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逃婚?

女子点头:“我也听说了君慕文这几日做的事,当真不像是一个良人。”

知道苏玥是暗影楼背后的人,仅仅只有顾剑和四大长老,这位妙龄女子看上去不过二八年华,实则已经是半抔黄土之人。

她名灵汐,易容术难有敌手,苏玥脸上似真似假的疤痕便是她所为。

进了三楼的议事厅,苏玥也没打算去暗室,就坐在平时自己的位置上,道:“何止啊,真是愁,莫名其妙多出来的婚事,要不是顾及我羽翼还未到可以和皇室对付的地步,我早就走了。”

那苏家,也没人真正把她当做主子,也没什么真情,还不如逍遥在江湖,自在极了。

灵汐是晓得她的,向来无拘无束,睚眦必报,无奈道:“你若是愿意,暗影楼可以配合你逃婚。”

找一个藏身之处,还是十分容易的。

苏玥摇头:“不可,江湖和皇家息息相关,我不能这样明面上和皇室叫板。”

这件事于她,弊大于利。

“再等等吧,总有法子。”

言罢,苏玥看着外头天也要黑了,便起身:“省的那老东西找麻烦,我就先回去了,又是让顾剑传就好。”

却在她刚要离开,一人从里处出来,样貌竟是比女子还要艳上三分,此人着一身红衣,缓缓踏步而来:“呦,这才来就要走了?怎么,都不想我这位头牌了?”

不错,这人正是暗影楼下第一青楼凝香阁的头牌——青雉。

苏玥扶额:“四大长老不在自己岗位好好待着,都跑出来做甚?”

“还不是你自己说要我们出谋划策?”青雉坐在她边上,眼尾挑起,“要说这天启国,你若是实在不愿意这个君慕文,不是还有一个君慕白吗?反正这人出了名的沉迷女色,你这副模样,他怕是都不愿意给你个正眼。”

顾剑在后头听着,开口冷声道:“君慕白可不是看上去的那般。”

“那是哪般?”青雉是很尊重顾剑的,毕竟这人,妥妥的从泥潭爬起,是苏玥全身心信任的人。

“他……”

“顾剑,”苏玥制止他,在没有绝对的证据之前,她不一样突然给暗影楼增加一条信息,“君慕白如何,绝对不是看上去的那样,这些年,扮猪吃老虎的不少,睡也不晓得他到底是真的废材还是假的废材。”

灵汐怔住:“要不要查一查他?”

“呵!怕是那人已经把晓得的人都清了,剩下的都是心腹。”

她便不再多说,心中却暗想,要派人再去查查。

“时辰不早了,我就回去了。”

说着,苏玥不再多做停留,转身离去。

青雉撇嘴:“也不晓得她这么急做甚,实在不行,还不能灭了苏家?”

“苏家再如何苏长卫也是她的亲爹,秦落英也是她的亲娘,主子再冷心冷肠,也万万做不出杀父弑母的事情。”灵汐也是这个年纪过来的,自然晓得青雉的意思,也懂得苏玥心中的顾忌。

这边,

苏玥方才到大厅,苏南竟然还没有走,看到她,大概是觉得她身后没人,笑嘻嘻的凑过去:“呦呵,美人儿,凌王没要你?”

这面纱实在是碍人,苏南心中十分想一睹芳颜。

苏玥避开:“公子注意言行。”

有点想整这个人。

苏南不依不饶,他毕竟是相府独子,家中虽宠爱,一点功夫还是有的。

他运了内力,让侍从抓住苏玥。

屡屡被拒绝,苏南心中已经有几分不豫,冷笑着盯着她:“爷看上你,是你的福气,现下凌王也不在了,你还不是任由我玩耍?”

苏玥一时防着侍从,顾剑还在上面和几位长老交谈,就只剩下她一人面对。

苏玥沉着脸,应付这几位侍从。

怎么说也是苏南身后跟着的,功夫不容小觑。

四周的人对这样的事情早就见怪不怪,原本酒楼的人本想帮忙,但被苏玥制止了。

目前,苏玥还不想惹麻烦。

“苏少爷,你我无冤无仇,你这样,未免太让我难做。”

苏南见她服软,坐在板凳上,翘起了二郎腿,邪邪的笑了:“让小爷看看你面纱是怎样一番容貌,我就放了你。”

苏玥蹙眉,转身便要走。

“拦住他!”

苏南走过来,眼神阴鸷:“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给小爷我压住她!”

言罢,几位侍从又冲上来,苏玥眼看着事情就要闹大,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几个闪身,就到了他面前。

“苏少爷想看我面纱下如何?”她笑。

苏南心猿意马,抬手,刚要触上她的面纱,忽的腹中一痛,他整个人被摔在了桌上,那张木桌顿时四分五裂。

周围看戏的人走远了些,识趣的已经离开了酒楼。

看苏家小霸王吃瘪,还不晓得不会不会恼羞成怒,搞他们这些人呢。

苏南气急败坏,大声怒喝:“你们还站在那里做甚,给我打!妈的,小爷看上你是你的福气,还在这里跟我犟!看老子今天不弄死你!”

话音刚落,几位侍从就冲过来,甚至还在在外面暗中的人都来了。

苏玥一个人,寡不敌众,能防身,却一时不妨,面纱被削去,顿时,一张侧面有疤痕的脸露了出来。

苏南惊住,喝了声:“住手!”他脸色难看的盯着苏玥,“你这丑女,不好好躲在家里,跑出来丢人现眼做甚?”

苏玥未曾回答。

“呵呵,我说怎么你上去了又下来,怕是人家凌王看到你这般容貌,吓得隔夜饭都吐出来了吧!”苏南冷笑,话语刺人。

苏玥不欲多做理会,动了动手指,就有管事的上来,样子一点也不像一个粗人,他走来,笑笑:“这是怎么了?闹的这般大。”

“哼,你们酒楼是怎么回事?这种女人都进的来。”

苏玥俨然在他眼里成了肮脏的见不得人额的东西。

苏玥自然不会因为这种事生气,道:“苏少爷砸了这么多东西,总要赔钱的,我就先走了。”

侍从还想拦住,突然被四面八方来的打手控制在了中间,管事的微微颔首,淡淡道:“不好意思了苏少爷,二小姐是未来的王妃,我们得罪不得,可是这么大的损失,我们酒楼也承受不起,所以,这钱,今儿个不赔,就只能苏丞相来领人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锦瑟无端,流年无弦锦瑟无端,流年无弦散尽花凉|古言原来时光兜兜转转,最终还是没有办法另寻他人。这究竟,是缘还是债。“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一直喜欢你,我只是没有办法说放弃。”(本书由很多短篇小说构成,杂合了各种风格和类型)
  • 凤降倾城凤降倾城锄卿|古言她的想法,是在城外开一处酒楼。 酒楼内,有她最爱的人,无忧无虑与之携手共度余生。 然而…… “打破桌椅三十两,清朝年间花瓶五十两,碗碟十两,最后再是门窗楼板,总共一百两银子,你们谁掏钱!” 众人扭打在一起,衣衫不整。 “夫人,我也要出钱么?” “不关我的事,我是被牵扯进来的。” “笑笑喜欢银子,我给。” “你漏算了一处。” …… “要么掏银子,要么走人。” 四人双腿一抖,瞬间服软,异口同声道。 “不!我们不走!”
  • 空山寻鹤归空山寻鹤归江碗|古言她说她是忍受不住苦难才来的。 他只是温温柔柔的看着她,她说的话,他不信。 到底是爱上了她,爱上了他,终于,忠于,衷于。 谁能想到软性子的她披甲上阵溅了一脸血,为了她。 她说,沐白,我有些累了。 他说,念儿,我不许你走。 黄鹤归山的那一刻,他坐在门框上,她头搁在他的肩上,笑意盈盈的看着漫山的绿意。 终是遇见,也衷于遇见。 遇见你,凌冬散尽,星河长明
  • 绝世大小姐:王爷太妖孽绝世大小姐:王爷太妖孽梦曦梦兮|古言传说闻人家的大小姐才思敏捷,聪慧过人,工于心计,胸中墨水不输男子,只可惜投了女胎,否则还有他们这些男子什么事。可濮阳莲看到闻人舒第一眼的时候,怎么觉得与传说严重不符?闻人舒表示很无奈,怪只怪有人生得太美,才让她几次三番沉迷于美色,甚至被他算计进去,白白活了那么多年。
  • 爱卿不容易爱卿不容易仙乐飘飘|古言两世情,轮回的故事。现代的她只是一个符号,为了仰慕已久的哥哥,变得自私,狭隘,最终迷失了自己。古代的她身份虽变,却活的自尊,自由,潇洒,为了亲人舍身赴义。男人都爱她,女人嫉妒她,王孙,贵族在她眼里什么都不是。
  • 呆萌狐妃:摄政王的宠妻呆萌狐妃:摄政王的宠妻凤倾九|古言夏芊芊穿越了,这就算了,为毛穿越成一只狐狸啊!嗯,她忍,那这个世人传说冷血无情的摄政王为什么和想象中的不一样?
  • 姬姒传姬姒传慕梓01|古言说她是一代妖姬,那又如何?皇上照样爱她。说她儿子是废子,那又如何?他依然是太子。说她会妖祸朝廷,那又如何?最后皇宫的赢家依旧是她!==========
  • 为凰之路之雾云传为凰之路之雾云传是阿森哦|古言身为将门之后却精通医术的她,一生不幸。出身皇室却身患重疾的他,遭人嫌弃。到底是怎样的姻缘妙算,两人竟是天作之合。
  • 名门凰后名门凰后南有余|古言宠妃不好做,皇后更难。 做个贤良淑德,温婉大度的皇后娘娘,比登天还难。 从小凡是一遇到你就倒霉,一不小心倒霉成了皇后。 “你是故意的” “不,我不是故意的,只是还没有准备好要跟你过一辈子。” 他说:“那我们可以先试一试。” 她想了想,试一试好像也可以果断答应他:“那就先试一试吧!” 等她穿上大红嫁衣,坐上凤辇才发现 “试一试也是当皇后....好像后悔也来不及了吧!算了,不就是当皇后么。” 大婚当晚扑倒那只让人咬牙切齿狡猾的红狐狸。
  • 如有来世许你一生如有来世许你一生冷雪无痕|古言大二的源流晓君一个期待爱情降临的女生。当在七夕遇到了自己的白马王子时,以为这就是属于自己的爱情,可是天意弄人…………当一觉醒来发现到一个陌生的世界时,源流晓君遇到了他-----上官辰月,谁知爱情的道路并不是一帆风顺,源流晓君再遇挫折,谁是谁的谁,谁在等着谁,爱变成累赘,情变得很惭愧,最后谁又忘了谁。若真的有来世,我定许你的一生,让我们不离不弃直至天荒地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