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4章 逃离

凤灵忍着痛,皱紧了眉头。

楚王觉察,声音带着自己都未曾发现的紧张在意。“怎么了?”

凤灵急忙摆摆手,“没事没事。”

楚王向她招手,不送拒绝地命令道:“过来,孤瞧瞧。”

伤在腰部,凤灵不愿让他查看。凤灵忙不迭地一口拒绝,“不用了,真的没事。”

“别动!”楚王不理会凤灵的拒绝,一把捉住了凤灵的手,把她拉到自己眼前。

楚王已有七八分醉意,凤灵心中焦急想要脱身,不愿与他多纠缠。楚王似乎也有所察觉,抬眸问她,“你今夜有事瞒着孤?”

凤灵惊出了一身冷汗,“没…没有。”

楚王挑眉,颇为不满,“那你离孤那么远做什么?”

凤灵语塞,“我…”

楚王突然笑了起来,眉眼柔和含笑。“你是孤的王后,没有人敢伤害你。”

楚王果真是醉了,一个人自言自语,“你想要什么,孤都会帮你。”

凤灵闻言愣了愣,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像着了魔似的问一个已经醉了的人,“那,如果我想要离开这里呢?”

回应她的是楚王“咚”地一声昏睡过去,是蒙汗药发挥药效了。凤灵的心里竟然有细微的失望划过。

她竟然在那一刻心里突然有了个荒唐的念头,也许楚王早就知道她今夜要离开,也知道酒里有蒙汗药。

凤灵摇摇头,很快把这个荒唐的念头抛之脑后。今夜机会难得,无论如何先离开这里再说。

凤灵在偏殿换上小太监的衣服,跟着诺诺一路平安的出了宫。

在宫门口,诺诺问她,“娘娘您真的要走吗?可是楚王…”

凤灵拍拍诺诺的手,“别怕,我给楚王留了一封信。他不会伤害你的。”说着从袖口掏出早已备好的一封信递给诺诺。万一事情败露,希望这封信能保诺诺和疾风一命。

诺诺感激地点点头,有点儿舍不得她。“娘娘,你还回来吗?”

凤灵怔了怔,却还是选择对她撒个慌。凤灵声音轻轻地,“嗯。”不会回来了。楚国与她,从来都不是什么好地方。

凤灵不敢多留,催促道:“好了,快回去吧。再过一会儿楚王恐怕就该醒来了。”诺诺点点头,目送她离开。

其实离开楚王宫要去哪里,凤灵并没有做好打算。只是云妆一天没有下落,她就一天难以安心。

自己的命是云航救回来的,可是云妆呢?谁能救救失踪的云妆?云妆失踪,叶楚两国都置若罔闻,到底有谁才会真正在乎云妆的死活?

凤灵用身上的碎银子暂时在城西的一间偏僻的小客栈里住下。

她打算按照楚王接亲的路线一路寻找,总会有云妆的线索的。只是一个人势单力薄,在楚王这里栽的跟头已经让凤灵长了记性。

她不能再冲动行事,否则就凭她一个人,谁都救不了。

她需要帮手,凤灵脑海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云航。但凤灵又第一个就把云航给排除了。

当初为了不把云航牵扯进与楚王为敌的局面,她早已狠心斩断了和云航的联系,如今在想找云航帮忙,且不说凤灵还能不能找到他。即便是凤灵找到了他,也拉不下脸要求他再帮自己的忙。

凤灵叹口气,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先离开楚国都城再慢慢做打算。这里离城门很近,明日一早她便出发,一定要赶在楚王发觉之前离开这里。

虽然楚王待自己称的上有求必应,但楚王这个人喜怒无常,阴晴不定。还是早日远离为妙。

忙活了大半晚上,终于能消停消停了。凤灵一沾床就很快睡去,比在楚王宫里的任何一晚都睡的踏实。

凤灵前脚刚离开楚王宫,楚王后脚就紧接着醒来了。

如果凤灵在这里就会发现,诺诺和疾风竟然都跪在殿外的青石砖上。

夜风吹散了楚王身上的酒气,却吹不平他紧锁的眉宇。楚王似不经意地抚了抚有些皱褶的衣袖,垂眸问道:“王后她人呢?”

只是问话也是气势迫人,压的下面的人鸦雀无声。诺诺颤抖着伏地,低头不敢答话。

一旁的疾风还有几分冷静,抬头与楚王对视,回答地不卑不亢。“王后此时已离开王宫。”

今夜疾风最后关头没有选择往楚王的酒里下蒙汗药,而是将凤灵今夜的计划全都和盘托出。

凤灵活着,终归是个隐患。况且疾风早已看出楚王对凤灵的不同。既然自己动不了凤灵,不如就借楚王的手,让楚王自己对凤灵起杀心。

凤灵再美,再聪明,也只能是第二个云映雪。但凡挡了楚王路的人,都得死。

但是让疾风没想到的是楚王这一次居然把选择的机会交给了凤灵自己,是走是留,全看她自己。喝醉是假,试探是真。

楚王跟自己打了个赌,他赌她不会走。只可惜他赌错了。

楚王冰冷的目光扫过两人,在诺诺身上停了下来。手指扣了扣龙椅上的扶手,不轻不重地问道:“知情不报,该当何罪?”

诺诺在下面大气都不敢出,身体抖的更厉害。

楚王懒得再多看她,拿起软布擦拭起自己的宝剑,漫不经心地问道:“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诺诺头上满是豆大的汗珠,诺诺突然想到了凤灵临走前交给自己的那封信。

诺诺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小心翼翼地取出那封信,抚平了皱角,双手呈上那封信。“王上,奴婢这里有一封王后娘娘留给您的信。”

楚王擦剑的手一顿,抬了抬眼皮。“拿上来。”

疾风起身从诺诺手里抽出那封信,恭敬地呈给了楚王。

信不长,楚王一目十行地看完了信,将信在掌心捏成齑粉。语气有所和缓,“她还说什么了?”

诺诺暗自松了一口气,庆幸凤灵在临走前给自己留下了这封信。“王后娘娘走时,奴婢问过娘娘。娘娘说会回来,奴婢这才没有禀报王上,还请王上恕罪。”

楚王突然笑了起来,“罢了。”楚王冷冷看着诺诺,“孤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王后不回来,到时候孤就拿你开刀。”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嫡妃倾城:王爷很霸道嫡妃倾城:王爷很霸道悯惜|古言第一次与他见面,不小心惹怒了他,他誓要她命;再见,他的选妃宴。他告诉她:“生不如死,比一刀解决更令我高兴。”她听完之后,迅速离开。无奈,中选。。。洞房花烛夜之时,他戏虐的看着她,她惊慌失措的看着他。本是庶女的她,却在一次误会中变成嫡女。他的冷漠无情之下,到底有着什么??一次次的误会,一次次的危险,他发觉他不能失去她,拼命保护着她。而她,却在这样的情况下,深深爱上了他。。。
  • 绝色倾城妖孽夫君太腹黑绝色倾城妖孽夫君太腹黑苏檬檬|古言意外重生,乔苒萱,哦不,应该是上官璇,上一世,她活的太无趣,上天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她决定从新开始,新身份,新亲情.......可是突然出现的这个所谓宫主一直追求自己是怎么回事?“爹爹,门口有位姐姐说怀了你的孩子”正在作画的南宫慕寒停下手中的活,望眼看向门口的小团子,”你娘亲呢?“娘亲在大殿与那姐姐说了一句话便把她打发走了”“哦?”小团子弱弱的说道“娘亲说...爹爹你..不举..."南宫慕寒丢下手中的笔,一阵风似的跑出了书房.......此乃宠文,男强女强......
  • 这个男配我罩的这个男配我罩的林灵凌|古言顾欣然和闺蜜卓妍意外穿越到了一个架空的朝代,成为了一看就拥有反派女配副本的二小姐夏雪和三小姐夏柔,好死不死女主夏影被欺负之后,开启了逆袭的金手指。 于是她们接受现实之后,每天都在研究如何抱上女主大腿,在宅斗中顺利存活下来,顺便…… 拯救一下对女主痴心又长得帅的男配小哥哥! 喂,那个谁,你要不……换个人喜欢试试?(疯狂暗示)
  • 王妃家中跑王妃家中跑北澜瞳|古言唉,手机坏了,只能再买一部新的了。卧槽,这是怎么了。这部新的手机里怎么看到了美男出浴图!
  • 恋云初之沉寂忘川河恋云初之沉寂忘川河安安安安年0|古言花心男:“云初,做我的妾吧,我会对你好的”“滚你妹的,你特么的有多远滚多远”俊逸男:“云初,为什么总是互相伤害,我带你离开这里,从此不问世事好不好“”对不起,我做不到,我要报仇,我要让所有欠我债的人生不如死,悔不当初“狐狸男:”云云宝贝,我不知道你的仇恨,但是我愿意做你复仇的工具,你想做什么我都可以为你做,只要你让我陪在你身边“”你先把那些觊觎你美貌的女人解决了再来和姐姐谈这个问题“不出三日,传来狐狸男遇刺身死的消息,女子身边多了一个面具男,终日形影不离
  • 宅中斗:冷心庶女惹不得宅中斗:冷心庶女惹不得一只荔枝|古言有缘相恋,却仇隙渐生,他们的爱情世所不容,只好相约一同殉情,她却在最后一刻失约于他。6年后他异国归来,以报复为名,囚爱为目的,试图将她强留在自己的世界里,她却宁可他恨自己也不和他在一起。午夜梦回时,她从噩梦中挣扎醒来,却见他正冷眼看着她,一手缓缓攀上她的脖颈:“向安然,你究竟还瞒了我什么?”当她宁可和敌人合作也要挣脱他的怀抱,挽着别的男人站在他的跟前时,他终于放手,却只不甘心的凄凄问她:“毁了我,你真的没关系吗?”
  • 当时明月在当时明月在何阿真|古言一生一世一双人,自从见到谢轩的第一面,白若秋便满心的把自己全都给了他。不管是欢声还是笑语,痛苦或者灰暗……你人生的每一个重要的时刻我都渴望着参与,但却错过了你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幕……这世界,天南海北、山长水阔,我都走遍了,只为寻你;离家出走、逃避婚约,也只为你……我们之间经历了那么多,你的山盟海誓还能再对我实现吗?
  • 棠红棣雪微小说棠红棣雪微小说沈嗣音|古言这篇微小说是我以青释的一首歌《棠红棣雪》为故事模版,加以改编而成。主要描写的是将军与帝王有世仇,落魄之时被他救走,教授武功,将军一直尽心辅佐帝王,后终成大业。而在登基前几天,将军得知家仇真相,设下鸿门宴。
  • 鸾凤和鸣0a鸾凤和鸣0a白久染|古言翘课躲在宿舍看小说的理工女苏茉茉觉醒来稀里糊涂地穿越了。高门嫡女、生母早亡、继母掌权,还有个人见人爱手握重权的王爷未婚夫,妥妥的悲惨穿越标配啊。等等!为什么她这个嫡女这么受宠?为什么她的继母那么慈爱?为什么王爷没有退亲、姐姐妹妹没有抢她老公?不应该呀!难道她苏茉茉运气好,抽到了穿越最高配置?事实证明,她想多了。 穿越之路多艰辛,明谋暗算不怕,执掌王府不慌,正妻下堂不悲,风起云涌不畏,再顺带掰直腹黑王爷一枚。不矫情、不依附,且看她和他如何白茶清欢过余生,如何鸾凤和鸣上九霄,如何并肩携手行天涯
  • 白韶烟冢白韶烟冢洛闻讯|古言传闻京城有一烟铺,名为白韶,老板是一位女子,据说她通晓古今,甚至可以预测未来。 随缘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