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章 现实还是梦境

第三章:现实还是梦境

此时在千里外的皇宫内,一个衣冠不整的中年男子慵懒的躺在龙椅上,但是慵懒掩盖不住身为皇帝的威严,反而更让人猜不透。

这时一个太监缓缓地走到身边说:“陛下果真料事如神,太子去溪苓县找了陈老将军。现在估摸着在谈如何与三皇子和十三皇子相抗衡。”

“哦,他不去朕反倒奇怪,算了随他吧,太子不像墨儿与晨儿背后分别有刘家与李家撑着,陈老将军反倒是他的最佳人选,想当年他为我秦家打天下,后来秦国安稳了,在先皇的授意下他回溪苓县暗中成立了影阁,代管着我秦国的隐秘与最好的刺客。但是仅供皇家驱使。而陈老将军利用职务之便将陈家进一步做大,现在跟其他的李家,涂家,卢家,罗家,刘家并称为秦国的六大家族。现在太子去与陈家联盟倒也聪明,本来朕也想将那陈家之女赐婚于一位有能力的皇子,现在嘛……………墨儿跟晨儿应该得到太子与陈老将军见面的消息。传朕口谕:多日不见陈老将军学生甚是想念。学生已备好酒好菜等着先生。”

“老奴遵旨!”

李公公起身后快步的走退了出去。在李公公走后。

“你要什么我会给你,但是我要让你记得,有些东西我不给你就不能碰。”

此时,三皇子的寝宫内。

在大堂上抬眼望去一位青年面貌俊朗身着以片金缘,绣文为九蟒,裾左右开的金黄蟒袍坐于正主之位。

堂下跪着一个下人说道:

“启禀殿下,太子殿下去了溪苓县已经与陈老将军见了面,不过皇上知道消息后便传下口谕让陈老将军进京面圣。殿下,现在太子拉拢陈家,我们要不要采取什么行动?”

三皇子开口道:“先不要动,现在大哥只是去试图拉拢陈家来与我跟老十三相抗衡,陈家答不答应都不知道,但是别忘了陈老将军是什么人,现在父皇的态度不清楚就先不要动,老十三那边有什么动静了没?”

“启禀殿下,探子还未回信。”

三皇子挥了挥手说:“那你下去吧,让他们尽快。”

“是,那奴才告退。”

十三皇子的寝宫内。

一个身材微胖衣冠不整的青年半躺在正主之位上。听完手下的报告,眼眸轻抬道:

“你是说我那大哥去了溪苓找陈老将军,三哥没什么动静,父皇在得知消息后立即召见了陈老将军?”

“是的,殿下,你说万一太子拉拢到了陈家,那我们的处境?”

“三哥都没动,那我们急什么?不过把这个消息告诉李家问问我姨夫有什么对策?快点去。晚了的话不用我多说吧。还有把三哥的那几个奸细打断四肢丢出去。”

侍卫诚惶诚恐道:“是,是,属下明白。”然后快步跑了出去。

一时间京城内大大小小的家族都知道了太子拉拢陈家的消息,但是有反应的也就那么几家,其他的家族倒是没什么反应,他们也知道其实皇室之争,他们参加不了,即使他们掌握着秦国的各行各业也不配。

视线回到溪苓,陈萱儿正带着小翠逛着东市,昨天被打搅了,今天要好好的逛逛玩玩。

“听闻城外的苓湖,荷花开了,小翠我们去看看吧。”

“好的,小姐,要不要带点吃的去?”

“带吧,你回府里去叫几个家丁出来,让他们把马车也带来。”

“好的,小姐,那我先去了,这里离城门也不远,要不小姐去那里等我们?”

“好了快去吧。”

陈萱儿在城门口等了一会,小翠便坐着马车过来了。

上了车便往城外驶去。

坐在车上与小翠聊了一会天,马车便停下了,陈萱儿疑惑的问道:“小翠,这么快就到了吗?”

“不应该呀,我下车去问问。”

“嗯。”

过了一小会儿陈萱儿见小翠下去许久不见回应,便打开马车上的帘子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就看见小翠与其他下人已然昏迷在地上,陈萱儿赶紧下了车。陈萱儿推着小翠的身体

“小翠,你怎么了,醒醒啊!”

在确定小翠和其他人没受伤只是晕过去了,陈萱儿拔出藏在靴子里的小刀架在身前防备着向四周喊道:

“阁下是谁?为何打晕我家下人,烦请现身吧!”

“陈姑娘果真与传闻中一样的刚烈。一般的姑娘可做不到陈姑娘这般,烦请陈姑娘移驾,有人想要见你。”

从陈萱儿不远处走出一个全身黑衣蒙着脸的人,从身形与声音判断是个年轻的男人。

“你是谁?是谁要见我,我要走了,那她们怎么办?”

陈萱儿指着地上的小翠一行人说道。

“我不太喜欢废话,陈姑娘是自己走,还是在下绑着姑娘走?”

“那你试试!”

话音刚落,陈萱儿持刀向那蒙面人冲去。

“那么得罪了,陈姑娘。“

只见那人手一挥三根银针便向着陈萱儿的要害飞去,陈萱儿大惊,赶忙挥刀抵挡,身子向一旁闪去。可那人好像早就知道陈萱儿会往那边躲,又一挥手又是数枚银针向她飞去,陈萱儿身形未稳,极力躲避下肩头还是中了一针。中了针的陈萱儿感觉自己头脑沉沉的,身体很重。脚步不稳的她将针拔了出来,半跪在地上。陈萱儿怒道:

“卑鄙小人,用暗器!“

“陈姑娘放心,只是迷药,不会伤及性命。“

陈萱儿感觉整个世界开始模糊起来了,突然耳边响起了很大的闹铃的声音,就在她疑惑时,她被一道强光照的眼睛不自觉的流了眼泪,她坐了起来,然后听见有个女孩子说

“哎呀!现在都八点了,还不起来,要迟到了!诶陈萱儿,你还傻坐着干嘛啊,快点洗脸刷牙,不然女魔头的课要迟到了!“

陈萱儿木讷的捏了捏自己的脸,疼的,那个梦好真啊。不对!要真是梦的话,为什么我被那个人的针刺到也会疼?这时那个女孩子看到陈萱儿还呆呆的坐在床上就走过来拍了拍陈萱儿的床。

“大小姐~快点了!“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太子追妻:倾城妖娆妃太子追妻:倾城妖娆妃陌路生人|古言林子陌,穿越到一个不受宠的妃子身上,原来是想在皇宫里面就这么过了,直到遇到他……
  • 穿到古代当王妃穿到古代当王妃熙月泷沙|古言平凡女大学生意外魂穿,机缘巧合救了一冰川。频道完全对不上的两人,一个安静,追求平静人生,誓不嫁入宫门王府;一个冰山冷美人,对人冷到极致。她救了他,他当众更正:“正是因为她,我才会落水的!”……那一年,她六岁,他十二岁,她眼中,他是小屁孩;他眼中,她是无关外人。但是却不知,在她害他落水再救他上岸的那一刻,他们已开始了命运的纠葛。
  • 医女毒妃:捞得一枚冰王爷医女毒妃:捞得一枚冰王爷净公子|古言大雨纷飞,云瑾瑶昏迷在雨中,青衣裙下尽是斑驳血迹,前世她为了那个冰冷的男人付出了一切。。。。云瑾瑶,京城出名之顽固,被世人被世人誉丑女无盐,却在一次宴会之中偶遇百里国太子,一见钟情,不料宴会惨遭人陷害,而嫁给了患有隐疾的景王--百里连成。现代医师云镜在一次医患矛盾中为救小师妹被人棒打而死,命运给了云镜又一次的机会......
  • 白蛇新传白蛇新传姬无殇|古言关于青蛇这部电影,一直印象很深刻,因为她更接近于现实常态。很多时候,爱情这种,很容易发生变化。也许唯一不变的是因灵魂的靠近与相偎相依而逐渐累积起来的感情。她不受外界的打扰,不因欲望而变化。只是真正存在着与坚守着。(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废柴师妹成神记废柴师妹成神记廖千|古言同是一个师尊,她是万樱最废柴的弟子,十八岁了还没启发禀赋,他却是万樱最厉害的弟子,二十岁就打遍金陵无敌手。她原本是夏家的千金,十一年前的金陵争斗使她丧失了全部记忆,睁开眼睛只看得见他看着她的眼神深深,他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知道身世的她决定重新回到夏家,此去危险重重,但他却执意要陪着她。“师哥护你!”一句话,注定把她宠上天,看她如何一步步从废柴小师妹成长为金陵大神。
  • 梦落之不见黄河心不死梦落之不见黄河心不死蓝轻舞|古言世人常说不见黄河心不死,却全然不知黄河实为一个绝色女子,不知这句话感慨的是一份痴情。我在想,那颗执著的心在见到黄河之后,也没有死去吧,而是永生于世世代代。只是我不知,此生今世,在现今的这个宿命的轮回里,它落入了谁的胸膛,主宰着谁的执著。
  • 恶鬼降世恶鬼降世楼兰尘纤|古言俗话说得好,恶有恶报,我这千年恶鬼镜面成了一只小狼。好在我刻苦修炼,还能保持意识。可是,这傻乎乎的男人带我走干嘛,喂,我不是公的,对公的不感兴趣。我要自由。原来,他是南夏的骄傲,可被人害了,实力不在。既然他算我半个主人了,那就勉为其难的帮帮他吧。打下人,治家风,虐兄弟,寻父母,解毒蛊。可为什么,他却不认我了果然啊,我这样的人,只能做恶鬼。纵使做鬼,我竟也舍不得对他下手——我,爱他,哪怕他不知道。
  • 兰伶醉兰伶醉兰幽伶|古言一束幽兰,一世情长。她只是一只小小的幽兰精,因七劫未渡游荡人间,成了名扬四海的优伶人。一曲长相思,一手悬丝傀,红妆倾世,素衣倾城,却不想在洛水之畔撞上了画中人。帝皇殿上,她淡淡笑着,美的凄艳。“尺尺箫声何时断,空余幽兰泪难干。似海情深又何妨,最是无情帝王家。”阴晴圆缺,梦碎梦圆,在兰香幽静中遇到你,是我最美的缘分。
  • 雪瑾颜陌雪瑾颜陌凌暮萝|古言陌上花开少年郎,谁家有女凤倾城 梅林初见爱意生,谁家有女初长成 当时年少不知事,谁家有女为君倾 王府再见是事故,谁家有女让君怜 今夕往昔思故夕,谁家有女往事故 执子之手已惘然,谁家有女思年华 ——————《念瑾》
  • 卿悦君心卿悦君心二徐|古言世界上没有谁离了谁就活不下去的,我如是,赫怜君亦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