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章 单林的回答

林灵兰面前是一动不动的单林。记忆消除就是这个结果。

“你已经相信世界上有外星人,你也同意了我的要求参加这个任务。”林灵兰拿起手机,将刚才拍的视频删除。

“唔。”在呆滞了十几秒之后单林终于又可以动了看着林灵兰,似乎刚才发生的事不存在。

“吃吧,把饭吃完,吃完之后我给你讲解一下你需要做的。”说完林灵兰走向另一个房间,弱弱地说了一声“对不起。”

正要吃饭的单林脸上突然一凝。看向林灵兰的背影,静静地吃开了饭。在单林正好吃完时,林灵兰拿着一本小册子走了出来。“我来说一下计划...”

“那东西之消除了我四分钟的记忆吗?”单林装着疑问的语气。

“怎么可能,记忆消除器从来没有出过错。”林灵兰开始显露出恐惧。

单林解释“你说过那东西是可以消灭人脑内产生的新的记忆突触,我想是因为我的过人的治愈能力,使那些被消灭的突触重新长了出来,不过由于是神经内的复原比体表的慢一些。”

这次轮到林灵兰瞠目结舌了。单林遍将被消除的那段记忆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

“他们发现你的时候你还是个婴儿吧。”单林一笑,但下一秒表情立马凝固住,“你当时只是婴儿怎么可能记得你星球上发生的事,就算有视频你也不可能听懂啊。”单林怎么想也想不通,“难道说,你在这里还有和你来自同一个地方的人,你是偷偷把他们接过来的,所以刘哲明让我给你装窃听器,杨勇凡他们要保护的人是你。”单林也开始恐惧。“他们说的不明身份的人是与你们对立的另一个派系的人。”

林灵兰看着他,心中的希望正在消失。

单林觉得自己被自己的推理能力给害了,“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吧,反正已经知道这么多了。”

林灵兰镇住了,她感觉希望的萌芽正在衍生,“尹成说的没错,只要让你思考够多的时间,你总会做出帮助别人的决定。谢谢。”起身将计划书扔进垃圾桶,“一切正如你猜测的那样的确有我藏起来的同伴,还有神不知鬼不觉的敌人。就在这个城市。”

听到这一切被确认,单林还是冒出了一股冷汗。“长话短说,我怕我撑不到你说完我就会先晕过去。”

“就在一年前,周姨给我一件东西说是从我飞船上拿来,一直在发出奇怪的响声,他们说这东西没什么用就给我了,在那之一个月后就开始陆续有人来找我,说是我的族人,并向我证明,他们将手指划破流出的是与我的血颜色一样的血,还有周姨给了我一本相册,上面有所有乘坐飞船逃出来的人的照片。我才相信了他们的话,之后他们向我说明了一切。”

单林开始喝水让自己保持清醒。“你们的两个集团的目的分别是什么。”

“我们主张的是自己繁育后代由一个的成长来决定他自己的命运,而另一边则是选择人工培育后代,用基因组合的方式来决定孩子未来的职业,并且由于资源问题,人工培育孩子的营养总数一部分要来自活人,也就是说要以别人生命的代价来制造全新的生命。而且生命来源的主人的身体状况,能力水平会直接影响人工培育出来的新生命。”开着单林的变化,林灵兰不得不停下。

“还有什么是更坏的。”单林好像接受不了。

“我们已经在秘密的与他们战斗了,有几次胜利。但失败的次数也不少,还有些人被俘虏了...”

“别说了,我会考虑稍微的帮助一下你们的,但别指望我去一线。为什么不向,杨勇凡他们求救。”想到他们的神秘,和自己的一无所知,心里就发虚。就像是要打游戏,却没用过游戏机。

“他们只为地球战斗,不会考虑我们的,而且我们对于敌人的目的尚不清楚,没法求援,我们赌的是运气,而且对于你我已经失算了。”林灵兰勉强露出一丝苦笑。“暂时说道这里,时间也不早了你也该回家了。”

单林站起身来“你也需要保护,你换个地方住吧。”

林灵兰看着创维的黑暗,心中只剩下死寂“没事有同伴在暗中保护我,再说灾难迟早都会来的。”

回到家,躺在床上,单林一拍脸,让自己清醒清醒,“今天发生了好多事啊。”对着空气发出一声惊叹。单林清楚林灵兰一定面临这巨大的困难,否则是不会用那种临时想到的方法来迫使他加入的。单林也想开口问具体情况,但就怕一问自己就必须加入了。“明天好像是休息哎,王修那家伙居然叫我去公园玩。多大的人了。”“哎。”有是一声叹息。单林因为用脑过度,睡着了。

在一间明亮的会议室,之前要审问单林的二十多号人都在,只不过已经围一个圈,刘哲明身边还是那两个人。“刘探长,现在怎么办,那小子还不是很配合我们的工作,表面年纪轻轻,实际上懂得还不少。”那名女子背靠在桌子上,显然这套动作与她本人十分不符。

“那小子和我们刚来的时候完全不一样,莫名的冷静。”骄傲的书生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两人都看着刘哲明。

“局长让我们尊重他的选择,毕竟如果没有他,我们不可能会有现在的作为的。,还有就是我的到情报,明天再森城公园会有几个经常在暗处监视林灵兰的人出现,至于目的就需要调查一下。”环顾了一下众人,“梦雲月,你带领杨勇凡团队去。”

“好。”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靠着桌子懒懒散散的答应。

杨勇凡的脸上写着惊讶两个字,“刘探长,我们本来就打算要去的,其实是想换换心情,最近在学校让单林折腾的不轻。”

刘哲明拿笔点着头:“哦,这样吗?那允许你们在任务完成的基础上稍微玩一玩。”

“哎呀。”闻文雅大叫,把所有人吓得一缩脖子。

“又怎么了?”

闻文雅用着无辜的眼光开着刘哲明:“我好像告诉了一个人我们去公园。影响不大吧。”

“是男的吧。”

“刘探长,对不起,只是他缠了半天,我嫌烦就说出来了。”其余四人一副要吃了她的样子,龇着牙。

“算了你们装成情侣。之后把那人打发走就行了。”

虽然办法很羞但自己惹的祸只能自己背了。至于任隐怡从不在乎这些,梦雲月相比这五人算是有经验了自然也不介意。

“好,那么散会。”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要在森城公园内,整个森林显得别具风味,涓涓细流穿梭在阳光的射影之间,游客们陆陆续续来到这里,在林间小路上留下自己的足迹。杨勇凡一行人也双人成排的走着。

“梦探长,为什么大早上的叫我们出来。”郑材一张嘴就是十个把不满意。

梦雲月却精神十足,“还不是你们挖的坑,早点完成任务就没有之后的麻烦事了,要争取在你们那个倒霉同学来之前完成。”

闻文雅也清楚自己是因为不知道才犯的错,要不然后果可不轻。“哦。”

“这次让我加入这次行动说明事件可能更严重了,之后也可能会有其他探员陆续加入进来。”看到前方有人梦雲月立马收声。大半上午立马就过去了,任何可疑的人都没碰到,就连那个倒霉的同学也没碰到。

“正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哭,该来的没来,不该来的也没来。”高任远,拖着自己的身体见到凳子就上前坐一坐。着几个小时他们见弯就拐,一秒都没有歇过。除了他其余人都在忍着。就等他这句话。

“好,既然有人累了大家就歇一歇吧。”梦雲月还端着老大的架子。

“你说你平时也不知道锻炼。”闻文雅还装着蒜。

“好了,大家就歇歇吧。”杨勇凡心里却一直在谢谢高任远。

公园门口,“哎呀,迟到了。”不知道单林那小子到了没有。”王修踩着草坪冲向门口。刚到门口就看见单林远远的从另一边跑来深吸了几口气。

单林冲到他面前:“对不起,我在路上,那个,那个,好吧是我睡过了。”

“好吧,既然是第一次,就原谅你了。”说完这句话就憋不住了,王修张着大嘴,像是犯了哮喘。

“你怎么了,有病?”

“你才有病,其实我也刚来,我在也不装了。”王修立马变老实,几分钟后才恢复呼吸。

从商店出来,两人大口将水灌下去,“单林,你来过这里几次。”王修率先打破这尴尬的气氛。

“以前不上学的时候经常和叔叔来。”

“什么,你以前不上学,直接上的高中?”

“不错,我自学可是个天才。”单林的眼一直看着商店旁不远的一个小型的鬼屋,这是公园内唯一一个娱乐设施,小孩拉着大人的手,年轻男女互相挽着手,人流量很多。想想最近发生的事,单林突然想通过惊吓的方式让自己转移注意力。“哎,王修我们进去转转。”没有理会王修羡慕的眼神,叫上王修就想走。

王修刚要深问就被单林拽上走了,“这成何体统,两个大男人的。”

“那这样,比谁叫的次数少,输的人请赢的人吃饭。”单林一边买票一边说。

“一言为定。”王修说完拿上票就往里跑。

单林在原地干跺脚,当找回来的钱到手时他这才走开。一进门,几声惨叫就传来。这声音好像王修啊。顺着声音找去,随路可见各种骷髅,飞着的,跳着的,跑着的,滚着的,躺着的,还有各种怪兽。一个人影出现在眼前,伸手一拍,那人立马飞撤了几步看到单林之后才放下手中的扇子。“王修,刚才那几声是你叫的吗?”

“不是,不可能,是别人的吧。”王修还装的真像,伸手摸着旁边的人头。

“哦,你看。”随着单林的提示王修向后看去。

“啊啊啊啊啊。”一个被红布包着的人头,还发着光。

“哈哈哈哈哈。”单林笑的抱住一个脑袋来回晃。不小心拔下来了。

吓得刚扭头回来的王修有事一阵惨叫。

“单林,你怎么不怕?”王修壮着胆子摸着骷髅,还向四周张望。

“我勇敢,所以不怕。来大哥前面请。”单林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他当然不会说之前在公园,尹成告诉他,这是勇士的试炼之地。进去的人都会成为一名无所畏惧的侠客当时单林还真信了,每次来都要到这里面来练练胆,一开始很怕时间久了就不怕了,甚至上一次来时还在这里转了十几圈,数了数有多少道具,排布周期。有一年多没来了呢。单林开着这充满有趣回忆的地方。

不知不觉王修叫的都累了,或者是单林听的累了。

突然从前面的布帘之中冒出一个人来,王修吓得大叫,抱头向前冲去。单林心里也纳闷之前没有这个东西呀,是新款吗?冲出来的那人被王修装在石壁上,单林上前想要道歉,离进了发现这是个和他差不多大的男子,手上裹着纱布,单林急忙上去搀扶,却发现那男孩的纱布上流出了血,“绿色的血。“难道你。”单林吓得往后退,不料却意外的退到了不布帘内,转过身来靠着墙壁看着满屋的人。外面的男子重新进来,站在一名中年人身边,看样子是父子关系。洞内有明亮的灯,照亮着洞内的一切,最中间有一张大桌子,洞左边有一个开着的暗门屋子里摆放着一些箱子,单林的对面站着十个人,中间坐着一个人叼着雪茄。进来时单林听到了五个字“外面的卡车”。

看来坐着的那个人并不知道这两个人是什么身份,只能赌一把了。l单林心中坐好了初步计划,看向那名男子“你的血为什么是”还没说完,那男子掏出一把类似榴弹枪的东西,但枪口没有装着炮弹是空的,那名中年那人喊道“别。”但已经晚了。扣动扳机单林感到身前巨大的压力压向他,身后的假石头立马破碎,单林飞到了外面到了。

“单林。”王修刚才跑了半天发现单林没跟上就有跑了回来,结果撞上了这一幕。正好那男子将枪口指向了他。

“趴下。”单林大喊。王修到是配合立马就趴下了。不对那面好像是称重墙,在叫他起来,不行他那体格肯定撑不住。单林思索之间,巨大的声响发出,整个屋子晃了起来。中年男人将手举起来,刚要动手,就感觉这座鬼屋晃了起来,这屋顶可是货真价实的水泥啊,拉上那男子就跑。其余人也钻入暗门,还反手一锁。

“好毒。”单林推开身上的假石头,虽然是假的,但还有些分量,刚才其实单林是想将那绿色血的是说出来,好让他们内斗,他自己在找机会逃跑,没想到。目的虽然达成但过程有点怪怪的。扶起王修,立马往外跑。

“怎么回事。”王修满头灰尘。单林默默的拽着他往外跑,在看到曙光后终于迈出了最后一步,就在刚出门时单林看到前面拦着一条小狗,人一个接一个的往外跑那条狗愣是不动。

在到安全区之后,“我去把狗狗抱过来。”丢下一句话单林再次跑了回去。单林此时内心百感交集,怎么会这样我明明很怕呀,算了别去了,但不去内心好难受,刚才救了王修真的好高兴啊,这是为什么。哦,我知道该怎么回答林老师了...

电光火石间单林决定了自己的未来。就在他头上方一块钢筋混泥土石板正在下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诸天樊笼诸天樊笼陌西风|科幻法师:“端坐于霜天之上吧~火焰会净化一切!” 暗夜精灵:“黑暗会护佑着你~” 兽人:“入此门者,莫怀希望,阿弥陀佛~” 小萝莉:“以吾之名,臣服吧~” 看着这些明显三观不正的队友,尘宇表示鸭梨山大,果然还是需要自己这个队长来做个表率啊~ “主人,该世界已占领,怎么处理?” “毁灭吧,太累了” ……
  • 降维I契约降维I契约长弓逸昂|科幻一个孤儿经过一场意外,被时空巡查队队长收养。故事从2138年开始,讲述了长大后的张子阳在经历了一系列的时空历险后,逐渐发现了这个世界藏着的秘密……
  • 传奇纪元传奇纪元伍木|科幻法师、战士、机甲、人族、兽族……一个神一样的天才少年,一日之间遭逢巨变,失去了妖孽般的天赋,连意识也变得残缺不全,性格也随之发生改变,变得荒唐无度,为所欲为冰冷高贵的老婆对他极度厌恶,周围所有人的眼神都被充满了讥笑和嘲讽一次意外的重伤让他意识终于恢复,于是他离开了众人的视野,以另一种方式,强势崛起……
  • 非系统玩家非系统玩家北冥虾米|科幻游戏玩家陈鹏买了个外挂却发现游戏背后的惊天秘密。 这踏马哪是游戏,根本就是真实世界。 玩家以为自己在扮演游戏角色,其实是在操控仿生人。 作为一个脖子以下只有两根手指能动的残疾青年,陈鹏毅然接受了意识传送,摆脱了游戏系统的控制,成为一个全意识的仿生人来到这个巨兽横行、危机四伏的世界。 由此,他获得诸多凌驾于游戏玩家之上的超级权限。 但同时也面临一个巨大危机——他只有一条命。
  • 破碎的未来破碎的未来小钱和小胖|科幻当地震停止,海潮退去,第一缕阳光照耀大地的时候,我们从昏睡中醒来,我们开始重新打量这个支离破碎的世界。
  • 快穿黑化男主该治病了快穿黑化男主该治病了隽然|科幻身为牛逼轰轰的科研人员――樊云初,在一个美好的夜晚……泡澡,结果就莫名其妙被一只心愿系统砸中了。 于是云初就开始了完(被)成(男)女(主)配(追)心(求)愿的漫长道路―― 【1V1,男强女强互宠】 (简介无能,进来看文) * 女主很护短,表面上看起来多愁善感实则内心理智无情的一疯子,武力值爆表!!!爱好研究骨架-_- 男主有点小病娇【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 无尽的虐杀无尽的虐杀布加迪威龙V5|科幻2.4.9.5.6.8.8.遍地荆棘又何妨,我知道我已经让大家失望2次了,但是总会有完本的一天,不求大家的票只求大家收藏,如果到了50W字,相信大家就可以杀了,对么?
  • 我在影视做任务我在影视做任务人生似幻|科幻正准备找工作的吴宇手一抖,打开了个招聘广告,结果就被系统雇佣了。吴宇从此踏上了漫漫的旅途。已经历世界《赌神2》《警察故事》《精武英雄》《亮剑》·······(简介无力,请见谅!)
  • 寰宇秘世寰宇秘世安四喜|科幻从地底世界到星际移民,人类将面临多重抉择,到底哪里才是地球人最后的归宿!
  • 外星珠外星珠南甸尹氏|科幻不死之身大战外星人,就这么简单。不信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