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章 容清妩

陈叶接过杨姨手中的汤,喝了几小口。

“小姐,喝完了就早些歇息吧,明天小姐还要上课呢。”杨姨收拾了碗筷。

“上什么课啊?”陈叶抬头天真地问。

“小姐,当然是文与武啦。明天回有先生来教小姐的。”

杨姨说完就离开了。她离开后,陈叶直接蒙上被子睡觉。

第二天,清晨。

“小姐,起床,别睡了。”杨姨急匆匆推开门。

陈叶此时沉浸在甜美的梦乡中,突然被一到道声音打断。

“小姐,起床束发了。”杨姨站在一旁。

“知道了。”陈叶抓抓头发。

两人在梳妆台磨蹭很久。杨姨梳着青丝,木梳有好几次没梳整齐,她简单地给陈叶弄了个双鬓,其他头发披散。

陈叶敢肯定,杨姨不是奴婢。那会是谁的人?

陈叶照照镜子,脸也没变,真抠!

粉雕玉琢,精致得很。琼鼻玉肌蝶睫,活脱脱一个明媚小美人。眼角的泪痣更是加分不少。不过她才十三岁,所以有一些稚嫩。她长得很明媚,看起来很舒服,怎么看都好看的那种,不过也算不上倾国倾城。

陈叶随着杨姨来到祖母的房间,老人坐在木椅上,看样子应该是刚梳完妆,训斥着佣人。老人眉目中有几分少女的明亮,还真是风雨犹存。

“铃铃——”铃铛声?陈叶左看右看,发现祖母腰边别着小铃铛。“小姐出去吧,老夫人想休息。”被训斥的佣人训斥完,挡在陈叶的面前关上房间的门。她,也插着铃铛。

陈叶被她带到了东厢房,美名其曰:上课。

一进门便见一女子。她看起来大概十五岁。

她穿着紫色对襟襦裙,一双桃花眼波光流转,眼尾轻挑,内眼角微勾,红色的朱唇衬她皮肤雪白。

那双魅惑的眼睛,很容易让人陷阱去。但是,却藏有天真。陈叶发现,这个人没有佩戴铃铛。

轻轻瞥她几眼,看向她的脚上。

靠,这脚估计才三寸吧。这么小!不过,她的鞋竟沾了点泥土。

她看着我,目光清澈。

“那个,你是来教我功课吗?”我先开口。

她声音清婉“我今后负责你的琴棋书画,小姐定要好好学习,今天就先教你女红。”

一般教女红这些不都是嬷嬷等妇女教大家闺秀吗?

怎会是个姑娘?十五六岁的年龄不是应该嫁人吗?难不成……

“小姐觉得奇怪?”她笑吟吟地问。

不等陈叶回答,她倒先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派我。”说完,面色疑难。不像是装的,反而是真的让她困惑。

陈叶扯了扯嘴角,问:“你叫什么名字?”

“容清妩。”

问完名字后两人开始干正事。

“小姐,你怎么又把手给扎破了?我已经给你最大的针孔了。”

“你帮我穿。”

五分钟后

“你看,有没有感觉我的作品中有那么一丝丝悲凉。你品,你细品。这凌乱的红线穿过绿线,虽然粗犷但是勾勒出人物。”

“小姐,鸭子没有红色与绿色。”

“这不是重点,它孤零零地飞在空中,没有人注意它。”

“小姐,鸭子不会飞。”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你看它那悲伤的表情,我仿佛看见了它背后心酸的故事。”陈叶说完,擦了擦眼角不存在的眼泪。

“小姐,你绣的太丑了,跟我的要求完全不一样。”

“不不不,这是一种夸张美,你不懂。”

最后,陈叶被赶出了东厢房。因为,她该去学武了。

随即,一个身材魁梧,壮如泰山,高度直逼190的男人站在她面前。

陈叶隐隐觉得,这个男人脚往地上踩一踩,整个地都要抖一抖。

“小姐好,我精通各种武器,小姐想学什么,我就教什么,我最擅长耍菜刀。我叫阮果果,司南街左拐少年武班就是我开的,今后叫我阮师傅即可。”阮果果声音洪亮。

阮果果?呃,一米九大个男人叫这名,是认真的吗?

陈叶想想自己感兴趣的武器,还是学剑比较靠谱。

“我想学剑。”陈叶说。

“小姐资质平庸,骨骼惊奇,练剑,不太好吧。”阮果果仔细打量一番陈叶道。

“怎么个惊奇法?”陈叶好奇,是不是天造奇才。

“小姐骨骼跟平庸沾不上边,跟天才更是相差甚远,是我完全没见过的低等骨骼。毕竟小姐是女子,飒毕大陆基本没有女子习武,也没有任何夫人要求自己女儿习武。”阮果果如实说道。

啊?这个套路不对,我不应该是天之骄子,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第一逼货吗?剧本不是这样的!

阮果果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把剑,浅蓝色的纹身散发着绿色光芒。

绿?

“这把剑乃是我祖上留传,因为它是我祖母生前所用,只可女子用。”阮果果说完举着剑,自以为帅气地刷刷甩了两下。

“哦,那我应该从何学起?”陈叶接着问。

“呐,接下来我教小姐,手握剑柄,气聚集在剑尖……”

陈叶学了一个下午,骨架都快散了。

她才学会一个基础招式,小说里果然都是骗人的。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山河远寂山河远寂几道君|幻情天地为盘,众生皆子,抬手落子间,小小棋子,亦能撼动棋局。 鲛人,捉妖师,君王,剑圣,神官,僧侣。 世事如蛛网,落入,便是身不由己。 这场关于执念与权利的争夺中 胜与败,皆伤。
  • 狐之墨月末乐狐之墨月末乐神亦有殇|幻情本文乃“狐”系列贰篇,讲述了初篇中未交代清楚的一些事情。她是一只狐妖。她已经不记得自己活了多久了。在她漫漫人生中,她唯一在意的便是一位狐仙——玉溪。她以为自己会一直爱着玉溪,却不料,在一场游戏中,她竟意外的爱上了一个像极了玉溪的狐妖——羽昔。游戏结束,她也分辨不出羽昔到底是真实存在的,还是虚构的。再次见到羽昔时,她竟以为,那是她的又一场游戏。墨月,末乐,最后的乐章。
  • 国师大人马甲多国师大人马甲多孤城背岭|幻情(女主是君莫邪,男主是凤漓) 她是天命之女,生而便高贵,掌管着天下的命运,是天澜大陆的国师。 他是战神转世,生为天澜大陆的漓王,心早已在她的手中,只因她救了他一命。 (女强男强,一对一,不喜勿喷,谢谢)
  • 遇之知之遇之知之楼涡涡|幻情遇之,幸也,不幸也。(PS:作者菌玻璃心,不爱也请不要伤害(Ω_Ω))
  • 天才萌宝:娘亲是我的天才萌宝:娘亲是我的小米粒i|幻情她是21世纪的第一杀手。创了一个世界第一宁璇宫。因不小心落水。一朝穿越,却沦为痴傻貌丑的废材将军府的嫡女·。还被下药。五年后,宝宝们:你快走,娘亲是我的,真后悔为什么认了你!呜呜呜~~~某帝王:世上没有后悔药知道不。某女竟无言以对了
  • 假如孟婆会历劫假如孟婆会历劫陌影|幻情我是孟婆,至于我原本叫什么,日子太长记不太清。 时年十三万的我在一个良辰吉日下凡历劫了。 当然,我的内心是拒绝的。 依照我十三万岁的年龄,宫斗……呵呵……不存在的。
  • 择一城,等一人择一城,等一人w凌初|幻情片段一:“陌老头,你看月丫头那不服输的劲,多像我啊”沈腾拿起白色棋子落下,欧阳陌有点鄙视沈腾,不就是收了一个天才孙女嘛,那么得瑟“是啊,跟当初的我们挺像的”门口处,一个穿白色T恤,牛仔短裤的沈寒月说,“老头~我有你这么丑吗?”片段二:一袭红袍拖地,脸上戴着妖艳的红面具,面具将脸遮住,只露出眼睛和嘴巴以下的地方,目光冷冽,她一闪就到君后位置掐着她的脖子,慢慢将她从座位上抬起,众人都没来的及反应,仙君第一个回神道“魔主大人未免太放肆了些”众大臣心惊‘不愧是魔界魔主啊’
  • 神秘校草:天子大人,求放过神秘校草:天子大人,求放过莫牵尘|幻情她,是慕氏集团的千金,杀手组织的老大,拥有一双能控制人心的血眸,无人能敌。 他,是帝氏集团的太子爷,传说中杀伐果断、狠戾、手法狠辣的阎王。 她,是高贵而优雅的吸血鬼——赛茜莉雅·德古拉。 他,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天帝之子。 在这个混乱的世界,妖魔并存,象征着光明的天神与象征着黑暗的恶魔相遇。 恶魔死,天神伤。 几经轮回,恶魔与天神再次相遇,他们还会认得彼此吗? (本文纯属架空虚构,不涉及任何有关国家的真实事件,1v1爽文)
  • 有苏狐有灵有苏狐有灵吃滴|幻情“我们有苏氏,有恩必报……”将娘亲的教导铭记于心,论小白狐报恩除妖师之路——
  • 陨尘拂爱陨尘拂爱失重的蜗牛|幻情凌洛曦重生在了一个修仙世界,这里不但有能修成仙的人,还有吃人的妖和阴损的魔。 作为一重生就仇恨值飙升的凌洛曦来说,虐渣打脸都是轻的。 妖君来了:咳,我收入怀中了! 魔王来了:嗯,我踩在脚下了! 只是到最后才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