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2章 整本书剧透

穆佳凝的身世是巫族当然继承人,她身上有着巫族和自然界共同的血脉,后来,她成了巫族的继承人

因为母亲是巫族,父亲是自然界,父亲因为身世抛弃了母亲,所以,她没有原谅父亲。

穆佳凝没雨和任何一个人在一起,她要的是自由,后来,她恢复了记忆,原谅了落铭。

她的师傅张海瑞是巫族的血脉,却有着百界各个的本领。他早就知道穆佳凝的身世,不过,他不打算让穆佳凝知道,可惜,我佳凝姐还是知道了。

穆泽和叶云兮在一起了,大哥和一个救了他的女孩在一起了,穆英杰和简墨在一起了。

故事还有好多,剧透是很难更新了,学业过于复杂。

大家慢慢想想吧,放假后我会继续更新,感谢你们的支持。

o(*≧▽≦)ツ┏━┓

同类热门
  • 倾世神医:重生最强女家主倾世神医:重生最强女家主光熠|现言朝阳镇巫马家,原本生性乖巧,成绩优异的16岁的长孙女巫马雪阳,中考前第一次模拟考试年级排名就掉了89名,接受不了病毒性脑炎后遗症的巫马雪阳把自己关在房间一天一夜,在睡梦中离开了这个世界;巫马血阳,联合国”异能行动组“首席特工,也是组织唯一的亚裔成员,在就任异能组组长前的最后一次非洲”特别行动“中意外死亡,再苏醒的那一刻,巫马血阳变成”巫马雪阳“!于是,开启了一代最强女家主的崛起之路!但是,顺风顺水的日子注定不能长久,老天最会“打击报复”,“坑”无处不在!说好的婚姻自由呢?!
  • 拂晓时刻拂晓时刻星君似月|现言她身受重伤被他救起,危险一步步朝她逼近,俩人携手对抗不可知的危险,在并肩作战中俩人身份秘密逐渐浮出水面,执手一生,数年等待,有你便有希望,有你便是拂晓时刻。
  • 撒旦总裁,追逃妻!撒旦总裁,追逃妻!王妃小妖|现言豺狼堆中长大的男人,只会用魔鬼的方式来爱你。她,是一个杀人犯的女儿,同时也是一个拖油瓶。六岁,她跟随经常虐打自己的母亲嫁入念家,成为了他的妹妹,这不仅没有结束她的噩梦,反而让她陷入水生火热当中。然而,一场车祸,再次改写她的命运。娱乐圈中,她是最受瞩目的歌星,万人追捧;暗地里,却被那些人辱骂得一文不值,可谓是臭名昭著,只因包养她的男人是——她的“哥哥”。听说,他是世界上残酷冷血的男人,只手遮天、无恶不作;同时又是最温柔痴情的男人,可以将一个女人宠上天……
  • 惜年之后惜年之后轻荷|现言十年前,阴错阳差误会下的分离让他们无缘相见;十年后,她带着荣誉回国。暮然回首,惜年之后,漫长的岁月里,兜兜转转。一次分别,一个回眸,注定了他们再次相见的惜年之后。
  • 恶魔王子:恶魔,别咬我!恶魔王子:恶魔,别咬我!这货是Y梓|现言——————————“喂!我渴了~”“喝水。”“喂!我饿了~”“吃饭。”“喂!我想啪啪啪了~”某男一直在暗示这陆桐。“夜宸昕!你不要得寸进尺!!!”叶桐大声说道。“哼!无趣。”——————————————我就说了,不能去浪,惹上了不该惹的人,会缠着你一辈子...NONONO!神呐,救救我吧!“那就来我这里吧。”夜宸昕的声音传来。咦!我是不是跑到哪里这货都能找到?!——————————————梓:宝宝第一次写2333...不好的地方说说呗~
  • 夜落闻声来夜落闻声来半颗青橙|现言温时卿的生命中,曾出现过一段歌声。 在他读研的瓶颈期间,这段歌声治愈了他的失眠和烦郁。 当他下定决心要寻出这支声音的主人时,它却忽然随着他的那些不快一起销声匿迹了。 从那以后,他每夜都会打开那名叫“闻声来”网络主播的电台,盼望着那段歌声的复出。 …… 年复一年。 直到有一天,姜芥无意间打开了他当时录下的那段歌声,诧异:“咦?你什么时候偷偷录得我的声音?” …… 高冷古板外科医生VS活力四射天籁小仙女 …… 让你感受一下,什么叫歌声撩人。
  • 傲娇少爷,离我远点傲娇少爷,离我远点水木子由|现言路晨曦不知道遇到乔睿,是她的幸亦或不幸“喂!”“干什么?”“你作为一个女人,手上这么空不觉得难看吗?”说完抬手一挥,转身离开,动作流畅潇洒,“哎呀,什么东西啊,这样随便扔过来。”“自己戴上吧。”路晨曦抓狂的看着手中的盒子,然后打开,五分钟后,抓狂的声音吼出。“乔睿,你就不会好好的求婚?!”
  • 规则小姐和大笨熊先生规则小姐和大笨熊先生难枝|现言拒绝潜规则的隐藏千金,和住在玩具熊里的高冷傲娇总裁会擦出怎样的火花?明明是为了躲避脑残才假扮的男女朋友,可最后怎么就纠缠不清了呢? 呵,某男斜睨着狭长的双眼都睡了这么久了现在想分开?不存在的。二哈一个激灵看向男主人,嗯有杀气。
  • 失去你的那些年失去你的那些年公子和他的猫|现言她说;我们永远都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到底哪一个先来。怕我们彼此相离是明天,彼此失去是意外。韩语年,我要离开你了。从此你带着对她的爱,忘记我们的生活玩笑。 是误会是天意,都将变成回忆。
  • 豪门重生变得佛系豪门重生变得佛系慈大爷|现言她原本以为,莫策远是爱她的,直到现在,她还是坚定的认为。事实证明,她是对的,只是,她承受不住这病欲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