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章 趴够了吗?

……

听到这个声音,宁絮动作一僵,僵硬的转过身去,脸上勉强堆起一抹笑容,冲言清风挥了挥手,“哈哈哈……师兄不是去挽风辞了吗,怎么回来了?”

“我与苏阁主已经将事情商议好,”言清风看了眼表情有些怪异的楚离,“怎么,你们在聊些什么?”

“哈哈……”楚离尴尬的挠挠头,连连摆手,“你放心,我们绝对没有说你的坏话就是了,哈哈……”

宁絮听了楚离的话,狠狠的瞪着他,那眼神好像想要把他砍死一样。

楚离一脸懵的迎接着宁絮那杀死人的眼神,眨了眨眼睛。他也没说什么吧?

不就是没说言清风的坏话吗?

对啊,没错啊……

停顿了三秒,楚离忽的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了什么,只得尴尬的笑了两声,以此来缓解尴尬。

宁絮对着楚离又是一个白眼甩过去,接着笑眯眯的看着言清风,走到了楚离身前。

“师兄,刚刚楚离说的是真的……我们怎么可能呢,是吧?”

“嗯。”

言清风淡淡的看了眼宁絮身后的楚离。虽然只是淡淡的一撇,但楚离却觉得,那一撇里暗藏着无数的杀气。

为了保命,楚离又是尴尬的笑了两声,“那个,我还有事,先行一步,你们聊,慢慢聊……”

说着,楚离下一秒便蹿出了走廊……

一时间,走廊上只剩下宁絮和言清风两人。

宁絮看着自己的脚尖,眼观鼻,鼻观心。

楚离走了,言清风眼底的那抹凌厉随即逝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温柔的笑意。

“不是让你进去吗?别着凉了,感染了风寒可就不好了。”

宁絮显然被言清风那前后的转变给吓着了,以为有暴风雨在后面等着自己,头垂的更低了。

言清风一笑,问道:“你紧张什么啊,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宁絮摇了摇头,随即抬起了头。

“那个,我就淋了那么一会儿雨,不会着凉的。”

明明是呆了三盏茶的时间……

“再说了,我也没那么娇气不是?”

“清风絮这么好的景色,不能不看啊,是吧?”

“放心好了,我绝对不会着凉的,更不会感染风寒。”

“绝对绝对不会着…阿嚏!凉的……”

最后那句话,宁絮说的很没有底气。

她揉了揉鼻子,谁知道自己会在这个“关键时刻”掉了链子……打了一个喷嚏的……

“好了,”言清风揉了揉她的脑袋,“你回房休息吧。”

“哦……”

“记得,下次不要冒着雨出去了,不然就会像现在这样,感染风寒的,嗯?”

“嗯……”

答应着,宁絮就要往房间走去,却被言清风叫住了。

“等等。”

“怎么了?”

宁絮转过身,问道。

之间言清风皱皱眉头,看了眼她身上湿了大半的衣服,问道:“我能去一下你的房间吗?”

“嗯?!”

宁絮有些惊讶的看着他。

“我的披风还在你身上,我总归要拿回来的。”

言清风似是怕她误会什么,赶忙解释道。

“哦……”宁絮点点头,“跟我来吧。”

说着,就走向了房间。

宁絮的房间很宽敞,言清风在屏风外等宁絮换了一身衣裳。

宁絮走出屏风,将言清风的披风还给了他。

男人还是纹丝不动的站在那里,宁絮皱皱眉,问道:“披风都还你了,你还不走?”

“你自己能照顾好自己?”言清风有些质疑的看着她。

见她没说话,言清风将披风挂在了一旁的屏风上,用命令的语气道,“现在,立刻,马上,躺到床上去。”

“啊?”宁絮的眼睛微微睁大,抬头望向他。

言清风扶额:“你先去休息吧,我就在这里坐着,嗯?”

见拗不过他,宁絮只得点点头,同意了。

在床上躺着躺着,不久,宁絮便感觉到一阵困意袭来,渐渐进入了沉睡。

确认宁絮睡着后,言清风才轻手轻脚的来到了床边,看见了她的睡颜。

不由得,他的唇边勾起了一抹笑意。

那抹笑意,直达眼底……

是夜

窗外,清风絮的一花一木,都显得格外的别致。尤其是那青葱的竹林,在月光的照耀下,打出一片阴影。

月光皎洁,洒进了房间。

床上的宁絮在沉睡的时候,翻了个身。

这一翻不要紧,一翻就翻到了地上。

掉到地上的那一刻,宁絮醒了。她揉了揉眼睛,显然知道自己这是掉到了地上。

只是,这地,为什么不是凉的,还有些热乎?

想着,宁絮伸出手摸了摸。

嘿,还真是热乎的!

正当宁絮想要拍几下这个“地”,以表示感谢的时候,“地”突然开了口,“趴够了吗,摸够了吗?”

宁絮一个激灵,浑身打了个哆嗦。

这声音……这语气……

怎么那么像师兄那……哈哈……

黑暗中,那双眼睛直直的看着她。宁絮忽的反应过来她还趴在言清风身上,赶忙爬了起来。

“那个,哈哈……”

言清风从地上坐起来,无奈的看了她一眼,问道:“好了?”

“啊?什,什么好了?”

被刚刚的情形吓到的宁絮显然还没缓过神来,尴尬着一张脸问道。

“你的风寒好了?”

言清风看着她,一字一顿道。

“嗯,嗯嗯嗯嗯!”

“你确定你刚刚不是故意的?”

言清风好笑的看着她。

“不是,绝对不是!”

宁絮连忙摆头否认,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为表清白,她又补上一句,“你,你干嘛要睡在地上啊?”

听着她质问的语气,言清风又是一笑,“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是在关心我呢?”

“啊?”宁絮又是一个激灵,刚想要去倒杯水的脚步一下子顿在了那里。

一时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宁絮闭了闭眼,认命的转过来身,尴尬的笑了两声,“哈哈……师兄……你肯定是想多了,想多了……我,我怎么可能……”

“是吗?”

不知何时,言清风突然到了她的身边,看着她,一字一顿的问道。

“是啊……”

说出这句话,不知为何,宁絮都觉得没底气。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朝瑰落朝瑰落陌茶.CS|古言她是公主,她是王妃,她是贵妃,她是太后,她是女王。她拥有当代最强盛的国家,她拥有所有人望尘莫及的权利。她失去了故国,失去了亲人,失去了所有在乎她的人,失去了唯一她爱的人。她拥有了一切,也失去了一切。
  • 我家萌妃超级甜我家萌妃超级甜烟青青|古言(爆萌宠文) 不小心从树上掉了下来的云七七,不巧正砸在水里的某男身上。 某人黑了一张脸,从此带她入府,宠之入骨,可王府却成了动物园。 “王爷,七七小姐带了一窝兔子回来。”下人回报。 “把花园的花拔了种胡萝卜。”某人抬眸。 “王爷,七七小姐带了一只老虎回来。”下人花容失色。 “把后院房子拆了建树林给老虎玩耍。”某人不假思索。 “王爷,七七小姐带了燕国小霸王回来。” “把……什么?把他给本王扔出去!”某人大怒,匆匆赶往后院。 (群:124065959)
  • 落天歌之封瞳兮篇落天歌之封瞳兮篇蔻衿|古言一场爱与被爱的游戏 孰是孰非 盖棺定论. “封瞳兮和臣子染,下辈子一定一定要在一起。” “商芜,你又可知没有辛渃的央林帝是永远不会笑的。” “锦琴和曲世华缘,曲落空留漫庭伤。” “我想用余生,带着她走下去,哪怕是我白了头发,她依旧芳华。” “我囚禁了你的人,你却困住了我的心” “我们这些人都是被诅咒过的人,终究要为这场爱的游戏付出代价。” “我们往往无法预料,最后在一起的人是不是最初爱过的那个人。即使这样,义无反顾。” 他们活在一个叫落天大陆的世界,成就他们的故事。 极北极寒之地有岛名盈璃,落天大陆与之以瑶阁之水相隔,逢有缘人得以入内。 实际上,盈璃非岛,瑶阁对岸,乃一间陋室,隐于茫茫大雾之中。陋室之内,唯有一张床,一套桌椅,一台电脑而已。有一位姑娘静静的看着窗外,等待着有缘人的到来。
  • 无畏歌无畏歌林闲悠|古言一朝穿越,一代强力异能者竟摇身一变,成了一国之主!纯情无害?那好像是小说里的事啊。白云舒舒,流水潺潺。她一脸希望地来到他的身边,又一脸绝望地离开他的身边。她,是一国的女将,更是一国之主!她想要活着,她,需要活着!他,让她死。好,她死!可是,天不让死;那么,她,既然还活着,就应该复仇!他,已后悔;他,想挽回;她,已放手;她,心已死。橙月湖畔,垂柳树下;他,在这里给她一份希望,也在这里给予她最重的一击。若有来生,定生死不离。
  • 锦绣田园:将军夫人种田忙锦绣田园:将军夫人种田忙江影|古言天才药剂师一朝穿越成为瘟神,婆婆不疼,姑姑作乱,还有各种奇葩邻居,没关系,斗!一场意外救了个猎户,两人联手一起发家致富,可渐渐她发现猎户身份比她想象的还不简单。--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晓风却残月晓风却残月冬南岸|古言她来天成国途中,他曾派人刺杀她; 他们在茶楼喝茶时,她曾当着他面用一把利剑把另一个男人的衣服挑的一丝不挂…… 大婚之日—— 她眉梢轻挑,笑得娇娆:“王爷,日后还请多多指教。” 某男邪魅一笑,直接欺身而上:“那是自然。” (此文完全架空,绝无巧合!)
  • 我的爱原来在这我的爱原来在这若有红尘|古言爱新觉罗福临是我老公搞没搞错?孝庄皇后是我母后?Oh,老天,这玩笑开的大了点吧?就算我的男友被我的好友给抢了,你也不用把我搞到古代来吧!哎,算了,来都来了,就当免费旅游吧!可我管不住自己的心,爱上了?
  • 认取我心安归处认取我心安归处枕月眠星|古言一直安分惬意的生活在姑苏月溪山下的冷家,突逢突变。一夜之间,惨遭灭门。 辛得青城凌霄阁两位弟子出手相助,这才救下了冷家唯一的女儿,冷若华。 怎料到,凌霄阁主却是为了天下至宝“无常令”才救了她。 冷若华在青城生活了五年后,还是被逼的跳崖。 当年救了她并对她有情的两位弟子,也因为她,一位先她而死,另一位在她跳崖的同时,跟着跳了下去。 冷若华醒后,身体受损严重,修行变得艰难起来。在机缘巧遇下,得到鬼手公孙的指点。弃了仙道,另劈歧路,终得一身修为。 冷若华重回姑苏月溪山,并在雾失楼台被夜月宫围剿之时,出手相助,重创夜月宫。得到了天下名门正派的另眼相待。 可她亦正亦邪,全凭自己高兴的行事作风,越来越让人诟病,却没有任何人敢当面指责。 而唯一一个敢冲她发火,敢对她动手的人。却对她宠到骨子里,又哪里会给她难堪。 “谨言,我说过,如果我不死,你的情意,我便加倍偿还。” “可如今我已是遭人唾弃的魔头,再不是当年人人称颂的明月公子。” “那又如何,你永远是我心头那一轮明月。况且,我现在这个夜月宫宫主的名头恐怕已经臭不可闻了。” “那好,我们便一起遗臭万年!”
  • 城春草木甚城春草木甚易水寒int|古言亲妈作者QAQ!小虐怡情,纯古言。洗手作羹汤,为君敛容。
  • 续酒续酒定微|古言原本平静的江湖因一帮不知名的杀手搅动的人心惶惶,因各种原因聚在一起的四人如何破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