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1章 血带

李卧云与许聊狂二人,此时,正睁大眼睛,惊讶地看着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蓝月白与魏夜央。二人,都是一副狼狈样,蓝月白还好,只是身上沾满了血迹,魏夜央,除了血迹,头发散乱,嘴角挂着未干的血迹,衣服凌乱破碎,骨感的喉结,坚毅的脖子,健朗的胸膛,均一一裸露在外。虽脸色苍白,眼神,却还带着未完的杀意。

“夜弟,谁把你伤得如此悲壮的。”李卧云见着二人这副模样,竟是有异样的感觉,隐约了下,便赶紧上前扶住魏夜央,让他好生坐靠在树下。刚刚看到魏夜央这副模样,确是给吓到了,不过,真正让他害怕的是,他的眼神。

“无事。”魏夜央淡淡说道。

一边,蓝月白早已唤出听血灵给他治疗。

二人发现,羡鹤山这边,极其安好。偶有几只红蝠飞入,便给各方人士,当作练手,轻松给灭了。蓝月白刚与魏夜央从半醉山那边厮杀完过来,看到这边情景,有种恍如隔世之感。四周,有的人实在闲得无事,便下起棋来了。

许聊狂也走了过来,关切问道,“半醉山那边,情况很严重吗?”

“嗯。”蓝月白说道,“成千上万只红蝠。”

“月白,那你们身上的血迹都是那些红蝠的了。”李卧云意味深长地说道。

蓝月白瞪了他一眼,“不用你提醒,真够恶心的。”

魏夜央独自闭上眼,靠在树上歇息。

蓝月白给他治疗后,便已无碍,知他此刻不想说话,便带着李卧云他们走开,让他一人静息。

“那是为何?”李卧云不解问。蓝月白将在半醉山的情形,包括魏茫等天苍魏者到来之事,一五一十地说与李卧云和许聊狂听。

蓝月白摇了摇头,也是困惑,“我也不知,当时只是想尽快把夜央带走。”

“那你去问问。”李卧云道。

蓝月白又瞪了他一眼,“人家的家事,我怎好去问,要问你干吗不去问的。”

“你都说了是人家家事。”李卧云摸了摸鼻子道。

“那你还让我去问。”蓝月白白了李卧云一眼。

李卧云撇了撇了嘴,“这不,你们俩才从枯城患难与共情深意重回来吗。”原是卫世安一出枯城,便将枯城里的情况告与水天清归老与李卧云他们了。

许聊狂见这二人,怕说着又要把话题扯远了,忙问道,“幻灵们如何了?”

“对,刚便是好奇,为何会有如此多幻灵,还有幻灵白马族人呢。”蓝月白经许聊狂这一问,才想起刚刚的疑惑。

许聊狂眼色一沉,“整个幻灵,都给红蝠占满了。”

蓝月白心一悸。

“还有。”许聊狂像是有所顾忌,停了一下,便缓缓说道,“红蝠,是有人控制的,幻灵白马逃出不到三分之一,他们说,红蝠,是湛山蓝民,带来的。”

蓝月白一听一呆。

“还有。”许聊狂有些不忍,“他们说,先幻灵,后归暮,再枯城,最后……。”

李卧云向前一步,急道,“许兄,够了。”

“你便是湛山蓝民蓝月白。”三人说话间,一声音咬牙切齿传来。

蓝月白一惊,转过头去,微微点了点头。

瞬间,一白鞭朝蓝月白抽了过来。李卧云与许聊狂还没反应过来,刚想阻止,蓝月白便闪至二人后边。

关键时刻,还是这家伙反应快,李卧云心中庆幸道。

“月白。”三人又忽闻一声,声缓缓,念深深。

蓝月白不用回头看,她一听声音,就知道,是他们。

一黛蓝一靛蓝,眉角都是笑意,眼里都是柔情,宠爱地望着蓝月白。一人提着几坛看似酒的东西,细想,便知是蓝月白惦念许久的白遂。

“情笑,阿酹。”她回过头,风起,一眨眼便站在二人面前,紧紧地抱住了他们,完全忘记了刚刚自己差点给人家抽鞭子的事。

“我们月白也长成一落落大方的……”

“咳……”

蓝酹拍着蓝月白的肩膀,喜笑道,话刚说一半,便给蓝情笑打断了。

“落落大方的公子。”蓝酹心领神会。

蓝月白朝二人偷偷吐了下舌头,脸上是挂不住的笑意,“为何你们来了,都不先与我说的。”

“传意了,可一直未收到你的回意。”蓝情笑道,朝不远处李卧云与许聊狂二人点头致意后,看了一眼四周。

原是前几天蓝月白与魏夜央都在枯城,各种巧合,便错过了。

李卧云与许聊狂也走了过来,同二人打了声招呼。

“蓝月白,别躲到别人家身后,湛山蓝民还敢做不敢当。”不远处,十几位幻灵白马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

“幻灵、白马的命,拿你来祭先!”又几位幻灵白马抽出白鞭,狠狠地朝地上打了一下。

啪!一声脆响。

蓝酹手拿采云鞭,挑了挑眉,不屑说道,“我二人来,便是要让她躲身后去的。”

“月白,你不问我们为何来吗,就怕你在此会受委屈。”蓝情笑说道,“我们湛山蓝民,最受不得这个。”

二人纷纷上前一步,手握采云鞭,挡在蓝月白面前。湛山蓝民的采云鞭,抓云的好家伙,打架的至上宝。

蓝酹把手中的白遂递给蓝月白,还不忘嘱咐,“月白,躲后点去。”

李卧云与许聊狂互相看了看,有点给他们这阵势给吓到了,李卧云忙走到中间,以免一言不合便鞭起。归学,已经够乱了。

“各位,听卧云说几句。”李卧云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红蝠于蓝陵出,是事实,可是否湛山蓝民所为,又是另一回事。现今,枯城、归学、幻灵等均已遭受红蝠攻击,大家切记内斗……”

“何为内斗?红蝠从湛山出,却是直接飞至其他处,而未于湛山停留,湛山现倒是万福,这作何解释!”未等李卧云说完,便有人插口怒道。

李卧云无语苦笑下,摸了摸鼻子,“兄台,这不符合逻辑,滞于湛山,也不等同于一伙。就像……就像,你不用鞭子抽我,并不能说明我是幻灵白马。”

瞬间安静了一下,可也就一下,估计大家是在理清思路。

“李卧云你别强词夺理,现太乐倒是安全无忧,若如我们受了这般攻击,你还会有心思来给你这位好兄弟开脱。”一声音冷嘲热讽。

话刚完,大家突然面显惧色,睁大眼睛,惊恐地望着同一个方向,一片死寂。

蓝月白他们立马朝众人所视方向望去。

一个诡异且相似的人!蓝月白用手捂住了嘴巴。

身着蓝灰,手握长鞭,蓝发血带,雪眼阴笑,一步作十步,缓慢而迅速。

蓝情笑、蓝酹与蓝月白三人互相看了一眼,外人可能不知,那人手持之长鞭,透明蓝色,是由最纯粹的遂古制造而成;蓝发上束着的红带,并非绸带,那根本就是——血。

卫寂苍!蓝月白立马想到了他,二人有很多相像之处,而现今,最恐怖的却是,他们身着、特征都与湛山蓝民太像了。联系,肯定与湛山有联系,连蓝月白都察觉到了,更别提刚刚那些人。

“又出现了。”一声音绝望而起。

所有幻灵白马手握白鞭的手不断地颤抖着。红蝠血洗幻灵那天,他们宁愿与无千无万的红蝠厮杀,都不愿再瞧上这诡异之人一眼。不知者以为丧命的幻灵白马是为红蝠咬杀而死,只有逃出来的才知,于这诡异之人相比,红蝠不过是蝼蚁。战,如何战,这人只不过随手动了几下鞭子,就死伤过半,他出现,便是败了。这人于幻灵白马而言,便是梦魇!

“血带。”蓝月白盯着他蓝发上的血带,若有所思,说道,“那是一切所在。”

蓝情笑与蓝酹经蓝月白提示后,再次感受,也察觉到了。二人相视,不住欣慰一笑,看来,月白在归暮这些年,每天或下棋或阅医书,医术已经远超他们。这人一出现,便立马感知到关键所在,这水平,已然远超蓝泰处的了。

他只须几步,诡异男子已翩翩立于众人面前。

静默,黄叶落地都轻闻其声,不是给眼前人的气势给吓到了,而是,他的那张脸,惊呆了。

剑眉星目,身姿绰约,刀削鼻,鬼魅笑,这蓝衣男子竟有如此盛世美颜。这副生相,不知满足了世间多少女子与男子的幻想。

“人间绝色。”蓝月白竟看得痴迷,脱口而出。

并无人回应他,就连蓝情笑和蓝酹,李卧云和许聊狂四人都看呆了。

寂然,许久。最终,还是幻灵白马打破这片沉寂。

“大家,快逃。”一声音战战兢兢地说道。

长鞭朝着幻灵白马挥舞而去,一股劲风,硬生生地将长鞭扯向别处,幻灵白马借机散开。

蓝衣男子冷冷地朝许聊狂看了一眼,许聊狂竟是莫名的恐惧。

“你见着,生得俊美的,都这般模样吗。”魏夜央不知何时,手持紫剑,站到了蓝月白身旁。

“夜央,人之常情,谁都会如此。”蓝月白悄声笑道,“在蓼蔗,你见了卫书华,不也聊得甚欢,还得了人家的赠物。”

魏夜央知蓝月白说的是那本书,没想他倒记得清晰,现今这危险关头,竟还笑得出,还拿这事来打趣,便转过头去,不搭理他。

蓝月白见这诡异男子像是奔着幻灵白马而来,长鞭径往那边去,便立马朝前,右手中指无名指弯曲,轻划额眉,口中默念,目光凛落于蓝发血带上。

片刻,几片听血语,缓缓落到蓝衣男子头上血带。

忽然,蓝衣男子目露杀意,何许人竟学会了揽血,他拖着长鞭,将目光射向蓝月白,一步一步走来。

蓝情笑与蓝酹见势,采云鞭便朝蓝衣男子挥去。三鞭一碰触,还未看清情况,蓝情笑与蓝酹便飞了出去,纷纷撞到树上、石上,一口鲜血,直溅地面。

蓝月白见二人伤得不轻,一急,刚要赶至二人身旁察看,却忽听一声音,凄凄渺渺而起。

“揽血,谁教与你的。”蓝衣男子竟开口了,而声音,却是哽咽。

蓝月白先是一怔,发现他正在等着自己的回话,不住往后退一步,说道,“书本教的。”

“谁与你的书?”又是一问。

蓝月白愈发觉得奇怪,反问道,“这,与你何干?”

“哈哈哈哈哈哈……”,蓝发男子忽然一阵狂笑,这笑声凄绝无比,更让人不寒而栗。

待他笑完,会是血洗归学的开始吗,一人之屠,又要再次降临了。幻灵白马不住的颤抖。

魏夜央手紧握紫剑,站在蓝月白前面,即使唤不出天苍,他的紫剑依然不容小觑。

李卧云与许聊狂均扶起蓝情笑与蓝酹,所幸二人皆是医者,亦迅速自治痊愈。

笑声嘎然而止,如枯城深夜之万寂。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他们,都在等着他,他的下一步动作,无一人敢往前去,连空气中的呼吸声都变得小心翼翼。

红唇微启,雪眼空灵,蓝发男子双眼落泪,温情重复道,“与我何干,与我何干……”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幻之界域幻之界域流光涟影|奇幻仿佛说的像是疼痛谁不曾承受过似的。那个世界那么污浊,但很真实,这个世界这么美,却净是虚假。在这个世界里,死亡,都显得那么美。
  • 真理之证真理之证少年大侠|奇幻一张魔网,亵渎神威的魔网,在虚空中织就。为了阻挡这张魔网的蔓延,世间所有的诸神,黑暗主宰康斯采恩、巨龙之王与矮人皇帝,精灵神与光辉之印,都联合起来了。 巨龙在陨落,天使在凋零,诸神和他们的国度在飘摇中坠入凡尘,究竟什么才是永恒的真理? 他们说,从来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需要诸神皇帝,汝即是真理!
  • 闯荡魔法世界:界争闯荡魔法世界:界争花雨|奇幻本文由花雨授权作者:葡萄祖师魔法世界距离修真界似乎是永远不会遇到一起的两个不同世界,其实并不是这样,只是一直没有修真者闯入它,让那片世界一直都是神秘的处女地,直到有一天被他们自己人打开了一条缝隙……
  • 纷尘纷尘麟少天宇|奇幻洛城雨凉,潇湘溪苑,拂晓微风轻起的琉璃白。你从梦里巍巍而来,撞进一颗深沉似海的心。或许那是一场梦的牵引,或许那是一次气息的召唤,或许那更是一次血缘至亲的感应,恩怨情仇,是是非非,将自己卷入了这一趟浑水其中,爱恨情仇,自己又是如何将自己置身域外,独看这落魄的红尘呢?纷尘事多,何时封心,碎了这连城一梦?
  • 英魂之巅英魂之巅帅咖|奇幻一个英魂的世界,在近卫与天灾战斗时,三世轮回的奥丁回来拯救近卫了,高智商的达芬奇,无畏的凯撒,还有拔山傲帝,战斗还在进行中……
  • 万界亡语万界亡语墓园之下|奇幻天空之上是遮天蔽日的骨龙,地面上无尽的亡灵海席卷一切。 “征服!征服!一切都是为了主宰!” 无尽的亡灵昂起它们那燃烧着幽蓝火焰的头颅,眼神狂热的望着那道伟岸的身影。 “我所处之界,即为亡者的国度!” ——罗修
  • 平行与诸我平行与诸我被抛弃的废物|奇幻萌新+废宅写的第一本小说……所以做好被骂的准备……
  • 来自星星的女巫来自星星的女巫魔镜精灵|奇幻与姐姐相依为命的没落贵族少爷,为生计奔波,不料被星辰间掉下的年轻女巫,改变了人生的轨迹。
  • 猎魔人前传猎魔人前传黑色的魔剑|奇幻从小算命先生告诉我,我是天神下凡!注定会成为天下第一人!物一直以为他在骗我,但后来,他所说的,都应征了! 我们的世界在面对着前所未有的改变,未来要么辉煌,要么灭亡!
  • 心灵神话曲心灵神话曲牡丹媚娘|奇幻初二学生们的奇幻旅程,一次次的悲欢离合使他们在困境中成长,究竟会发生什么事呢?敬请期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