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章 喝酒时的机遇

在所有人都在受处罚的时候,阿阿胡给阿帆打了电话。

阿胡在电话里说道:“帆,出来吃火锅,你来吗?”。

阿帆说:“好的,不过是你请客”。

阿胡说:“废话,哪次出来不是我请客,真是见外”。

阿帆说:“要不,把阿虎和汶萱都叫过来吧,反正我们两两个也吃不了那么多,是吧。”

“可以”阿胡说道。

于是就在下午的时候,这几个人便到了胡极火锅店。

几人一边吃一边聊,聊着聊着便又说道那天的事情。

阿帆对文轩说:“你那天为什么被小混混欺负啊。”

汶萱说:那天是这样的,我从贵族学转了过来,我的爸爸说让我历练历练,我便来了,我从教务处出来之后,老师说让我在校园里随便走走,熟悉熟悉环境。我走到篮球场的东侧时那几个小混混把我拽进了旁边的草丛,威胁我要交出一些财物,我没有答应他们,他们就对我动手动脚的,我便跑了出来。故事就是这样。

阿帆说:“原来如此。”

等一下,你说你是贵族学校转过来的。怪不得。

汶萱说:“怪不得什么?”

阿帆说:“怪不得那么娇气,刚才打车来你都不愿意呢。”

汶萱说:“你.......算了,本大小姐不和你计较了。”

阿虎说:“你们真的太见怪不怪了,我们学校已经有9个从·贵族学校转过来的了。”

阿胡说:“你们要喝一点酒吗?”

阿帆说:“好啊,要是某个大小姐不愿喝的话就走吧!”

汶萱说:“喝就喝谁怕谁!”

他们几个人从火锅店出来后去了一个大排档。

阿胡,阿帆,阿虎酒量非常好,在酒局上几乎从来没有喝醉过。

汶萱这个大小姐酒量非常的差,文轩喝醉了,几人正在想是谁给她送回去,最终是阿帆送她回家。

阿帆从来没有抱过妹子,心里还有些激动呢。

汶萱在路上没有睡着,一直在说酒话。

阿帆说:“抱着妹子的感觉还挺舒服的。”

阿帆这个直男第一次感受到有妹子的好处。

本章完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风与少年与你年少风与少年与你年少伯乐先生|短篇每一篇故事都是曾经的我们,希望能被温柔善待
  • 蒋伟的中年生活蒋伟的中年生活猫叔毛作东|短篇蒋伟因为参加朋友组的饭局演变成酒局,一场因酒导致闹事过程中手机丢了,有家回不了、对妻子的陌生,引发出手机时代下的中年危机。
  • 想要记下和你的时光想要记下和你的时光甦冰思雨|短篇我一直没有遇到过那么一个人,和他相处起来,比我自己独处更有趣,刚好,现在我遇见了,就是你
  • 传说内的传说传说内的传说宝藏守护者|短篇一个在街边卖手抓饼的老人家在自己的摊位前,写了一张布告。内容为:什么是男人,该搓灰的时候一定要搓灰,无论何人只要把这句话带给神州城的城主高山流水,那便可以获得五十万华元的奖励,天若不公汝之奈何。
  • 红月轮红月轮繁星四水|短篇一觉醒来,回想昨夜在网吧,现在怎么来到了游戏世界? 一切未知的,原来游戏高手的他现在要亲自体验真人的游戏,他想都不敢想,他将如何走上这个属于他的世界的巅峰!
  • 所以暗恋变明恋所以暗恋变明恋糖醋的里脊|短篇暗恋。 这个词既纯洁又卑微。 阮今安心里就有个暗恋的人,他叫路难。 两人住在一个小区,从小学到高中两人都在一个学校,但从来没在过一个班。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喜欢路难了呢?阮今安也不知道。可能是儿时稚气,也可能是年少轻狂。不过,之前的阮今安一直没有认定过一件事,喜欢路难,是她唯一敢肯定的。高二下半学期分班考试,是她唯一的机会。幸运的是,她有这个机会。 直到阮今安那天向路难表白,才知道自己的暗恋早已变成了明恋。
  • 溺芯溺芯沁藤|短篇殡仪馆内,一切都静得可怕。如同站在高原之颠,缺氧得想要捅破自己的喉结。我望着那一块浮肿的尸肉开始在我的记忆深处深处长茧,生蛆,直至被腐蚀。 她终于死了,带着所有贫穷和低贱的所有符号一起消解,死亡。
  • 躲在时光深处偷吃糖果躲在时光深处偷吃糖果木橘子|短篇你曾想象过另一个时空里的自己吗?如果真的存在平行世界,那么,那里的你又是怎么的呢? 你会祈祷她幸福吗? “以后我就是你的亲人。” “小星......你们在干什么!松开她!” “我......我会努力的!虽然我很胆小!但是我会努力变得勇敢,我也是木小星的朋友!” “木小星!你站住!我......哼!以后我罩着你,别,别以为你就可以恃宠而骄,我就是......反正这是你的荣幸!” “有什么愿望吗?” “我想成为光。” C市西城高校里有着这样一道大家都默认的宗旨,保护好那个叫木小星的女孩。 为什么要保护她?因为她保护了大家。 突如其来的噩耗,紧张的同学关系,莫名其妙出现又消失的白发少年,街头经营着一家小商铺的老板娘。 在那个即将步入成年成为大人的日子里,有个女孩,用仅有的温暖,引领了迷茫道路上的所有人。 在那个忙碌炎热的夏季,你像是劈开一条时空界限,温柔了我们的青春。 “你是谁?” “嗯......你以后会有一个新的名字。” “什么?”木小星懵了,觉得眼前这个人虽然好看是好看,但应该是个神经病吧? “瑾星,池瑾星。” “嗯?”木小星更懵了,他确定是在跟我讲话? 【史上最受宠转校生,全校都在保护我!架空!规则虚构!】
  • 三世缘孽三世缘孽小蚊子1|短篇第一世,他寻遍天下,费心寻找世人所说的一生一世一双人。第二世,他追随着她阅遍天下,闯荡天涯,第三世他终于不用再寻找,许是老天有眼让他又生在了醉家,可她却成了他的妹妹,两人三世的纠葛情愿还会继续下去吗?
  • 若昧希声若昧希声魏必安|短篇这是一个被阳光照耀的地下世界! 曾经的厮杀沁入掩盖它的红土,化作火舞流沙的传说,被世人描之以精彩。 曾经有个人这样说,文字写尽的时候,一个人的心,就死了。 文字何其无辜,竟成为终结生命的利刃?从古而今的文章,保留下的无不是蓬勃而生的希望! 刀子就在那里,难道它本来就是凶器?都说我佛慈悲,那红莲业火创下的不是杀孽? 作为一个工具,一种媒介,时而有用时而无用,其中深意飘忽不定,如人饮水,冷暖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