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8章 唐白有点生气

唐白用力的揉了揉李意外的脑袋,郑重的说:“我是你的嫂嫂,以后有什么事,就和我说。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这本来是唐白的真情实意,但是李意外却不领情。

他倔强的把头偏向一旁,闷闷的说:“还不是因为你,我才变成这样的。”

“若是你没有嫁给哥哥,爸爸妈妈就不会为了给你们方便出去旅游。别人也不会在背后说一些风言风语,我也就不会在甜瑜姐姐那里知道我不是爸妈的亲孩子,我也不会在学校被同学嘲笑,都是因为你,你个丑八怪,坏女人!”

看着冲自己怒吼的李意外,唐白怔住了。

李意外站在唐白前方,低着头,时不时发出抽泣的声音。当他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时,他没有反抗,因为已经好久没有人这样抱他了。

唐白看着怀里的小孩,有一些心疼,她隐隐约约在李意外身上看到了当时的自己。她当时的处境是因为不够优秀,而李意外却是因为自己,这让唐白有一些愧疚。

唐白想到了自己的上学时期,那个时候唐白的哥哥一直比她优秀,家里又有一些重男轻女。每一次到了开家长会的时候,爸妈就会推脱,因为他们都想去开哥哥的家长会。那是的唐白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局外人,不属于这个家里的一份子。

所以在大学毕业后,唐白依然辞掉了在老家的工作,自己独自在外打拼。她既想经济独立,也想离开压抑自己多年的家庭。

唐白一下一下的拍着李意外的背,柔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一直不知道是因为我。我会补偿你的,以后若是你需要什么,直接说出来。”

李意外身体猛地一震,他没有想到唐白会向自己道歉。他今天只不过想要宣泄一下这些日子自己心中的不满,并没有想要得到承诺。

李意外抬起头,眼睛亮亮的。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像小狗一样的李意外,唐白有些后悔刚刚说的话了,她总感觉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坑,两人之间的温情也消散了。

“真的吗?什么都可以吗?”

唐白收回安抚李意外的双手,抿着嘴,不情愿的说:“除了离婚,其他的应该都可以。”

“好,你说的,一言为定。”

说完,李意外主动牵起唐白的手,一蹦一跳的往校外走。

第二天早上六点钟,唐白躺在床上无声的哭泣,她总算知道为什么心狠才可以干大事。

她把枕头压在脑袋上,堵住自己的耳朵,试图隔绝李意外的声音。

她刚刚看了一下手机,才六点半,晨跑的时间都还没到呢。

最后,唐白受不了李意外的魔音,迫于无奈起了床。被李意外拉着走到楼下的厨房。她没有发现,在她不情愿的走下楼时,身后有一双眼睛盯着她,有种不明的情愫在眼中蔓延。

唐白无奈的给李意外做着午餐,委屈的呐喊:“为什么啊!现在还那么早,为什么一定要吃我做的午餐啊,香玉刘妈她们也会做的啊!为什么……”唐白感觉自己现在很丢脸,但是她真的不想六点钟就起来干活啊!

李意外坐在一旁,趾高气扬的看着唐白,“你昨天自己说的,会弥补我的,你都忘了吗?”

唐白低下头,无声的流泪。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那些话好像真的是自己说的。

唐白知道自己逃不掉做午餐的命运,不想继续聊午餐的话题了。看着李意外是不是的打哈欠的样子,唐白有一些心疼,不忍的说:“你其实把我喊起来就好,不用陪着我的。”

听唐白这样说,李意外严肃的摇了摇头,“不行,不可以。”

唐白在听到李意外拒绝时,心里有一些窃喜:没想到这个小子还挺讲义气的啊!

但之后李意外的回答,就啪啪的打了唐白的脸,证明唐白想多了。

“我当然要在这里看着你,谁知道你会不会趁机加小料。而且,我在这里,想要吃什么可以直接告诉你。”

唐白愤怒的说:“我在你心中就那么不堪吗?”

“呵呵!”

在唐白做好午餐后,李意外竖起了大拇指,“不错,蛮快的。下次可以七点再起床了…”

唐白:……

“唉?为什么有两份啊?”李意外疑惑的看着桌子上的两份午餐,好奇的问道。

“咳,没什么,就想做就做了呗。你自己有不就好了,管那么多干嘛!”

看着唐白不停在地上摩擦的脚和微红的脸颊,李意外明白了。他有一点生气,明明帮自己做午餐那么不情愿,却害羞的帮哥哥做早餐。凭什么!明明哥哥什么也没有做。

李意外生气的“哼”了一声,小心翼翼的把午餐放入包中,跑开了。

就这样,唐白从一个贵族少妇变成了午餐提取机。

而李煦白也并没有拒绝唐白的爱心餐,每次都会面无表情的接过。

但唐白并不知道李煦白有没有吃,因为在李煦白回家的时间,是唐白工作的时间。

唐白看了一下时间,九点了,该工作了。

打开“知心姐姐在线陪聊”,唐白熟练的念出自己的口号:“大家好,我是干啥啥不行,八卦第一名的糖西皮。上一次,我们讲到了文圈那些爱恨情仇,今天我们就说一说艺术圈的腥风血雨……”

李煦白经过唐白的房间,听着唐白嘴里的八卦,他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打开了那扇他之前一直不愿意触碰的门。

唐白听到声音,急忙结尾,“好了,今天就说到这里,预知后事如何,静待下期。宝宝们再见,么么。”

李煦白听着唐白对不知名的人说着亲密词,眼中浮现出怒气。

唐白关掉手机,转过身质问李煦白:“你进来这么不敲门啊!”

“对面是什么人?”

“什么什么人啊!你在说什么啊,这只是我的工作。”

“工作?”李意外嘲讽的看着唐白,“什么工作需要说恶心的词。”

唐白眼中出现了冷意,“李煦白,你什么意思?”

这是唐白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对李煦白发脾气,之前李煦白无视她,轻视她,她都没有当面发火。但是今天,唐白感觉李煦白触犯到了自己的底线。无论对方是谁,她都不允许别人侮辱她的职业。

唐白感觉委屈,她不明白,为什么无论是之前还是现在,她的亲人都不理解她,为什么自己喜欢的工作在他们眼中那么上不得台面。

唐白抹去眼角的泪水,指着门口,冷冷的对李煦白说:“出去!”

李煦白看到唐白流泪,有一点惊讶,也有一些后悔。他抑制住自己心中的情绪,走出了他们的房间。

李煦白看着关上的门,他不明白自己脑子里在想什么。明明那么讨厌唐白,为什么在听到唐白对其他人说一些亲密的话的时候,会生气。在看到唐白流泪的时候,会感到心慌。

李煦白感觉自己要疯了。

第二天,李煦白推后了半个小时去公司,依然没有人给他送爱心餐。最后,只能低声咒骂的走了。

唐白一直没有去道歉,她不是那种容易服软的性格,在对于自己没有错的情况下,她是不会轻易妥协的。

她喜欢一个人可以很疯狂,可以无条件示好,为了目的也可以弯下自己的腰,丢开自己的脸面,但她在这两个方面,是不会丢开自己的底线的。

她认为自己并没有错,所以她在等李煦白向他道歉。

但是等了一个星期,唐白也没有等到她想要的结果,却等来了一封信。不要想太多,这封信不是李煦白写的。

唐白打开信封,在看到内容时,不由得翻了个白眼。

“这是哪个脑残组织的活动啊,还必须夫妻参加。”

李意外感觉到了唐白和李煦白最近关系有点紧张,但他还是忍不住嘲讽唐白,“你之前不是挺喜欢这个活动的吗?每次收到这个邀请都要开心好几天。”他这是在报复唐白现在天天监督他写作业。

唐白随手把信封扔在一旁,叹了一口气,“那是之前,现在不一样了。”

看着唐白失落的样子,李意外贱兮兮的往她旁边凑,“诶,你是不是和我哥吵架了,现在怎么只做一份饭啊!”

唐白抬起头,笑眯眯的看着李意外,甜腻的说:“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管那么多,会秃顶的哦!”

然后离开了李意外房间。

李意外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不屑的“切”了一声,“骗子!活该夫妻关系不顺畅!”

唐白很惆怅,她现在在想要怎么才可以不去夫妻秋令营。

夫妻秋令营,并不是用来增进夫妻关系的活动。而是商圈内部加强联系,宽展人脉,获得资源的活动。但是这并不代表只有商人才可以参加,明星也可以的,若是幸运,明星会拿到不错的资源。

而这个之所以叫夫妻秋令营,其实也是因为有明星的参与。为了防止已婚的人做出出格的事,勾搭明星,所以要求已婚的商人需要带着伴侣来参加。

唐白听到敲门声,从自己的思绪中清醒过来。

“是谁…”

唐白看着站在门口的李煦白,立刻摆出冷冰冰的表情,不耐烦的问:“干嘛!”

“今晚好好收拾一下,明天我们出发。”说完,李煦白把唐白刚刚扔在李意外房间里的信塞到了她手中,然后就回了隔壁房间。

唐白惊愕的看着李煦白消失,她在门口站了很久,才从震惊中走出了。

她有点不敢相信,李煦白竟然主动找她说话,而且还敲门了。在唐白的意识里,两个人生气,先开口的那个人就是先认输,道歉的那个人。

唐白洋洋得意的用信扇了两下风,雀跃的说:“既然你先认错,那我就大人不记小人过的原谅你吧。哼!有这么一个善解人意的老婆,李煦白,你真是幸运啊!哈哈哈哈哈!”

“咳,克制,不能得意忘形!”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溺宠匪妻:二嫁高冷男神溺宠匪妻:二嫁高冷男神这货不懒|现言以前呢,我相信啥青梅竹马,毕业就领证。然后呢,在领证之后,婚礼之前发现原来青梅已经发了霉,可偏偏这颗发霉的还有人抢着要。好吧,渣男你喜欢你拿走就好,谁让我‘软弱可欺’呢。不过坏人自有天收啊,瞧瞧这发霉的青梅带着他小相好的,开公司,公司破产,买房子,房产商跑路,生活事事不顺,最后结局凄惨,可怜可怜啊。原本以为她只是一个婚姻的失败者,生活中的弱者,一脸可怜兮兮任人欺负的模样,他本想远离,却意外发现了她眼中的狡黠与得意的笑容,兴起,调查。却发现原来她的前夫所有的种种不幸皆是出自她手,那种种计谋即便是他也不得不叹服,果然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于是,纠缠,这样一个善于伪装的人,他倒想看看。
  • 骑着蜗牛赛跑的女人骑着蜗牛赛跑的女人公子本无邪|现言对于每一个女人来说,事业与婚姻似乎是人生一个艰难的选择题,大部分女人选择了家庭放弃了事业,然后在别人羡慕的眼光中过着并不如意的生活。另一部分选择了事业的女性,有着在职场呼风唤雨的光鲜亮丽但也会在寂寞无人的家里暗自垂泪。但世间总有那么多出人意料的相遇,遇到了那个对的人,对于女王来说,事业、家庭,就都有了……
  • 锦秋的沐希锦秋的沐希豆腐丝瓜|现言【微高冷·低情商女·微高冷·腹黑多金男】 顾沐希,她在校园时是学霸兼运动员,在外面时是一名火遍半个天的小天后。 时锦秋,他在校园时是学霸兼高冷男神,在外面时是京城时家到下来“体验”的富家子弟。 到多年后,她成了“影天后”,而他成了世界第一首富。 一个首富,一个艺,会有什么样火花成来呢? 〈最后作者有话说,这本书会有和不同这本书的类型出来,谨慎入坑,不喜勿进,最后,若有雷同,纯属意外!〉
  • 霸道总裁:腹黑老公请接招霸道总裁:腹黑老公请接招她入他梦i|现言“顾倾倾,你过来。”“怎么啦,怎么啦。”“谁让你把我裤子拿去绣花儿的?”“顾倾倾,你过来。”“怎么啦,怎么啦。”“谁让你在我公文包里放内衣的?”“顾倾倾,你过来。”“怎么啦,怎么啦。”“谁让你拿我洗脸帕当抹布使的?”“顾倾倾,你过来。”“怎么啦,怎么啦。”“谁让你趁我睡觉时给我化妆的?”“顾倾倾!”“嗯嗯啊,我在!”“谁借给你的胆子让你胡作非为的!”“我我我...没事做嘛。”顾倾倾很老实的回答,不敢有半点假话。“恩?没事做是吧。那好,我们来做点运动怎么样?”某只腹黑不怀好意了。“啊!不...不...不用了!我知道干嘛了。我立刻去做,噻油啦啦~”
  • 董事长夫人的卖身契董事长夫人的卖身契嘀咕亓|现言徐婷婷是一个安安分分的小女人,偶然碰上那纵横商场的投资公司董事长顾璟。灰姑娘嫁给了王子,本以为就这样幸幸福福的一世,谁知却发现老公出了轨,被小三找上门,离婚。当她站在顶楼思考人生时,一个身影的突然出现打乱了她的人生,一切都乱了套……更新时间不定,剧情走向诡异,后面我也没想好,大纲无能,但会写完这个故事。
  • 重生之悠然仙路重生之悠然仙路璃梦微影|现言夏筱然重生了,回想她的一生过得简直是失败,重生后又差点被人夺舍,还好有了金手指,从此以后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边致富边修仙,没事谈谈恋爱,小日子过得简直不要太好!然而总是有些渣渣蹦蹦跳,上赶着来找虐,没关系,正好手痒了,既然来的话,就做好被虐的准备吧! 某男眯了眯眼“这么点小事怎么能劳烦夫人呢?” 本文不虐,甜宠,1v1,欢迎跳坑!
  • 再续情缘:亲爱的,我们继续再续情缘:亲爱的,我们继续苏安乃|现言腹黑总裁爱上呆萌苏慕白究竟谁更胜一筹贤妻到手自然要宠着小剧场:“老公你的烂桃花今天在公司侮辱我”冷总什么也没说第二天头条郑氏宣布破产“老公我的学长请我喝茶”冷总还是没说什么第二天学长被家人送出国留学“老公你看这件衣服好看吗”冷总终于忍无可忍直接扑倒
  • 四位公主的回家之路四位公主的回家之路落白浅|现言四位公主在小时候被家人讨厌,被赶出家门,被人追杀,十年后,他们成长了,不再是以前那个女孩了。她们凭着自己的毅力和心中的仇恨,活了下来。
  • 烘焙师烘焙师我是伏魔将军|现言什么是幸福,幸福就是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
  • 我是爱豆亲妈粉我是爱豆亲妈粉传闻中的美七|现言夏迎盈一开始真的只是白若辰一个粉丝,一个死忠粉,亲妈粉,骨灰级。 纵使爱豆一直都不红,她依旧斗志满满,一次次为他打气: “崽崽你是最棒的!我是你的亲妈粉!” 为了给爱豆做应援,她拼命赚钱,差点成了小富婆。 为了给爱豆争资源,她挤进业内,差点成了女强人。 最后她…… 一手掌钱,一手捧资源,一身御姐范儿冲着爱豆说: 嗨!谈恋爱吗?我包你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