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真相大白

顾哲犹豫了一会儿,随即用力地点点头:“我相信他会的。”

听了这话,王楠看了一眼身边的高局,也就只能点头同意了。

他很清楚,只要是错案,每个人都有义务去纠正,不管已经过去多长时间,也不管要付出多大的代价。但是他打心眼儿里不愿意让自己的朋友顾哲来经历这么痛苦的抉择。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有亮,运送日报的箱式货车在路灯的照射下,带着一捆捆满是油墨清香的报纸驶出了怀安日报社的大门,向全市各大报纸发行点开去。

老钱和众多报刊亭的承包人一样,早早地就来到了自己负责的报刊亭门口,他打开了卷帘门,开始做着一天营业前的准备工作。身后的大马路上,行人并不多,只有偶尔开过的夜班的士车在经过拐弯处时发出清脆的刹车声。

很快,送报纸的车就要经过这里,老钱用力地推开报刊亭门口的玻璃窗,拿着抹布的右手开始用力地擦拭着玻璃窗上的灰尘。他时不时地探头张望着马路拐弯处的方向,等待着那辆熟悉的箱型货车。

在不经意之间,老钱又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就在马路对面的榕树下,站着一个个子瘦瘦高高的人。

他之所以给老钱留下了这么深的印象,是因为没人会这么早就在那里站着等报纸送来,并且他这样做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每当报纸被送到后,这个人就会从榕树下走出来,来到老钱的报刊亭前,丢下一块钱,拿走一份刚刚送来的日报。在此期间,这个神秘的人始终一言不发。

十多分钟后,货车准时出现在了老钱的视野里,在经过老钱的报刊亭时并没有做过多地停留,后车厢里的押运员甚至都没有下车,他只是打开货车门,然后准确无误地把一捆绑扎得结结实实的报纸扔在报刊亭前的地砖上。随即关上车门,扬长而去。

不出老钱所料,当他弯腰把报纸拿上已经堆满了报刊杂志的售货架子上时,马路对面榕树下的瘦高个子开始向这边走来。老钱撇了撇嘴,赶紧抽出一份还散发着油墨清香的日报,伸手递给了正向自己走来的瘦高个,一脸堆笑:“先生,又来等报纸啊。”

瘦高个并没有吭声,只是迅速丢下早就准备好的一块钱硬币,然后就迫不及待地打开报纸。

老钱见这个买报纸的瘦高个并没有搭理自己,感到碰了一鼻子灰,也就自顾自地忙碌去了。此时,天边已经渐渐泛白,很快就要天亮了。突然,老钱的耳边传来瘦高个说话的声音:“谢谢你!”

正在老钱发愣的时候,瘦高个已经快步走向了马路对面,很快就消失在了街道的拐角处。

老钱总感觉不对劲,他满腹狐疑地拿过刚送来的日报,戴上老花镜,然后随手打开了报刊亭里的白炽灯,开始逐页阅读了起来。

整份报纸并不厚,十六页面,很多消息都是老钱很熟悉的,市里卫生检查、博览会召开、停水通告……在这些看似五花八门的各类新闻中,

老钱的目光突然被第三版左上方的一则启事给吸引住了,发启事的是市公安局,启事的内容并不复杂,就是对三十年前,

也就是1982年发生的一起凶杀案进行了澄清,说根据最新的证据表明,已经伏法的何东平并不是杀害死者的凶手,对何东平家人所造成的一切伤害深感抱歉,并且希望其家人如果看到这个启事的话,请尽快和检察院联络,申请撤销判决,并且提起相关赔偿事宜。

看完这则启事,老钱沉默了,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向那个瘦高个匆匆消失的街道拐角处看去,耳边又一次响起了他临走时所说的那三个字:“谢谢你!”

顾哲一声不吭地站在一楼走廊的光荣榜前,他呆呆地望着父亲的照片,心里感到酸溜溜的。橱窗钥匙在自己的手心里已经被捏出了汗水,顾哲轻轻叹了口气,把钥匙插进了锁孔,转动了一下,随着一声咔嗒声传来,橱窗的锁孔弹开了。

他随即伸出双手,推开橱窗玻璃,动作轻柔地取下父亲的照片,放进自己工作服的贴身口袋里,然后锁好橱窗,拔下钥匙,头也不回地向负一楼的办公室走去。

顾哲知道,很快政治处的人就会前来把有关父亲一栏的功绩介绍取下来,一切善后工作也会如期展开。顾哲之所以要在这一切开始之前就自己亲手取走父亲的照片,为的只是想能让父亲体面地从光荣榜上走下来。

他知道,在这个案子上,父亲其实并没有错,他甚至为了案件的真相而亲手保留下相关证据,只是他还来不及去完成这项特殊的工作就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顾哲没有埋怨父亲。他很清楚,自己和父亲都是作了一个法医应该做出的正确选择。

“顾法医,有人找你!”陈冰的话语打断了顾哲混乱的思绪。

“谁?谁找我?”顾哲一边扫了一眼墙上的挂钟,一边站起身,“人在哪儿?”

“门卫那边,是个男的找你。我刚才经过一楼大厅时,门卫老王叫我转告你的。”

顾哲心里微微一颤,赶紧推开办公室的门冲了出去。他几乎以跑的速度穿过两道门,爬上楼梯,来到一楼大门口的门卫室。

“老王,有人找我?”他气喘吁吁地问。

门卫老王点点头,伸手指了指一边供来宾休息等候的长椅上:“就是这个人,等你十多分钟了。”

顾哲看过去,不由得愣住了,来人很年轻,不超过三十岁,瘦瘦高高的个子,穿着一件黑色风衣,肩上背着一个电脑包,和顾哲视线接触的那一刹那,他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顾法医,你还记得我吗?”

这嗓音很熟悉,顾哲脱口而出,“你是公交车站台上的那个人!”他随即感到一丝疑惑,目光中迅速充满了戒备,“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你有什么事吗?”

瘦高个并没有正面回答顾哲的问题,他很平静地伸手从电脑包里拿出了一份当天的《怀安日报》,翻到登有启事的那一面,随即递给了顾哲:“我们有过约定。”

“你……就是那个W先生!”顾哲吃惊地瞪着面前长椅上神态自若的男人。

王楠的办公室,他今天特地选在这个地方和W先生见面。顾哲坐在王楠的左手边,老李则从自己的座位旁拉了张凳子,直接坐在门口,有意无意地堵住来人退路。一时之间,整个办公室狭小的空间里,气氛显得很是紧张。

瘦高个男人坐在王楠的正对面,他轻轻叹了口气:“你们不用紧张,我既然来了,就没打算跑。”

“说出你的名字。”王楠平静地注视着他。

瘦高个男人点点头:“我叫吕俊,就是给你们写信的W先生。我今天来就是履行我在信中对你们许下的诺言,来投案自首了。”

“何东平到底是你什么人?”王楠口气严肃地问道。

吕俊微微地闭上双眼,深吸一口气,然后猛地睁眼开口:“他是我父亲,我姓的是母亲吕晓兰的姓,我本来应该叫何俊。”

听了这话,王楠不由得愣住了:“何东平不是没有结婚吗?哪里来的孩子?”

吕俊笑了:“案发时我父亲和母亲虽然没有登记结婚,但却已经住到了一起,确切地说,我母亲就是在我父亲被抓进监狱前的那几天怀上我的。

后来我父亲被判死刑,我母亲就离开了怀安市去了贵州。直到两个月后,她才知道有了我。”说到这儿,吕俊的目光中突然闪烁出泪花,“我母亲到死都不相信我父亲是杀人犯。”

顾哲皱起了眉头,轻声说道:“希望你不要怪我父亲,当时没有现在这样的技术,他也没办法。他已经尽力了。现在可以还你父亲的清白。”

“人都死了,再说什么都没用。顾法医,但是我还是要谢谢你。”说着吕俊转过头,看着王楠,“我知道你是这里的头儿,既然你们说话算话,已经替我父亲平了错案,我今天也是履行诺言来了,想要问什么就尽管问吧。”

王楠看了一眼顾哲,然后转头问:“钟山公园沙坑尸骨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只是想引起你们的注意而已,没别的意思。”

“你就用杀人的方式?”

吕俊摇摇头:“我没有杀人。”

“我们已经证实了其中头骨是属于一个伏法的死刑犯,但是另外四具尸体,又是怎么回事?你又是怎么得到这些尸骨的。”顾哲问。

“我在当地瑶族居住的寨子那边做过一段时间丧葬师,他们的风俗就是把装有死者尸体的棺材吊在悬崖上。一个多月后,等尸体只剩下骨头,我所做的事情就是把这些尸骨进行火化安葬。这些尸骨都是来自当地的寨子里的人,你们可以派人去核实。”

“怪不得我在尸骨表面找不到任何防腐剂的残留痕迹。”顾哲咕哝了一句,“你这件事情计划了多久了?要知道尸骨横跨的时间有整整二十年!”

“我从小就生活在瑶族寨子里,跟了一个师傅,从我干这一行开始,我就已经作准备了。”吕俊活动一下僵硬的后背,“我等的就是今天这个日子。顾法医,我回怀安市已经有好几年了,也搜集了很多你经手的案例,我知道你会帮我的,我没有看错人。”

顾哲突然想到了什么,追问道,“你说你回来已经有好几年了,但是其中时间最近的骸骨死亡不超过三年。你从哪里找来的?”

“那是我同母异父的妹妹,因为不堪忍受自己老公的家暴,她就服农药自杀了。我按照当地的方式安葬了她,一个多月后给她收的尸骨。”吕俊平静地说道,“你可以检查我的DNA,我想线粒体DNA方面我们应该是吻合的,因为我们有着同一个母亲。我虽然没有上过专门的医学院,但是我读了很多书。”

“那个头颅呢?二十年前,你那时候应该还是上学的年龄。”

“那是我师傅替别人收的骨头,也是我第一次跟着他出的工,我因为好奇就留下了这个颅骨,做个纪念。”说着,吕俊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怪异的笑容。

“那你当初为什么要去选择做这一行?”王楠问。

吕俊的目光黯淡了下来,“我母亲,一直很遗憾没有替我父亲收尸,到死都在念叨这件事。因为地处瑶族自治区,很偏僻,为了谋生,我就跟着那里的师傅干起了这一行。”

听了这话,王楠不由得长叹一声,“你所说的情况我们会去核实。但是吕俊,你这样做的代价,太大了。”

吕俊淡然一笑,低下了头,不再言语。

傍晚下班后,王楠和顾哲相约去街上走走,案子破了,总想着能够放松一下。尽管已经是隆冬,呼呼吹着的风中透着刺骨寒冷,华灯初上,步行街上的人流却越来越多,看着周围路边的美女,顾哲的心思却一点儿都不在上面。

王楠注意到顾哲的走神,不由得笑了:“怎么啦?”

“没事,我没事。”顾哲有些尴尬,他站住脚,转身认真地看着王楠,“你不觉得这件案子上我们失败了吗?我以前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质疑过自己的工作能力,但是自从经过吕俊这个案子后,我不再像以前那样对自己充满自信了。”

“你怎么可以这么想,我从来都不觉得你很差劲。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是绝对的,我们每个人都会犯错,关键是事后应该如何去纠正。你选择勇敢面对真相,我相信你父亲也不会责怪你。

荣誉什么的都是身外之物,还是好好面对生活吧,相信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尽自己所能去做好身边的每一件事就可以了。

对了,吕俊的档案今天下班前送到我的办公室,我看了,他的身世其实也很可怜。因为从小到大总是生活在母亲痛苦的阴影里,曾经不幸患上过严重的抑郁症,”说到这儿,王楠抬头看看头顶宁静的夜空,叹息着说,“不过我想,他现在应该可以说是终于得到真正的解脱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九节神骨前传九节神骨前传熠熠星萤|悬疑神女神蓝失其所爱,导致九节神骨祸乱世界,为赎罪,从此踏入人世,不入轮回。 少年前世钟情落得情伤,奈何桥头苦苦等待,今生纠缠,只愿黄泉碧落永远相伴。
  • 真实记录真实记录泣零|悬疑是真的还是假的自己看哟嘻嘻我是不会告诉你们的
  • 探案悬疑探案悬疑帝理|悬疑一件看似简单的命案,背后却有着许多不可告人的秘密。究竟谁才是真正的被害者,谁又是真正的幕后主使?
  • 墓史传墓史传南时明|悬疑多年前,盗墓十族的名号响彻于江湖,一块十族令牌引出了一个惊天的秘密,东北的阴鸣山上,午夜时分总会传出几声哀鸣...........
  • 异界之魔兽系统异界之魔兽系统石白02|悬疑秦枫在家里正在使用“魔兽编辑器”制作着自己的地图,突然之间被一道闪电将他和那宽魔兽编辑器一起到了异界。到了异界,魔兽编辑器竟然变异成为了一款系统……
  • 钦差大人驾到钦差大人驾到阿尔萨兰|悬疑鲜肉钦差在线断案 有仇报仇 有怨报怨 没仇没怨快来围观 看本钦差英俊潇洒玉树临风
  • 纳凉记事纳凉记事水半夏|悬疑自从住进706后,夏冰频频遇上各种古怪之事:1、与她同住一层楼的母女俩,究竟哪个是人哪个是鬼?2、一觉睡醒后,她居然身在画中,画里的人是真实的还是虚幻的?那个第一次见面唤她为妻子的神秘男子究竟是谁?3、国庆长假自驾游途中遇上暴雨投宿于一户农家中,却遇上鬼婴索命于这家人,是留下救人还是离开?4、梦到一女跳楼,第二天真的发生了。每晚总会看到一红衣女子徘徊于楼梯之间,是跳楼女子的鬼魂还是人有相似?画中的神秘男子再次出现在跳楼的现场,他与跳楼女子又有何关系。……一句话版的简介:神经大条却有着惹阴体质的夏冰遇到各种不可思议之事。
  • 疑人疑鬼疑人疑鬼晴月|悬疑此书每个故事独立,纯正悬疑风,书中部分事件为真人真事,人与鬼,究竟谁是真正的鬼?
  • 季侦探季侦探司徒川|悬疑出生在侦探世家的季凡从小就有一个大侦探的梦想,但是在母亲的坚持下只好去伦敦留学,在餐厅打工的时候一个人的出现,再再一次可是了自己的破案旅途……
  • 永夜围城永夜围城假痴不颠01|悬疑大灾变过去半个多世纪,地球成了位面战场,异形兽,三眼狼人,拟态生物,从扭曲的灵魂中汲取能量的‘无面人’,还有以毁灭为目的的‘地狱军团’,以及从丧尸进化而来的新人类在这熟悉而又陌生的星球群雄逐鹿。 生物进化的优胜劣汰注定人类被淘汰成为必然结局,这是一个看不见未来的至黑时代,先行者撕开迷雾窥见希望之光,谁又能成为举起火炬引导人类继续前行的后来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