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我不放心

极为气愤的把枕头摔一边,不明白自己哪里招惹到祁慕深了,要不是看在他喝醉的份上,绝对会踹他一脚。

不过,这话只是说说,真踹,她还不敢,因为还没到和祁慕深散伙的时候。

“阿姨—”祁时笙在外头喊。

萧槿整理了下情绪,走过去把房门打开,“怎么了?”

祁时笙一手抱着枕头说:“阿姨,我睡不着,因为我小小的心灵受了伤,所以需要安抚。”

估计还在生祁慕深的气呢。

萧槿想到方才的事就格外心疼祁时笙,连忙让他进来了。

祁慕深果然是神经病,喝多了六亲不认。

祁时笙能跟萧阿姨一起睡别提多高兴了,鞋子一踢,枕头一放就要爬上去。

“去洗澡。”萧槿直接揪住他后脖颈。

祁时笙被锁住命运的后脖颈,够不到床了,晃动着小胳膊,“不要,我不要洗,我要睡觉!”

萧槿拖着他去了卫生间,“不洗澡脏死了,听话,快去洗澡。”

“不要,我不要洗澡,不要洗头发——”祁时笙喜欢洗澡,但是烦洗头,洗发水弄眼睛里难受,洗澡不洗头怎么都好说。

“洗澡就得洗头发,快去。”

“不——”

萧槿知道祁时笙心里的小九九,放大招了,“不洗澡就不能跟阿姨一起睡了哦,阿姨还打算给小时笙讲睡前故事呢。”

果然,祁时笙蔫了。

洗澡,和萧阿姨睡觉。

不洗澡,不能和萧阿姨睡觉。

祁时笙当然是选择前者了,什么洗发水弄眼睛里难受,那都不是事,不跟萧阿姨一起睡才难受呢。

浴室里,萧槿早就放好了水,怕祁时笙一人洗不好,就拿过毛巾准备给他擦身子。

祁时笙有些不好意思:“阿姨,虽然我很乐意让你给我洗澡,但是,老爸说,男人的身体是不能给女人看的,男女有别。”

萧槿:“……”

果然那个男人不会教育孩子。

都教了些啥?

“小时笙,你还是小孩子,许多事得大人帮你,我是你阿姨,所以没事。”多大点孩子,还身体呢,跟个小娃娃似的。

“那阿姨也是女人,我自己擦。”祁时笙直接猫进了浴缸里,只露出一双眼睛,头顶还有泡沫,样子别提多萌了。

萧槿噗嗤一声乐了:“那你自己洗吧,我也省心了还。”

祁时笙努努嘴,还是不好意思的缩在水里。

萧槿担心邢轩一个人洗出事,就走到一旁弯腰洗头。

祁时笙双手拖着脸颊望着洗头的萧槿,“阿姨,其实你和我老爸挺般配的,他也挺喜欢你的,你就从了他呗。”

萧槿洗头的手一滞,有些哭笑不得,“小孩子懂什么,还有,你哪里看出他喜欢我?”

“虽然我三天两头的总去捉奸,但实际上都没抓到人,老爸也从没往家里带过女人,我所见到的那些想当我后妈的女人都是赖我老爸身边的,就阿姨你,是我老爸带回来的第一个人。”

祁时笙想了想,又说:“也别说没有,我听林叔叔说,在加州的时候老爸有过女人,我还小不记事,所以不知道。”

萧槿忍不住笑:“那你现在就记事了?再说,他有没有女人,能真让你知道吗?”

不过五岁小不点,说话跟个大人似的,条例分析还挺明确的。

“阿姨,我虽然小,可我又不傻,”祁时笙小大人似的翻翻白眼,“别看我老爸那样,他最疼我了,我要是不喜欢的女人,他绝对二话不说就踹了。”

这段时日的相处萧槿看的出来祁慕深对这个儿子是真的好,不过,她还是想逗逗他,“今天你老爸这么说你,你不生气了?”

祁时笙本来气早过去了,萧槿这么一说,他怕萧槿撵他出去,连说:“生气,可生气了,我明天绝对不理他,哪有这么说儿子的,过分。”

萧槿:“……”

这孩子见风使舵的本事像谁啊?

祁慕深只有正面刚的人,哪能这么迂回说话呢,一定是像他自个妈,圆滑世故的厉害。

“阿姨,你对我老爸是什么想法,什么感觉?”祁时笙眨巴着圆眼,一边擦身子一边问。

萧槿沉吟一下,“没什么想法,只是现在暂时离不开你老爸,也算是各取所需吧。”

也不知道这小屁孩能不能听懂,但她总不能跟他说真实情况吧。

告诉他,她是他老爸情人?

这得回孩子小,孩子要是大些成年了,非得胖揍她一顿不可。

好半天也听不到什么动静,萧槿扭头看去,只见祁时笙单手托腮发呆,小脸满是落寞。

萧槿三下五除二把头发洗好了,走过去,“时笙,时笙?”

“啊?”连叫好几声才把这孩子喊回神了,萧槿问道,“你想什么呢?”

祁时笙看了她一眼,然后又落寞下来,“我只是在想我还能和阿姨相处多久,到时候你走了的话我该怎么办。”

从记事后就一直盼着找到亲生妈妈,但亲生妈妈找不到,他就盼着能有个自己看得上的后妈也好,总算觉得这个萧槿不错,可老爸没能耐,看不住萧阿姨。

看来,还得靠他了,哎,小小肩膀总是扛此大任。

萧槿哪里知道他心里的小九九,看他可怜巴巴的模样,怜惜的柔柔他的头,“阿姨答应你,就算有一天我离开这儿,也会回来看小时笙的。”

祁时笙眼睛一亮,“真的吗?你会来看我?”

“真的。”

“那说定了哦,拉钩!”

“拉钩。”

二人郑重其事的拉了钩,祁时笙也高兴的洗了澡了。

反正阿姨还会来看他,到时候他在创造机会呗。

洗完澡后,萧槿用浴袍将祁时笙裹住,抱着他回到了卧室。

“不知道老爸回屋睡觉没有,他这人一喝多就不爱回屋睡觉。”祁时笙忽然开口,心里边虽然生爸爸的气,但还是很关心他。

萧槿轻愣,放下擦头发的手说:“应该回屋了吧。”

佣人也肯定扶他回屋了。

“我要去看看他。”说完,祁时笙就要翻身下地。

“你刚洗完澡,衣服都没穿,别感冒了,”萧槿连忙拦住。

“我不放心。”祁时笙坚持。

萧槿没法子,无奈的说:“我去看你爸爸,你乖乖躺在床上。”

同类热门
  • 你的人生你最美你的人生你最美柳星月|现言人生就是虐心的过程,我们只能在虐和被虐中找到美,找到自己,当那个最美的主角。
  • 快穿之男神打脸日常快穿之男神打脸日常时忏|现言【绝对宠文,男女身心干净,撒糖不断,男主始终一个人】 为了报恩,乔楚进入万千世界,只为救他。 【霸道总裁】 【冰山校霸】 【高冷影帝】 【民国大帅】 【傲娇太子】 【远古神尊】
  • 八零小乖媳八零小乖媳戚晚晨|现言简介: “媳妇,你服不服?” “不服……” “哦,那我继续睡……”服你。 宁瑶没想到一睁眼就到了千年之后的农村,又穷又苦又重男轻女,母亲懦弱无能,四个姐妹生活水深火热。咱办?没关系,钱自己赚,房子自己建,带着姐妹们牛到飞起来。 她以为自己嫁的人,这辈子也不敢忤逆自己,她说一他不敢说二。 事实上,他每日都想着怎么睡服自己。 有朝一日,宁瑶泪眼汪汪的控诉,“臭男人,你要造反了?
  • 鬼才巫医鬼才巫医晚风的柔美|现言尹啸天,师承白蛊大师孙大师门下,风度翩翩又不失诙谐,对朋友肝胆相照,对敌人毫不留情。嫉恶如仇的他肩负着阻止黑巫师叔祸乱人间的艰巨任务。为了保护人民的生命安全,尹啸天与邪术组织斗智斗勇,但敌人阴狠狡诈,不择手段。在维护社会和平稳定的道路上尹啸天又将会遇到什么样的考验哪?
  • 祎叶洛知天下秋祎叶洛知天下秋陈黎黎|现言法学院的师兄和师妹,相识相知相恋,奈何大学毕业后分手,多年后在法院相遇,此时她是法官,他是律师……
  • 被囚男神家:余年半夏被囚男神家:余年半夏莫淇|现言一场蓄谋已久的意外,她去他家住了三个月,她离开后,在别人的告知下,她怀了他的种逍遥国外,他为了追她回来,又是撒娇又是卖萌。“余半夏小姐,不服从我就去告你,告你非法侵占我的种,告你歧视,一切告...”“顾先生,你大可以去告,只要你不嫌弃榴莲和戳衣板!”顾余年笑了笑,冲着余半夏好心的提醒:”老婆,其实还有键盘!“
  • Boss超凶我超甜Boss超凶我超甜中二的绅士|现言“既然你是安之的妹妹,她现在逃婚了,你就必须顶上!” 肖允之回国参加姐姐的婚礼,结果,刚下飞机,就让准姐夫捉到了婚礼现场。 本以为不过是临时救场,谁成想婚后不仅要日日同房,还要时时履行陆太太的职责。 身为肖家最受宠的小公主、京都最顶级的白富美,肖允之表示:叔可忍,婶都不能忍。 “陆慎行,我们离婚!” 结婚第N天的某个早上,某女刚刚醒来,转手就把离婚协议书拍到了某人脸上。 某人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既然这样,那我们顺便先去民政局结个婚。” 肖允之,“……” 【1v1,男女主身心干净,甜宠无虐,男主自带鉴婊透视仪,女主自带虐渣三十六计,欢迎入坑。】
  • 亿万甜婚:神秘老公宠不够亿万甜婚:神秘老公宠不够狐狸炖粥|现言她被渣男贱女陷害与陌生男人一夜风流,熟料他竟是海城最神秘莫测的商城帝王。他教她虐渣男灭贱女,给她温柔守望。动心之际,他却转身拥吻她人,原来她从不是他失而复得的珍宝。--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陪伴,是我的告白陪伴,是我的告白王小小懒|现言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大学四年,工作三年。七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也好似一个轮回。有人相遇,相识,相知,相爱。有人深爱然后分开。而我,却始终在你身边如一缕阳光,你幸福时,不打扰,你危难时,我施以援手。我爱你,不为你爱我,我的所有期许只有一个,那就是,你过得幸福。如果你幸福,那么我也会幸福。
  • 微光些许都是你微光些许都是你白不蓝|现言他们相识于一场意外,是陆晚舟救了他 他们的再次相遇,江落辰还了她 因为身份,他们都有不得而说的秘密 他们以为彼此之间永远不会出现缝隙 可终究会争吵,会冷战 但他们从未相互质疑 他们相信爱情是美好的 他们的爱情也确实美好 江落辰曾对陆晚舟说过,“我们虽然相识于一场意外,但我爱你,这不是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