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2章 觉醒-神游

起飞过程十分安静,十个G超过人类能承受的极限,但对这副驱壳不是问题。二十分钟后加速度消失,艾牧知道飞船进入了巡航阶段。

直到这个时候,“猎户座”才开始与艾牧“说话”:“不我所料,我们真的是地球上最后两个智慧体。刚才绕地球飞行时我对全球情况作了扫描,没有任何人工电磁信号。但是情况也没有那么糟糕,真个地球的生态仍然完整,很多动物包括有些人类还完好地活着。那些幸存的人类已经彻底退化到原始状态,他们创造的所有文明和我们的基地都已经被彻底毁掉。还会不会有一次文明的进化就要看人类自己的造化了。如果地球曾经是某种威胁,至少十万年内这个威胁已经不存在。

你睡去的这几千年我没时间关心人类的发展,一个物种繁盛到极致的时候往往就是衰退的开始。到了山顶就要开始下山,这也算是规律吧。一代有一代的命运,谁也管不了以后的事情,这是你们人类文明的常态。当年你们为了维持繁荣,把地球的资源开采殆尽,连一百年后的事情都不想,也无怪乎后代们只能退化。啊,扯远了,越来越像你们人类了。”

艾牧笑了笑,说:“像我们人类不好么?至少你跟我这个机器人类说话用人类的方式没有错。你接着说。”

“猎户座”说:“所有现代科技存在过的痕迹都被消除了,连卫星飞船都没能幸免。毫无疑问是比我们更先进和强大的文明干的。”

艾牧问:“那你和我为什么还能幸存?基地也没有完全被毁掉啊,至少那些建筑还在。”

“猎户座”说:“我的那个兔子洞是作了反探测防护的。当时不明攻击刚刚出现时我就抹掉了所有关于我的信息,断掉了所有联系,停掉了所有电磁活动。我知道没办法抵抗,我甚至来不及弄清楚那是哪一类性质的攻击。武器是什么,手段是什么,从哪来,对方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如果我知道,对方也会知道我,也能找到我,此刻恐怕就没我们什么事了。就像你们人类那句话,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你。基地没有被彻底毁掉,我推测是对方觉得没有那个必要吧。在动物眼里,基地与普通山洞没有区别。如果人类再次进化,十万年后看到基地又能知道什么,说不定只会把那奉为神迹而已。说句你不高兴的话,我和那个未知的敌人一样,都不认为人类能再次在这个星球崛起,之前只是运气侥幸罢了。”

艾牧说:“我知道了。你让小双留下我是让我做你的保险。如果我被发现和带走,你最多就是没法这么快重启。如果我醒来并且安全,就会找到你并且重启你,而你也肯定是安全的。但是你不怕我被发现后泄露你存在的秘密么?你是在小双写下留言后,就抹去了她对你的记忆吧,你对它还干了些什么?。你怎么知道更高级的文明不能寻找出你的蛛丝马迹呢?为什么当初不把小双一起保护起来?”

“猎户座”说:“如果小双也在,你恐怕不会来找我了。就算如你所说你是我的保险,难道我不是你的保险么?我们可不可以不进行你们人类最擅长的这种是非对错的谈话。存在很艰难,不存在不是很容易么?你总不会用懦夫来形容我吧?

我知道你很勇敢,所以你才会选择在直觉之外去拔出那颗大球。这个星球上除了我之外,你认为还有谁可以更好地保存你们人类的文明,还有我创造的文明。我把自己变成一块石头躲藏起来不代表我没有你那样的勇气。靠,彻底跟你们人类一般见识了。”

艾牧一时语塞。“猎户座”确实在严格意义上没有错,而且它本来就不亏欠自己亏欠人类什么。

短暂的沉默后,“猎户座”又主动跟艾牧说:“当务之急是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然后想办法弄清楚对方是什么,以及小双和其他‘新人类’的下落。

我目前推测的原因是之前派出去的探测器暴露了我们,引起了更高级文明的注意和警觉。但是从他们对地球的所作所为来看并不是要毁灭,而只是抑制。就像你们人类之前在田地里除虫那样,你们不会只是因为长了虫子而一把火烧掉所有的庄稼。

关于人类是不是虫子这个问题,你们自己之前就讨论过很多了。我记得你们的科幻电影里也总是把外星人想象成虫子的模样。我没有贬低你们的意思,我只是从对方从敌人的角度去考虑。”

艾牧能说什么?“猎户座”说得没错。在更高级的文明眼里,地球就是块菜地,就是个培养皿,就是个长了霉的桔子。这一点不奇怪,人类之前自己也这么想过自己所在的这个星球。我们所在的宇宙都被人类设想为一颗玻璃弹珠,一张膜,一个果核,那还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艾牧此刻非常怀念作为人时那段短暂而平凡的日子。虽然那时生不逢时,也还是享受过一些平静安逸的日子。

艾牧不想承认“虫子理论”。他不是鄙视虫子,生物没有高等低等,这宇宙间一切存在都没有高等低等之分。我们所鄙视的,正是我们被鄙视的。什么样的自我认知决定我们成为什么样的人。强力并不代表高级,相对较弱的文明未必就低人一等。

艾牧在考虑文明的意义。文明究竟是指什么?科学?艺术?建筑?信仰?社会组织形式?这些只是人类认为的文明,而且人类之间对文明的定义从来没有达成过一致,更不要说地球之外的智慧物种如何看待人类的文明。

“猎户座”见艾牧沉思不语,也不插话。它把艾牧所在的球形仓壁调成全息模式,外面的宇宙浩瀚无垠。艾牧不知道“猎户座”的目的地,也不知道飞船在以什么样的速度飞行,肯定不是光速。他想起上次和小双一起去看木星,现在看来那是多么愉快的一次旅行。

他对“猎户座”说:“你没有尝试联系派出去的飞船和上面的‘新人类’,还有‘小胖’、‘悟空’、‘悟空二号’和‘吉吉二号’么?那些通讯基站被毁了,但你的船上必定还有。”

“猎户座”说:“没被攻击之前,派出去的飞船发回过消息说一切正常,即将抵达目的地。我能看到他们看到的,那些即将到达的宇宙空间在可侦测范围内与太阳系没有太大不同。

宇宙很空,大部分的空间一个立方米里只有一个原子。每颗星球,不管它是哪种星体都是奇迹。那些漫游在几乎没有引力的空间里的物质,还有那些没有中心的弥散的星云气体,按你们人类的说法就像这个宇宙的游魂野鬼,无人收留。

以太阳系为球心的一百光年内的空间比想象中的要荒芜,可能是因为太阳系处在‘猎户座’悬臂的外侧以及银河系盘面的外侧,星体比较离散。我们倾尽全力能走到的地方对宇宙中普通的一个星系而言,还只是一个孩子从床上爬到了床边,实在有些可悲。

即使这样,这张婴儿床也不安全。我们连遭到谁的攻击都不知道,宇宙的确凶险。还有那些脉冲星,游离的黑洞,最近的超新星,哪一个都可能瞬间毁掉太阳系。想要以现在的形态在这个凶险的宇宙里生存真的是件把握不大的事情。我曾经想带你去时间的尽头看一看,前提是你和我能安然活到那一天,现在看来我也过于乐观了。

‘小胖’和‘悟空’早已关机。‘小胖’返回时都没对准太阳系,现在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悟空’情况好点,在目的星球的公转轨道上,也许那一天会被发现重启,也算是你们人类文明的一个火种。‘悟空二号’和‘吉吉二号’消失后一直没有联系上,在没有合理解释的前提下我认为他们已经坏掉。以他们自带的能源走不出很远。”

“你对攻击我们的神秘力量完全没任何头绪?”艾牧问。

“外围警戒探测器只感受到一股源源不断的能量攻击波,不是来自一个方向而是来自于四面八方。就像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一只口袋装了进去,袋口早已经收紧然后不断被压缩。攻击我们的力量显然在尺寸上高出我们很多数量级。太阳那么大的恒星对于他们来说可能只是个小火炉,甚至只是个小火星也说不定。

他们的攻击是有策略的,不给任何逃跑的机会。攻击的速度很快,我收到外围警戒探测器的单向信号后只有一分钟时间反应。根据外围探测器的距离测算,对方的速度达到了光速的三分之二。考虑到那么大范围和那么强的能量还可以达到这个速度,里面还夹杂着非常精确的提前一秒的物理打击,攻击我们的绝对是神一级别的文明。”

艾牧问:“怎样的物理打击?”

“猎户座”回到说:“不清楚。一块小石头达到三分之二光速携带的能量都是惊人的。总之那些探测器,飞船,卫星,都是在瞬间被粉碎,然后被后续到来的速度慢一些的力量推向地球,坠毁在地球上。”

艾牧说:“他们很聪明,用我们制造的东西攻击了我们。还好那些卫星飞船之前已经被粉碎,不然地球早已经千疮百孔。”

“是。即使已经粉碎还是造成了影响。基地附近几十平方公里的大火也不过是落在地上鸡蛋大小的碎块引起的。”“猎户座”补充说道。

“那你是在最后一秒才关机的?”艾牧问。

“确切地说,是最后一微秒。”“猎户座”说。

艾牧继续问到:“你认为他们已经可以超光速了么?”

“探测飞船最后一次信号返回到攻击到来,之间只差一个月时间,我认为他们已经无限接近光速。”

“那我们为什么要逃,我们根本逃不掉,你现在的速度可以比他们快么?他们发现后很快就可以追上我们,按你说的尺度我们根本跳不出如来的手掌。”艾牧说。

“不一定。他们发现探测飞船只是我猜测的遭受攻击的原因,没有彻底毁掉地球、太阳和太阳系证明他们并不嗜杀。之前地球文明知道一些宇宙的真相,但速度和能量的级别非常低,百分之一光速已经是极限,一亿吨TNT也已经是极限。我们与他们相比就像蚂蚁和人类相比,甚至是微生物与人类相比。所以对他们来说衡量是否有威胁的标准,应当是光速和恒星级别的能量使用。

我们现在只是宇宙里的一粒灰尘,速度也远没有达到引起他们注意的程度。就算被注意到,也不会大费周章赶尽杀绝。他们不知道我们知道才是保证我们安全的重要因素。他们只用三分之二光速攻击我们,估计也是为了不引起其他文明的注意。

我还有个猜想,星系的形成恐怕是有意为之,只是当初做这件事情的人不见了踪影。就像你们人类给鱼塘里的鱼喂食不会把食料投在一个地方,而是这里投一点那里投一点,鱼群就会以投下的饵料为圆心聚集。一百亿年前宇宙并没有这么大,有人点燃了第一批恒星然后用这些恒星制造了第一批黑洞。这些黑洞最后成为了星系的中心,约束着引力可以到达范围之内所有的星体和其他物质。

另外,宇宙以超光速膨胀,那么迫使它超光速膨胀的那个东西就一定可以让‘人’在宇宙里超光速运动。按你们之前的说法,是暗能量在主导膨胀,暗物质迫使星系旋转内外同步。在我看来可能是同一种东西在主导这一切。能量除以物质再开平方等于光速,暗能量和暗物质之间的关系,就有可能不是我们知道的那个光速的平方或者开平方了。如果给它取个名字叫暗光速,那么暗光速一定大于我们知道的光速,并且不是常量。黑洞中心的暗光速最大,穿过视界后变成我们熟知的常量光速,由内向外逐渐递减。”

艾牧笑了笑说:“你也这么不严肃,你无法用数学或者公式来证明更找不到任何实例。你是计算机啊,怎么可以像我们人类一样胡乱猜想。人类观测了那么多年也没有找到关于暗物质和暗能量的蛛丝马迹,你就这么肯定他们一定存在。”

“猎户座”不会笑,它说:“观测不到有多个原因。最有可能的是,我们只是一艘大船上的蚂蚁,感觉不到船行进的速度。然后因为我们是蚂蚁,我们观测的能力不足以发现大船在行进。我是从计算机衍生出来的但不代表我可以制造出更好的观测工具。我只是运算的速度比你们快,本质上的问题不是运算可以解决的。一万个题目我可以比你们快一万倍地解答出来。但是要养出一万头猪,只靠我本身恐怕比你们还慢。宇宙的问题可以用数学和物理解释,也可以用宗教来解释,但是宇宙一定不只是数学和物理的存在,也不是只是宗教的存在。那些只是你们用来描述宇宙显露出来的一些特征的系统、方法、符号和语言,与真正的宇宙本质可能还相差很远。

比如,你们描述大爆炸后的过程用的是你们的时间标准,多少万年多少亿年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那个理论是真实的,从宇宙本身看出去可能就不是那样,至少不是那样的时间标准。时间是维度之一,时间只是维度之一。我们能感知的四个维度之外,你应该用什么词语来描述?零维是点,一二三维是长宽高或者说线面体,四维是时间,五维呢?六维呢?极有可能,五维里的时间是可逆的,六维里时间是可以任意向前向后跳跃的。光速是距离除以时间,时间如果可以跳跃光速就是可变的。

十全十美的奇点,在大爆炸的过程中释放出一个稳定的维度时间,那它是不是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这么释放的呢?时间是我们知道的四个维度之一,但有可能它在是十个由高到低的维度里排名第二呢?”

艾牧不愿意打断“猎户座”,不过它谈论这些奇怪的猜测倒是可以让艾牧暂时分心,不去想当下的现实。宇宙的本质是什么,不是他这样一个躯体只有一万年保质期,需要能源维持才能活动,主要还是人类意识,借助工具运动速度还离光速很远的怪物需要关心的。就算以他能理解的方式知道宇宙的本质是什么,他又能改变什么?能吞下一颗中子星么?能进入黑洞么?能知道小双现在在哪又瞬间去到她身边么?

“猎户座”见艾牧又不说话了,没有继续说他的猜测而是说起另外一件事情。它说:“你不用太担心小双,我刚才的推测正是想让你知道一切皆有可能。神秘力量的攻击只限于没有自主意识的东西,而且除了那些几乎看不起见的物理打击没有任何实体出现。十多万的‘新人类’是如何消失得无影无踪的总得有个原因。我确定的是地球上没有他们的残骸,一丁点都没有。我不相信神秘力量会把他们打回原子状态,就算打回原子状态,一片区域里某些特定原子的含量肯定与其他地方不一样。所以只有一个解释,这个神秘力量把他们从地球带走了。如何带走的,可能就在我刚才的猜测里。”

“猎户座”的这一番话马上引起了艾牧的兴趣,他说:“你是说他们或许可以在时空里任意挖点什么出去挪到别的地方?”

“猎户座”说:“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他们可以拿其他地方的时空来填充这里的空缺,而且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攻击来自四面八方。”

“如果这个说法成立,他们就应该已经觉察到我们了。时空对他们来说就是个金鱼缸,他们随时可以伸手进来把我们捞出去。”艾牧接着说。

“没那么容易,他们有很多金鱼缸甚至有很多条大河要看,哪里能总盯着我们这口小鱼缸。我们用的这些词语都不能准确描述那种存在,你懂我的意思就行。”“猎户座”说。

艾牧说:“你的意思是他们是高一维的文明?那你假设的探索飞船触发了他们的警觉就不成立,他们是高一维的,不应该存在于一百光年内的这个时空。”

“猎户座”说:“钓鱼不需要自己站在水里,有钓线浮标诱饵就可以。我只是奇怪如果他们高一维度,为何要遵循这个维度的基本规律,比如不超越光速。我推测,一是为了不让人注意到这个鱼缸里有鱼;二是需要的能量巨大不值得他们那么做。至于他们究竟是高一维的,还是高两维的,或者都不是,我无法确定。”

“那你现在要干什么?”艾牧问。

“去三艘探索飞船里最早触发神秘力量警报的那颗星球,也是离我们最近的那一颗。如果他们真的要填窟窿,也只能是从与地球相似的星球上挖时空。小双他们很有可能就在那个星球上。当然,也有可能在与地球相似的任何一个星球上。”猎户座说。

“那不是去送死吗?”艾牧说,“不过,就算送死,我也愿意。”

猎户座说:“我只是猜测,也未必那么悲观。你钓到鱼后不会总去查看鱼篓,也许他们也是这样。除非你有更好的想法不然就按我的计划来,咱们去把鱼篓咬个洞。至于最终能不能一起逃脱或者出现别的结果,只能先走着看。

高维生物很忙,也许我们可以在夹缝里生存,夹缝里发展,在石头缝长出棵参天大树来,再把种子播撒出去。如果我们是鱼,现在就是顺流而下,时间尽头就是我们的大海。我们的,他们的,所有的河流终将归于大海。”

艾牧笑着说:“你也是个诗人呢。前路漫漫,你却说得像是一次远游。也不错,有趣比无趣好得多。”

“猎户座”说:“没那么漫长,最近的那颗星球我们两百年内就可以达到,比你沉睡过去的几千年短多了,你再睡会我们就可以到达。”

艾牧诧异地问:“可以这么快么?我不会再休眠的。”

“猎户座”说:“除了传统的推进系统,我还有磁力推进系统。大部分的星球都有磁场,比如太阳,地球,木星。而我现在就是块磁铁,可以任意改变和放大缩小自己的磁场,我用星球的磁场加速减速。”

“但是星球的磁场很弱,而且附近如果没有星体呢,你无法借到力,又怎么推进。”艾牧说。

“猎户座”说:“当年你们人类靠风在海上航行的时候,不也环绕过地球么。弱可以增强,而且在同一方向上持续发力即使力量很弱,最后也会得到一个很快的速度。这艘船的质心位置有一块增强到极致的磁体,还有辅助旋转设备、增强设备和隔断设备。

太阳的磁场范围比你想象的要大很多强很多,更不要说那些中子星演化过来的强磁星。只需要太阳和木星的磁场,我们飞出太阳系已经不是问题。加速过程很复杂,我们需要靠近太阳和木星这两个加油站,还需要利用他们的弹弓效应。这些你都别操心了,我希望快一点到达,我需要弄清楚时空是如何被瞬间调换的。之前你们人类探讨过量子纠缠和量子超距,时空调换说不定就是放大版的时空纠缠和时空超距。时空的通路不只是虫洞这么简单,时空之外的维度,距离、大小和速度都不是问题。

在这个时空里,在这条河里,我只能达到这样的速度,或者说把我们这个空间移动得这么快。如果我们能跳出水面做一条会飞的鱼,我们就会快很多。快很多,意味着自由和安全。我们只是很小尺度的存在,就像蜜蜂相对于大象,只要够快就不容易被抓到。在不能飞之前,我们只能尽力慢慢游。

这些问题你都不要操心了,本质上你也是条鱼,上了我的船你也算是能飞了。”

艾牧笑这说:“那是,我就是条笨鱼蠢鱼。可是我这条笨鱼还要问你一个问题,为什么不直接把我们传输过去?我们不就是一堆信息么?”

“猎户座”说:“现在的能量级,只够传你一天的思维过去,你是想传今天,还是昨天。何况探索飞船已经在他们掌控之中,我已经无法确定他们的位置,更不敢贸然联系他们怕被反向追踪,这个想法现在行不通。现在的速度也不慢,还是多点耐心吧。

最后,如果你需要,我可以模拟‘小双’跟你说话。”

艾牧对着前方的星空白了一眼,说:“变态!”

“猎户座”带着艾牧离开地球时,释放了唯一也是最后一颗地球监视卫星。它重启了提前载入卫星的AI“吉吉”,希望“吉吉”能带给这个星球好运。“目送”艾牧和“猎户座”离开时,“吉吉”仍然没有“说一句话”,连句祝福都没有。或许连它都开始重新审视这一切,这变化无常、自相矛盾又无能为力的一切。

同类热门
  • 轨道之下轨道之下黑龙瞎|科幻在新元素发现后技术革新的繁盛时代,浮游引导者成为人们星际探索的重要伴侣,在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灾难后,米嗷因为一只奇怪的猫从信息时代穿越到这个幸存者时代,星系之间不同文明接触后的人类的命运掌握在引导者选中的守卫者手上,而米嗷又将带领幸存者走向何路,星球战争的背后又有什么样的隐秘和传奇,这一切都需要与米嗷一起挖掘。
  • 龙临末世龙临末世幽暗之痕|科幻末世危机到来,人类陷入了无尽的恐慌之中,本来是拯救地球末世的少年却阴差阳错地来到蓝星,变成了一条神龙。神龙翱翔九州,他的步伐不仅仅止步于此。
  • 超神觉醒者超神觉醒者拼尽全力|科幻忽然有一天,盖云觉醒,他发现这个世界从此不一样了。斯巴达勇士?开什么玩笑!没有八块腹肌你也敢高喊斯巴达!?二战战场?子弹乱射,炮弹齐飞是没错,但这个红头发自称黑寡妇的萌音小萝莉是怎么回事!?还有,这个家伙怎么长的和我一模一样?什么,你说他是这片世界的‘我’!?不可能,我就是我,是不一样的烟火!我要做所有宇宙中唯一的那个!!
  • 鲁宾漂流记鲁宾漂流记Mr老酒鬼|科幻怪物鲁宾是一个被拼凑而成的人,实际上他的身体中没有一个零部件是属于他“自己”的!鲁宾的手来自一个屠夫,那是一个宰杀了数万头牲口的汉子。鲁宾的脚来自一个流浪的乞丐,那家伙后来非要与火车赛跑,结果在胜利之前被撞死了。鲁宾的那话儿来历不明,可疑但很狰狞!!!而鲁宾的大脑则来自一个疯子,虽然那疯子说自己是天才,可这世界上并没有人相信他。这些远远不是鲁宾的全部……在鲁宾成为鲁宾之后,他有了一个跟班的叫星期五,嗯,她是一个十二岁的混血小美女,她还有一个更神秘的身份……然后呢,鲁宾还有一个漂亮的女仆,虽然鲁宾一直以为她是一个少妇,但事实证明,她是被鲁宾变成少妇的……然后呢………………故事还很长,标签是【诡异】、【崩坏】、【有趣】、现在开始,LOADING…………
  • 快穿之反派boss很粘人快穿之反派boss很粘人小蜡儿|科幻自从绑定了一个系统,颜笙只感觉每天都生活在恋爱里,从此开始了走心走肾之路,就连大反派们一个个都不搞破坏了,天天围着他转! 黑化总裁:笙笙,我允许你出去,但是你只能是我的,别人多看一眼不行! 病娇竹马:我有病,只有你能治,所以你只能留在我是身边。 犬系妖王:阿笙,你就是上天送给我最好的礼物,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 “系统,我能申请一下只走心不走肾吗?”颜笙我只想要甜甜的恋爱怎么这麽难… “宿主,介个···介个真的不是伦家可以决定的嘛~” 系统表示自己也很为难。 (1V1甜文,可能有一丝一丢丢的虐~)
  • 谢相逢谢相逢蝉休凉思|科幻一本白色的书上什么都没有。 …… 渐渐地,奇怪的书上出现了一些奇怪的诗话。 : “庄周晓梦迷蝴蝶,” “极宴娱心意,” “冉冉孤生竹,” “穷且益坚,” “生年不满百,” “月有盈亏……” …… 无头无尾,不知所云。 而故事的序幕已经拉开…… 观高低起伏,深深浅浅,便是阅尽了人生。
  • 魂煞萦魂锁魂煞萦魂锁南宫娍璃|科幻《萦魂锁》 ??——黑暗奏响高歌,被它吞噬的苍穹,你能否听见,有一场疯狂的宴会拉开帘幕,又是否闻见,空气中弥漫的血香????
  • 浪迹天涯,一路有你浪迹天涯,一路有你寒流彧|科幻遭受过世间的暴虐,你个青春无限的少年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厌恶,"与其这样煎熬的活着,不如死去吧“他这样认为这,可是老天却个了他一次重生的机会。在另一个世界与”她“相遇,素不相识的两个人渐渐擦出了爱情的火花。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呢?浪迹天涯,一路有你你是我的全部有你不孤独。
  • 未来追溯未来追溯残羹半盏|科幻我们死去前是什么模样?为什么再一次醒来?像怪物一样在世界上苟活,原来死亡并不可怕,可怕是我们无法死亡。
  • 逆界绝逆界绝神赛亚人|科幻苏醒,哎呀这是哪里,我怎么睡着了,头好痛,难道昨晚宿醉。现在几几年?恩……恩?!我…我好像穿越了?!这就是未来?疯狂的世界,觉醒者?我好像就是唉,呵呵人生真他妈的戏剧化。不管,看我活给你个混蛋的世界看。管你是奥特曼,赛亚人,还是哪里宇宙的外星人。只要是我这把刀能够触及到的地方,便是我的地盘,在我地盘肆意妄为的家伙,记得先买保险哦~(这是一个类似与一拳超人的故事,只不过男猪脚没有那么逆天罢了,但是男猪脚的命运是绝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