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章 冰封千里!

“封!”

周围的魔兽顿时变成冰雕!

“快!”

眼看着自己的真气极速消失,黄馨语迅速提前悬雷剑,一记斩击,击碎大片魔兽!

剩下的魔兽看见自己的同伴被击杀后,低吼着,可却不敢上前攻击两人。

“好了,现在出去,我还有事要办?”

姜宗法拍了拍身上的灰,站起来对黄馨语说到。

“出去后不要忘了那个姓金的小人!”

“……你要去干什么?”

“雇主的委托还没完成。”

“什么!?现在你还想着委托?!不要命了!”

姜宗法转头看着黄馨语说到:“我需要力量。”

四目相对,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有风声在洞里呼啸着。

“不要忘了那个姓金的。”

说完便转身向着洞穴里面走去,以他现在的修为对付那只魔兽不过是杯水车薪,但是。

“人不就是在高压下才能成长吗?”

呼——洞穴里的风中混杂着淡淡的血腥。

“看来这里有人已经来过了,而且无一生还。”

手中的短刃握紧几分,姜宗法的眼睛渐渐变的冰蓝,身上的寒气也越来越重,寒气顺着手臂蔓延到短刃上。

短刃结上一层淡淡的霜,让短刃看起来更加锋刃!

“刚才……那是什么?”

刚才的异样让他感觉自己很奇怪,他不是什么英雄,也不想当什么英雄,刚才只是想帮那些死去的人报仇!

“英雄?我只是感觉他们的家人会担心,对,英雄什么的让别人当吧,我只想活着,只想变强!”

姜宗法喃喃自语着。

不一会他就看见了那只魔兽。

这是一只有着红黑条纹的棕色魔熊。

可能是因为吃饱了的缘故现在睡着了。

“此时不出手以后就没机会了!”

姜宗法想着便举起了短刃,直刺要害!

在短刃与魔熊皮肤接触时,疼痛让魔熊惊醒过来。

姜宗法迅速向后倒去。

“我去,皮这么厚,这都没刺破!”

短刃只在魔熊身上留下了短短的痕迹,连肌肉都没伤到!

“吼!”

魔熊彻底愤怒了!前爪在地上磨蹭着,摆出冲刺姿势!

姜宗法举着短刃护在身前,他绝对等魔熊接近的一瞬间将它冰封,然后重伤。

他不认为自己能冻住熊后将其击杀,只希望能重伤它。

“吼!”

就在他盘算如何重伤魔熊时。

那只魔熊以极快的速度冲过来,姜宗法向左躲避的瞬间召唤出冰子打算冻住魔熊。

可就在冰子出现的一瞬间,那熊一爪抓向姜宗法,领域还来不及放出就被迫防御。

“刺啦!”

刺耳的摩擦在洞穴里徘徊,最后“砰”的一声,冰子化作了满目星光消失了。

“什么情况!?”姜宗法大惊到“冰子呢?感受不到它的存在!?”

魔熊稍稍愣了一下,接着一爪拍向姜宗法。

姜宗法还在冰子消失的震惊中没有缓过来,这一击结结实实打在他的左臂上。

捂着左臂的他从地上有些狼狈的爬起来。

“凤!出来!”

从姜宗法眉心中飞出一小团光,然后慢慢化作一个一米多高的小人。

凤穿着淡绿色的上衣,深蓝色的长裤,一双异色瞳让人感觉可以看穿如何异常。

凤的突然出现吓了魔熊一跳,可它还是攻击向凤。

凤轻轻挥手,冰霜瞬间蔓延到魔熊的爪上,可只起了一层,对魔熊行动的影响几乎为零,更别说伤害了。

“它的皮厚的狠,普通攻击根本伤害不了它!”

姜宗法捂着左臂,忍住疼痛咬牙说到。

“那怎么办?”

“用技能啊!可我冰子已经被它……”

还没等姜宗法说完,魔熊又发出了第二次进攻。

“快闪开!”

几乎是在姜宗法对凤喊到的同时,凤用极快的速度躲闪掉。

“快点过来!”

“你要干什么!?”

姜宗法一边躲避魔熊的攻击一边对凤喊到。

左臂上的疼痛已经使他不能正常思考了!

“过来就行!”

凤说完后就原地盘腿坐下,周身的空气中显现出雪花来。

姜宗法再次多看了魔熊的攻击,趁着它转身时迅速跑到凤的旁边。

魔熊看见两人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甩了甩头,向着两人撞了过去。

这时凤抬起手,猛的将姜宗法拉住。

他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然后来到了一片白茫茫的地方,缓了一会才想起凤可以制造一个世界。

这是凤突然出现,吓了姜宗法一跳。

“现在赶快想想这么对付那只魔兽!”

姜宗法着急对凤说到!

“嗯……我倒是有一招,不过……”

“什么?”

“不过需要大量的灵力。”

“那我和你一起!”

“好,也就这一次机会!等会出去后,你马上将你全部灵力都给我,只要重伤魔兽,咱们就有机会击杀它!”

“准备好!”

“3”

“2”

“1”

重新回到洞穴里,魔兽里他只有三米远。

姜宗法没有犹豫,迅速将自己全部的灵力都灌输给了凤。

凤感觉到汹涌而来的灵力,周身温度迅速下降。

“冰封,千里!”

(本章完)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青莲剑歌青莲剑歌箜篌|仙侠新人新书求各路朋友多多支持,先收藏养肥!----------西游之后,佛门东进,东方诸国寺庙林立,香火鼎盛。道门被迫隐退,欲积蓄力量,与佛门一较长短。诸门道统之争,妖魔横行,一时搅乱风云李白,被世人誉为诗仙、“谪仙”,沉浮官场一生,经历了各种尔虞我诈,晚年还为满腔的抱负四处奔波,可一朝遇仙,爆发了埋在心底的渴望......
  • 飘渺志飘渺志任少秋|仙侠对于夜听雨来说,默默的装逼是最大的乐趣。然而某一天,一次意外过后,一切都变了…小装逼已然浮云,开始大装逼的人生吧!
  • 这位天师是妖怪这位天师是妖怪身登青云梯|仙侠“张天师!王爷请您去祈福禳灾,他要给您专门修一座新天师府!” “以后再说。贫道四海为家。” “张天师!皇上请您去炼制仙丹,他要招您做驸马——公主哭喊着非您不嫁!” “……贫道已看破尘缘。” “张天师!西北方妖邪魑魅现身,为祸人间,天下人恳求您出手救世!” “降妖除魔,义不容辞!” 张惟沉声说完后,突然有点心虚: 自己,好像也是个妖怪……
  • 师父有颗朱砂痣师父有颗朱砂痣左丘凉凉|仙侠在外流浪多年的她,偶然识得一个奇怪的少年。 一夜之间,少年记忆全失,却口口声声唤她“师父”,而她的眉心之间也多了一颗朱砂痣,成为他们之间的羁绊。 本以为一切都是巧合,却在经历了一些人和事之后,少年的身世逐渐浮出水面,究竟是神族天君的兄长?还是魔族公主的儿子? 与之同时,她也遇见了一些奇怪的人,仙门百家之人唤她“白浔上仙”,神族天后唤她“白樱上神”,她究竟是谁? 帝神下令关闭了通往凡界的天门,人间战火四起,妖族惑乱人心,魔族即将举兵来袭,这一切的起因,皆是因为一对神族夫妻被害?又或是凡人的贪欲?神族的背叛?魔族、妖族的不甘? 前世今生,她付出真心,但从未觊觎过什么,却总是遭受身边亲近之人的猜忌、妒恨,诬陷、迫害……他亦如此。 “可能会死,你怕吗?” “若没有你,与死何异?” “师父的朱砂痣还在吗?” “我的朱砂痣从来都不在眉心,而在眼前!”
  • 仙路不见仙仙路不见仙危思安|仙侠三千年前,古越国境内,大凉山上方虚空,一道漆黑空间裂缝骤然张开。伴随模糊的凄厉吼叫,散发耀眼五彩灵光的光团,携摧山崩岳之势,坠入大凉山腹地。不久,一处修者势力,在此地兴起......三千年后,一个普通的早晨,一位中年人背后背着一把长枪,自远方走来,疲惫沧桑的双目,满含慈爱,看了一眼怀中熟睡的婴儿,随后迈步入大梁山山脚的山阳镇。这一个故事,从山阳镇开始......
  • 觅仙行觅仙行平水.QD|仙侠出生于一个没落修仙小家族中的姜立,每日只想好好的修仙过日子,但竟然在无意中卷入了一个漩涡之中…………人在修真界,身不由己啊!——————————(新人新书,望大家支持!写的不好,多多提点!)
  • 极品骂人系统极品骂人系统不朽居士|仙侠(全网骂人流第一人!) 骂人要有修养、有学问、有哲学、有艺术……骂人要骂得典雅,有风度、有幽默! 许言穿越到修仙界得到万界骂人系统,只要骂人就可以升级提升修为,诸天万界,看谁不顺眼就骂谁! 一天不骂人我就浑身不舒服! 许言表示压力很大,我本文雅,奈何骂人? 这是一个注定要成为骂神的男人!
  • 浮生若梦:红颜为君逝浮生若梦:红颜为君逝芷若黎殇|仙侠在这世间,她的一生就是一场梦,她犯过傻,竟不知原来背后一直都有人为她善后。终于,还是决定再傻一次,不论结果,她不悔……
  • 鬼仙都鬼仙都蓝色刀锋|仙侠修为尽失的修真高手霍东穿越到元气贫瘠的大都市,开始一段不一样的修炼之旅。
  • 祭仙之徒祭仙之徒雾脸|仙侠敬事祭祖,俯地望天,名利三白鹭,山河六十年。看红尘,有人两眼汪汪泪,看人间,有人辛苦有人甜。 叹一口气,白家南望着白家祖坟外涌来的人群,得,又得去帮忙烧纸了,劳碌命,一刻不得闲呐。 这是个孤儿小子,守着别人家祖坟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