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28章

五月的万桃林,桃子成熟了,这时的桃林,果实累累,枝头挂满了黄里透红得的大蜜桃,有的把树枝压弯了,整个万桃林都弥漫着桃香。

万桃林汇集了很多了人,祁予安失神的看着这处人间美景,“长生,往后咱们老了就住这儿,我老了就跑你那里烦烦你。”

祁予安撒娇般的看着祁宸皓,奔跑在万桃林间。

祁宸皓放下所有的怀疑,因为当祁予安说出那句话,祁宸皓告诉自己,她是我的亲妹妹,她爱我们胜过自己。

往往最美的一幕都会是最遗憾的一幕,祁宸皓根本想不到后来....

一眨眼,祁宸皓就发现祁予安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中,他不敢声张,嫡公主可能失踪一事会引起轰动,他只能默默寻祁予安。

“老道看这位小姐龙瞳凤颈,极贵之相,但很遗憾,若您为男子,前程不可限量,将来必为为天下之主。”穿道袍的中年道士抚了一把莫须有的胡须,神秘兮兮的走到了祁予安的身旁。

祁予安皱眉,“牛鼻子老道,你可知妄议皇家是死罪,更何况那个位子。”

老道笑了笑,“小姐您穿了一身平常人都穿不起的衣服来这万桃林,不说平常人,权贵世家也没有您这身衣裳气派啊。”

“你这牛鼻子老道当真是会胡诌,看你对这万桃林熟悉的很,就是不知诓骗了多少人。”祁予安挑眉,“信不信我把你送进衙门?”

“老道骗了多少人那可就算不清楚了,但是老道可没有骗您,若您是男子,将来必为天下之主。”老道神经兮兮的像是和祁予安商量,虽说骗了不少人,但是方才的话可是真的。

祁予安想了想,不经意瞥见了祁宸皓,心道糟了。

“牛鼻子老道,我还会来找你的,记住我的名字,祁予安。”祁予安经过牛鼻子老道身边时低声说道,并且塞了一个玉蟾哨子。

“你这江湖挂子,等着进衙门吧。”祁予安怒瞪老道,往祁宸皓的方向走去。

祁宸皓看祁予安走过来,两人都没有说话,默默的走回了武场。

薛超见两人未去多久就回来了,上前问道,“主子可是觉得万桃林不好,怎的这么快就回来了?”

“很好,长乐累了,所以我们就回来了,你开一下石门吧。”祁宸皓抢在祁予安面前说话,转头看了一眼祁予安,祁予安见此木讷的点了点头。

薛超挠头,看样子不太像啊。

密道很敞亮,祁予安终究没忍住先开了口,“你....是不是听见那牛鼻子老道胡诌了?”

祁宸皓沉默了一会终于爆发,“胡诌?祁长乐,当今太子是我们嫡亲哥哥,你这是做什么?拿住瑞麟军拿住父皇的宠爱,在后宫无所不知,你到底要干什么?你为什么要去冷宫找白娉婷?我早就说过了,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唯独那件事。”

祁予安冷笑一声。

“我的好哥哥们现在都在怀疑我想当皇太女吗?”祁予安红了双眸,“母后因何而死你知道吗?你为什么那么确定大哥能稳坐太子的位置,父皇宠爱我,那么为什么要抬举五皇兄为什么要打压承恩公府?你想过为什么吗?薛超说的一点都没错,你就是个纨绔皇子,什么事都不知道凭什么来指责我的对错?凭什么?”祁予安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那牛鼻子老道说的不错,若我祁予安是个男子,我定当争一争皇位,定国这个封号位同太子,你有没有想过捧杀二字?”

祁予安甩袖自顾自走,走至不远处停下,“你若说我想当皇太女那就是你想的那样,我的双生哥哥。”

双生哥哥这句话出来,祁宸皓感受到了祁予安无边的嘲讽,一拳打到了密道的墙上,但是密道的墙又怎会那么不堪一击呢,鲜血淋漓的手触目惊心。

祁予安出去后,安平仁已经不见踪影,只剩下那轻轻摇晃的摇椅。

“等等,我们只是担心你,我们只有你一个妹妹,而且你是女子,这些事本该我们抗下的。”祁宸皓把受伤的手藏在身后,说话还带有些许喘息声。

祁予安上前保住祁宸皓,“我们是双生子,我岂会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不知该如何和长生说,我.....”

祁宸皓摸了摸祁予安的头,“往后我会永远护你在身后,再也不是长乐长生而是长生长乐。”

祁予安将头埋在祁宸皓胸口,祁宸皓能清晰的感受到祁予安哭了,但真的哭了吗?

安平仁突然摇着蒲扇就走了出来,意味深长的看着祁予安,祁予安收起了情绪,“安大公公,本宫与长生就先走一步了。”

安平仁也不说什么,“恭送小公主,八殿下。”

祁宸皓拉着祁予安离开,祁予安转头看向安平仁,露出一个晦涩难懂的笑容的,安平仁挥了挥蒲扇,又躺到了躺椅上。

慕容侯府

慕容侯夫人出身承恩公府,长姐还是永乐帝唯一的皇后,不管在哪儿都是一副高傲的模样,宴会不欢而散在自个娘家没有胆子宣泄,那么慕容侯府的姬妾就不一样了,首当其冲的就是两个庶女。

“给母亲请安。”慕容芸华和慕容芝华一向不和,但是两人在赵然的面前却会异常的乖巧,不过相比慕容芸华的话,慕容芝华真是比她好多了,姨娘受宠又是幼女,就算是在赵然的面前也是不卑不亢。

赵然没有即刻让她们起身,而是让妾室给自己捶背,懒洋洋的演了一眼两个庶女。

“母亲?”慕容芝华喊了一声,似乎有点糯糯的哭腔,让赵然蹙了蹙眉头。

“跪下。”赵然不痛不痒的呵斥。

慕容芸华倒是老老实实的跪下了,慕容芝华确实满眼的恨意,就是这个女人抢了姨娘的正妻之位,不然她该是慕容侯府的嫡女才是。

“母亲,好歹芝华从小就被定给五殿下为侧妃,母亲您...”慕容芝华从小的自豪就是自己将来的夫婿是五殿下,将来的王爷,指不定还是将来的皇上。

赵然嗤笑,“侧妃?等你哪天当了正妃,我自会给你脸面,听说你今个抢了我给梦华的珠钗?”

慕容芝华不甘不愿的跪下,“女儿愚钝,瞧着漂亮想让二姐借我看看,谁知到了二姐口中却成了夺取。”

赵然刚想端起茶盏的手,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

“你莫不是以为,你姨娘是你祖母的亲外甥女就可在府中如此嫡庶不分?”赵然撕破了慕容芝华引以为豪的原因,嘲讽的看着她。

“女儿不敢,但是我姨娘好歹也是出身伯府的嫡小姐,母亲不肯给姨娘二房就算了,论身份母亲与姨娘不分上下。”慕容芝华直视赵然,颇有种刚烈的模样。

上一章第27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美食行者美食行者寕教主|古言演播厅内,镁光灯下,一场中华美食争霸赛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决赛代表队分别是李记酒楼和大发饭店。诗诗,加油!诗诗,第一!粉丝的热情就像炉灶的火焰一样浓烈,毕竟,我李记酒楼几百年的口碑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这些自发而来的粉丝不就是活生生的证据吗。听着粉丝的声声呐喊,我手里的动作愈发灵动。手起刀落,劈开母鸡,掏去五脏,剁下鸡爪,用水洗净,料酒、酱油、五香料、葱、姜等调料腌渍,一切如行云流水般。鹌鹑蛋在卤水中煮熟,剥去外皮,继续闷煮。坐煸锅,注油,烧至六成热,鹌鹑蛋、母鸡分别炸制控油装盘,一盘母子相会大功告成。母子相会,乃是满汉全席中一道菜肴,你一定会好奇为何我一个年纪轻轻的丫头会做这个菜。
  • 幻秘阁幻秘阁花叶竹芋|古言“幻秘阁不养闲人。” “如果我留下,他是不是就不用离开,那我留下!” 她只想女扮男装独自闯荡江湖,却为报一人恩被困于朝廷纷争,一桩桩案件的真相到底孰是孰非?背后还隐藏着怎样巨大的阴谋?权利之下,谁又能独善其身呢? 他说:“待我归来娶你呀!” 他说:“世间万物唯你在我心上!” 他说:“我陪你,一起走。”
  • 帝君耍宝帝君耍宝雨瞳声声同雨声声|古言帝君是一个贪官,枪毙后穿越到矮人星球,成为矮人星球上赵国的国王。帝君拥有绝对的权力和众多的美女,他想要征服这个星球。在“智能王”手表帮助下,将矮人变高……。他能否如愿呢?
  • 尊主盛宠:医仙大小姐尊主盛宠:医仙大小姐猫妃|古言一朝穿越,成为慕府最受宠的大小姐,但却是天朝的废物!强者之魂,霸气重生!说她是废物?那她就让你认识到什么叫做强者!敢说她是没人要的破鞋?一巴掌拍飞你去食人岛!敢说她是仗着慕府出来嚣张?那她就让你知道什么才叫做嚣张!斗武魂、比灵资、杀魔兽、抢灵丹!她慕柒北全部都要,你能耐我和?却在神不知鬼不觉中,招来了一小屁孩。“北北,不许你看野男人!”“北北,不许亲其他男人,爹爹也不行!”“北北……”“夜倾绝,给老娘闭嘴!”某医仙怒。
  • 贪财王妃:夫君是个暖宝宝贪财王妃:夫君是个暖宝宝风吹野子|古言北漂一族到古代,穿越时空谈恋爱,来来回回数十趟,拐个王爷送外卖……--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流亡笔记流亡笔记叫我小狗|古言几度天真几度恨。从相遇到被杀;从双生到剥离。当成了丧尸的黎烁抱起美多的尸骨后,终于彻底堕入黑暗。(僵尸跟马、毛两家的小说题材,希望你们喜欢)
  • 娇妃缠情娇妃缠情水上漂的龟|古言她是身份尊贵的富家大小姐,但他不过是一个深山中的小山贼。两人的身份如此悬殊...... 你说的爱,我怎敢倾心以付。 然世事扰人,纷纷扰扰,早已定下的姻缘线牵扯着两人。 鸳鸯枕上,许下生生世世。 既然爱了,就绝不会放手!
  • 重山烟雨诺重山烟雨诺清水|古言苏伊诺一个什么都懂的逗B女,季曜沂一个一根筋的大好青年。携手经历了一些不敢想象的人生,出现了各种不忍直视的狗血桥段。从一个武功高强的高手,变成一个打架除了看就只能跑的逗B女,从一个天赋异禀的大好青年,变成快当配角的小男子。请看小女子和大,大,大豆腐的爱情和不同常人的人生。
  • 思我窈窕妻思我窈窕妻画茶梧桐|古言她本无意流连于这浮生,却因他爱上这烟火人间 谁知这日夜的江湖同游,不过是他精心设下的局 而她本父慈母爱的贵女,却被他撩拨心弦共沉沦 为了助他夺嫡机关算尽,然最终输给一个异世人。 顾家有双姝,明媚而倾城。 娉娉复袅袅,佳人难再寻。 落花覆流水,春风知我意。 思我窈窕妻,终日不开颜。
  • 深闺记事深闺记事源水漾|古言四岁,她与母亲被关在尼姑庵,造就她豁达阔朗的心性。九岁,母逝,她重回宅门里。上有绵里藏针的婶娘,下有张扬跋扈的堂妹。她练就遇鬼杀鬼魔性。十二岁议亲,一边是被称为温如玉公子的竹马,名门贵戚,一朝若嫁入,风光无限。只是堂妹虎视眈眈,温家不温不火。另一边亦是高门大家的承嗣,端正君子,若为他家妇,荣华一生。只是她听说了姜家大妇的传闻。历来姜家大妇都郁郁而终,助夫君理后院,但不得夫君喜爱,子女不亲近……不论是风光还是荣华,都是险中求。行走宅门中,便摆脱不了这恩怨痴缠,罢了,且与他走一朝便是……此生如瓷,炼不出洁白莹润的品性,便出不得这焚骨销金的窑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