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1章 安笙柔,我朋友

顾以琛含着笑回到家里。

“我的天,我没看错吧?老哥你笑了?!”顾念恩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听见顾念恩的话,顾以琛的笑意一下子就没了。

“没有。”

顾念恩像发现什么新大陆一样,抓起顾以琛的手,看着他手上的手表,顾以琛下意识地把手抽了回来。

“哥,这表我以前没见过啊。”

“柔柔送的。”顾以琛说完这么一句话便上了楼。

“柔柔?是隔壁那位姐姐吗?!”顾念恩大声问道,顾以琛没回答她。

“恩恩,大晚上的你那么大声干什么啊?”

从另一个房间出来的顾久安问道。

“姑姑,我哥他,换了个手表……”

“他是顾氏总裁,富可敌国,换个手表不是很正常吗?”顾久安坐到沙发上啃着苹果。

顾念恩“哎呀”了一声,然后坐到顾久安旁边。

“那个手表,是隔壁的那个姐姐送给他的。”

“咳咳…隔壁那个妹子?那个项链的礼物主人?”顾久安看着顾念恩问道。

“嗯嗯嗯!”顾念恩使劲点头。

“我的嘞个老天啊,你哥他是真的铁树开花了?!”

“我看是。”

“啧啧啧~我现在是越来越想见见那位妹子了。”顾久安啃了口苹果。

“我也是,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降得住我哥这种人呢……”

“姑姑,我觉得那个叫柔柔的人肯定很温柔,还特别特别好看,肯定才华洋溢!”顾念恩托着脸说道。

“我也这么觉得!”

“顾以琛那么高冷的人,我觉得肯定是很温柔的人才能受得了他!”

顾念恩表示赞同。

“叮咚!”

顾久安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一下。

她拿起一看,结果给她吓的蹦了起来。

“我的天!”

“姑姑你吓我一跳!”顾念恩拍着胸口平复心情。

“顾以琛…他要带隔壁的那位妹子来家里吃饭……”

顾久安把手机给顾念恩看了一眼。

吓的顾念恩赶紧去楼上拿了自己的手机。

微信里因为顾以琛的这句话,已经炸了!

顾以琛:明天中午柔柔会来家里吃饭,她不吃葱姜蒜,不吃太辣的,不吃肥肉。

许小恩:??什么情况?!

顾小川:儿子你终于把她拐回家了!!!

顾老渊:以琛干得好!老子等着见未来孙媳妇等好久了!

仙女安安:什么情况?进展这么快?!

软妹恩恩:哥你速度这么快?先是带上了她送的手表,然后又把她拐家里来了?!

仙女安安:你们现在都到互相送礼物的关系了?!!

顾老渊:进展这么快?!

许小恩:我要有儿媳妇了?!

顾以琛:儿媳妇会有的,现在还不是时候,她父母去世了,明天别在她面前提关于父母的话题。

在房间里的顾以琛打完这些字,发送出去,然后便不再说话。

半个小时前。

顾以琛回到房间之后,便把那个安笙柔送给他的手表小心翼翼地拿下来,然后放好。

给安笙柔拨了个电话过去。

电话响了几声,安笙柔接了。

“明天有空吗?”顾以琛问道。

“什么事?”

安笙柔的声音特别慵懒,听得顾以琛差点腿软。

“我家人说想请你来家里吃饭,毕竟你就住在我隔壁,有什么事也可以互相帮助。”顾以琛尽量平静。

“什么时候。”

“明天中午。”

“你爷爷也会在家吗?”

“你想见爷爷吗?”

“嗯,顾爷爷对我挺好的,我爷爷可能还没告诉他我的事。”

“好,那你会来吗?”

“会的。”

“好,那你好好休息。”

“嗯。”

安笙柔挂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顾以琛看着被挂断的电话,笑了笑。

然后打开微信在微信群里说了安笙柔明天要来吃饭的事情。

回忆结束。

顾以琛说完那段话之后便不再说话,然后。

顾天川,许恩,顾久安,顾念恩,甚至顾文渊,都从房间里冲了出来。

走到大厅。

“什么情况?!隔壁的小姐姐真的要来啊?!”顾念恩说道。

“以琛都说了,肯定是真的!”顾文渊说道。

“看来我明天要好好招待她了!”许恩说道。

“没错没错,小恩,以琛说了,那丫头的父母去世了,我们得对她好点!”顾文渊说道。

明天中午十点半。

“姑姑,我这样好看吗?”

“好看好看,你看看我。”

“美呆了!”

“瞧你们,不就是来个客人而已。”顾天川不屑地说道。

“哥,你还不是一样?还专门挑了一件既休闲又不失气质的衣服。”顾久安无情拆台。

“叮咚。”

“人来了人来了。”

顾以琛去开门,剩下的人全部在沙发上坐好。

顾以琛开了门,安笙柔就站在门口。

她穿了一身白色的长裙,优雅又不失甜美,顾以琛注意到,她的脖子上,是昨天他送的那条项链。

“嗨。”

安笙柔跟他打招呼。

“来了,进来吧。”“嗯。”

顾以琛让安笙柔进去,他跟在她身后。

走到大厅,那群坐着的人全部神同步地站了起来。

“我父母,大叔,小叔,妹妹,和姑姑。”顾以琛一一介绍。

“你们好。”安笙柔稍稍弯了腰笑着跟他们打招呼。

“安安安……安教授?!!”顾久安指着安笙柔一脸惊呆的说道。

“顾久安?”安笙柔疑惑地看着她。

“你们认识?”顾以琛问道。

“安教授,你…怎么在这?”顾久安弱弱地问。

“你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安笙柔一脸无辜地说道。

“我我…我就是太激动了!毕竟我们这么多年没见了!”顾久安强颜欢笑。

“是吗?可我看你好像不太想看见我的样子啊。”安笙柔笑道。

“这也不能怪我啊,您当初可是校园里的红人啊,谁不知道你啊。”

“就连我也没少受你的摧残……”

“你要是论文稍微用点心我也不会这么对你啊。”

“等一下,姑姑,你叫她…安教授??”顾念恩指了指安笙柔又指了下顾久安。

“她是我的大学教授。”

“你不是刚回国没多久吗?”顾以琛问道。

“是在国外的时候。”安笙柔说道。

“先和我去见爷爷吧。”

“好。”

顾以琛带着安笙柔去了书房。

“我的天哪,顾以琛这也太牛逼了。”

顾久安拍了拍胸口。

“姑姑,我怎么感觉,你很怕她啊?”

“能不怕吗?她当初可是我们学校的风云人物,连校长都敢踹,整个学校没有不知道她的!!”

书房。

“爷爷。”

“以琛?你这是……”

顾文渊看着他旁边的安笙柔说道。

“顾爷爷,您还记得我吗?”安笙柔开口问道。

“你们聊。”

顾以琛转身离开。

“这位小姐,你是……”

“十年前,那场大火。”

“安安?!你是安安!”顾文渊指着安笙柔说道。

“对,我是安安。”

“安安…你不是……”

“没有,我没死,当初那是假死。”安笙柔解释道。

“那这十年,你都去哪了?”

“我去了国外。”

“怎么这件事你爷爷他们都没告诉我!”

顾文渊激动了。

“顾爷爷您别激动,爷爷他们也是最近半年才知道我的事情。”安笙柔说道。

“是这样啊…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顾文渊握着安笙柔的手。

“那你和以琛怎么会认识?”

“姜皓楠认识他,我也就认识了。”

“是这样…以后要是有什么要帮忙的,就告诉顾爷爷。”

“好。”

“可怜的孩子啊……”

顾文渊感叹道。

“那安家……”“我父母的东西,我会亲手夺回来。”

“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跟以琛说,他主意多。”

“好,我知道了。”

“你爷爷外公都不在国内,以后就把顾家当自己家。”

“好,谢谢顾爷爷。”

“扶顾爷爷下去。”“嗯,好。”

安笙柔扶着顾文渊下楼。

一路上,两人还一直聊着天。

“爷爷。”顾念恩眼尖。

“聊完了?”顾以琛走到安笙柔面前。

“嗯。”

“哥,你介绍一下吗?我们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呢。”

顾以琛没有立刻介绍,而是问安笙柔可不可以说,得到安笙柔的允许之后才说。

“安笙柔,我朋友。”

“安笙柔,不是安家那丫头的名字吗?”顾天川说道。

“安笙柔不是当初那位安家大小姐的名字吗?你们同名啊?”顾念恩说道。

“不是同名。”

“我就是当初那个安家大小姐,安笙柔。”安笙柔淡淡道。

“what?!”

“她就是当初那个被烧死的安家大小姐。”顾文渊说道。

顾念恩现在是懵的。

当初的安家大小姐是我的未来嫂子?还是我姑姑的大学教授??这信息量有点大啊。

“不是,小安姐,你真的是……”顾久安问道。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不告诉别人我的真实名字?”

“我的天…我还以为安家那丫头已经……”顾亦临说道。

“安丫头,以后就把这里当自己家!有什么需要随时和爷爷说!”

“好,谢谢顾爷爷。”

“改天我跟爷爷外公他们说说,让他们来川城陪顾爷爷下棋。”

“他们在M国也很想您。”

“那感情好啊!”顾文渊笑道。

“念念啊。”

“爷爷我在呢。”顾念恩刚缓过神来。

“你和安丫头年龄差不多,多在一起玩玩。”

“遵命!”

“安安姐你好,我是顾念恩,叫我恩恩就好。”

顾念恩伸出手,安笙柔握住。

“你好。”安笙柔笑道。

“安丫头,你以前不是和以琛的妈妈小恩也认识的吗?”

突然被cue到的许恩一愣。

“您是说许阿姨吗?”“对啊,爷爷记得那时候你许阿姨很喜欢逗你玩呢,就像你半个妈妈一样。”

“我记得,那时候妈妈还说许阿姨是来抢她女儿的。”安笙柔笑道。

“既然这样你干脆认我当干妈好了,我疼你啊。”许恩笑道。

“好啊。”“真答应啊?”

“对啊,许阿姨不是对我一直很好吗?”

“哎哟喂,我这可是收获了一个宝贝女儿啊。”许恩笑道。

“妈咪,那你以后可要好好疼安安姐啊。”顾念恩也笑道。

“你不吃醋啊?”“有什么好吃醋的,有安安姐这么一个绝色佳人当干姐姐我高兴还来不及呢。”顾念恩抱住安笙柔的手臂。

“唉等一下,那安丫头不是得叫我大叔啊?”顾逸帆说道。

“对啊,安丫头,叫小叔。”顾亦临笑道。

“大叔,小叔。”安笙柔乖巧地说道。

“哎,侄女乖。”两人笑道。

众人哄笑,连平时沉默寡言的顾以琛,也勾了勾嘴角。

不过,他是因为看见了安笙柔的笑脸才笑的,看的出来,她是真的开心。

十年前她父母去世之后,只有顾家是真心实意的对她好。

这份恩情,她一直铭记在心。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腹黑老公别太坏腹黑老公别太坏曲一笙|现言“先生,你内裤什么颜色,能让我看一下吗?”真心话大冒险失败后,楚瓷随手抓了个男人接受惩罚,不料对方却是自己婚后半年不见踪迹的丈夫。这下傅先生很不淡定,出差刚回来老婆就要给自己带绿帽?为了避免自己头顶一片草原,傅大总裁开启了疯狂的宠妻模式,化身为狼,夜夜将她扑倒扑倒再扑倒。
  • 拜托我可是Queen拜托我可是Queen瞄准月亮|现言感情没有早与晚,对与错,爱了便是爱了。受了伤,也不要放弃爱,因为你也不知道,真爱会在何时出现,给你力量,让你勇敢。
  • ThatAge入心底ThatAge入心底萧婉晨|现言董执念和郝嘉年的遇见不光是年少的丫头和小甜点,不仅是安慰无知少年的男孩,还不只是她的青箬笠,他的绿蓑衣。 郝:“从少时到今朝,只为执念。” 谢谢和宋允影的爱情不光是在奶茶店里那一次的拥抱,不仅是一个草莓甜筒,一个香草冰淇淋和一个老冰棍。还不只是年少的喜欢。 宋允影:“从少时到今朝,只欠谢谢。” 薛柏非对一个人一见倾心,于是就玩起了角色扮演-你是天使,我是恶魔,我来守护你。 薛:“从少时到今朝,只差天使。” 爱情最唯美的样子,不是专横,不是霸道,只是你的画中有我,话中有我-
  • 重回过去去爱你重回过去去爱你Mix缪雨|现言身为大学生的萧成,在网上结识了之后的伴侣林雨沐,两个人经历了一年的感情却最终因为他的原因惨遭分手。萧成爱的过深,没有坚强的内心接受现实选择了跳河自尽,然而却阴差阳错的回到了两个人认识的开始。这一次,他要誓死,捍卫他想要守护的那位女孩。 “既然上天再给我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那我将用我的生命,去赢取我心爱的姑娘。”
  • 豪门霸宠:杠上邪魅帝少豪门霸宠:杠上邪魅帝少婴妮|现言她是第一杀手,被同门算计遗憾死去,却意外借由另一具身体醒来,而这具身体竟然被下药,她解药的同时认识了一个妖魅孽制的男人。她只想报仇,他只想要她,她只想一个人,他还是只想有她。上一世她是第一杀手魅姬,精通天文地理,琴棋书画,机械暗器,易容制毒.....短短的二十二年,她几乎学了别人几世才能学完的东西,但是也是难逃一死。这一世她是甄媚,她会更爱惜生命,唯一的事情就是复仇。他是“擎天”的主人,是皇甫家的二少,他还有很多的身份。他24岁遇到重生后的17岁的她:“女人你只能是我的。”他霸道专制。她淡漠妖娆魅惑:“你这是老牛吃嫩草吗?”某男俊脸一抽,他竟无言以对。喜欢低调奢华,惊喜神秘的就跳坑吧
  • 明星法则明星法则欣笠|现言17岁少女在完成明星路上遇上一位神秘少女,在那位神秘少女的带领下走上了明星道路,她将会有怎样的待遭遇呢
  • 重生之吃饭睡觉追老婆重生之吃饭睡觉追老婆时耳|现言重生了?哦。娱乐圈?哦。成影后?哦。沈铭晟?不要。这是一个征服娱乐圈和娱乐圈大佬的故事!
  • 婚意绵绵:总裁不请自来婚意绵绵:总裁不请自来锦上花|现言“女人,这三年,你爱过我吗?”“过去三年我们的见面不超过十次,没有一见钟情也没有日久生情,爱上你?还是等下辈子吧。”她冷冷的挣开他的手,后退一步将自己放在安全距离之中。顾寒生手指一挑,“可,我对你感兴趣了呢。”苏浅卿仿若听见笑话一般,她嗤笑后,“兴趣?”他单手搭在苏浅卿一侧的肩膀上,笑的暧昧,而后扬长而去。她用力的将门摔上,“呸呸呸!臭男人!”
  • 特工丫头:我就和你杠上了特工丫头:我就和你杠上了隅笙|现言让她堂堂电脑天才去黑别人的电脑,二话不说,抱起电脑就行动,结果没成功,结果被打发到希斯学院去抓捕嫌疑人,却碰到各种各样的事开学以转学生的身份进学校,却碰到一些稀奇古怪的破规矩做人要低调,忍一时风平浪静,我忍“你这么做是不是怕得罪我啊,”某只大狐狸正摇晃着他的狐狸尾巴没有说话,转身离去“我就知道你不敢得罪我”他还得瑟的跑到她的面前炫耀依旧不说话,避开他直接走……“看到没有,他就是个胆小鬼!”某人不要命的继续说忍无可忍无须再忍,抡起拳头“丫的,老娘不打你你欠揍了是吧!”……
  • 系统纵横草包变凤凰系统纵横草包变凤凰倾城雨萌|现言看御西语怎么打倒小白花,绿茶婊,凤凰男,倒追霸道总裁、竹马哥哥、黑心皇上、恶魔校草、高冷大神······搞得了怪,卖的了萌。指外表柔弱、楚楚可怜、貌美如花、动不动就泪盈于睫的女子,而内心强悍、阴险、狠毒、常常通过自己柔弱外表获得同情、爱怜的心计女。承蒙编辑连续增加点击率,此发文特谢!新手真的真的是好不容易的,萌萌希望大家点击、收藏、推荐等等一切。凡收藏者我必然回访。望与朋友们共勉之!O(∩_∩)O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