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2章 跟着我,天天有软柿子捏

堪森去借马后,南醉在马场等了许久,都差点忍不住就地睡觉了。

“这小子,怎么这么久。”南醉向来是那种做事又快又果断的人,让她等待,她实在是不耐烦。

南醉刚抱怨完,堪森就拉着三匹马,缓缓地过来了。那三匹马在堪森的手上非强的强悍,可见堪森要用很大的力气拉它们才愿意走一步。

南醉暗骂了一声。

走了过去,硬生生地扯着那三匹马过一旁,把其中的一匹马扎在旁边的柱子上,拉着另外两匹来到马场中央,堪森跟了上去。

然后南醉上了其中一匹马,在南醉上马的一瞬间,那马一哄,前蹄离地,马头往上空仰去。

南醉很平静地扯了扯马链,淡淡道:“老实点。”

那匹马果然怂地一批,很快就平静下来。然后南醉看了看还呆呆站在地面上的堪森:“愣着干嘛,上马啊,我教你。”

堪森果断上了马,在他的意料之中,那马果然怕生,堪森也不慌,学着南醉刚刚的动作,一拉马链,那马很快就平静下来。

南醉目睹着这一幕,很意外的看向堪森:“可以啊,没教你就学会了。”

堪森淡淡地开口:“基操。”

南醉:……?既然这样?“你还要我教你么?”

“我看你马技也不怎么样。”

南醉的马术头一次被质疑,顿时不爽了,毕竟自己在21世纪的部队里,是数一数二的骑马高手,自己称二,那便没有人敢称一。

“你自己很牛逼,不用我教了?”

堪森沉默。

目前他还不知道南醉的马技如何,如果比自己好,那便要问她教了,但是比自己还菜,那就算了。

南醉见堪森沉默,以为无话可说了,然后默默白了一眼他:“等会你,先骑,我在后头看着你,有什么差错我指出来。”

堪森正好铺抓到南醉的细节,心里突然有一股感觉,就是觉得南醉刚刚翻白眼的时候,双眸微扑,波澜的眼眸里有点小傲娇。挺呆的,还有点……

咳咳,堪森暗骂自己。

南醉见堪森撇过头到一边,竟然把自己的话当耳边风!一伸手,刚想锤下他肩膀。

可他似乎是早预测了似的,反手一握住南醉的素手,刚想后掰,堪森回过头来,看到眼前的是南醉,便没有继续下一步,只是紧紧得握着。

南醉果断解脱出,甩了甩有点肉疼的手道:“你小子警惕性有点长进啊。”

堪森没理,轻喝一声:“架!”马便缓缓地离去了。

那温嫰的拳头,小小的,握在手里丝毫不费力,反而堪森的手能包裹住南醉的拳头,这是将军府的兵仆?也真是够养尊处优的……他竟然对一个男的,有了好奇心?

南醉“架!”的一声,拉开缰绳,也跟了上去。

堪森也没她想象的那么难搞,骑马还是有一点会,转弯生涩不够敏捷,奔跑过后刹车不能及时刹住。

南醉一路跟着堪森后面,时不时在身后喊:

“身子别歪!”

“加快点速度!”

“眼睛往哪看呢,看前面!”

“停停停,走你个催子,刹车啊!”

这边的山鸡,他眼前的纸上盛放着的一堆米色粉末,与旁边碎成渣渣的卵石,显得一云一泥。

山鸡站了起来,屁股扁痛,申了申懒腰,发现手已经酸得不成样,一僵一僵的,绊着疼痛感。山鸡吃痛的喊着:“痛痛痛!”五官几乎扭曲在一起。

山鸡疯狂地揉着,过了一会儿,手总算差不多平静下来了。山鸡脸上挂着满满的收获感。

也不知道楠大哥做这玩意干嘛的,下次死都不做了,要做一定要拿钱才行。

山鸡把那纸包着的一定点儿粉末,小心翼翼地放到兜里,毕竟这是自己一下午的心血呀……

山鸡来到河岸边。由于南醉的帐篷就在河岸附近,没走几步就到了。

用手捧了一把水,洗着脸。山鸡向着水中央望去,里边倒影着片片红霞,整个湖都染红了,随着波纹一荡一荡的。

已经傍晚了。

不远处忽然传来若隐若现放马蹄声,山鸡望去,不远处的山边正冲来凉匹马,山鸡眯起眼睛,那马上的人影越来越近,越来越熟悉。

这不是?楠大哥?和大冷面?

而这边,南醉堪森已经在骑马许久了,从马场到山头,从山头到岸边。

南醉很欣慰堪森总算是会点皮毛了,不得不佩服,堪森学东西真的快,她只教一遍,甚至不用饰演他都能做出来,不过还是不太熟练到能上战场杀敌的地步。

南醉骑着马,旁边跟着堪森,来来回回已经到骑射手部军帐了,远远得望去,点点滴滴的帐篷盛开在黄土上,往自己的军帐处看起,山鸡此时正站在帐旁,呆呆地看过来。

南醉轻喝一声:“驾!”马向山鸡奔去,堪森见状,也骑着马跟了上去。

南醉从马上跃下来,看到山鸡的黑色军服被白色粉末染上,甚至发丝上隐约飘上点白色。

山鸡早就把那从卵石精心提炼出的粉末,包在纸里,递给南醉。

南醉接过,山鸡那只布满老茧的手,有些破裂,很明显是磨石弄的。

“你……”

南醉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把他扔在这磨石头,自己便去骑马逍遥,内心有点说不出的闷。

山鸡见南醉接了过去了,抓了抓后脑勺笑道:“我弄得不是很好,嘿嘿,楠大哥可别嫌弃。”

南醉垂眸,打开那张用纸包着的粉末,薄薄的宣纸上静躺着米黄色的粉末,粉很细腻,细看似乎有点微闪。很容易看出,提炼这粉的主人,至少提炼了好几遍。

她那敢嫌弃,这种技术放在古达,真的是逆天。

南醉叹气,拍了拍山鸡的肩膀,道:“这次,我一点让你升职。”

“楠大哥,你骗人,升职哪有这么简单。”

“这还不简单?”南醉低头,指了指腰间的“九品谋士”牌子。

“那是你,我不行,你是将军府出来的。”山鸡低着头没看向南醉,语气有点弱,像是于天生来的自卑感。

“将军府出来的又如何?每个人都一样的,天赋中有差异我不敢否定,但找到适合自己做的事,并且是自己喜欢的事,努力就是巅峰。”南醉实在是不忍心一个人才被埋没掉。

听到南醉这样说,山鸡懵得看向南醉,眼眸似乎放出点微弱光,可是很快就暗淡下去:“我,我,其实喜欢的是做手艺,没当我做出一件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成品时,我就会非常的开心,有成就感。”

“哪怕我这方面很厉害,在军营里还不是一无是处。”

南醉握拳,轻轻地一催山鸡胸口:“瞎说什么话,以后你跟着我,不会亏待你。”

山鸡有点茫然。

南醉指了指旁边静默的堪森,道:“还有这个。”堪森原本垂着眸的,听到南醉叫他,然后缓缓地看向南醉。

便听南醉十分“仗义”地说:“你们俩都得跟着我,我组战队,不会亏待你们任何一个人,而且必让你们成神。”

听到这里,原本挺感动的山鸡,有点慌了:“楠楠楠……大哥!这私自组战场可是要当汉奸处理的。”说着山鸡向四处望了望,他发现,竟然有一个人,站在南醉的军帐后静静地听着,堪这身材,好像是个不小的人。

南醉意识到情况不妙,顺着山鸡的眼神向后望去,南醉那矮小的帐篷后,站着一位身材高大的男子,他半弯着腰,还是漏出发带来。

他还时不时的往南醉这瞄,那一顺间,与南醉撞上视线,他慌张地避开。

“出来。”南醉淡淡吐出两个字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谁来填我半生闲谁来填我半生闲耳听东方|古言佛曰:世间万物,皆有因果。因果循环,皆有定数。当初跟随师父慧尘离开隐山寺就是慕雨种下的因,如今已逾数十载,慕雨即将得到他应得的果,但是谁又知道得到的是果,还是要种下另一个因呢……
  • 将军装嫩:拐个媳妇儿来古代将军装嫩:拐个媳妇儿来古代陌筱沫|古言一场车祸,夏语菡穿了。醒来后,夏语菡满世界找和一同出事的老公--蓝哲宇,人是找到了,原本二十几岁的老公变成了一千多岁的老妖精这就不说了。为毛他还不承认自己结婚了?还说不认识她!可是……“这个房间是我的,你不许进来!”“整个将军府都是我的,何况这一个房间?”“这个床是我的,你不许上来!”“这个房间都是我的,何况这一张床?”夏语菡翻了个白眼,反正床够大,又不是第一次了,他愿意躺就躺吧!不过……“蓝哲宇,你别对我动手动唔……”看磨人的老妖精和磨人的小妖精的爱情故事。 身心干净一对一,男主女主双穿,呃……准确的说是男主本来是古代人,穿越到现代,又和女主一起穿越回了古代……
  • 绝宠双妃绝宠双妃陆无寂|古言传说中。 皇上的长子睿王,城府极深、报复心强、斤斤计较、小鼻子小眼睛小肚鸡肠反正没有一丢丢的优点。 皇上的嫡子炫王,性格暴躁、桀骜不驯、头大无脑、整天只知道骂人打人耍脾气简直令人闻风丧胆。 二位“传说中”的王爷亲临储芳苑选妃,偏偏挑中萧甜与师施! 大婚之夜。 萧甜“哀求”睿王休妻,师施“威胁”炫王另娶……竟都被拒绝了! 幸而…… 萧甜与师施发现,两位王爷似乎与“传说中”相去甚远! 看来…… 两位王爷被黑得够惨的! 然后…… 萧甜与师施被宠得够绝的!
  • 陌里长生陌里长生羊凹凹|古言是独自逍遥长生?还是与之长相厮守?用力抓取的时候,也是失去的时候。有着绝人天资的沐浮优自幼生长在满目权谋的宫围,亦正亦邪,可刚可柔,明哲保身锋芒匿藏,却因爱恨背负一身债孽。情爱与初心,如果是你,会如何抉择?
  • 盛宠财迷痞妃盛宠财迷痞妃七宝|古言侍卫:报告王爷,王妃偷走了您的紫玉茶壶。墨王爷:那叫拿,注意用词!侍卫:报告王爷,王妃偷走了皇上御赐的金玉满堂的宝扇。墨王爷:那是拿走,注意用词!侍卫:报告王爷!墨王爷:王妃又拿走了什么了?侍卫:王妃拿走了您的库房钥匙!墨王爷:怎么报告这么慢,这下要偷完了,快去库房抢点!【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我是穿越的兵我是穿越的兵白垩纪的风|古言一个女队长带领她的战斗小队在一次战斗中被时空之轮传送到一个历史上没有记载的国度,在哪里发生的一系列稀奇古怪的的事情和啼笑皆非的缠绵爱情。
  • 楚遥·妖月公子楚遥·妖月公子暗夜城堡|古言简介:慕夏儿的主人的灵魂被一分为六,散落四方,慕夏儿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凑齐主人的灵魂,否则,人间会变为修罗之地...楚遥,是慕夏儿寻找魂玉的第一站。楚遥,一个终年阴雨的国度,楚遥,一个拥有“妖月公子”的国度...“妖月公子”月淅俊美异常,但他的两任妻子均在婚后不到一个月离奇死亡,传闻他需要吸食年轻女子的鲜血才得以续命...月太君年过花甲,却拥有如花似玉的不老容颜...月家二少爷月漪明明娶了深爱的洛彦公主为妻,但为什么还频频娶其他女人进门,是真的花心还是...明明嫁为人妇,但洛彦为何频频秘密入宫,她与皇帝之间究竟有怎样的纠葛...而武功高强,深藏不漏的她与楚遥第一杀手组织“玄闇阁”又有怎样的联系...楚遥皇帝身体羸弱,鲜有早朝,为何却能掌控整个楚遥...楚遥,一个被迷雾笼罩的国度.阴差阳错成为月淅第三任妻子的慕夏儿的到来是否会为这个烟雨凄迷的国度带来阳光。
  • 庶女倾城:锦绣良缘庶女倾城:锦绣良缘肥圆要减肥|古言她,是艳绝天下的绝代佳人,却因误信嫡母嫡姐,最终落得个断指沉江,尸骨无存。一朝凤凰涅槃,她浴火重生,步步谋算,逼疯嫡母,踹飞嫡姐,要她们自食恶果、万劫不复。他,是邪魅霸道的腹黑容王,杀伐果断无人敢惹,却偏偏对她情有独钟,非卿不娶。深夜,邪魅腹黑的容王殿下又一次夜探香闺,抱着怀中的温香软玉委屈道:“本王的身子都被姑娘看光了,姑娘占尽了便宜,还想不负责不成?”被抱个满怀的她欲哭无泪,能不能讲点道理,这究竟是谁占谁的便宜啊!
  • 爆宠萌后:腹黑邪帝别乱来爆宠萌后:腹黑邪帝别乱来沐清莲|古言一朝穿越为尚书嫡女,岂料前身是个众人不喜万人不爱的女子,最后还被二房的妹妹下药谋害进了青楼。 幸亏老天爷待她不薄,让她碰到了个皇上抱大腿。莫说这小小的二房妹妹,就是天王老子来,她顾盼兮也照样当面能把天捅破了! 从此,她仗着妖孽男人斗恶人赚大钱无所不能! 可是,妖孽男人救了她之后,为什么却粘着她不放了?! 于是,她不断退后,却被步步紧逼,“你一表人才英俊潇洒,我人丑无脑,实在不适合!” 男人视而不见,轻笑出声,“朕自然知道,那夜救你的时候,朕就知道了。” “可是我并没有什么靠山,你娶我无益!” 男子眸光一动,笑意晦暗不明:“无碍,你会是我朝国独一无二的皇后...” 【1V1】
  • 调皮王妃:穿越历险记调皮王妃:穿越历险记林之长夜未央|古言林书渺,二十一世纪一名普通高三狗,没想到突然有一天穿越。不过,这究竟是美梦还是噩梦啊!没有显赫的家世倒也罢了,怎么还有那么多仇敌?!哼,好歹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现代人,岂能被一群古人欺负!更何况,她还有着别人无法想象的超级能力,正所谓艺高人胆大,看她手撕白莲花,脚踢蛇蝎女,劫富济贫,除恶扬善~不过,这美男怎么还没怎么撩,就甩都甩不掉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