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无标题章节

(一)

第一百一十次对镜梳妆,这是我醒来后做的唯一的事。门又一次被推开,我已坦然。

“又不吃饭?”任蚩训斥着问我。

我拿起篦子,再次梳起刚被拆开的头发,任蚩上前一把抓住我的手。

“哪怕你疯了傻了!也该知道吃饭!”

我目光炯炯,对上任蚩愤怒的双眸,撇起嘴角冷笑他无知。

任蚩看着我冰冷的眸,叹道“你真的变了!”

我又是一阵冷笑,抽回手,继续梳头发。

“到底怎么做,你才肯吃饭?”

我一下一下梳着头发,目光冷冽地望着镜中花容月貌的自己,久久,道“让我去找他。”

(二)

太阳沉睡之时,我出生于北冥山谷,乃一只灵狐。母亲生我时身受重伤,难产而亡。父亲抱着襁褓中的我到处逃亡,躲避捉妖师的追杀。我躺在父亲怀里却不知他已被捉妖师杀害,一声啼哭,一刀砍下,刀落之时,我被一位白衣先生救下。

十岁时,我已习得一身身外之术,先生本打算教我修仙,而我却一心将心思放在与捉妖师对抗之中。只因五岁时同先生下山,曾看见捉妖师捉拿小妖,心中一直愤愤不平。而年幼的我,又怎知家破人亡之痛。

任蚩是我的哥哥,乃一只白狐,他无父无母,自生于五兮山,也是被先生救于捉妖师刀下。因此我与哥哥,算的上是有共同的志向了。

时光荏苒,十六岁这一年,我遇见了一个书生。

那日,我同任蚩哥哥上山采果,山路崎岖,又刚下过雨,任蚩哥哥拉着我的手一步一步走向果树。不料我脚下一滑,竟拖着任蚩摔下山谷,滚到了泥潭里。

任蚩法术高明,正欲飞出泥潭,谁知头顶竟被一人砸中,压到了泥潭底。我大喊一声“喂!何方来历?竟害我哥哥!”

只见一男子慢悠悠地从泥潭里挣扎着转过身,见他戴着书生帽,看向我后,愣了几秒,转而冲我呲牙一笑,道“在下书生,赴京赶考,不想却在这山谷迷了路。”

任蚩终于从泥潭底爬了出来,一脸污泥。我看他狼狈的样子却忍不住笑了出来。

任蚩抓起一把泥巴扔向那书生,愤怒道“看什么看!”

书生被泥巴砸中了一只眼睛,成了一个独眼龙。我更是笑出了声。书生见我看着他笑,忽而哈哈傻笑起来。

任蚩轻松飞出泥潭,将我和书生救出,随后我们找了个山洞,任蚩找来一堆湿柴,好不容易点起了火,我们三个围坐在一处,任蚩问我“冷不冷?”

我摇了摇头。

对面书生看看我又看看任蚩,问“你们,是夫妻?”

任蚩被问的一愣,转而憋着笑看向我,问“他问这问题,你如何回答?”

(三)

先生圆寂了,在我和任蚩返回山上时。他安静的躺在木床上,一动不动。任蚩含泪抱着我,任我哭的撕心裂肺。

处理完先生的后世,任蚩对我道“先生已逝,不如我们,追及后尘,继续为他老人家救济苍生。”

于是,我同任蚩下了山,救济小妖于捉妖师刀下。

这一日,我又遇到了那位书生,据他所说,他只是躺在树下睡了一觉,醒

来后身后突然长了尾巴,还招来一大胡子男子持刀追杀。

任蚩刻苦,又有天赋,所以法术高超,而我虽不曾有天赋,却也算刻苦,我二人合力将捉妖师困与天罗地网中。

谁知捉妖师竟是个每日食小妖的假捉妖师,他露出真身,千头万尾,恶心至极。咆哮而出,天罗地网,破了。

任蚩持剑飞起插上捉妖师头顶,可前一秒,捉妖师已冲向我,书生为了救我,挡在了我面前。

鲜血从口中吐出,书生的身上飞出了一缕魂魄,魂魄消散,书生身后的尾巴也消失了。任蚩持剑刺向捉妖师头顶,捉妖师挣扎了几下,最终死去。

我抱起书生,道“你不要死!”

书生咳了咳,笑道“不会死,只是,有点疼……”

(四)

捉妖师被杀,妖族获得了拯救,书生在我同任蚩的照顾下,身体也好了起来,我同任蚩也决定返山,继续修行。临走时,书生道“有缘,再见。”说着,他独自背上行囊,先行一步。

我以为,这辈子再不会见他一面。返山路上,我与任蚩边走边游山玩水,一走便是数月,行舟过江时,忽听同行之人对话,他们说朝廷新进国师,专门屠杀妖族一部,为朝廷匡扶正业,甚得皇帝欢喜。

我同任蚩面面相觑,决定,原路返回。

我扮上男装,与任蚩骑快马向京里赶去。

马儿驶过人群,前方不知何时行来一辆轿子,任蚩勒马。

那一日,我看见书生下了华贵的轿子,袭一身绸缎,远远望着我笑。

他走过来,笑道“姑娘,又见面了。”

“你……”

“在下考取功名已有一月之久了。”

“恭喜……”我话还没说完,任蚩已策马而去。

身后传来书生大喊“姑娘,有缘再见!”

我与任蚩进了宫,乔装打扮成锦衣卫,准备刺杀国师。

那一夜,我清楚地看见书生执一本书坐在国师卧房里。

怎么是他?

我执剑冲入国师卧房,任蚩随后跟入拉我手出去,说我太唐突!

“说!你和国师有何关系?”我执剑指着书生质问。

书生缓缓抬起头,道“我就是国师。”

(五)

书生站起身,一步一步走向我,伸手撕下脸上面具,道“这些日子,等你好久了。”

一张风华绝代的脸映入眼帘,我怎么会忘记他那么好看的脸?

我没有喝那碗孟婆汤,还对孟婆大打出手,打伤孟婆后,我独自跳进了回生路。我去那里,去下一世,寻找我的一知。

前世我仍乃一只灵狐,只不过同任蚩一样自生于九幽山谷。一知便是我身边先自生出的夫君。

我们两小无猜,携手同行三百年,他为我取名,为我暖被,终于得道成仙那一日,我们却被天师贬下了凡间。

天师伫立于天边,怒骂我二人不知羞耻,区区妖孽也想成仙。

一知道“我二人虽为妖,却不至于为孽,修仙是路,却不是最终目的,既你区区一尾白龙既可成仙,为何我们不能?”

天师哑口无言,却放下天雷劫,口中信誓旦旦“只要你们能抵挡住这天雷劫,我便允你二人飞仙!”

那时一知虽然法力有限,却为了护我而遭受天雷劫。我眼看着他奄奄一息躺在我的怀里,告诉我“活下去……”

在我幼时,因为找不到果子吃而哭泣,一知把怀中所剩唯一一颗失水的果子

拿给我吃,他告诉我“活下去才有希望……”

一知,活下去。我渡气给他,挽他回阳间。

“不成仙,那我们就做一辈子小妖怪。”我趴在一知肩头,笑着看他,一知宠溺地抚摸我的秀发,道“好。”

那时我二人法力高深,多次拯救苍生百姓于奸人手下,深得百姓敬爱。

那一世,我与一知,比翼双飞,深爱彼此。可后来,我与一知分开了。

一知真身并不是一只狐狸,而是真龙之子,当初天师让他遭受天雷劫只是想验他真身。

“前任国师乃天师所化,若不是他解开我的封印和记忆,我到现在还不知你的恶毒,美丽的女子……”书生抚摸上我的脸,任蚩一把推开书生的手,眼里露着怒意。

三百年前,我还未修成人形,雨夜闯进一知草屋檐下,见他与一女子紧紧相拥,我痴恋他的柔情与美貌,从他们对话中,我知道一知和那女子是从天而降到凡间渡劫而来。

一日,趁一知不在家中,我偷散了迷药,将那女子害死,最后摇身进入女子身体,从此变成一知的“妻子”。

我与一知相知相守,本想与他共度一生,不料自己却早逝于世,误打误撞被一知带回了天界,我的身份被堪破,一知要置我于死地,我含泪问他“这么些年,你确定你一直爱的是她?”

一知最终还是没有惨下毒手,他落了泪,不知为我,还是为她……

我眼看着他执剑自缢,纵身跳入轮回。

“是你一直阴魂不散。”一知开口骂我是妖孽!任蚩护我于身后,与一知大打出手,白剑刺向了任蚩的心脏。

“不——”

我抱着倒去的任蚩,却听见一知冷找道“你虽未喝孟婆汤,你以为这一世你还是那个衷心只爱一人的你吗?妖孽就是妖孽,何谈衷心?”一知狠狠拔出长剑,又挥手向我刺来,任蚩握着长剑,跪在一知面前,口中流出鲜血,他祈求一知“一切都过去了,放了她……”

一知怒目向我,道“他这样的女人,不值你爱!”

“回心!”

长剑入我心口处,耳边最后一次传来的是任蚩的呼唤。

(六)

国灭了,一夜之间。皇帝不知踪迹,百姓流离失所。梁朝太子坐拥皇城,任蚩与我,被押入了大牢。

辗转投胎多年,我命已尽,只剩一缕魂魄。任蚩抱着我,唱着那首《不休》:

月落时,不绝爱你,月升时,仍真挚对你……

我笑了,道“哥哥,我是个骗子,不值……”

任蚩哭着,又笑了,道“傻丫头,从小我就知道,你的眼睛里藏了好多秘密,只是不曾问过你罢了,因为啊,既然欢喜你,就该保护你,回心,你知道我何时爱上你的?”

……

“那年冬日,我咳嗽不止,你夜里只身上山为我采药,那时你还小,遭得一身伤痕累累,你喂药给我,还唱《不休》给我听,告诉我要活下去……”

“如今我知道这话是谁告诉你的了,可我还是有些当初听到这话时的欣喜和感动,先生明明说我命尽了,你却把我救活了,回心,大概那时,我是中了你下的蛊吧……”

“回心,回心……”

我只听见任蚩一声又一声地唤我的名字,眼睛困顿,便沉沉地,睡去了。

一年后,任蚩才告诉我,那夜,是任蚩打开了先生临走时留下的一记符帮我们度过了难关。

任蚩苦笑地看着我道“这么久了,你还是忘不了他?”

我道“我只是想见他最后一面。”

任蚩带着我,去了一知居住的草屋,云雾缭绕之中,见草屋内躺着一透明棺椁,当年被我害死的女子正躺在其中。

我哭的泣不成声。

“回去吧”任蚩抱着我道。

久久,我问“任蚩,他怀中佩戴的,是灵玉吗?”

那年我贪黑起早为一知打磨的一枚灵玉,一知高兴地睡觉都不摘下。

任蚩笑了,抱着我道“你们两个啊,命数都尽了……”

我推开任蚩,一步一步走向一知,唤他“相公……”

外面下起了雨,一知冲出了草屋,我哭着走过去,抚摸着他的脸颊,他推开我,拔出长剑,道“来送死的?”

我痴笑,道“一知,这么多年了,你真的没有爱我一点?那这玉佩又算什么呢?”

他慌了,匆忙拿下腰间玉佩扔到地上,道“滚!”

“男子汉大丈夫,爱了何必说谎!”任蚩赶上前来。

我期待着,却只见他转过身背对着我,晕倒在地。

我躺在一知身旁,泪水模糊了双眼,我看见那年我们跑闹于花间,我看见他挽着我的手说要给我一世温柔,我看见他抱着我入睡安眠……

乌云来临时,一知灰飞烟灭,雪落的时候,我走了。

任蚩,我们有缘,不再见。

一知,我们有缘,再也不见。

上一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纯白色的音乐纯白色的音乐古狼333|短篇学生与古代书生的情感过往,每次都有纯白色的音乐相伴!一生无悔的爱情就发生在古学院中......
  • 戾碑戾碑华秀兰|短篇袁明松以为自己看朱成碧,揉了揉双眼,墓碑上清清楚楚地写着,孝男贾兴岩,媳郑雅萍。董事长三代单传,他是清楚地。董事长只有一双孩女他也了了。为何孙系辈分下有四个名字:贾于丽、宏小孩、贾于龙、贾于茵。前两个人,他们小时候,经常带他们去玩。贾于龙、贾于茵,还没听说过。袁明松终于明白,是这个原因挨骂。哼,也许回到谊云市,还会得到大大的表扬。于是,对着碑文,又拍了几张清晰的照片。
  • 一只环球的猫一只环球的猫觅喵|短篇小斑,一只被抛弃的白色小猫的寻主之旅 这一路上起起落落,危险重重……
  • 幼时忆幼时忆莫生生|短篇[蓝色调简介版]可能,那应当就是我二十一年的生命里,最开心的一天了吧 不过现在我依旧爱吃包子,也时而盯着桌上做得精致的美味想起那时马先生的模样,想起他拿着包子坐在我床前见我开心,自己也笑得像个傻子的样子。 只是回过神来,听着喧嚣极了的城市会莫名的失落。也许穷尽一生再也买不到那样好吃的包子,买包子的人走了,那种味道也便随他离开了。留下爱吃包子的人,茫茫人海里像个孤儿。 [欢脱型简介版]那段时间感觉自己一腔热血,如果那时有人给我一把枪,叫我去西双版纳捉狮子我都会去的,只要学校不阻止,我其实还想砸掉几扇初三窗户刺激刺激,但就是被约束着得以装模作样把校服袖子拉的老长老长松松垮垮披在肩上,翘着二郎腿做卷子…
  • 把酒饮清欢把酒饮清欢折一曲相思|短篇她身怀杀亲之仇,却在复仇之路上无意间爱上了他,而他却遭人陷害让她误以为是他的母亲杀了她的血亲,两族交战,他为她而死,她为他而痛,她去求那高人来医活他,却不知幕后黑手就在其中......
  • 人间渐暗人间渐暗十九伏十七安|短篇可能是篇小说。不知道在写什么,但知道想表达什么。
  • 残梦孤秋残梦孤秋光雪铃|短篇残缺的,只剩下梦;孤独的,只在秋季。 以歌词纪念往昔,以故事诉说孤零。 希望光明得以延续,希望自己得以坚定, 去寻找当初的约定和守护当初的秘密。 (未经允许,禁止使用)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严禁盗用) (皆为原创作品)
  • 唯读爱恒久唯读爱恒久铭浩轩|短篇我真的爱你,闭上眼,以为我能忘记,但留下的眼泪,却没有骗到自己。
  • 等待下一世花开遇见等待下一世花开遇见颜香沁儿|短篇他说:“我这一世的放手,只为你有一生的欢愉。”她说:“我这一生最幸福的事就是等待,等待你的每一分每一秒。”他说:“那我们等待下一世花开遇见好不好。”她说:“好,下一世放下所有,只要和你在一起。”沐溪说,我们学校的食堂没有六楼,可我为什么在六楼遇见他,还有我专属的美味。李游说,夏清雨,你中邪了,不要再执迷不悟了好不好。但是,这是我夏清雨的决定,与任何人无关。萧祎说:“你好,夏清雨,我们在一起吧。”夏清雨说:“为什么是我?”“因为我喜欢你啊!”“为什么喜欢我?”“因为爱你,所以喜欢你。”世上没有一见钟情的爱情,但是你却深深印在我的脑海,生生世世的约定,仅此而已。
  • 世界太美,可我只是路人世界太美,可我只是路人静待夕阳|短篇我喜欢这个世界,喜欢这个国家,喜欢这个小镇,喜欢这个小镇的一切。我很想驻足与此,可世界太美,而我只是个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