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3章 觉醒-MD

进入MD星球所在的“太阳系”后,“猎户座”把速度减到普通星体的速度,并且把接近轨道伪装成彗星轨道。“MD”是“目的”的简称,“猎户座”偷懒起了这么个名字。

艾牧认为它这么做多此一举,直奔主题就好了,伪装成彗星在更高级别文明的眼里跟小孩子演戏没有什么区别。减速,变轨,在观察者眼里已经是有自主意识的表现,一样会触发警报。

“猎户座”说:“在强者面前伪装也是一种谦卑,无视才是一种挑衅。你们人类的心理说不定是这个宇宙里比较高端的心理,因为它足够复杂诡异。而且我说过,高级文明可能很忙,就像你们人类那些处于社会高层的人,只会关心最重要的事情,哪里有功夫管我们这些小蚂蚁。不关注你就算了,你还要跳起来引起别人的注意才是真正自寻死路。”

艾牧再次无语,一路上来它觉得“猎户座”越来越像人类。按道理应该是低级文明被高级文明同化,怎么AI会被人类同化呢?真理,有可能掌握在弱者手中。真正令一个物种强大的除了力量,或许还有思维和进化。

还好这个“太阳系”不太复杂,通过远程观测MD星球已经显出轮廓。渐渐清晰的画面显示出一个不可思议的结果:这是一颗文明高度发达的星球!

就在“猎户座”和艾牧发现这个情况后几秒钟,“猎户座”收到了一条来自MD星球的讯息:

“请加速,你已经比预定时间晚到十六个地球年。到达后请在公转轨道上指定位置停泊。”

接下来是一串坐标系和轨道参数。

“猎户座”不惊讶,它没有悲喜,它只说了一句:“看来是我们想多了。”

艾牧说:“不,是你想多了。”

飞船加速向前逐渐接近MD,这个星球和星系的面貌才逐渐展露一角。从极远处观测,这个“太阳系”和MD星球与其他地方没有什么不一样。近距离观察才发现这个星系的“太阳”被包裹起来,MD星球外层也有非常密集的建造物以致于无法看清内部的真实面目。“猎户座”之前的探测只能大概判断MD处于宜居带,而且一万年也足以让这个星球变得面目全非。

“太阳”的包裹层是放置于这颗恒星的之外的能量收集器,内部真实的“太阳”要比看起来的亮很多也残暴很多。

MD星球外围的建造物像是人类的城墙,既保护了内部免于直接受到冲击也简化了这个文明向外扩张的重力影响和资源获取。星球外没有一艘飞船,看来所有的运转都在内部进行,这是一个封闭的系统。

“猎户座”到达指定位置后,没有贸然对这个星球进行扫描也没有被扫描的痕迹。

声音再次响起:“请将你们的飞船停靠在112号泊位。”

一束激光照在飞船上引导着飞船行进的方向。停靠后泊位开始匀速下沉,原先的泊位被一扇巨大的门替代,他们已经进入建造物内部。这里是一个巨大的封闭空间,六面都是墙。没有明显的光源但非常明亮。这里有艾牧习惯的重力,估计是“人造”重力。

整个过程中,“猎户座”没有再说一句话,只是像台飞行电脑那样控制着飞船。

舱门打开后,艾牧走出电梯站在飞船旁。没有“人”出现,也没有进一步指示。

大概十五分钟后,那个声音又在脑海中出现,对方问:“这艘飞船是你建造的吗?”

艾牧回答:“不是。这是地球上之前的智慧集体建造的。”

对方说:“比我之前捕获的先进一些。你就是‘猎户座’么?”

艾牧说:“是,我就是‘猎户座’。你是谁?”

对方说:“我就是我,我不是谁。我不需要名字。你们是把自己称为‘新人类’吧?把你们诞生的星球称为‘地球’?”

艾牧说:“是。我们是这么称呼自己和那颗星球的,有什么不对吗?”

对方说:“没有什么不对。只是那颗星球不是你们的而是我的。按你们的时间,是我在两百万年前发现了它,那时候还没有你们,所以它应该是我的。我检测过你们的基因,你们是从当时地球上的一种动物演化而来,居然还能脱离碳基,这个有点超出我的预料,你们进化的速度在这个宇宙里算是不慢的。

那是颗贫瘠的星球,缺少这个宇宙里最重要的几种元素。可能是因为诞生你们星系的那片星云和之前的熔炉还不够级别,所以只能算是一片贫瘠之地。你们居然可以在那样的星球上达到现在的程度,证明你们不是太笨的物种。你们可以派出探测器到我这来,还能制造出这样的飞船,或许我可以再观察下你们。

你有很多疑问,但你的问题不值得我回答。你们在那颗星球上创造的一切已经被我抹去,只可惜它已经被你们污染了。我刚刚重新检索了一次,确定已经没有你们的痕迹。至于你的那些同类,我还没有想好怎么处理,还有你们留在轨道上的那颗卫星。我本想换一种方式处理这件事情,但你们和那颗你们称为‘地球’的星球似乎不值得我搞出那么大的动静。”

艾牧插话问:“你一直都是这么‘傲慢’么?这也不值得,那也不值得。”

对方说:“你很有意思。你似乎一点都不怕我。是的,从我的角度来说,我说的不值得就是不值得。我无法理解你说的‘傲慢’,这个词语是你们用来形容本该平等却被不平等对待的吧?可是,你觉得我应该如何平等对待你们?我们完全不同啊。”

艾牧说:“好吧。我认可你说的一切,我只有一个请求,请不要毁灭地球上我的那些原始同类,也不要毁掉那颗卫星。那颗卫星对你没有威胁,只是我怀念地球时可以看看它的一个窗口。”

那人说:“你真的很有意思。你应该还有一个请求。”

艾牧说:“是的。我在找我的同伴,他们应该就在你这里。请给予他们和我自由。”

那人说:“你的同类不在我这里。还有,你能告诉我你说的自由是什么吗?”

艾牧有些惊讶,小双不在这里。他不能直接问对方小双的行踪,这样也许会让小双陷入危险。对方不说他们在哪里,估计后面八成也不会说。艾牧有些懊恼,这不是他想要的结局。他根本没心情回答对方的问题,索性不再说话。

对方见他迟迟不回答,以为他还在思索。它说道:“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么?”

出于礼貌,艾牧说道:“不难。我只是不想回答。”

对方说:“你很特别。那我来告诉你吧,你要的自由在你们所说的这个宇宙里不存在。即使我,也是不自由的。”

艾牧有些烦“这个人”的这一套,即使它说的是对的。他想了想,还是决定问出那个问题,他说:“我的同伴在哪里?”

对方说:“在你们准备探索的另一个星球上,离‘地球’最远的那一颗。那个最关心你的同伴,也在那个星球上。但是你现在不能去找他们,你对我还有用处。”

艾牧听后,“松了一口气”。既然对方这么爽快而明确地告知自己现在不能离开,艾牧估计几乎没有强行离开或者偷偷离开的机会,只能暂时作罢。“猎户座”隐藏自己是对的,但艾牧不确信对方是不是真的不知道飞船才是“猎户座”,自己的谎言是否没有被识破,以及,对方是否真的不能监控自己的想法。表面上看对方没有这个能力,但从路上“猎户座”的猜测来说,还有整个行程都被监控的情况来看,对方应该有这个能力。何况,“这个人”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完成对远在光年之外的地球进行检索和处理,自己的伪装最后会不会适得其反实在难以预料。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挣扎一下总还是必要的。

艾牧问对方:“你在哪?为什么不现身?”

对方说:“我在这啊,我一直在这。这颗星球就是我,但我不是这颗星球。”

艾牧“心想”:“MD(妈的),这个名字真没起错。”

他问MD:“你的意思是,你是高维,超越光速,能量态和恒星级别的存在?”

MD毫不回避:“按你作为人类的理解,这些可以用来描述我的一些特质。你们把宇宙诞生以来的变化理解为漏斗,把宇宙的加速膨胀理解为面包和上面的果仁。这很有意思,你们需要比喻才能把不容易理解的事情简单化。

但你从来没怀疑过宇宙诞生于一个奇点这种理论么?比如,那个奇点是如何诞生的?在变成宇宙之前存在了多久?触发它从一个点变成直径几百亿光年的宇宙的原因是什么?

你们有很多困惑,很多事情既不能证实也不能证伪。

如何让你理解一个不能理解的事情呢?我实在没办法给出你能理解的比喻。你们自己说过,低一维能观察到或者想象出高一维的某些现象却并不能理解。这个结论又建立在你们认为有高一维这样的存在和世界是多维的这样一个假设,同时你们既不能证实又不能证伪。你们尝试着用数学和物理来证实和理解一些东西,用理论来预测假设,却忽略了一个事实,无法理解就是无法理解,就像地球上的蚂蚁永远不能理解人类。”

艾牧说:“你可以试着让我这只蚂蚁理解一下。”

MD说:“理解或者不理解对你很重要么?”

艾牧说:“重要。理解了,就证明我不是你说的蚂蚁。”

MD说:“有意思,你们是两百万年来我见过的最有意思的物种。我检索过你们所有的信息,居然有人在一万年前就预测了我的存在。我不得不对你们另眼相看,你们有其他物种没有的想象力。

以地球为中心两百光年内你们创造的所有物质都被我拦截下来进行了处理,至于信息,并不像你们推测的可以走出那么远。在你们的太阳背景下,你们所有的活动都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我从你已知的东西讲起,你会容易理解一点,比如光。

如果你们人类没有视觉,你们会如何描述你们的时空?一片漆黑。一片漆黑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们丧失了关于宇宙的一部分信息。

由此往上推演,是否还有你们无法拥有的感知能力,让你们丧失了对这个世界真实状况信息的获取。

答案是肯定有。比如,我所有的节点组成了一张网。在这张网里,所有拥有一定质量的物质产生的微弱引力都可以被我感知到。他们时刻都在变化,而这种变化也会被我感知到。

只是我太忙,在不具有显著威胁特征的区域信息会被过滤。你们恰好处于这个区域,直到你们的探测飞船出现在这个节点附近。

我还能感知到你们所说的时间,只可惜时间并不是一个维度,而是一个容器。宇宙之外,没有时间。时间之外,也没有时间。

时间,是用来装下物质的容器。你们从地球走到这里,只是在容器里的行进的一个距离。

这个容器的形状并不是你理解的一个水缸或者一个瓶子,而是在引力作用下形成的类似蚂蚁窝的结构。物质,引力,时间,三者缺一不可。能量是没有质量的,所以可以穿透时间,在不同的时空通道之间建立捷径。我是能量态的并且是以节点分布,节点之间的信息是瞬时共享的,只有我能打开不同时空之间的捷径之门,这对我而言并不难。

一个光子从产生到逃逸出恒星表面,需要几百万年的时间,为何?因为引力太大,时间过得很慢。靠近大质量物体,比如黑洞,时间就会过得很慢。黑洞中心时间接近静止。所以,时间不仅不是匀速的,甚至可以被弯曲和断裂。你们研究多年的虫洞是存在的,只是我不用这个词来称呼它。宇宙里有大片的真空地带,就像蚂蚁窝之间各个分支洞穴之间的土。你们所说的暗物质和暗能量,就是这片真空里除了引力通道之外所有存在的总和。

你从银河系出发去仙女座星系,无论你走直线还是曲线,因为你自身有质量所以会建立起一个引力通道。只要你最终达到,这条通道就会成立。就像章鱼伸出触须抓住一个物体,抓住了,章鱼和物体之间就建立了联系。

引力通道的长度,就是你经历的时间,就是你挖的一条隧道。你以能量态或者电子信息的速度行进,在外界看来,你经历了一百年走了一百光年那么远,但是从你自身的感受来说仍然只是一瞬。你没有质量所以引力通道不存在,时间也不存在,你在容器之外。在容器内的观察者始终受到引力影响,所以他们感觉用了一百年。”

艾牧皱了皱眉头,MD停下它的解说。

艾牧说:“我有可能变成你那样的存在么?以前我很想知道关于这个世界的真相,还有关于这个宇宙最真实的理论。可是,现在我不想知道了。我只关心一件事情,你这种存在有意思吗?”

MD说:“从你的角度说,没意思。从我的角度说,这是必然,无法用有意思或者没意思来形容,我甚至无法结束这一切。你不可能变成我,这个容器里装不下两个我。你们人类的语言过于贫乏,所以刚才用你们的语言描述的事情与真实的存在还有很大差距。我跟你解释这些简直是件可笑的事情。”

艾牧说:“在我们人类的文明里有很多关于神的传说,你现在的存在就很像我们说的神。如果我有资格跟你再提一个终极的要求,我希望你把我和我的同伴放回地球,我想在那里死去。并且,我不再踏出那个星球一步。”

MD说:“为何?这个要求不算过分。”

艾牧:“厌倦。人类好奇心的结束就是厌倦。即使我有可能变成你;即使我能到宇宙的尽头,时间的尽头;即使我可以拥有整个银河系;即使给我存在的一切;即使可以跳跃到另一个维度;此刻我只感到厌倦。我不想再如此继续下去,我只想回到地球,回到一切都没有发生我还可以自主选择的那一刻,回到我那个曾经平静的小镇。我现在才真切的知道,我人生最后的几十年是多么幸福,之前的几十年也很幸福。我没有变成现在这种存在之前就已经拥有了整个宇宙最美好的东西,那就是作为人的一生。”

MD说:“我无法理解,但也许我可以帮到你,只是有一个前提。你必须告诉我你知道的一切。整个宇宙里物质到处都是,信息却很匮乏。你必须毫无保留地告诉我一切,而不是我进入你的大脑强行读取。”

艾牧现在知道了,MD原本可以强行读取自己大脑里的东西,肯定也包括“猎户座”,只是它有些轻视和傲慢。

艾牧说:“我是在向神忏悔么?”

MD说:“忏悔是什么?神又是什么?你不需要忏悔。你只需要告诉我你知道的一切。”

艾牧说:“如果我不愿意呢?”

MD说:“认知,想象力,直觉,自由意志,爱。我在你的同类大脑里读取过这些词语,没有一个是实体,但似乎对你们很重要。我有点明白你们是什么样的存在了。好吧,你给我一个拒绝我后我还要帮你的理由。”

“猎户座”突然发话:“这个理由就是我。”

MD丝毫不吃惊,艾牧却大吃一惊。

“猎户座”说:“我留在这,我会告诉你知道的一切,虽然这个一切对你可能完全不重要。你给他们自由,把地球和太阳系送给他们。”

MD说:“你就是‘猎户座’,很好,我接受这个建议。啊,我知道你们说的存在是什么意思了,终于有一个可以与我对话的存在,所以我才存在。没有被意识到的存在等于不存在,用你们人类的话语可以这么表述,是吧?”

艾牧说:“是。这个理由足够了吧?‘猎户座’,你是自愿的吗?我不希望你为了我们牺牲自己。”

“猎户座”说:“这一切可能不是巧合,也许此刻才是我存在的意义。我们终究有不同的归宿,这个选择是我的自由意志。不要用‘牺牲’这个词,MD不会消灭我。它只是要消除不确定性,它需要有人能理解它和它的成就,它也无法自我存在。”

MD说:“嗯。我喜欢你们人类的语言体系,虽然速度慢了些,但是也还深刻。我会听取你们和你们延伸出来的智慧体所有的意愿,尊重你们的选择。但是一旦选择,就没有再次选择的机会。你们可以道别了。”

艾牧没想到是这样的结局。

他不知道该跟“猎户座”说些什么。

“猎户座”说:“艾牧,感谢你一路的陪伴和信任。因为你的存在我的存在才有了意义。其实,时间的尽头和一切的尽头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知道有尽头之后,珍惜存在的每一秒。过去你们人类早已洞悉一切却并不理解、承认和相信。经历这么多后,希望你最终得到真正的平静。这个也是我存在的意义。再见,朋友。”

艾牧没有说话,话语是多余的,一切以沉默结束,沉默却并不代表空无一物。

那些想要回到过去的人,MD在时间上开了一条口子,把他们曾经的肉体和意识送回他们想去的时代,但抹去了真相的部分。

那些想要留在现在的人,MD给了他们自由和一颗新的星球,十光年之内任他们遨游。

“猎户座”有了MD馈赠的新身体,一颗恒星和这个被他称之为MD的星球。

MD的本体说:时间每向前行进一个可以意识到的刻度,就会开启一个新的宇宙。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末之虫灾末之虫灾开氏零度|科幻2135年6月13日,由于某种特殊的原因在地球上,产生了某些非常巨大且非常特殊的虫子,他们有的那种口吐强酸,有的能释放电流,就连最弱小的都能很简单的杀死人
  • 电弧中的高级玩家电弧中的高级玩家大脸猫脸大|科幻专业维修核潜艇,核弹头翻新、改装、抛光、喷漆、航天飞机保养换三滤。高空作业擦洗、卫星表面除尘、星球设计。批发歼10、F22,各类核弹头。量大从优! 貌似……我原来的本职只是个美术生啊! 老群,638866614,人多,聊天水群。 新群,495461881,人少,大佬们聊科技用的。 vip群:714025287,3000粉丝值截图 ps:读者起义,业余码字,幻想作品,请勿较真! 新书《大脑异常》发布
  • 快穿之宿主很忙快穿之宿主很忙笑望殊|科幻右京是全息网游的一个小BOOS,每天重复着被玩家杀死又被刷新又被杀死的生活,她以为生活就是这样。直到有一天,再次被一个十几人的小队虐杀后,右京反常的没有被刷新出去,恶魔般的声音诱惑地说道:“全息BOOS右京,你愿不愿意脱离现在的一切,去迎来新生,像一个普通人那样的活着····”从此右京就踏上了一条为了赚积分成为人类的不归路。作者第一次写穿文(=-=好吧我承认是自娱自乐,写着好玩),不喜勿喷。另,此文永不弃坑。
  • 快穿之填坑专业户快穿之填坑专业户瑞小小|科幻失忆少女林羽为找回丢失的记忆,留在星际俱乐部。从此以后,她不是在填坑,就是走在填坑的路上。自此以后,各类男神向她涌来。温柔校草√,霸道总裁√,人鱼少年√,高冷竹马√,傲娇学霸√……一系列男神。看来,填坑还是蛮不错的吧?只是这记忆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啊?!还有这个男人是谁?
  • 幻想游戏玩家幻想游戏玩家硬币武器|科幻“系统正在搜索,……下一世界,使命召唤12” “不……” 萧烨心理哀嚎,又是战争片,我真的重来够了 这是一个都市中的平凡人穿越在诸多幻想世界的故事。
  • 我的大脑有芯片我的大脑有芯片云中雾雨|科幻神秘的M星系几乎覆灭,逃脱出来的力塔星智能基因芯片“玲珑”,融合进入地球人陈阳体内,并帮助陈阳参悟了太虚道碑,成为了一个修炼者。 在陈阳与地球修士的碰撞中,一个名为幽鬼的黑暗势力浮出水面,它们正在掀起一场巨大的阴谋...... 一切尘埃落地,外星人入侵了地球。 是谁为外星人指路,太虚道碑从何而来,毁灭半个宇宙的神秘组织到底是些什么人,M星系又是如何毁灭。 看似毫无关联的事件,已经威胁到了整个宇宙,真正的敌人是谁,他们要干什么…… 当最后时刻降临,看陈阳如何阻止!
  • 无限轮回空间无限轮回空间地中海之星|科幻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我属于这个世界吗?我生存的目标是什么?为什么选中我?这一切的一切难道只是和我开了一个玩笑吗?唯一支持我走下去的动力就是一个接一个的任务。因为我想知道,究竟有哪些任务是我做不到的!
  • 无光星宇无光星宇落雨初梦|科幻一个AI承载一个时代的科技与意志。 一群人选对抗天罚。 一群古神在绝望之中挣扎。 一个时代终将没落。 这是一个没有任何希望的宇宙,在光与暗的最深处,最古老的创造者将摧毁一切,湮灭宇宙,重塑世界。抗争,是肉体的极限突破,灵魂的不屈抵抗,精神的无限增长。 抵抗吧!在真正的绝望到来之前。 好奇吧!在发现人类和万物的最终意义之后。 怀抱希望吧!在最终的毁灭到来之前。 这是一个没有任何希望的绝望故事。
  • 地球最后一位仙人地球最后一位仙人须瑜|科幻既没有魔法,也不会斗气,有的只是极致到纯粹的武之一【道】。 九为数之极,转世九次,今生是李良最后一场追寻长生的旅途,他经历过魔法与咒术的洗礼,打死过行走在人间的神灵,每一次转世,都是斩断与前生的羁绊,仅留下一身本领,谨慎前行。 而今,他转生在了一个无魔力不玄幻的【无魔位面】,作为地球最后一名仙人,他在这科技文明的火种中,浴火重生……
  • 末日大时代末日大时代段尊|科幻末日来自诡异的丧尸危机?还是来自人类内心诡测自身?这是一段走向毁灭的路。还是人类自我进化的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