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章 启程

眼下正值惊蛰,客栈内所有人似乎都免不了有些困乏,陈羽书却在椅子上坐的笔直,表情严肃,提出了这个请求之后,更是一下子变得精神焕发。

杨冰有些吃惊,而师傅白眉却面不改色。

白眉与陈羽书毕竟仅有一面之缘,自然不知道他痴迷林慧,当他的话被陈羽书打断之后,没有生气,只是有些奇怪,这年仅十六的少年,眉宇间为何会隐隐透着一丝威严。

“这个要求,贫道自然能够答应你,不过你们两人若要拜入太华山,还需经历一场考试,考试通过了,方可成为我太华山的正式弟子。”

陈羽书显然没有想到这点,他以为只要交了学费,自然能上那太华山习武,当下不免觉得有些讶异,问道:“考试?什么考试?”

这个问题似乎在白眉与杨冰二人的意料之内,白眉解释道:“等过段时间,胡青、陆友二人来到这里之后,就由他们二人来跟你讲述考试事宜,贫道要赶紧回太华山,时间较紧,就先告辞了。”

杨冰见师傅说完,善意地提醒了一句:“林慧正在家中收拾行李,正好你也先去收拾收拾,免得到时候多费时间。”

说罢,掌柜端着刚刚泡好的一壶上好的龙井走了过来,说道:“二位,不先饮杯热茶再走吗?”

白眉说道:“不必了,贫道已离开太华山三日有余,苍龙峰一切事务如今都交由贫道师弟打理,眼下若再不加紧回去,只怕又要遭他唠叨。”

掌柜听白眉这么一说,也不好再做挽留,面带笑容,拉着陈羽书对他躬身行了一礼,便由他与杨冰就此离去。

……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白眉与杨冰二人到达了福祉镇外。

师徒二人的身边陆续经过赶路的车马,杨冰望着周遭的绿植,听着树梢上吱呀的鸟叫,忽然想起昨夜师傅的话,问道:“师傅,您昨夜同徒儿讲的‘好去处’就是指冢虎峰?”

白眉捋着胡子说道:“不错,正是冢虎峰,我也没想到这个陈羽书本身居然也想去冢虎峰,倒也十分合我心意。”

杨冰不解,他心里是清楚的,苍龙峰今年招收弟子的名额至少还有十人以上才满,他不明白师傅为什么要欺骗陈羽书这样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年,问道:“那师傅到底是为何要把陈羽书送去冢虎峰?”

二人的脚步未曾停歇,白眉微闭着双眼,答非所问:“冢虎峰的万绮梦,小你几岁?”

杨冰一怔,随即立马答道:“小我六岁,今年应该十八了。”

白眉望着远方的山脉,缓缓说道:“她是一位堪比昊苍的天才,在三年前的群雄逐鹿大会上,大放异彩,仅仅输给了你昊苍师弟半招,而昊苍当年已然是太华心经六层的内力修为了,真是难得,难得。”

杨冰很是惊讶,没想到师傅对万绮花竟如此欣赏,略微斟酌了片刻,试探着问道:“师傅,是想把林慧,培养成为第二个万绮花?”

白眉没有应答。

杨冰望着师傅难以捉摸的背影,心里有许多想要问的,却又不知该如何发问。

白眉的脚步渐渐加快,到了一座小山之后,脚尖轻点地面,驭起轻功飞了上去,杨冰则紧跟后面。

片刻之后,白眉主动打破沉默,开口说道:“等会儿,你先与我去一趟冢虎峰。”

杨冰先是一愣,然后应了一声。

“你似乎有些疑惑?”白眉问道。

这次杨冰没有迟疑,当即说道:“师傅,您是否还在怀疑冢虎峰?”

白眉对杨冰的问题早有预料,语气依旧平淡,说道:“你会这么问,是不是因为我想把陈羽书送到他们那边去?”

“是。”杨冰的态度突然变得强硬。

白眉感到有些吃惊,但不介意,因为说话的人是他最疼爱的徒弟。

“你可听过那些谣言?”白眉继续问道。

“徒儿听过,但……”杨冰欲言又止。

白眉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我把陈羽书送去冢虎峰,正是为了平息一下这个谣言,借送他上冢虎峰的机会,告诉弟子们,两家关系依旧很好,没有因为猜疑而有所交恶。”

不只这个理由吧?

这是杨冰内心想问的,但他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

昊苍失踪一事确实太过蹊跷,他是一个百年,甚至千年才会出现的天才,苍龙峰与冢虎峰两脉,一直以来实力近乎平等,却因为这样一个人的出现,天枰开始发生倾斜,渐渐的,倒向了苍龙峰。

而当所有人都无法理解昊苍失踪到底是何原因之时,冢虎峰无法避免的被推上了这风口浪尖。

师徒二人于山林间飞跃,途中惊吓到了不少只掠食的鸟儿,风声呼啸,周遭景色不断变化,唯一不变的,就是无论你有多快,师傅那道看似薄弱的身影,似乎永远都在你的眼前。

心中的巨人究竟是在保护太华山,还是……

师徒二人飞离山林,视野顿时变得开阔,依稀能看到前方不远处,一座城池随着距离的拉近,逐渐清晰,正是重阳城。

太华山坐落于重阳城往北二十五里处,几乎大多数正道门派,都会选择坐落在离重阳城不远的地方,也有少数几个正道门派偏偏不愿意这么做,其中最有名的,当属正阳庙,选择坐落在那偏僻遥远的西方,落阳峰上。

江湖中那些不计其数的魔教,全部四散各地,原因就是他们的信仰教条,与正道大相径庭,魔教中人的心中只有一个主张,那便是弱肉强食。若是有两个门派距离较近,若是某一天出现对方实力增强的情况,以魔教中人残忍嗜杀的个性,实力较弱一方必定会直接被一锅端走。

这世上有两种东西不可直视,一个是太阳,另一个是人心。

……

陈羽书正在房间里收拾东西,随便打包好了几件衣物,正在考虑要不要把笔墨字画也一并带走的时候,楼下却传来了掌柜的声音。

“林慧你来了啊,哟,镇长也来了,真是好久不见,来来来,先坐下来歇会儿,小李,再去泡壶茶给镇长他们几位。”

林慧带着一包衣物,领着满脸不舍的镇长,还有那方脸的胡青与黑黑的陆友来到了客栈,坐下之后,林慧问道:“伯母,羽书人呢?”

还没等掌柜开口,她又继续问道:“他答应去吗?”

掌柜先是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凑到林慧耳边,悄声说道:“林慧呀,你待会儿可别生羽书的气啊。”

林慧闻言,那张精致的面容顿时生出几分疑惑,她微微蹙眉,歪着头问道:“为什么我要生他的气?”

“因为我要去冢虎峰啦!”

陈羽书背着包裹,站在楼梯处,大声宣扬。

掌柜顿时有种恨铁不成钢的心情,她挖苦道:“去趟太华山,瞧把你嘚瑟的,也不知道像你这种乳臭未干的小屁孩,到那边能学到什么,这次要不是沾了人家林慧的光,别人岂会要你?”

陈羽书没有理会自己娘亲,将她的话全然当作耳旁风,左耳进右耳出。

他注视着林慧,仿佛想从对方眼中读到些什么。

“你要去冢虎峰?”林慧淡淡地问道。

“是的。”陈羽书回道,没有作出任何古怪的表情。

两人默默对视着,场面持续了一小会儿后,林慧笑了,笑得格外甜美真切。

陈羽书也跟着笑了,他走下楼来,坐在林慧身旁与她闲聊起来。

仿佛昨夜的一切并未发生,两人一如既往的扯着闲话,镇长看着这二人,心中感概万千,他语重心长地嘱咐道:“你们俩个到了太华山可要记得写封信给我和掌柜,还要记得往后的每个月都要写信,向我们报个平安。”

这句话,陈羽书是第一次听,然而林慧却是从今天一早在家收拾东西的时候,就一直听她爹说到现在,她固然是会不耐烦的,但也没有显露出这种情绪,毕竟这是最后一次听了。

她很温柔,似乎一向都是这么温柔。

“我知道啦,爹,您不要一直说,听得女儿耳朵都起茧了。”

镇长露出了和蔼的笑容,说道:“爹这不是怕你给忘了吗。”

镇长转而朝陈羽书问道:“孩子,你就带这些去吗?”

陈羽书摇了摇头,指着柜台边斜斜摆放着的虎啸刀说道:“还有那把刀,我娘说给我用了。”

胡青与陆友两人闻言,都是一怔,陆友率先开口道:“这把刀煞气极重,像你这般年纪不适合用这种刀,再加上这刀本身的重量,你未必能使用得了它。”

陈羽书眉头一皱,觉得这个陆友未免有些太小看自己了,他昨夜明明亲眼见到娘亲举着这把刀,耍的有模有样,一直觉着这把刀只是徒有其表,并不会重。

他走到柜台边,一脸的漫不经心,随意地抽出一只右手朝刀柄握去。

只见他右手使力,瞬间把虎啸刀举到离地两尺的距离,随即整只手因为用力过猛,逐渐开始使不上劲,即便他紧咬着牙,最后仍是松开五指,那虎啸刀随即哐当一声,砸落在地。

陈羽书心中自然不服气,连忙摆手道:“不算不算,这次我两只手来。”

胡青并没有因此打击陈羽书,而是缓缓说道:“我看没有这个必要了,关于这刀,我早些年曾在《兵器谱》里看过,此刀通体由玄铁锻造,重达六十四斤,刀身宽厚且长,十分笨重,江湖中使用过这把兵器的人,无不是些五大三粗的壮年男子,更何况,你还仅仅是一个少年,除非天生神力,否则定不可能挥舞得了这把刀。”

陈羽书猛然间回想起昨夜娘亲挥舞这把刀时的那种气势,还有张老三举刀冲杀时的场面,似乎这把刀的每一次劈砍,都犹如饿虎扑食一般,气势十分庞大,想必其中,必然少不了刀本身极重的原因,才会带来如此威力。

他又回想起昨夜娘亲对自己说的那套“寡妇刀”,也许真的不是一时兴起想的名称,他想问胡青与陆友,江湖中是否真的有这么一套刀法,却始终问不出口,只因这名字,太过不雅。

林慧看陈羽书盯着那把刀兀自出神,喊了一声,陈羽书随即回神,她又转头,想去询问掌柜关于虎啸刀一事,她心中虽不信鬼神,但这把刀毕竟算是张老三的遗物,一路带着,期间难免会联想到张老三的死状,怕影响了心情。况且对在场的人而言,这把刀都只能算是一个摆设,为何要将之交予陈羽书使用?

她心中这般想着,陆友却站起身来,忽然催促道:“既然你也已经准备完毕,那咱们就此启程,路上,我和胡青正好给你们二人做一些功课,以备到时候要面临的考试。”

镇长闻言,顿时坐不住了,也站起身来,连连举手示意再多坐一会儿,开口劝道:“这么急啊,再多坐会儿,马车应该还没备好,这茶好呀,极品龙井茶,二位应该多品尝品尝才是啊。”

陈羽书正想着到底要如何处置这把虎啸刀,他想找娘亲商量,却发现她并不在此处,正要上后院寻找,楼上便传来了掌柜的声音。

“先别急着走,娘还有东西给你。”掌柜徐徐走下,手上突然多出了一个凤形玉佩。

她来到陈羽书面前,将玉佩交到他的手上,攥着他的手,郑重其辞道:“孩子,记住,这个东西要好好带在身上,这是一件对你而言十分重要的东西,你可千万千万不能丢了。”

陈羽书惘然,他以前从未听说有这么一个东西,惊讶道:“娘,这是?”

“以后你就知道了,你要记住,要好好保管这件东西,将来会告诉你答案的。”

“好吧,这是我们家的传家宝?”

“你可以这么认为。”

陈羽书懂了,郑重地点了点头,然后小心的将之收入怀中。

陈羽书将凤形玉佩收入怀中后,又挠了挠头,问道:“娘,这虎啸刀我真的要带走吗?”

“当然要带走,你到那边没把威风的刀,唬得住谁啊,记住啊,咱可不能让人瞧不起了,你也要抓紧时间把肉练结实了才行。”

林慧这才知道了掌柜的内心想法,莫名觉得有些好笑,强压着笑意说道:“伯母果然深思熟虑,羽书,要不你就带着吧。”

客栈外,传来了一位马夫的声音,说是镇长要前往太华山的马车,已经备好,现在正停在福祉镇的镇口处。

陈羽书将虎啸刀用布裹住,接着便背在背上,虽说有些吃力,但他毕竟与林悟那种整日待在家中的书呆子不同,整日上串下跳的他,身体素质一直不错。

他站在客栈外,与自己娘亲还有客栈内的诸位伙计挥手告别后,与林慧等人一起走向镇口。

镇长抱着林慧的包裹,将他们一路送到了福祉镇外,目送林慧等人上了马车之后,含泪将包裹递给了她,这才依依不舍挥手告别。

马车夫见众人上车后,一声令下,马车开始颠簸着朝重阳城的方向驶去。

马车上的林慧一手掀开帘子,回头望了一眼渐渐远去的福祉镇,她有些伤感,忽然想起那首童谣,那首漫步在常青山的林间小道时,时常唱起的童谣。

重阳好,好重阳

重阳出了个齐天良

本领大,鬼也怕

五湖四海威名旺

心孤傲,面如霜

敢与日月争辉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剑荡九州剑荡九州太史不正|武侠没有穿越,就是一段恩怨纠缠。没有国仇,只有连绵百年的家恨。看萧辰羽三尺青锋剑,斩尽千般愁。
  • 武林最富有的崽武林最富有的崽六六小和尚|武侠九世善人沈六魂穿新世界,从此江湖上多了个快乐的小和尚,顺便说一下,这个小和尚有点聪明呦。
  • 白衣寒剑白衣寒剑梦无多|武侠南宋末年,时局动荡,岳飞第五子在高人的指点下遁于漠南蒙地创立金鹏门。多年以后,其后人岳中怀对于“侠义”二字又有了新的理解。面对世人的不解,兄弟的离开,中怀决心走出一条自己的路,证明自己心中的“侠义”。本书重新定义传统意义中的大侠,“忠义”与“背叛”就在一念之间,更多精彩尽在《白衣寒剑》。
  • 人间月照天子剑人间月照天子剑清风笑笛|武侠皇子篡位,天下将乱。外敌环伺,内忧不断。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里,一位穷书生好心收养了一位孤儿。十五年后,一段波澜壮阔的故事便在这个孩子身上发生了......
  • 灵丹记灵丹记方唐言|武侠女子正唱着曲,名曰《戏梦江湖》:一场春梦一场戏,轻拂折扇江湖行。机关算尽总是空,一波未静一波起。--------------------------------------------作品标签实在无法选择。写的是武侠小说,主角身份既然没有侠客的选项。故事流派、元素...我真的是武侠小说——当真没有重生穿越植物大战僵尸。
  • 飞雪葬红叶飞雪葬红叶玄鱼幻梦|武侠“飞雪武侠世界观”系列作品的第一部。十年之前,在江湖上屹立了百年之久的古老门派客雪山庄惨遭灭门,号称能一统江湖的镇庄之宝白玉佛像也被贼人盗走,唯独山庄少主与二弟子侥幸留下一条性命,山庄二弟子柳缘君将少主苏陵雪交予庄主故友萧无痕代为收养,自己则是踏上了长达十年之久的复仇之路。 十年之后,隐藏身份的苏陵雪已经成长为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刀客,加入了由萧无痕创立的江湖门派十鬼堂,绰号“刀雪客”。 刀雪客偶然得知十年前流落江湖的山庄至宝重现江湖,遂告知萧无痕,萧无痕为了帮助刀雪客解开尘封了十年都未被解开的灭门旧仇,决意倾门派之力随刀雪客前往那传闻中已然得到白玉佛像并召开“玉佛大会”的一叶剑门一探究竟。 未曾想到,在这玉佛大会之中,刀雪客不仅遇见了十年未见的师姐柳缘君,更是无意揭开了一个惊天动地的秘密,其背后更是牵扯到了当今朝廷。安宁了十年的江湖终将因此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 煮酒陌剑煮酒陌剑与老黄牛|武侠(书生剑,红颜笑。 江湖无义,武夫有道。 一曲离殇配美酒,万里冰封血羽开。) 温上一壶酒,且听故事缓缓道来: 十五年前,二代天才一夜消失,五圣真经能长生的传言就此流开,一场血雨腥风撒下楚地…
  • 倚天世界倚天世界无锋2233|武侠倚天重生,自强自立。
  • 骑猪仙人骑猪仙人骑猪仙人|武侠仙界少年坠入地界,七位地界仙人传授千万技艺!一天看完万书楼、一瞬看尽亿书洞,可这书海如何看完? 且听我讲讲这太乙真人的传奇故事。 手持一把千万变化的大黑伞,身骑粉红仙猪,行走于天地间经历了一大段历史故事,见过人情冷暖,可属于自己的那段故事又能和谁诉说。 认真你就输了,瞎编我是认真的!
  • 纵横云霄纵横云霄纵横云霄|武侠九个充满理想的青年,以为未来可以把握,孰不知命运早已付之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