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章 玊玉

“我可跟你说,我又把你捡回来,可没想着好好待你。就是怕万一你死了,到时候有人找到我头上来,我可讲不清……”贺寄言碎碎念着,拨弄了一下躺在马背上那个一动不动的人,“你不会真死了吧,喂,你死了我…可就真把你扔了……喂,你死了没有。”马背上那个男子皱了皱好看的眉头,低吟了一声“没死。”

贺寄言嫌弃地擦了擦手,“没事就好,我跟你说,我可算是救过你两回的人了,你可倒好之前拿刀对着你的救命恩人。看你这样子现在也没法对我舞刀弄枪的了。我把你捡回来,你可就得听我的。若是再像之前那般,我就等你睡着了把你扔到更远的地方去。你听见了没……”她摇了摇那个人,却无人理她,“你死了?你死了没有?”

男子无语地稍稍把脸别了过去,暗声:“聒噪。”

“嗳呵你什么意思?我救你你竟如此态度?你你你~”

男子听着贺寄言在一旁喋喋不休,早已心烦,浑身上下却没有力气与其争辩。刚刚挟住她,本就耗尽了他所剩不多的力气。看来一时半会儿是出不去这个地方了。一路颠簸着,晃荡地他有些眩晕,再加上失血。若是在寻常,他便是死也断不会独身留在异处。

可是此处的阳光,莫名的……让人,有些,心安啊…………

———————————————

贺寄言撇撇嘴,伸手拾起昨夜被大风被吹散在地上的木块。想起那个像死猪一样躺在床上动都不动的人,翻了翻眼睛。要不是怕惹事,她才不会再去把他捡回来呢。此刻倒好,那人受伤一段时间没法动弹,自己还得去照顾她,哎呦呦老天,什么愁什么怨呐!

不行!

她转念一想,就凭之前这个家伙拿刀对着她,想来也不是什么讲究恩情的小人,倒不如立个字据,乘机让他画个押,看他之前身上的黑袍面料不菲,哪怕是那把小小的匕首都雕刻的十分细腻,极度锋利,再怎么往低了说也肯定是哪个豪门贵族里办事的。那些家族打打杀杀的事情多着呢,估计此人就是这样受伤的。到时待他好些,有那字据在手,嗬,坑他一笔,他也肯定拿的出来。

贺寄言眯了眯眼,敛去眸中狡黠的目光,兴冲冲地丢下手里的活,跑到书房铺上了笔墨纸砚。

她倒不同于其他普通女子恪守《女戒》,无才便德,阿娘一手将她拉扯大,为了不让她孤身一人后受欺负,带她读尽诗书,写成一手好字。若不是阿娘阻止,她早就偷偷女扮男装跑去县试了。

贺寄言嘿嘿笑了两声,龙飞凤舞的不知写了些什么,很快,她搁下笔,将纸拿起来,对着阳光笑眯眯的看了看。又想到了什么,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正欲写上那人的名字,却一愣,倒腾了那么久,却还不知那人的名字。罢了,等他醒了问了再写。他此刻还在昏迷,偷偷拿他的手画个押应该发现不了。贺寄言得逞地笑着。从柜中搜出一盒她以前偷偷发现的封泥,上面满是灰尘,不知还能不能用,看外面木盒雕刻如此精美,想来如今一两黄金才能换来一两好印泥,真不知阿娘为何会有这种东西,还藏的这么深,要不是她翻箱倒柜的把它发现了,要不然生虫了都没人知道,兴许阿娘是忘了还有这么个东西吧。她打开木盒上的盖子。颜色红黄,却不均匀有些地方明显要深些,兴许真是因为时间长了不能用了。她挑挑眉,用之间沾了一点,还有颜色。

贺寄言欢快地跑到床前。看着床上那张蹙着眉的俊颜。她的眸子从头到尾看了一番,修长瘦削的身材,虽说被贺寄言绑满了布带,但腹处还是露出些白皙皮肤与腰……“咳咳。”贺寄言清咳两声,红着脸把眼睛挪开。想到自己昨天晚上把这人衣服全扒下来,给他上药更是局促起来。她轻扇了扇自己的脸,瘪瘪嘴。

空有一副好皮囊,却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主。怎么对得起自己爹娘……

她悄悄蹲下,突然听见旁边这人闷哼了一声,许是伤痛的原因,眉头一直没有舒展开。贺寄言听到声音,惊得身子微微后倒,深怕眼前这人突然醒来掏出刀子。许久,见眼前这人没有丝毫动静。贺寄言抿抿唇,伸出手,拉起那人的一根手指,正欲把他的食指摁向封泥,却感到手上猛地一阵力量,手立马被反握。她惊诧地抬起眼睛,却对上一双古井无波,深邃却冷意至极的眸子。

“你…想干什么……”

贺寄言下意识的将另一只手里的封泥握住藏好,脸色有些苍白,“没…没什么……”

那人的眸子依旧停在她的脸上没有离开。虽是极其好看的眸子,却让人十分恐慌,盯得她一阵发毛。她后怕地想要缩回手来,却被这人攥的一动不动。

“大侠,男女授受不亲我还是懂的,您一直这么拉着怕是不好吧……”她弱弱地来了一句。

那人皱眉瞟了一眼,随即想碰到了什么秽物似的丢开了贺寄言的手。贺寄言立马起身。

“大侠,您饿了吧,小女子去给您做些吃食,您可以好得快些。”

然后回身,逃也似的溜走了。

男子看着她的背影,不知思忖着什么,眉头锁的更紧了些。而后却又闭了眼去。

贺寄言站在堂前,愈想愈不对,自己明明是他的救命恩人,怎倒成自己做贼心虚了?不行,等会一定要让他自己心甘情愿地画押,若是不愿,再把他丢出去就是了。

许久,贺寄言端上两碗粥。站在床边,忐忑地唤醒了男子,眼神依旧把她吓了一跳。

“那个,大侠,吃点东西吧……”

男子慵懒地抬了抬眼皮,吓得贺寄言立马举起手来,“我亲手做的!没毒!”而后,就看见那人又意味不明地看了看她,她后知后觉才发现自己说了什么。

该死!我又没放什么,怎么会说这种话?

“大侠,你要相信我……”

“拿来。”真是惜字如金。

她认命地给人端了过去,等人接过,立马远离。她似乎有想起了什么,轻轻问道:“大侠,你看咱俩也认识这么久了,你姓甚名谁总可告诉我吧。”

对方没应。

空气似乎有点凝固。贺寄言讪讪的摸了摸鼻尖,正想转身溜走却听见身后,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玊。”

他叫什么名字?呵,真是世上最好笑的问题。恐怕这世上也只有一人知道他还有一个真正的名字吧,从始自终,他只是为了“玊”而活着。

“哪个su?”贺寄言回身,眨巴眨巴眼。

“玊,瑕疵之玉。”他好像有点不耐烦,动了动眉。

“那个玊啊,你爹娘真会取名,哪有人说自己孩子是有毛病的。我看啊,还不如叫你玉呢。您瞧您一身好武艺,有长的如此俊秀,本就只有玉才能配得上您啊……”贺寄言一个人自顾自地说了半天,却看见人家没有愿意理她的样子,再次讪讪,而后溜出门外,屋里,真是…太冷了……

玊盯着碗有些发愣,说他是瑕疵之玉本就已经是给他最好的评价了,深陷在黑暗里的人,只可能是瑕疵,连最差的玉都算不上啊……

明明,

不过,

一点之差……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绝世毒医:鬼帝,轻宠嫡小姐!绝世毒医:鬼帝,轻宠嫡小姐!瑜安安|古言她是二十二世纪的王牌特工,因刺杀渣男贱女不成,带着水晶之恋穿越。哈?说姐是废材?那也是和上辈子一样霸道的全能废材!啊?说姐没有魂灵?姐可是灵尊!分分钟搞定你!啥?说姐没有钱?这座城都是姐的!你说有没有钱!哼,在古代本小姐依然混的风生水起!纳尼,却被一个妖孽掌握在手心!“南宫脩!我要……”“休了你”还没说完,却被他打断:“乖!躺下!我满足你!”第二日,羽楠腰酸背痛的躺在床上:“谁说南宫脩不行的?姐废了你!”【欢迎跳坑!1V1绝对宠文无误会!】
  • 夫君太坏谁的错夫君太坏谁的错西子情|古言洞房花烛夜,红罗暖帐,红烛摇曳,一对新人,两纸休书,一纸休妻,一纸休夫。身穿凤冠霞披的女子看着面前的休妻书微微一愣,随即抬头看着面前的俊美男子,娇美的容颜瞬间笑颜如花:“早知道你准备好了,我就不写了。”男子看着面前的休夫书同样一愣,一双俊眸惊异的看着笑颜如花的女子,一张俊颜一变再变:“活了二十多年,从来不知道女子也可以写休书。”…………………………!!!!!!!!!!!!!!!!!怀揣着休书,尽情的挥霍青春,青楼、赌场、歌坊、一会儿是风流倜傥的逍遥公子,一会儿是风情妖媚的第一花魁,终于获得了自由的女人玩的不亦乐乎……小丫鬟连连摇头,奶娘苦口婆心的劝慰……女人美其名曰:“她这样做是为了找夫君!因为好的男人大多都出现在这种地方…”…………………………!!!!!!!!!!!!!!!!!终于不负所望,她成功的引起了好男人的注意,好男人配好女人嘛!她心安理得的接受随之带来的浓浓柔情,找好夫君果然要在这种地方……女子为自己明智的抉择而沾沾自喜……谁知——一个,两个,三个……还有越来越多之势…而且个个似乎都大有来头,妈呀!这怎么行?她就一个人,这些……这些妖孽还不把她拆了?御男咱不会,一女御多男更不会,但跑路可是她最拿手的……☆女主强大,美男多多,女主腹黑,美男腹黑更腹黑,喜欢的亲们请点击【放入书架】+【推荐本书】,不喜欢请绕道!点击右上方红叉即可,谢绝拍砖!!!☆☆☆另外本文美男们及领养人☆☆☆玉清由亲亲瑞瑞啊领养!燕非烟由亲亲朵语领养!冷情由亲亲姗燃蕾夏领养!冷倾怜由亲亲kang407领养!秦筱缘由亲亲爱爱宝贝狗领养!楚轻离由亲亲伊人若溪a领养!楚离歌由亲亲精盐腌制的鱼领养!郝莲由亲亲不嘛领养!楚亦轩由亲亲夕遥领养!凤宸由亲亲oliviali领养!(番外篇)另外本文的超级小可爱,小黑由亲亲魅文夜领养!推荐情的完结文http://read.xxsy.net/info/221641.html《红尘醉挽柔情》情的新文http://read.xxsy.net/info/295233.html《妻子太忙不是错》亲们继续支持:◆这是一个攻战与反攻战的故事,亦是一个大灰狼温水清蒸很多小红帽,最后被小红帽蒸了的故事◆风云轻从做了风府七小姐开始,就有了人生第一个想要为之奋斗的目标——那就是立志将天下美男收进她的藏娇阁。无论是王孙公子,还是布衣贫民,只要是她看上的,就跑不了。一收就是十年如一日,日日为收服美男而忙碌不停——终于有一天她发现自己实在忙不过来的时候,猛然回头,原来藏娇阁已经人满为患了。于是又产生了人生第二个要奋斗的目标——那就是立志将藏娇阁清空。于是再次开启新一轮的攻占与反攻战,而且同样又是十年,十年如一日,日日不得闲,可是到头来发现不但没少,反而又多了。后来——她再也不敢瞎立目标了——◇◇◇◇◇◇◇◇◇◆◆◆◆◆◆◆◆◆◆◇◇◇◇◇◇◇◇◇推荐情的转型之作一对一文《妾本惊华》http://read.xxsy.net/info/339787.html
  • 盛世红颜:惑倾天下盛世红颜:惑倾天下盛世华殇|古言素未谋面的冷傲王爷登堂入室,她一夜清白交付,不料从此步步劫数。心怀极恨只为一念相杀,时局动荡又深陷风暴,阴谋棋局,死生几度。是谁在漫天桃花下许一言宁负天下不负卿的深情缱绻?是谁又青丝成雪歃血来归只为她回眸一颜的涅槃重度?红烛光冷一曲香妆,血染倾城盛世华光。最后的最后,我只想背叛这世上的所有人,与你携手天涯,再不分离。
  • 小医仙儿小医仙儿粟栗四小姐|古言被威胁进皇宫给皇上看病,看不好还不准回去?! 行行行,你是皇上,你厉害,我治还不行吗? 什么?!还要帮忙抓真凶?拜托,我是医生,又不是捕快! 好不容易解决完所有事情,谁知某人还不准他走,还要娶她...... 这位爷,咱来商量商量成吗?
  • 红颜恨之妖妃倾城红颜恨之妖妃倾城宣娆|古言“是你,都是因为你,他们才会死。是你亲手断送了他们的性命。宣娆,不要怪我残忍,要怪,就怪你那惊世的美貌和才华吧。在皇权面前,任何反抗,都如同螳臂当车、蚍蜉撼树。‘天下第一’是属于本宫的,不是你。”秦璃霜轻声在我耳边说道。芳华公主那张美艳的面孔因为兴奋有些扭曲,她一挥手,立刻有人捏着我的脸颊将一股带着腥臭的药汁灌进我口中……五年后秦璃霜失色:“会不会是那毒药化去了她一身的武功?”太医摇头:“公主,绝对不可能。”闻言,秦璃霜无力的跌坐在椅子中,喃喃自语:“不管你是不是她,我都不会让你活着。”当我再次踏进皇城,我的身份是才冠京城、艳绝江南的天下第一花魁---妖倾城。没人知道我从哪里来,但天下却无人不晓我的艳名,这不,当朝皇上下旨召我入宫,还册封我为“邀”妃,多可笑!等着吧,我要一点一点,拿回你们应付的代价……各位大大,请高抬贵手,求收!求票!小宣子很容易满足的,一点阳光就灿烂,一张票票就加更!你的轻轻一点,对小宣子就是莫大的鼓励!拜托了!推荐:小宣子的妖精新文《三生爱》http://novel.hongxiu.com/a/265401/小童的架空宫斗文《琉璃脆晚情》http://novel.hongxiu.com/a/254792/七七的现代轻喜剧《跌撞红尘》http://novel.hongxiu.com/a/255740/
  • 天女淅姬天女淅姬冰苑晶|古言她是杀手女王倾泪,一朝穿越。别国公主,冰域之主,前世之恋,一切的一切谜团,都隐隐告诉她,这就是她的前世。前世今生,生生相错,这一次,她可还会错过,再次与那人擦肩而过,形同陌路?
  • 画令天下画令天下依依可人01|古言她是画廊山画技最高的赝品高手,她背后身世旖旎。 她把爱情当酒品。 他是九皇子争嫡最默默无闻的一个,他淡笑倾然,暗里使力,呼风唤月,颠转乾坤。 他把爱情当棋子,沉沦权杖。 他亦或冷血无情。 她说我爱你从不后悔,他说我心中只有皇位。 柔情万丈成就最后悲凉。
  • 吾皇今日不万岁吾皇今日不万岁西瓜与鱼|古言当腹黑又戏精的千面帝王遇上机灵又狗腿的软萌小侍女,故事总会出其不意的展开~ ****正经文案**** 刘乾绝对是史上最憋屈的皇帝,登基不足三十七日,一不小心就被废了。 而元香则是史上最凄惨的宫女,前脚入宫,后脚就跟着废帝一起滚蛋了。 什么?主子没死?还要扮猪吃老虎? 面对第N次瑟瑟发抖的元香,刘乾终于向常泽发出了灵魂拷问:“说,到底是在哪里捡到的蠢东西!” “主子,您被废时,就这个跑得快。” 刘乾....... 玉冠乌发,丰神俊朗,少年步步引诱:“小元香,要不要跟着主子我升级通关打boss呀?” 元香:“主子,我怕死!” 刘乾....... 元香奋力的睁开眼睛,见是常泽,心中十分欢喜,扯着自己嘶哑的嗓子希冀的问道:“是主子让你来救我的吗?” “是主子...”常泽话还未说完,元香就昏死过去了,只听到前半句的元香,嘴角挂上了十分幸福的微笑,站队没站错啊! “是主子让我来替你收尸的。” 元香:...... 真·正统古言权谋甜宠文·1V1双洁设定 ps:本文没有重生,没有穿越,没有无脑金手指,只有大小boss在线成长,共同图谋天下的幸福历程呢! 每一天都想写糖!
  • 穿越之宠妃天下无敌穿越之宠妃天下无敌赵婷儿.|古言21世纪的苏软坐在45楼楼顶抬头往下一看,真高,突然想死的心又没了,可是突如其来的横祸啊!站起来的时候脚底滑了,就这样掉下去了。 临月国苏府大小姐听说从树上摔下来,现在还没有醒过来。 苏软睁开眼睛看着这个陌生的地方,古色古香的。 “老爷,夫人!小姐醒了。”随后就是一堆人围着苏软看。 “我穿越了!架空王朝!苏府大小姐!临月国!啊哈哈哈哈!我苏小软要称霸天下!” 每天被爹娘困在府上的苏软早就疯了,看着两米的围墙,再看看自己的身高,决定翻墙出去! “苏小软!!!!” “哎!我在!” “你压着我了,从我身上下去!” “对不起嘛,我哪知道翻墙出来就压着你了!” 后来的苏软就很喜欢翻墙去隔壁家。 摄政王不近女色,苏小软笑了笑摸了摸自己圆鼓鼓的肚子,看着跪在地上的沐子逸。 1v1甜文。
  • 帝怜帝怜白泽呀|古言世人知她多子,位高,得宠。可以有谁知她曾居冷宫,如今又携子与帝逢于乡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