些无辜的善灵生来便背负着恶名,但现行规则即是如此,没有打破的实力,便只能俯首遵从。

我冲阿世笑笑,“我不在意你是什么,跟你在一起,我很开心。”

阿世又恢复了精神气,他说:“我也是。”

我觉得很闷,阿世建议我出去玩乐一番,因为我之前的表现过于乖巧,看守我的人并不尽职,在一个夜里,我轻轻松松便溜了出去。

街道两旁店肆林立,正是华灯初上,人头攒动,我小心翼翼地捧着镜子,想到阿世也能看到这些景象,我便感到开心。我嗅到了浓郁的酒香,没忍住进了酒肆。

再后来,我恍惚间撞到了一个姑娘,镜子重重砸落在地上,我急忙唤阿世的名字,他却没有如从前那般现身。这面镜子是阿世灵魄寄居的地方,我以为阿世就这样死了。

一刹那我尝到了什么是无法言说的惊慌。

我抬眼看去,那姑娘却凶巴巴地盯着我,她骂道:“哪来的疯子?”

之后的事情我不记得,只是阿世没死,我的心终于安定下来。我问他那时为何不回应我,阿世却无奈一笑,他说不能让旁人知道他的存在,否则他便不能一直陪在我身边。

岁珏是第二个愿意听我说话的人,起初他只是喜欢看我院落种的那一株梨花树,后面便和我熟络了起来。他看向我的眼神与他们相似,却又不相似,他怜悯我,却不厌恶我,这便够了。

我兴高采烈地对阿世说,我找到了一个新朋友,阿世却难得沉默。我知道他在害怕些什么,他害怕我会疏远他,他害怕那些术法师会杀了他,于是我对阿世保证,有我一日便有他一日。为了打消阿世心中的不安,我恳求他在岁珏面前现身,岁珏果然没有伤害他。

我说,你看,他不会伤害你。

我太想得到众人的承认了,我想让大家相信阿世的存在是真,我想让大家相信我和阿世之间有着真挚感情,我想让大家相信我并没有胡言乱语,我想让大家相信这一切不是我的臆想。

......

紫衣少女站在我脚边,面容冷漠,居高临下俯视着我,我抱着那面镜子狼狈地跪倒在地,哭到喘不过气来,我红着眼睛,说话断断续续地求她放过阿世,我说,我吃了药,毒已经解开,我的病会好起来的。

实则我根本不知我中了什么毒,只是他们说我中了毒,但这是我唯一能救下阿世的办法。我反复地对他们嘶吼着,我的病好了,不要伤害阿世。

可是他们一如既往地听不见。

“陆姑娘,为何林镜的癔症还未好转?你这解药的效果......”老者面容威严,他皱眉看了我一眼,便对那紫衣少女说道,他知道他的未尽之语,陆枝若必然明白。

紫衣少女不慌不忙笑道:“再给我一些时间。”

那群乌泱泱的人转眼间就走得一干二净,紫衣少女却留了下来,她神色复杂地看着我,叹息一声道:“阴差阳错,宿命无常。林二公子,忘掉这一切吧。”

她拿出了一个法杖,幽光倒映在我的眸中,我听见有什么东西在一瞬间裂开,碎成了无数片。

泪凝结在眼眶,我听见有一个声音在对我说—

“不要怕。”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万物细无笙万物细无笙Y杂水|幻情寒灯纸上梨花凉,吾等风雪又一年。初见是惊鸿一瞥,重逢是始料未及。 五年,说长也长,说短也短,五年可以将一人眼中从万千星辰到万千深渊,五年也可以让一个人,从喜欢,熬成痴念。
  • 无花魄无花魄破小猫|幻情三生石下彼岸花,西有织女浣溪沙。再见君从桥上过,凝噎非恨孟婆瞎。这里有不同的爱情,不同的结局,汇织百态的人生。每一种都震撼人的心灵,都足以让受伤的心得以安慰。他是沧海遗珠。他的周围环绕着这种各样的人物,每个人都是生命中的主角。命运让所有人纠结在一起,或是悲剧。但这才造就了恢宏的生命之歌。不要犹豫,不要害怕,让我给你最纯粹的文字享受,享受每一个动人的时刻。这是带有玄幻色彩的古风现代文,讲述了数对人的爱恨。爱情是永远的主题,但不是全书的主旨。这本书结构偏大,希望朋友们慎重选择。谢谢!
  • 倾若天下之穿越兽世啊呀倾若天下之穿越兽世啊呀九九儿吖|幻情白若倾很发愁!到底是哪个规定的要集齐所有天神之子才可以回家的?天神你怎么可以有这么多血脉?!我要回家!快放我回家啊!
  • 倾代妖神倾代妖神凌子衣|幻情倾华一笑, 万年前主魂大陆绝巅强者! 万年后, 21世纪第一杀手, 命中注定回归异世。 一代妖神,强势归来! “欠我的都要还!”某女嗜血的瞳目中都是霸道。 某男淡淡一笑:“媳妇儿,我那我自己还债好不好!” “后宫呆着去~”某女狂傲一笑。 某男的眼神幽怨了起来:“负心汉!” 绝代风华, 三世因果,今世了结!
  • 凰错:倾尽此生凰错:倾尽此生琉殇之音|幻情她倾世容貌,众生倾倒。也是现世才女,意外的离世揭露惊天身份。倾尽一生只为九界安宁,换来的却是爱她的为她而死,她爱的最想她死。九界归一,九天宫殿谁与她并肩看尽天下繁华?
  • 妖之初妖之初千禧正信|幻情我有无上神功,柔情万丈,终抵不住江湖风雨,血溅眉梢。那一刹,天荒地老,诺言轻抛,只能用你的眼泪洗刷战袍。
  • 凤鸣九渊凤鸣九渊是扶桑吖|幻情顾凤鸣一直觉得,自己除了名字特殊点,并没有什么什么特别的,怎么穿越这种事就落到了自己头上呢?穿就穿吧,好歹给个好点的身份呀,小乞丐可还行,居然还是一个没有一点灵力的废物?幸好阎王大哥还算给力,给了些好东西,不过阎王大哥,你是不放心你的东西,还是不放心我这个人,老跟着我就算了,还爱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 鬼王要出嫁鬼王要出嫁百里沐|幻情新任鬼王走马上任,还钱抢亲一锅端。抢亲第一对,捡回某某女一只贴上万能膏一帖。抢亲第二对,天苍苍,野茫茫,男扮女装耍流氓!抢亲第n对……——此乃一女鬼奋力还钱抢亲记,且看暮双双如何看世间百鬼人间情爱!“娘亲你爱我吗?”“你猜?”“娘亲最爱我了!”“你再猜?”【本文有大纲,杜绝断更,还望各位不嫌弃的抱走吧!】
  • 彼岸!苏醒!彼岸!苏醒!唐岳|幻情她王牌杀手,医师,彼岸花拥有者一次偶然穿越遇到了他冰山王爷,彼岸叶拥有者。他为她灭尽天下,她为他牺牲了所有。彼岸花与彼岸叶最后会有一个如何的结局?
  • 吸血殿下很妖娆吸血殿下很妖娆茶走|幻情黑夜悄然来袭,如同流淌在指尖的交响乐,在风的奏鸣曲里跳起优雅的华尔兹。“我可以亲你吗?”“不可以。““好吧,我刚刚对你说了什么?”“你可以亲我吗?”“嗯,可以。”少女丝毫不建议自己被反套路了,扑上轻挑眉的少年,“反正亲到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