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莫舞将死

这边刚接完镇远大将军,那边就传来了唐生的消息。

“那唐生藏着掖着,不敢有所行动,倒是帮着他卖姑娘的人听说了昨个儿大人去了,耐不住性子来找他了。”

“但是想着怕打草惊蛇,小的们没有动,直到那人回到了他老巢我们这才出现,现在他们正关在大理寺里面呢,那些姑娘们也都带了回来。”

上官元清一听,想着莫舞说不定也在里面,却听那侍卫说道:“只是里面已经有很多人奄奄一息,看来是受了虐待后未挺过来。”

想起来之前换脸皮的事情,上官元清不由得一阵心疼。

她向来养在深闺,却不料外面世人对女人家有这般的瞧不起,拿去牟利之前还要虐待一番。

既然那韩文言已然进了皇宫,这边也就不再需要她和夙烨了。看了看夙烨已然有了动作,上官元清也不太娴熟的跨上马,毕竟她没有骑过几次。

一行人风风火火的回了大理寺,果然见到唐生和他的同伙在里面跪着,一脸不认输的样子看的上官元清来气。

分明是他们做错了事情,好似他们不应该受到处罚一般。

若不是理智拦着她,说不定她现在又要去做什么冲动过头的事情了。

“二位可算来了,你们的手下不分缘由的把我抓起来,是不是要给唐某一个解释?”

不分缘由?

上官元清冷笑一声,摆在面前的事实还死不承认,看来是很多人的共性啊。

他们是不是以为自己有后台,只要死不认账,那即便是板上订钉的事情都能给拆下来扯个面目全非?

笑话,自古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即便是恶人遗臭万年,那他们结局也都是邪不胜正,还从未见过能活到最后著出一本潇洒恶人传的!

“虽一日不见,但是唐老爷依旧是伶牙俐齿啊。”

夙烨看这态度也是不气不恼,毕竟没有人会因为刀俎上的鱼会跳而气的不吃了。

“伶牙俐齿有什么用?这莫须有的罪名扣上来,我唐某人即便是有十张嘴也说不清啊!就是不知道如果朝廷知道了这新上任的大理寺卿随意擒拿良民是什么反应,听说世子爷还是一个代理的。”

这是在威胁他们?上官元清看着那唐生,果真是会找靠山。

“今个儿倒是明白了,这嘴除了吃饭之外为什么还能说话,敢情是让一些人练功的呢。”

唐生脸瞬间变黑了,这不就是说他刷嘴皮子功夫呢吗?但是这还不算完。

“说到练功,本世子妃为了能辅佐好大理寺卿振兴朝纲,最近也是苦学武艺呢。”上官元清弯成月牙的双眼看着自己手中的剑,手腕轻轻一扭,那剑不偏不倚的正好落在了唐生胯前。

“呀,没想到我学艺不精,险些伤了唐老爷,不过唐老爷心系朝廷,想必定会原谅本世子妃吧?”

不就是威胁吗?她上官元清没别的,就是学东西特别快。

除了学剑哈。

哪次别人欺负她,她不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唐生的脸被气的铁青,这要是自己再说点什么,这上官元清还不一定对他做些什么呢。

想想刚才上官元清落剑时,他整个大脑都空白了!

“世子妃对朝廷的心意我唐某人自然明白,只是如今你们无凭无据,便将我收押至此,不知何时才能还老身一个清白?”

上官元清心道:你的清白怕早就扔黑池子里了!怎么还你?

“既然唐老爷对大理寺这么不信任,那本官定当查出真相,早日还唐老爷清白之身。”

夙烨说的义正言辞,仿佛真的像有人冤枉了唐生一样。

“来人啊,先把唐老爷关进去,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至于这个人跟唐老爷什么关系,你们可要好生问清楚了。”

“是!”

说罢,不顾唐生那要吃人的表情,侍卫便硬生生将他拉了出去。

来不及多想,上官元清马上就去看那群姑娘。

进了房间,一阵恶臭便扑面而来,上官元清有些皱眉,但还是不嫌弃的上前一一查看。

零星的姑娘横七竖八的躺着,身底已经满是伤口发脓而流下来的血水,似乎是感受到上官元清他们的到来,姑娘们都睁开双眼看到底是谁救了自己。

“为什么不叫大夫?”

语气中是隐隐的心疼,上官元清有时候真是恨死了自己的心软,但是看见这么多无辜人受害心中不免的一阵抽痛。

她平常都是换位思考的为别人着想,不可想象有一天自己变成这样该是多么的凄惨。

“这些已经活不长了。”夙烨一眼就看出这些人命数已尽,怕是连活过今晚都不一定。

“可姑娘毕竟都爱干净啊。”

“去,找些婆子,给这些人梳洗一番。”

夙烨领会了上官元清的意思,凡是她想要的他都会尽力去给予。

末了,上官元清将目光锁在了一个容貌有些恐怖的女孩身上,那是!

莫歌匆匆赶来,却只能见到一个意识不清醒的妹妹。

发脓的伤口流出了恶臭的液体,顺着脸庞滴滴答答的落下来,滴在了莫歌的衣服上。

那已经被虐待的肿胀的双眼似乎努力的睁开,但是无济于事。

莫歌一阵心酸,轻声道了句妹妹。

刹那间,莫舞似回光返照一般,裂开的嘴唇不顾结了的痂被撕开努力的嗫嚅着。

但是早已被哭哑了的嗓子却只能发出细微的声音,模样让人好生心疼。

“妹妹。”莫歌悲痛的喊着,伸手拥住了已经惨的不成样子的莫舞。

“是姐姐不好,让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让你挨了这么多的痛,是姐姐的错,都是姐姐不好,都怪我。”

莫歌本是个冷性的人,但是豆大得眼泪从她眼眶滚落,灼烧进了上官元清的心坎儿。

“求求你们,救救我妹妹。”莫歌满面的泪水爬了过来,一下一下的对着他们磕头。

看着地上的血印,上官元清不忍心道:“你跟她怕是只有不到一天的时间了。”

这个消息抛过去,对莫歌简直就是晴天霹雳!甚至比宣告着她自己的生命结束都难以接受。

她妹妹不过才十五岁的年华,如今却要因为那些利欲熏心的人葬送了生命!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少年盛世少年盛世橙妾|古言他是丞相府独生公子,每天都在胡闹,每天都无所事事,对于美食有着非一般的执着,却有着天人之姿,擢耀光秀的能力,是个逍遥快乐的散漫少爷;他是皇帝独子国之储君,地位尊贵,嚣张狂放,透出一股天下之大谁我也不服的气势,内心却是深深的寂寞;他是忠良之后,将军府引以为傲的少主,一身武艺震慑江湖,行事冷酷,却是谨慎细致寡言少语,以保卫国家安宁为己任。三小只机缘巧合自小一同入宫学习,三人联手更是闹的宫廷鸡犬不宁。然而盛世之下必有奸臣霍乱朝纲,看三位翩翩少年携手肆意江湖,纵横朝堂,收拾奸臣,抵御外族,期间撩妹无数,不知最终可否寻觅终身知己?
  • 夫君不好惹:狂宠锦妻夫君不好惹:狂宠锦妻惊涛拍岸|古言“夫君,还请消停一会儿吧,日日这般折腾,锦儿受不住……”嫁于他,她夜夜哀求。男人不满的放缓:“正因如此,才该多练练。”这也能练?她迷茫了。她是个逆来顺受的贫家女,他身边有那么多莺莺燕燕,每一个都比她耀眼,可他却这般痴迷于她,到底是因为什么?是耽于她的皮相,还是真的爱慕于她?她一无所有,何德何能,值得他倾心相付?
  • 王爷你家人设毁了吧王爷你家人设毁了吧仙r|古言申屠承傲和卿落是一对青梅竹马,关系很好,人神共愤的那种好! 从小时看到卿落的第一眼,她还尚在襁褓,申屠承傲却知道,这个女娃娃,将会是自己穷尽一生的守护! “这一把剑,这一双手,能屠世人,亦能护你!”这是申屠承傲心中所念,他却从未将这话说出口。 年少的喜欢是细水长流,卿落喜欢申屠承傲却抵不住曾经恩怨的疯狂,为了活着,她将身体交给了异界一个同名同姓的灵魂,她却在身体内长眠。 一场刺杀,异界的灵魂不知所踪,曾经的卿落回来了,却失去了记忆,日日面对温柔体贴的申屠承傲,她好几次怀疑自我…… “我真是这世界的卿落吗?好不真实!”卿落倚在窗台悠哉悠哉与传说中的暴虐王爷聊着天。 传说中的暴虐王爷立在一旁,一身黑衣从小时候穿到成年:“你是!我认得你!”
  • 穿越农妇的古代日子穿越农妇的古代日子蜜小棠|古言〖无虐甜宠文,群号:361973590〗女神医穿成了个臭名昭著的古代泼妇,打老公,拧孩子,整天在村里惹是生非,还时不时为了个背叛过她的渣男寻死觅活…… 重生一回,可得好好过日子! 家徒四壁,样貌丑陋,还是个跛子?没关系,变美,治腿,要齐头并进!种田、开店,一个都不能少!赚钱、养娃,两手都要抓! 好容易改掉了恶妇的形象,眼瞧着日子慢慢红火起来了……什么?白莲花嫉妒?渣男后悔?对不起,姐姐忙着赚钱钱养娃呢,别来招惹我。
  • 眠入绊眠入绊黄笙夏|古言双重身份,注定了她的一生命运多舛。儿时,她被薄家收养;孩童时,她被他所救;年少时,她成了左丞相的千金——白翾暖。危机四伏的皇宫,让原本就如履薄冰的她更加谨慎、疲惫。他无意中闯入了她的世界,被她慢慢吸引,默默保护她,殊不知这背后是一场谋策已久的阴谋。局中局,究竟谁是背后的那个人?
  • 引郎入室:丑妃宠爷上天引郎入室:丑妃宠爷上天米糊|古言这是一个什么情况?洞房花烛夜为什么还有个老妇人在旁教导?她尹如凡究竟遇到什么人啊?--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夫人在上夫人在上罪恶的面包|古言她,21世纪特工精英,一次时空之旅让她成为别人的替代品!皇图霸业,末代之权;听的是阴谋诡计,斗的是心狠手辣!想要她命者,有胆你就来!半夜刺杀,送你一剑,让你血溅三尺;给她下毒,还你一针,免费帮你整容成丑无盐,不谢!某男的婚后生活日记:某人:夫人,别生气了,为夫帮你捶腿吧。秦陌:不用某人:那为夫帮夫人揉肩。秦陌:不用某人:为夫去为夫人亲自下厨煲鸡汤。秦陌:不用某人:夫人,你就让为夫做些事来补偿你吧。秦陌:不用,你就在院子这跪着,不准起来。一群蹲墙角的偷偷摸摸地看着那个跪在地上的男人,心中不解:这个视妻话如皇命的男子还是他们那个雷厉风行的主子吗?
  • 清穿福晋好种田清穿福晋好种田九月清酒|古言【系统+爽文+1v1高甜】穿越到清朝,还成了四爷的福晋,叶眉笑了。 乌拉那拉氏呀,起点最高,权利最大,开头就是人生赢家,怎么能不造作一下,坐等宫斗宅斗大戏开展。 滴,您的系统上线了:“种田小能手,发家致富了解一下。” “……滚!”种田是不可能种田的,这辈子都不要种田了。 “电击猝死、欲求不满了解一下。” 身为嫡福晋,叶眉觉得自己美美美顺便败败家勾引一下四爷就可以了,谁能想到被一个种田系统绑定了。 种红薯,种水稻,种玉米,养鸡养鸭养牛羊…… 好好的一个福晋,变成了种田小能手。 四爷:“我家福晋勤俭持家,秀外慧中,关键还美。” “滚!”谁特么喜欢勤俭持家,她就想宫斗败家。
  • 魅王宠妻:轻狂三小姐魅王宠妻:轻狂三小姐月嫣儿|古言前世,她是杀手界叱刹风云的第一杀手,代号“弑魂”,却遭姐妹背叛,因而穿越架空王朝。“我好像喜欢上你了!”“关本王何事?限你十秒之内离开本王视线,滚!”她滚了,这次是真的滚了,他着急了。她回来了,结果却看都不看他一眼,你叫我滚,我滚了。现在着急了?我回来你很高兴?对不起,我只是回来拿东西!
  • 碧台锁清霜碧台锁清霜宁下之臣|古言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一见倾心的男人,却心有所属。天家赐婚,焉有不从!世人皆言公主幸得顾凉易,若不是天家身份,她又怎会成为他的新娘?风雅的公子,曼妙的女子,许是相遇太迟,隔着茫茫人海,转身恐是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