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章 阴商柳清明

做鬼魂买卖的年轻商人柳清明,今天来到了徐家庄

每来到一处地方,他就会拿出他自己带的小板凳坐在村头,挂出招牌等着。

这时候走来了一个颇有姿色的农妇

“大师,您这能抓鬼吗?”农妇轻声问道

“能,十年以下一个三百,十年以上多一年加三十,百年的有优惠,多了得加钱”说着柳清明从兜里掏出了一张皱巴巴的纸

“这是价目表,只抓恶鬼,好鬼得超度,超度价格相对便宜”柳清明将纸递了过去

农妇摆摆手说道:“大师,我是个寡妇,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我男人死之前是个包工头,欠了一屁股高利贷,然后就被人给毒死了,我们为了躲债,这才来了这里,可是最近,我家大宝,总说晚上有一群人站在屋子里,天天早上起来斗哭的很厉害,我也去过寺庙,和尚也来过,可是好像没什么用”

柳清明听的很是仔细,然后他抬头说道:“超度不了,对吧?”

“我也不清楚啊,孩子每天晚上都闹,而且闹得越来越厉害,最近他说那些人要带他走,我都吓坏了,我知道你们阴商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钱我肯定不差你的,你可得救救孩子啊!”说着农妇就要跪下来

“大姐,别这样啊”柳清明连忙伸手将农妇给扶了起来

“这天也快黑了,今晚我就帮您处理一下,您先去买点大面额纸钱,记住一定是大面额!我收拾收拾在这里等你,费用我尽量给您打折,好吧”柳清明将纸收进了兜里

“多谢大师”农妇在谢过柳清明以后便立即跑向了就近的小卖部

柳清明收拾好东西之后,便背着他的登山包来到了村子里

他看了看周围的几所房子,并没有什么异样,现在是夏天,不过热的属实有点过分

即使现在是傍晚时分,也并没有那么凉快

他继续往里走,突然一阵冷风从一家大门口吹了出来

柳清明抬头一看,院子上方冒着腾腾黑气,他低声自语

“看来就是这家了,不过,看这阴气的浓郁程度,至少得有十只厉鬼啊,啧啧啧,又得费一番大劲了”柳清明推开门走了进去

“来将报上姓名!”看起来只有八岁左右的孩子,手里拿着一根长长的木棍,直指着柳清明

“阴商,柳清明”柳清明拱手说道

“哼,哪来的小将,我听都没听过,快快出去!别打扰我常山赵子龙练武”

正当柳清明笑着要出去的时候

之前的那位农妇跑了进来

他一把抱起孩子,紧接着就是朝着屁股蛋子来了几下“干什么你!谁让你这么对客人的?”

刚才还很是正经的孩子立即就哭了起来

“妈!啊,,啊,,啊,,呜呜呜呜呜,,,,我错了!”

柳清明忍住了笑

“大姐,孩子没错,别打了,纸钱买回来了没有啊?”柳清明上前把孩子抱了过来

“买回来了,你看够不?”农妇提着一小袋纸钱问道

“嗯,差不多,能先赏口饭吃吗?”柳清明问道

“我这就去做,刘云,来帮妈妈做饭”农妇大声喊道

“您先进屋”

柳清明抱着孩子进了屋

“叔叔是道士,给叔叔说说你晚上见到那些人的具体情况”

“你不是说你是阴商吗?”孩子一脸疑惑的看着柳清明

“阴商只有到道士能当,叔叔今天来是帮你的,快给叔叔说说”柳清明抹去了孩子眼角的泪水

“哦,事情是这样的

每天晚上,我就会听到我爸在堂屋里喊我的名字,可是一醒来,屋里就站满了人,他们不让我出去,也不干别的就在那里站着,我也叫不醒妹妹和妈妈,他们好像死了一样,我怎么喊也喊不醒”说着孩子又哭了起来

“你说堂屋里你爸喊你,你确定是你爸?”柳清明问道

“嗯,绝对是我爸”孩子吸了一下鼻涕

“好了,别哭了”

吃过饭,天已经黑了

“去把你男人的牌位抱过来,顺便找块红布,今晚你和你女儿去当堂里带着,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出来,明天早上就什么都解决了”柳清明非常严肃的说道

然后,柳清明就让孩子抱着他爸的排位坐在屋里

而自己则躺在了炕上

“叔叔?我要是叫不醒你呢?”孩子转过身看着柳清明

“放心,叔叔不睡,这事儿还得你爸来解决”

“那你为什么不走呢?”孩子天真的问道

此时柳清明总不能直接跟他说自己没地方睡,想在这儿蹭一宿吧?

“叔叔是怕万一你爸解决不了,他们再伤着你,叔叔是留下来保护你的”柳清明微笑着说道

“不用,我相信我爸爸一定能把那个红衣服的阿姨赶走的”孩子倔强的说道

“等等,你说有一个红衣服的阿姨?”柳清明坐起身来,颇为紧张的问道

“是啊,就是她要带我走的”孩子自信的点点头

“不好,快把你爸爸的牌位抱回去,待在堂屋里不要出来!”柳清明迅速下炕穿好了鞋

孩子一脸疑惑的看着柳清明

“听话,快点去堂屋!”柳清明打开了登山包,取出了一块黑漆漆的木牌

又拿了几张黄符贴在了门背后,给了那孩子一张

“把这张符贴在堂屋的门背后,不管是谁敲门,都不要开门,也包括我,听见了没有?”孩子点了点头,抱着牌位跑了出去

深夜,门是开着的,一阵清风吹进了屋子

“来了?”柳清明手里紧握着木牌

“你又是哪位?刘大宝呢?”红衣服的女鬼站在了柳清明的正前方,身后跟着一大批鬼魂,几乎挤满了整间屋子。

“凭我手中木牌,我想我有权利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以及解决这件事”柳清明举着木牌晃了晃

女鬼吓了一跳,然后又笑了笑说道:“原来是阴司大人啊”

“嗯,快点说!”柳清明翘了个二郎腿

“我叫吕婷,是刘大宝的情人,这些人都是我的亲戚,他们是托了我的关系去刘生厂里干活的,也就是刘大宝他爸的厂子,可是这个杀千刀的,厂子偷工减料我亲戚们都死了,我也没脸回去,可是这家伙一分钱不给,赔偿款也掏不出来,我以为他是真的没钱了,可是我竟然看到了他在乡下另一个小三,还有一栋别墅,他还想跑?我一气之下就在酒里下了毒。

然后,我们都死了,我现在就想让他也尝尝失去亲人的感觉!”

“额,你是不是脑子瓦特了?我说你这个小三也不笨那,当个小三还追到把乡亲们的工作给找了,但是,你的债主是刘生,他已经死了,我想他的财产也已经被相关部门没收了,估计已经赔给他们的家属了。相信法律嘛”

“他财产被那个小三给卷走了”

“你为什么不把那个小三也杀了?”柳清明满脸无奈

“我也想啊!可是没机会啊”

“姐,是不是扯得有点儿远了?”旁边一个小鬼插嘴道

“知道!你闭嘴”女鬼小声说道

“阴司大人,您看我这要求也不过分吧?”女鬼笑着问道

“过分!怎么不过分?”柳清明郑重的说道

“姐,咱干脆直接干他吧,咱们这么多人还打不过他一个?”刚才那个小鬼又插嘴道

“是啊是啊,咱们这么多人呢!”后面的鬼也附和道

“你们傻呀,还以为自己活着呢?我们现在是鬼!他手里的木牌可比枪好使!”女鬼转过身去说道

“好了,你们去过阴间没有?”

“还没有呢,不过钱一到手我们就立马自己去自首”女鬼笑嘻嘻的说道

“这么着吧,我没人给你们三千亿,昂,然后领了钱下去,跟鬼差说认识刘大爷,我也会给你们开字据,鬼差自然就会给你们办理永久居住证,房子也有,不过有一条”

“您放心说,只要您给钱啥都好说!”女鬼笑了起来

“那就是以后我要是需要你们上来打架,你们必须迅速上来,行不行?”柳清明晃了晃手里的木牌

“我看也行,就是给这位大哥打工嘛,包吃包住,钱还给的不少,我同意!”一个大个子鬼大声说道

“我们也同意!”后面的鬼附和道

“那啥,大哥,我不要钱,你看我怨气比他们大点,要不就跟着您?”

柳清明笑了笑“好,其余人先到院子里等着,你留下”柳清明让女鬼留了下来

等其余人出去,柳清明拿出了一个葫芦

“进去吧!”女鬼毫不犹豫的飞了进去

柳清明烧了纸钱,他们就自己下去了

第二天,柳清明留下了几张黄符,趁天还没亮就匆匆走了

上一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厉少你老婆黑化了厉少你老婆黑化了纳兰松松|短篇她知道他恨她,她提出离婚,他坚决不同意,把她往死里折磨,霸道地要她为他生孩子,终于她累了,留下一句永别,她消失在波涛汹涌的海里,那一刻,他终于明白,恨有多深爱就有多深,他想重新开始,只爱她一个人,她却没了后来。
  • 重生民国之夫人请败家重生民国之夫人请败家风惜洛|短篇第一世穷鬼一个能吃饱都不错了,好吃的看着、喜欢的漂亮衣服想想、男朋友没有,母胎单身二十几年到死没拉过异性小手。亲爹亲弟不算。 重生民国第一天相亲见面,见第二面洞房。这速度是不是太快了。关键是洛惜还答应了,不?是被引诱了。对方太帅还有钱,一不小心就上当了。 婚后?小日子还不错,要不然就从了吧!
  • 杂说志异杂说志异湖北道人|短篇我记录的一些我认为有趣的事,希望能给大家在无聊能解闷。(更新不稳定)
  • 槿花繁槿花繁朝暮长安|短篇“思渊,我们错就错在都为男子,下辈子我定当个女人,我等你来娶我” “雁回!放下!” “雁回,将来我为种一院子的木槿花可好?”“好,我等思渊哥哥” “小可爱,叫哥哥”“嗯……思渊哥哥!” 李思渊十五岁遇见十三岁的周雁回,那一看便再也移不开眼了…… “小可爱,槿花玉佩可是我娘要给自己儿媳的”
  • 老酒馆的猫老酒馆的猫殣殜|短篇后来,酒喝光了,你也走了。 祝你前程似锦,祝我未来可期。
  • 妖精诗歌妖精诗歌桂向阳|短篇诗人,是上帝的天使坠落人间。本妖精诗人,是正常人中的疯子,是疯子中的正常人。本妖精诗人之妖精诗歌,给你一个另类的感知和触摸。
  • 天梦一语天梦一语天语一梦|短篇为人一世,如梦一场。 亦痴亦迷,不转不退。
  • 羽木日记羽木日记遂行|短篇不懂爱情,却要装作一副看得十分透彻的样子,真当爱情来了,堕落了,然后迷惘了,原来我的爱情就像我的人生一样,任何时候都经不起考验。 人生可以选择逃避,但是已经来到的爱情,我一逃,就散了。 (本文以第一人称叙述)
  • 姐刀呢姐刀呢墨羽.|短篇拔刀准备鲨无忧(bushi),盒盒盒 类似于散文集这一类 要是我咕了就我鲨我自己
  • 人间情华人间情华黑水肥鹤|短篇故事或喜或悲,离人或醒或醉,我们都活在泥沼却依旧向往着星空。每天一个故事,不知能否感动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