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章 失态

陈绍目光随着简白的手慢慢移动。看着缓缓拉开的衣襟,忍不住去探索更深处的美好。

看着陈绍的失态,简白的笑容不由得加深了,拉着衣襟的手一用力,完全拉开了,只是这手术服有些类似汉改的结构,交领之下共有两层,解开一层也不过露出半个肩膀而已。

陈绍长疏了一口气,心终于落下,看着简白的目光晦暗不明,不一会儿陈绍收回目光,拿起纹身枪做着最后的调试。

“躺下,这边。”他的声音淡淡的,仿佛褪去了所有的起伏,没有丝毫波澜。

简白在纹身椅上躺了下来,讲半开的那一半衣襟掖到肩膀的后面,裸露出一侧的肩膀。

陈绍仔细的用酒精棉擦拭着简白裸露出的部分,目光紧盯着自己的指尖。

微凉的的指尖时而触碰到简白娇嫩的肌肤,简白的肌肤不由得泛起点点战栗,传递到面上,反而成了阵阵热浪。

陈绍自以为自制力很好,没想到在看到简白的身体的时候心里还是动了点心思。

陈绍用力的将酒精棉扔进垃圾桶,将点到中到处的设计图转印在简白的肩甲处,拿起纹身枪的那一刻,敛去心思,专心地割线。

铜钱花神结对于初次接触纹身的女人来说,还是过于疼痛了一点,在陈绍下针的那一刻,简白皱紧了眉头,“啊。”

简白听到了自己发出的呻吟,立马咬住了下嘴唇。

陈绍抬头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的一副画面,女人眉头微皱,眼中含着一汪春水,上齿紧咬着下唇。

这对于陈绍来说真是要命。

想吸烟,怎么破?

陈绍在不断的天人交战中终于完成了割线。

“你休息一下。”陈绍看着简白被咬出牙印的嘴唇说到。

说罢,陈绍快步走到窗边,点了一根烟,叼在嘴里。眼前浮现的还是身后女人那张引人犯罪的脸,身体有些燥热。

陈绍猛地吸了几口烟,缓缓吐出烟圈,慢慢的将念想克制了下来,已经很久,没有人能轻易把他撩的那么上火了。

这些年改行做纹身,看起来财大气粗的样子使得陈绍身边并不缺少女人,也谈过那么两三段恋爱,但都因为自己似乎并不是特别投入而结束,来到这个古镇的这些年,自己的心思也从未在女人身上驻足过,三年了,也该回家看看了,也正好遇上了这女人,或许这就是缘分吧。想到这里,陈绍不由得嗤笑了一下,嘲笑自己何时也开始相信缘分去。

心中的燥意逐渐散去,陈绍掐灭了手中的烟头,到屏风后面的洗漱台洗过手后,又来到纹身椅前,坐了下来。

轻轻擦拭,抹上纹身膏。

“好了,15天后来打雾上色,今天回去之后过四个小时可以用温水把纹身部位擦一下,可以用浴液,然后用卫生干毛巾擦干净,保持干燥,每日清洗,只可以淋浴不可以泡澡。如果有些红肿可以抹一下纹身膏,待会儿我会给你。”

陈绍一边收拾纹身工具,一边说到。

简白闻言从纹身椅上坐了起来,慢慢拉上衣襟,陈绍修长的手指轻轻擦拭着纹身枪,这让简白想起了指尖与身体接触的感觉。

简白飞快的走到了屏风后面,心中战鼓擂擂。自从遇到了陈绍整个人都不正常了。

谁让他老是一副高冷禁欲的样子,勾引人,哼。

简白换完衣服后走了出去。

“你们这边不需要预付款吗?”

“当然”陈绍语气淡淡的,让简白会错了意。

“真的不需要吗?”简白惊讶道。

目光慢吞吞在简白脸上转了一圈,而后撇开眼,淡淡道,“当然,要啊。”毫不掩饰对简白的鄙视。随即拿出手机打开微信二维码。

简白拿微信扫了一下发现是扫出来是名片,立马抬头望向陈绍,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触及到陈绍好不躲闪的目光,简白从中读出了他的含义。

简白凑到陈绍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声“好的”,想要拉开距离的时候,整个人便被陈绍禁锢住了,两个人几乎快要脸贴脸,陈绍目光如炬地看着简白,眼中闪烁着不明的深意。

天哪,卧槽,这老男人身材真好,手感也真好。

简白的咸猪手在陈绍什么来回移动,陈绍被撩拨的愈发上火,随即抓住在身上四处点火的小手。

简白一下子清醒过来,猛得推开陈绍,飞快的从陈绍怀中溜走,跑出了纹身室。

陈绍望着简白的背影,眼中晦暗不明。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再见了切尔西再见了切尔西好名都被起了|短篇跟你讲讲我的故事希望你能够心情愉悦安然入睡
  • 云层下的雅云层下的雅妖姬之殇曦|短篇以前所写,希望有人看到。读书无聊了,总想记录一些东西,年少到长大,自己的心境也会颠覆和重建。一瞬间的改变,总会让人惆怅而后多愁善感。就像饮酒后的赋诗。
  • 努力的另一个名字叫成功努力的另一个名字叫成功白云清水|短篇语录:人都会经历喜怒哀乐,成长的路上少不了他们。经历痛苦、磨难、绝望,然后从中再走出来,相信你会收获很多!
  • 二十年梦想二十年梦想南岸.CS|短篇人生应该要有好的生活态度他的生活态度就是,好好生活、认真谈恋爱
  • 她似晚间月她似晚间月油茶酥饼|短篇人人皆知顾之衡是全h国最顶级的钻石王老五。 他—— 年纪轻轻手掌顾氏集团,英俊且多金、高冷且禁欲。 哪怕是泰山崩了都能不改面色。 多少女人前赴后继、千方百计想要在他的身边拥有一席之地,却始终得不到他的一个回眸。 谁也想象不到,这样的一个人为情所困下凡的模样会是怎样? 直到某个宴会,有人看到他咬牙切齿的将一个穿着红裙子的女人抵在了角落里:“姜甜甜,你这个女人骗得我好惨!” 后来很多人听说,那个女人是顾之衡少年时代的心头白月光。 她在顾夫人找上门的时候,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拿着几百万支票离开。 众人以为,这样拜金的白月光应该变成了顾之衡的白米粒了吧? 谁知后来,他们眼睁睁的看着顾之衡一点一点把她宠上了天。
  • 初爱日记初爱日记地狱浪漫天使|短篇发生在深圳的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连街道都是真实的,甚至真实到一张电影票都可以在网上查出来。除了人名用化名,作者把它记录了下来。此书看的是一种真实,没有夸张和华丽的剧情。更多的是前期主角间的对话,和后期主角悲伤的回忆。
  • 逃遁的高考逃遁的高考尘埃慢落|短篇都是谁的错?凌乱的心,混沌的心,迷茫的心找不到人生的方向,看不到未来的希望游不到心中的彼岸,考不上理想的大学这一切的一切的根基是心魔?还是心疾?人,为什么而活?活着的意义是什么?能量是个小宇宙,适时会爆炸!这能量不仅存在于天地万物之中,也存在于每个人的心间一步错,步步错吗?总之,要为自己的错买单!不论,你是谁?
  • 少女眼泪少女眼泪冷瑶瑶|短篇这本书我希望大家不要介意,这本书写的是我内心的一些话,有感情文也有一些杂文,不太好,但还是希望你们别介意!
  • 许诺诗许诺诗麦忆.CS|短篇天涯何处不断肠云雨巫山换悲凉相逢若是尘缘错不教多情叹参商--许诺
  • 慕总等妻:可缓缓归矣慕总等妻:可缓缓归矣夕梦颜雪|短篇H大校花林梦涵,自三年前一场车祸后,每天晚上都会梦到一男人,直到有一天她看见了那个男人。H市首富慕宇,沉迷在痛失爱人的回忆里一直没有走出来,直到有一天他看见了一个和爱人长得一样的女孩。一团火遇到一团冰,不知道是火先熄灭还是冰先融化。 现实中“诺诺,你终于回来啊,我就知道你不会离开我的。”慕宇抱着林梦涵的手不由得紧了紧,但是当他说完这句话,林梦涵却直接一把把他推开。 在慕宇疑惑的眼神下,林梦涵却有些不高兴的说:“先生,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不叫诺诺,我是林梦涵。” 而在梦中“涵涵,你终于醒了。”欧诺撇撇嘴,推开他。 “慕宇,我是欧诺呀” 大梦初醒,是对爱人的不忠,还是对恋人的不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