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2章 镜欢·孰真孰假(三)

陆枝若回来了,她带回了传闻中能解欢殷毒的药草。

饶是我有心理准备,也没曾想到陆枝若会这么快,或者说,没想到陆枝若真的能做到为一个毫无交情的人冒险至此。我想不到值得她这样奔忙冒险的原因,是因为某个大人物轻飘飘一句话?还是因为此事涉及我不知道的利益?

我不希望陆枝若活成一把供强者驱使的利刃,可我既没有立场对她说这些话,也没有能力去阻止她想做的任何事。

林熙把我和愁兮也喊过来赴宴,他没有问及清过的去向,大概在他眼里,清过只是一个不值一提的小男孩。依旧是在熟悉殿堂上,陆枝若神色淡淡,披着满身风霜,她身后立着同一群人,皆是面露倦意。没过多久,林家族长也携着族内长辈到来,显然,陆枝若带回了能治好林镜癔症的解药这个消息,对林家极为重要。

我的视线一直停留在陆枝若身上,许是太过明显,陆枝若不经意地侧了侧头,我慌了一瞬,连忙移开眼神。

接下来便是些圆滑无用的体面话,林家族长对陆枝若这个小辈好一番夸赞,陆枝若云淡风轻地谦虚一番,口头上感激是不够的,林家族长又派人从库房里取了十万金叶子奉上,我远远瞧去便被金光晃了眼,陆枝若及她身边的人却依旧不动声色收下,我暗想了想便明白了,像陆枝若这些出身术族世家豪门的人,又怎么会为这点钱财动心。

林家族长当然也能想到这一点,又补了一句:“陆姑娘天纵英才,寻常器物自然入不得陆姑娘的眼,我在此特许陆姑娘入林家武器藏馆任意挑选一件珍品。”

闻言,陆枝若笑笑,倒也没推辞。众人心里却多多少少有些想法,跟着陆枝若去雪瀚森林的那群人自然是心怀不满,虽说他们各方面都比不上陆枝若,但论出身,他们亦是出身照落一数二的术族世家,不然也不会争取到随陆枝若一起出任务的机会,本以为能涨些名气,不料处处被陆枝若的光环掩盖得渣都不剩。

但没人会将这些想法说出口,要是没有陆枝若出手,他们早就死在茫茫白雪里了。

我发现平日很是健谈的林熙很少说话,我猜是林镜的病于他太过沉重,已经不敢心怀希望,毕竟他的神情,自陆枝若回来的那一刻起便没怎么开心过,与其说是激动到麻木,不如说是一种奇怪的怅然。

散宴时,我听见林熙唤住陆枝若:“陆姑娘,你真的能解开我弟弟所中之毒吗。”

陆枝若尚未开口,她身边的同伴便插嘴道:“在我们照落国,谁人不知陆师姐医毒双绝,再难解的毒,她也能解开!”

我只记得林熙最后笑得勉强。

人都走光了,我还留在原处,当然,陆枝若也没走,我有话要对她说,她也似是知道我有话要对她说,等她身边的人都走了,她才不缓不急地朝我走来。

“你是想关心林二公子的病情么。”陆枝若眉眼带笑,一双紫眸熠熠生辉。

我却一时语塞,忽然不确定要不要将阿世的事情告诉她,陆枝若所言林镜中毒是真,可我看见的阿世也是真,那不是林镜的臆想,那是真实存在的东西。真真假假,如何判定?谁人有资格判定?

我深呼吸,只对陆枝若说道:“我相信你会办好一切。”

陆枝若默了默,只是温柔地看着我,随后缓缓拥住我,一霎那,我的鼻尖萦绕着少女身上好闻的香气,这个怀抱很短暂,我不曾感觉些什么,她便已松开,我只是无言看着陆枝若,到最后,我还是选择了沉默。

她说,珏,你还是这么善良。

语气温柔得像是嘲讽。

自此后,我再也没有去看过林镜一眼,因为我无颜再见他。我是唯一一个知道阿世真正存在的人,也是唯一一个林镜信任的人,但我唯一能做的,竟只是沉默,我担不起他的一声哥哥。

陆枝若何其聪明,我能知道的事,她见了林镜自然也会知道,她背负着种种盛誉,事事力求完美,不会允许任何一个污点存在。那日阿世未能死于我剑下,今日便会死在陆枝若剑下,无关毒性,无关癔症。我曾以为我能改变些什么。

从头到尾,被牺牲的那人只是林镜罢了。

林镜果真被陆枝若带回来的药草解了毒。

中了欢殷毒的林镜整日对镜自语,无法与人正常交流,如今虽依旧腼腆内敛,但也如从前般见了人也能唤声好。我听闻后也为林镜感到庆幸,无论如何,清醒地活着总好过不人不鬼地活着。

有次我在林府闲逛碰巧与他撞上,少年郎衣衫齐整,黑发高束,眼神清而澈,他与我保持着恰当的距离,宛若见了陌生人般点点头,他温和道声岁珏公子好,便与我擦肩而过。

我问陆枝若,为何林镜会像变了一个人一般,陆枝若听了笑我,她说:“问得好像你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一样。”

也是。

陆枝若要回照落国,她似无意问起我的行程,我亦不隐瞒,便告诉她我和愁兮要去斯德哥比学院。陆枝若似笑非笑,她漫不经心说要带我走,顺便带上愁兮,语气轻飘飘地,不像许诺,倒像玩笑。

“怎么,你不信?”陆枝若不满我的走神,微微皱眉。

“陆姑娘许诺,我不敢不信。”我扯了扯嘴角。

在我跟着陆枝若离开画时国的前一日,便得知林镜死了。我知道的消息不如陆枝若要多,我急忙地朝陆枝若询问原因,却只知林镜是自杀。

“他的毒不是已经解开了吗?”我百思不得其解。

陆枝若却是淡淡道,林镜沉湎于幻觉太久,难以接受真正的现实,中毒时的臆想被打破,想必是太痛苦了难以忍受,这是医者无法干预的部分。

我忍不住喃喃道:“万一那不是臆想呢?”

陆枝若叹口气,亲昵地拍了拍我的头,“岁珏,没有人在意真实与幻想。”

“我明白了。”我对上陆枝若那双温柔如水的眸,极为僵硬地笑了笑。

次日,我与愁兮随陆枝若前往照落国。

同类热门
  • 无相客栈无相客栈司南卿|幻情无相客栈以贵出名,因为掌柜的求财,不仅求真金白银,也求冥币冥钞......
  • 巴黎铁塔凄美了谁之王俊凯巴黎铁塔凄美了谁之王俊凯苏雨甜|幻情当年巴黎铁塔下你我的约定,还记得吗?现在的你在哪里,我……好想你。
  • 无情契无情契桥那.QD|幻情千年轮回,锁麟儿带着封印取走爱情的朱红印记,寻找前历经妖界冥道,携人朋妖友,一路人间慈航,最终发现······这是一个男主角缺席的唯美爱情故事,敬请关注!请支持!谢谢!很难为情的!
  • 圣盟条约圣盟条约曦炜汐|幻情她,天赋异命,在九岁生日的晚上,全族被灭只余一人。这也亦是命运,但她毫不颓废。为了能在异世活的更加潇洒灿烂,以惨痛的悲剧作更绚烂的开始,化无尽的悲痛为努力奋斗的力量。穿越异世,身怀秘技,结识伙伴,走向巅峰!----
  • 250斤重的狐狸要去魅惑君主250斤重的狐狸要去魅惑君主南川之北|幻情随着尚王朝的覆灭,狐狸这一物种也随之消失。只留下了狐狸精祸国殃民魅惑君王的传说,为后人所唾弃。 知道诸侯国君主殷觞登上权利的制高点,人们才发现他身后一直有只狐狸精......
  • 冥王的杀手宠妻冥王的杀手宠妻幽老|幻情她,杀手界闻风丧胆的七,任务失败魂穿异界成了白莲国将军府的大小姐陈柒柒。 她醒来双眼一睁,冷光一闪而过。“以后我就是陈柒柒了,你的仇我十倍奉还!” “她竟然敢一个人走了?立刻封城,给我搜!陈柒柒,竟敢不等我!”闻风丧胆的冥王大人形影不离,谁敢惹她就要准备好付出千百倍的代价。 前世她22年一个人活,这一世却注定摆脱不了他……
  • 神医大小姐:修罗杀手妃神医大小姐:修罗杀手妃微风轻浅|幻情她是大秦祁王府的大小姐,空有容貌,却无气韵,被庶妹残害而死。再睁眼,她是来自修罗地狱中满身血腥的杀手墨千尘!狠毒庶妹?一针扎废!各路渣男?统统滚边!神医圣手?是她!修炼天才?还是她!某个厚颜无耻的妖孽王爷?呃......不好意思咱不熟!——当身世之谜渐渐解开,当体内怪异的封印尽数瓦解,一切真相大白后,结局又该如何?
  • 四国神话之倾国朱颜四国神话之倾国朱颜末世朱颜.QD|幻情四国神话,由谁书写而成,她做为朱雀国送出的牺牲品,怎样才能改写自己的命运,改写四国的神话?
  • 综穿之另类修仙综穿之另类修仙藿香竹|幻情时间如流水,事事亦如流水;穿越后的日子更是如流水,但本来穿越到种田世界中的生活又加上不知是何原因的要修仙那是不是还会如流水般逍遥自在。(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兔子的寿命就那么长兔子的寿命就那么长红色鱼妖|幻情意外穿越到一个妖物横行的世界也就罢了,那些妖还都知道她不是同类,让她以后怎么好好过日子?再加上一只狐狸对她虎视眈眈,整个世界无望了, “我想吃肉。” “你是兔子,你不吃。” “给我吃,不然我咬死你!” “……” 在腹黑狡诈的狐狸面前,在人人自危的末日面前,兔子的寿命究竟有多长,试试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