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6章 ——找你见你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阿哉并非你杀?”

“暂时没有。”

“你耍我?!”

莫渊看着宿烟的眼睛,定定道:“并未,证据现在是真没有,但我可以发誓宿哉和你都不是我杀的。”

宿烟抿唇道:“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你……”

莫渊料到宿烟会如此回答,叹了口气,继续道:“当年宿哉逝后,我有寻过他的尸首……”

“那你找到了吗?”宿烟迫切地问道。

莫渊摇了摇头:“没有,所以难以确定宿哉是否真的死了……而且,我怀疑当年的那个宿哉不是真的宿哉。”

“怎么会?当时我亲眼目睹,那分明就是阿哉。”

莫渊沉思了一下,道:“我也只是怀疑,因为当时下令的人不是我……”

宿烟蹙了蹙眉,问道:“那用销灵剑刺杀我的人呢?是你么?”

“也不是我。”

“但那人也没有用幻术,否则我一眼就看穿了……”

“只能说,那人不容小觑。”

“谁的修为有那么高?”

“不知。还有,阿烟,近期你最好不要出来了。”

“为何?”

“因为你灭了沈氏,仙门都在通缉你……”

宿烟笑了笑,问:“这么说,莫仙师是在帮我喽?你就不怕那些仙士以你隐瞒我的行踪为由抓你到困灵窟?”

“不怕。”

宿烟说不出现在是什么感觉,不知为何,没有理由的就在莫名之中选择相信了莫渊的言辞……

“阿烟,这阵子之后,你要不要去宿氏一趟?”

宿烟沉默了,不是她不想回去,相反,她特别想回去,她想她的父母了,也想她的师兄弟姐妹了……

但是,她有什么颜面回去,因为自己,宿哉死了;因为自己,把宿氏推上了风口浪尖,成为仙门公敌,如过街老鼠一般,人人喊打……

“不想回去便不回去罢。”

宿烟没有说话,只是放在石桌上的手的指关节有些发白。

良久,宿烟放松了手的力道,对莫渊道:“天色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宿烟刚站起来,突然就想起了一件事——还有一位莫氏子弟在仙界外!

“怎么了吗?”

见宿烟呆在那儿,莫渊有些疑惑地问道。

“啊,那个,没事没事……”

宿烟不免有些尴尬,毕竟是人家门派的亲传弟子,就这样被她扒了衣裳,还被留在了仙界外……

“就这样吧,我就先行一步了。”

“好。”

话音刚落,宿烟便飞一般地离开了宓苑,匆匆跑出了莫氏,来到莫联所在的那个角落。

莫联还没有醒,还在昏迷中,宿烟不由感叹道:“这么能睡的吗?我打的也没有那么狠啊。”

“喂!醒醒!”

宿烟叫了莫联一声,然后便把身上这人的大袖衫给脱了下来,接着又把帷帽戴在了头上。

莫联醒来就看见一个戴着帷帽的女子站在他面前,大声嚷道:“你……你谁啊?不对,你是那个打我的女人!”

宿烟神色未变,颔首道:“是我。”

莫联仔细看了看眼前的女人,指着她道:“不是……你不是那个庭烟吗?错,你是宿烟宿丹枫!”

还不傻嘛,还知道她是谁呢,宿烟再次颔首,道:“是我。”

听宿烟承认了,莫联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站起来,想要把宿烟捉拿归案,但却被宿烟一指制住。

“你还是先把你的衣裳穿好吧。”

莫联闻言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顿时感觉被雷劈了!劈的外焦里嫩的那种。

大袖衫在地上,上身只有里衣,且胸膛半露,莫联连忙抓起地上的大袖衫穿在身上,通红着脸指着宿烟道:“你你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宿烟无语了片刻,如实答道,“没做什么啊,就是扒了你一件衣裳而已。”

莫联才不信宿烟的话,嚷道:“你岂止是扒了我一件衣裳?你还对我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啊,你认为我会对你做什么?难不成……”

“你你你……你闭嘴!”

宿烟抿唇,敢情这孩子是想歪了,她这么光明磊落的人,会做那种事吗?

“放心,我不会对你做那种事。”

“我……我信你个鬼!”

宿烟摊手道:“那你不信我,我又有什么好说的?你不信我,那你就当做发生了呗。”

莫联自然不想当做发生了:“你这是强|暴民男!”

“咳咳咳……”宿烟被呛到了,被空气呛到了,被他的话呛到了。

天,他怎么非要这么认为?!

“我没什么好解释的……”

宿烟完全不想搭理这个傻子了。

“你……你怎么能这样?”

莫联以为宿烟是承认了,眼眶瞬间红了。

宿烟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会哭?!他一个堂堂七尺男儿竟然哭!

“不是……你哭什么啊?”

“我的清白之身没了!”

“我没对你做过那种事!你这人怎么就不相信别人的解释呢?”

“你……真没那样?”

宿烟瞥了莫联一眼,道:“废话!我乃正人君子,岂会做那种污|秽不堪之事?”

呃……正人君子?确定吗?

见宿烟也不像那种人,而且自己身上除了脖子那儿略有疼痛,其它处也没什么疼痛的感觉,莫联收回眼泪,忙不迭地跑回了门派内。

宿烟也没有在此处多留了,她还要去一趟即墨氏。

“三师兄,你回来了?”

莫尧抱臂倚在莫联寝室的门框上,似笑非笑地看着莫联问道。

莫联一直都觉得莫尧这个笑容很瘆人,总是莫名的让人出一身冷汗。

“归一啊,你找我?”

莫尧放下手臂,道:“我找了你一个下午。”

“那个……是有什么事吗?”

“没有。”

莫联:“……”没事找我干嘛?

莫尧似是看出莫联在想些什么,道:“见你。”

“嗯?”莫联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莫尧是什么意思。

莫尧继续道:“找你,然后见你。”

莫联还是有些不解:“见我干什么?”

莫尧略过了这个话题,问道:“你去干什么了?”

“给仙师买栗子糕啊。”

“需要这么长时间?”

莫联没有说出他误会宿烟,且以为自己没了清白那事,便找个理由把这事搪塞了过去。

莫尧倒也没再多问,莫联暗暗舒了一口气,但又听莫尧道:

“下次我陪你去。”

我!不!需!要!啊!

莫联满脸不愿意,莫尧却不再看他,从他身边擦肩而过。

“莫归一!我不需要你陪!”

莫尧顿住脚步:“你需要。”

“我不需要!”

莫尧假装没听见,径直走了。一副计谋得逞的小人模样。

莫联气的要跺脚,深吸一口气,大不了自己偷偷溜走!

宿烟刚到即墨氏外,就听见了里面莺莺燕燕的话语声,令人听着甚是作呕。

这次是受人之托,否则宿烟肯定是不会来的。

“嘭……”

宿烟一脚踹开了大门。

“谁?”

“你姑奶奶!”

即墨君彦喝了整整一坛酒,虽没醉到不省人事,但也快醉到那种程度了。

“姑奶奶?姑祖母你来啦……”

宿烟看着屋里一群穿着暴露的妓|女,蹙了蹙眉头。

“哎呀,姑祖母不高兴了,那你们都给我滚吧……”

“唉,是是。”

不一会儿,这些妓|女就都退了出去。

“姑祖母,你找我什么事啊?”

“姑祖母,你见着知许了吗?她说要来……”

敢情她在骂他,他却真把她当他姑祖母了?

“姑祖母,你是和知许一路来的吗?怎么没见着知许啊?知许是不是躲起来了?她是不是生我气了?”

“何知许你个坏女人,只肯在梦里见我……”

宿烟叹息了一声,走上前去。

“你看清楚,我不是你姑祖母!”

“你是……你就是……你也是个坏人,把知许给我藏起来了!你让她出来!”

话罢,即墨君彦又自顾自地大声叫起来:“知许!何知许!你出来!要不然我就去找你了!”

没有人应他,即墨君彦的眸子瞬间暗淡了下去,然后他就从椅榻上摔在了地上。

宿烟没有去把他扶起来,静静地看着这个喝的烂醉的人。

即墨君彦踉跄着从地上爬起来,但因为喝太多酒的缘故,总是头重脚轻,一次又一次地摔在地上。

最后,即墨君彦放弃站起来了,就在地上爬,爬着去找早已逝去的何知许。

“即墨君彦……”

“啊?姑祖母,怎么啦?是看到知许了吗?”

“知许已经死了。”

即墨君彦突然就捂上了耳朵:“没有……姑祖母你骗我,你怎么和那些人一样?都骗我……知许就是藏起来了,她在和我玩呢……”

“即墨君彦,你比谁都清楚何知许死了的事实,何必再自己骗自己了呢?”

“没有,明明没有,知许不会死的……姑祖母,不和你说了,我去找知许……找知许……”

即墨君彦脸上虽然挂着笑容,但任谁看都会觉得这不是笑,这是比哭还难看的表情。

“啊!知许,你出来吧!我找不到你,我输了……”

依旧没有任何声音回答他,即墨君彦抱头痛哭:“啊……知许,我输了,我输了,你出来吧,你出来!我们不玩了……”

即墨君彦哭的声嘶力竭,不能再让他这么下去了,否则他会直接暴毙的。这般想着,宿烟给他喂了颗药丸,即墨君彦瞬间就睡了过去。

“睡吧,在梦里去见她。”

(本章完)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混沌之战之起源混沌之战之起源猴子大叔|仙侠一个少年在一次意外灵魂穿越到了一个修真世界,这是一个以实力说话的世界。莫凡在这里一次次的获得奇遇,不断的攀爬,最后到达一个所有人都得仰望的高度。
  • 举目见日举目见日星野遥|仙侠故居草木深,旧人何以寻。 乱世情何在,唯有心中留。 万事无奈何,一剑解千愁。
  • 灼灼桃花烬如霜灼灼桃花烬如霜陌熙燕子|仙侠三生石前,奈何桥旁,忘川河畔,我是否曾见过你? 那一世,大婚之日遭受背叛她险些魂飞魄散。 这一世,她忘记前世所有以另外一个身份活着。 被封印的禁地,成就她和他的初见,白雪皑皑,琴声悠扬,还有一只水灵兽。 两次相救之恩让她和他结下了牵扯不清的情份,他说好要为她遮风拦雨,可后来的大风大浪却都是他给的。 记忆恢复,她伤心欲绝,两世她最爱之人却是伤她最深之人。 何为正,何为邪,明明我没干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为什么你们都想要我死。 她当着他的面废去自己半身修为,只因那是他教给她的,她说,欠你的,我已经还清了,从此以后,你我恩断义绝,永生不再相见。 终于 梦里繁花落尽,此情未央,此意难忘,弦虽断,曲犹扬。
  • 宝典宝典录事参军|仙侠星际君王,文明联邦,一部华夏文明的星际开拓史,一部从学生到帝王的奋斗史! 宝典在手,天下我有! 参军出品,必属精品!
  • 洪荒的信息时代洪荒的信息时代目自翕张|仙侠作为一只天生就会玩儿火的凤凰,不炼器是不是有点可惜了?其他凤凰是原始人,俺可不是! 只是这个器不好炼啊,炼出支手枪来,威力还不如直接喷火,炼出门大炮来,依然不如直接喷火。 好吧,那就炼个手机,让大家随时都能联络;再炼个电视,丰富洪荒生灵的文化生活;再炼个电脑,大家集体当宅男。 这样才对嘛!大家都有自己的爱好了,就不会再打打杀杀了,世界才能和平嘛!
  • 仙迹天藏仙迹天藏石头里|仙侠仙界屹立数万载,由四极大帝主宰。然仙界起始,亦有魔界诞生。魔界由魔王掌控秩序,其疯狂之念,自古留存,欲想踏出魔界,占领凡间,覆灭仙界,独霸万天。现如今,仙界恰逢万载轮回,正是青黄不接,诸物待兴之时。而魔界沉寂万载,亦是开始蠢蠢欲动。。。
  • 史上最强催眠师史上最强催眠师云莫测|仙侠仙佛已死,神魔不存。这个世界便需要这样一个人!剑试天下,瞰俯苍生。凝炼玄黄,掌握乾坤。......且看他如何以鲜血浇铸催眠之术,上演史上最强之神话!!!
  • 重生征伐九天重生征伐九天迷月情|仙侠天不遂人愿,人又岂能随天意?再生为前世,刀枪战四界!一鼎镇万器!一宠遨游四界间!一代传奇征伐九天!!
  • 炼神空间炼神空间宋易|仙侠什么?你会炼丹?这有什么稀奇?哥有聚宝盆,草药进去,仙丹出来!啊?你还会炼器?不好意思,哥还是有聚宝盆,废铁进去,灵器出来!沈万三渡劫失败,携带聚宝盆穿越到异界的一个穷小子沈越身上,从此以后炼丹药铸神器,就像爆米花一样简单,在异界混得那是风生水起,富贵逼人。
  • 暗夜舞者2暗夜舞者2纪沫|仙侠卧薪十年磨一剑,暗夜难掩霜刃寒。而今快意纵恩仇,舞尽沧桑梦也残。曹横舞智以御人:夜,一个深邃的世界,一个彰显原始本性和迷人梦幻的宽广舞台。莫天悚长袖善舞:我虽然用剑,但我不是剑客。我是刺客,专门在暗夜中刺杀他人以博得财物的杀手。梅翩然雪夜蝶舞:我虽然也有一对美丽的翅膀,但我不是蝴蝶,而是月蛾,只能在夜色的遮掩下学着蝴蝶偷偷起舞的月蛾。莫桃慷慨拔刀舞:不要叫我庄主,我以前不是,现在不是,以后也永远不是幽煌山庄的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