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章 等风人

等风人作者:泽雨

在很久很久以前,这片土地上的所有人,都是没有名字的。他们的一生非常漫长,每个人都能无忧的活到一百二十岁。每个人都能住在一栋小木屋,耕种一片不知何时起就很肥沃的土地。

生活在这的人,记录过往发生的事的方法就只有写日记。而他们每个人的日记在老了以后则可以作为一本书放在这片土地的图书馆中。让在未来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后人们可以观看。有的人将一生写成小说,有的人写成散文。而有这样一个人,将他所有的过去,写成了一首很长的诗歌。

从他父亲母亲的记录中,他与所有人一样,平凡的出生。小时候时,他喜欢在离家不远的一片草地上看白云,看星星。不知从何起,他喜欢借隔壁画家的染料画板画笔,然后从家中拿出几张纸开始画那些白云,那些星空。但他在画画上没什么天赋,但至少,他找到了第一件另他开心的事。

很快他与父母共同生活着的房子中摆满了各种油画。天空,原野,耕地,群山。都在他小小的画笔中展现在一张张他的“杰作”中。虽然画的不太好,但也至少为这栋房子增添了一份家的气息。

有一日,他如故在原野中进行着属于他的“创作”。邻居家的孩子非常慌张的向他奔来。告诉他:“你父母被奇怪的人带走了。”他听到后将信将疑的向家狂奔。打开家门,发现这栋房子已变得空荡荡了。墙上的画,厨房中的厨具,桌上的餐具。都通通不见了。只留下桌上的一封信。他看见封存信的信封上写着:“请你在十六岁时打开。”反面又写着:“我们去到了那大海的对岸,我们会随下一阵南风回来的。你的房间中有为你留下的生活用品,小画家,祝你好运哦。”他看到后,默默回到了房间,睡了许久。

爬起后。拿着画板,准备前往那几里外的海港。他带着父母留在箱子中的几个铜币找到这里的车夫。车夫驾驭着马匹,带他到了那里。他看见大海上一艘帆船,离这片土地越来越远。他拿起画笔,画了许久,许久。直到那帆船在夕阳下离开后,才画完。在他画完后,便躺在这,将画作递给了将离开的车夫,让它帮忙放在那栋房子最显眼的位置。车夫答应了,便收下。他便在这睡着了。

清晨,他睁开眼睛站起。看着那海。前方有一位渔夫。渔夫看见他后向他挥了挥手。他走近渔夫。渔夫问:“孩子,你怎么在这睡着了?”他如实的说明了情况,渔夫想了想说道:“这样吧,如果你不想回去,可以以后跟我出海打渔,对了,你几岁了。”他说道:“十三”渔夫说道:“那大概是学习的最好时间,你可以当我的学徒。对了,我家还有几间空房间,不介意的话,你住下吧,不用几里来回跑了。”他便答应了。渔夫有一位漂亮的妻子,可爱的女儿。他今年四十,正处壮年。而他的女儿也已经十二岁了。他跟着渔夫在这第一个早晨一起出海看了看。他很好奇为什么今天不打渔。渔夫则是告诉他最近鱼儿们正在繁殖期,这时打,以后便打不到了。他的新生活,也就就此开始了。

自那天以后,他不再画画了。而是开始写诗,基本每天都可以写一首。有时长,有时短。他与渔夫的家人也很和谐。每天,这个“大家庭”也其乐融融。而渔夫仿佛真将他当做了儿子。除打渔外,还常让他跟着吟游诗人学习着诗歌。和数学家学着算数。在这片土地上,教育是免费的,每个教着别人的人会被所有人管吃管喝。送金钱。但每个人的教育,终是免费的。

日子一天天过去,少年成长着。转眼,到他十六岁生日了。他在所有人为他庆生后,回到房间,打开那三年前的信。信上内容他也猜到了,并非父母抛弃了他,而是他们被所谓拓荒者强制拉走,到了,那大海彼岸的土地去。他们会有新的孩子,新的生活。但,他们本也并不想这样。少年相信着,他的父母,仍爱着他。只不过,这个世界,信件很难到达大洋彼岸。他又写了一封信,上面只有四个字“一切安好”然后将两封信装在一个瓶子中。在下次出海时,让它随着海水,也许能到达那大洋彼岸。

到了他二十岁这一年,老渔夫语重心长的对他说:“虽然我离一百岁还远,但我还是会有一天会拿不动渔网了。你看你,也二十了,我女儿也十九了。虽然不是三四岁时在一起的。但你们也算青梅竹马了吧。不如改天你俩结婚吧。”听到这段话后,青涩的他脸微微一红,没有说话。渔夫看到后,笑了一会。两人便如故出海打渔。

可这次,海风却越来越大。大到最后,船翻了。他想起渔夫在黑暗中说的最后一句话:“孩子,照顾好他们,未来会更美好的!”然后,便从沙滩上醒来。他手里紧紧握着渔夫最后递给他的那一个钱袋。他打开钱袋,发现里面一面布,上面缝着“给孩子们买房子”。他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了。哭了许久,他慢慢走回家去。这个家过去的顶梁柱,就这样,在平凡的一天,如无数海上事故一般,平凡的离开了。因为船没了,也许也因为这份职业的确有点危险。他自那以后开始去海港附近的小镇的酒馆中当吟游诗人,收入完全靠着打赏。而他仿佛一夜间长大了,不久后也想近十年来又像妹妹,又像朋友的这样一个青梅竹马求婚了。两人开始出门不停工作,兼职。只是为了家中这位“老母亲”。虽然她也在想办法挣钱,但她在几年前患病。不能好好工作了。

有一日,他们回到家中时。母亲不见了,留下一封信。上面写着:“我不想给你们当负担了,当你们看到这封信时,我已跟着那位船长去到大海彼岸了。”他跑出门,看见还是一艘帆船,还是一片夕阳。他慢慢走近,看见那个熟悉的漂流瓶。他打开时,又拿出了那封信纸,上面还是写着“一切安好”。他很想哭,却捏住了鼻子。妻子也走来靠着他。他的脸上漏出一点微笑。他俩准备离开这片海港,回到这位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童年居住过的地方。他俩回到老房,准备收拾东西。他发现了这位对他而言已是父亲的人写下的日记。里面常常写着温和的海风,温暖的阳光,湛蓝的大海,身为渔夫的他的一片属于远方的梦想,与对家人的爱。对家人的爱中,也包括了,以“儿子”称呼的一位家人。他捏住鼻子,并不想多看。将它交给妻子,妻子则是告诉他,她会把这个日记,放到那个图书馆中。在一切收拾完毕后,在日记放到图书馆中后。他们俩便给了车夫一个银币,便回到那片对他而言,无比熟悉又变得陌生的土地。

两人到那以后,打开房门,他最先看见的是那个他曾经所画下的海。他擦了擦。妻子疑惑的问道:“这是你画的?我怎么没见你画画呢。”他:“我可以为你再画一副啊。”妻子微笑着答到:“好啊。”他便为妻子亲手画了一副肖像。虽然他没有天赋,但这幅画,的确画的很好。这幅画便放在了妻子的柜子中。两人回来后,乡邻教他俩耕种土地,给他俩种子。且有时会将做好的饭送来请他俩吃一顿。仿佛会一直如此,是和睦,美好的生活。

春天中的某一日,他在田野中看着翠绿的作物。喜悦,且感到幸福。他和妻子养了一对猫狗。狗在田间飞奔着。猫也忙着处理田鼠。他静静躺下,看着天上的白云,白云仿佛读懂了他的心。悄悄散开,不再遮挡温暖的阳光。一切都是无比美好。

妻子此时向他跑来。告诉他:“我想去海的对岸看看,可以寻找下母亲,也可以寻找一下你的父母。你与我一起吗?”他说道:“你可以自己去,我再也不想到海上了。”说完便笑了笑。于是两人回家,他为妻子整理着行李。说道:“你得尽快回来哦。”妻子回答道:“当然,我尽量跟随明年的南风在下一个春天回来。”然后两人给了车夫一个银币,在海港。他抱住妻子,对她说:“我会等你的。”然后,再一次在夕阳下目送那帆船离开。

可诺言仿佛成了谎言,在下一个春天她并未来到。当别人问起他时,他总是回答:“她会回来的。”如故的耕作,如故的生活。开始写起了日记。但他在日记第一页的最上面写了一个题目“等风”后面补充“这首诗,为你而写。”然后便在这个日记本上写下第一句。

“我等待一个春天的黎明,

你悄悄又次来到。

那一天,花儿开放。

莺飞草长,而你在我身旁。

.......”

然后便如故的等待着。

一直等,一直等。在五年后。他的日记上的诗句,是这样的。

“我等待一阵仿佛永不归来的春风,

相信着那前方的黎明。

我等待一场不知何时来到的梦醒,

在那现实与你相拥......”

有一日,那只狗再也跑不动了。于是他,便将他埋在了田中。或许作为动物,最好的归宿,就是回馈自然一点养分吧。他又打开日记,写下几句。可写着写着,他却又想哭了。他再一次捏住鼻子。回屋睡了一觉。第二天,猫也不见了。他曾经听说,猫这种动物,在自己快死时会离开主人,不让他伤心。他想了想,这次虽然也很难过,但他微笑着。因为这两位老友,并不想让他哭泣。

不知不觉,几十年悄悄过去了。他头发渐白。拿着那本厚厚的日记。给了车夫一个银币,回到那片海港的老屋中。每一日,出门,看着大海。他的诗的意象,从此多了海,与夕阳。有时,他也回到那家中。去做一点自己想做的事。

有一日,他从“父亲”的钱袋中拿出五个金币,买了一艘小渔船。然后躺在船上,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什么,然后,一阵海浪阻挡了所有人的视线。自那以后,再也没人见到过他。那海岸自那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变得无声。大海自那开始变得平静。仿佛夕阳时分,阳光变得更加温暖。而每一阵南风,都增添了一份思念。

一个傍晚,整个海港,整个乡村。以至于这个海的这岸传着一个消息。“海那岸的土地取消出境限制了。”自那以后一批一批的人从那里回来了。

一个春天,一艘帆船上,一位一百多岁的老妇人走到海港。缓缓走到了那个熟悉的房子中,发现里面并没有什么,便继续走。走到车夫前,拿出了一个金币,让车夫尽快送他到乡区。走到熟悉的房门外。她轻轻推开房门,阳光从门口射入这个几十年未曾见光的房屋中。第一眼,是两幅画作。墙上是一幅大海,一幅非常美丽的女性的肖像。她渐渐取下两幅画作,那副海的后方写着,“南风吹来了。”

肖像反面则写的字,则有点看不清了。她发现桌上有一个瓶子,瓶子中有一封信。她拆开后,看见,上面写着:“你回家了吗?我在等你。”她的眼眶有一点点湿润。她缓步走到附近的图书馆中。在这个人人无名的世界中,寻找一本日记也许是很难的,但,她看见一本很特别很陈旧的书。侧面被涂蓝了。她缓缓取出,书的封面画着大海,海浪。封面写着“赠最爱的人。”然后她打开阅读,日记中并没有些任何的事,这是一首非常长的诗。她发现最后一页好像有东西,她打开,发现那是一封未写完的信。好像被墨涂黑了,不知道写了什么。最后一页也被墨涂的难以看清,但这首诗的结尾最后一句幸存下来。

“我还在等你,我要一直等你......”

她苍老的面容显一丝笑意,却又像是哭意。

她回到老屋中,睡了一觉。做了个很甜蜜的梦。梦中一对年轻夫妇在海港相拥,丈夫对妻子诉说着一场漫长的等待。那远处海岸,这位丈夫的两位父亲,两位母亲,也缓缓走来。仿佛一切都会在这个完美的大家中变得美好。也许因为年龄大了,这场梦,醒不来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总裁大人我们有缘无分总裁大人我们有缘无分觞菊|短篇一场惊险刺激的角逐,一次爱恨情仇的纠葛。鲜血,车祸,梦想,家庭的破灭。到最后终究是上一代的恩怨与下一代的情仇相互交织。 是你的亲人杀死了我的父母,我怎么可能就这样心安理得的和你在一起啊?——苏涵琼 本以为可以利用药物失忆,我以一个普通人和她在一起。可最后还是逃不过,丢不掉。——林景尧 “林景尧你走吧!从今往后你我再无瓜葛,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苏涵琼你到底还是没有心,我们还是回不去。” 终归是爱不得,恨不得,回不去,丢不掉,放不下。
  • 逃出鸟笼后逃出鸟笼后敏蓝|短篇这是一个夹杂真实经历与思想的故事……
  • 世道何悲欢世道何悲欢龙忆九州.CS|短篇永远相信,人间自有真情在!莫把悲欢误一时
  • 老人与海(海明威中短篇小说选)老人与海(海明威中短篇小说选)海明威著;陌上花译|短篇海明威的作品很多,我们这个选本,除了《老人与海》之外,还收录了另一篇“硬汉风格”作品《不败之人》,以及他的“意识流风格”代表作《乞力马扎罗的雪》,后者并不好读,但能够反映海明威文学风格的另一面。
  • 掏心魔掏心魔惯懒|短篇一个温柔的师父和一个腹黑徒儿的故事,一向率真活泼的徒儿的真实身份是什么?她潜在师父身边的目的是什么?师父为什么会中了一种致命的毒,他经历了什么?
  • 我最擅长做的一件事我最擅长做的一件事大黄峰666|短篇故事讲的是我骑滑板的故事,从一点不会,到后来的娴熟,在到会特技,这也是我一点一滴成长的故事。
  • 那些流逝的似水年华那些流逝的似水年华沫水瑶|短篇那些流年再也回不去了,就如那些年里,我曾深爱的那个男孩儿,他再也没能回来……
  • 人未醒,心未眠人未醒,心未眠任雪曦|短篇一场意外,让他与她相遇,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才让她看清自己的内心,可是已经晚了……
  • 长乐之战长乐之战束负|短篇长乐之战,长乐地区暴乱丛生,袁家因此便从此崛起,后军队入住,袁家风光不在,袁家大当家袁震天为了风光依旧,用金钱买了一官半职,为了上位,做了许多伤天害理之事,而玉三娘全家因此惨遭灭门,只留下她一个,为了复仇,玉三娘潜伏在袁府,成为袁家三当家。
  • 打官司赢了个小姐姐打官司赢了个小姐姐书生相骨|短篇小服务生苏旺子踢了个流氓,救了个小姐姐。 不料,流氓反咬一口,把苏旺子告了,威胁说:“苏旺子,要么赔40万,要么坐牢!” 小姐姐说:“苏旺子,莫怕莫怕,我是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