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章 全家都是奇葩

待四人严密的商讨完应对政策后,却猛然发现,纳兰烟和宫离澈不见了!

而另一边的纳兰烟和宫离澈——宫离澈在忘川和黄泉防贼一样的目光中问道:“老乡,我又不能一直叫你‘老乡’,你叫什么?”

“纳兰烟,我叫纳兰烟。”纳兰烟十分风轻云淡的话语瞬间让宫离澈内心爆炸了!然纳兰烟并没有注意到宫离澈的异常,她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但是宫离澈现在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纳兰烟!她是纳兰烟!那个宫离澈,也就是我的未婚妻?!

宫离澈现在觉得很纠结,如果我告诉她我是宫离澈,那作为新时代的女性,她会不会直接整个老死不相往来?可是如果我不告诉她,那以后她知道了怎么办?但是现实表明,你实在是想多了。因为,他被打断了——纳兰浔从后面直接扑上来,一把捂住他的嘴,笑眯眯地对纳兰烟说:“小妹,这是我和二哥从凤家带回来的一个病人,一时没看好让他跑出来了,没伤着小妹你吧?”

可怜无助的宫离澈:“唔唔……窝……”

这时一支银针抵在宫离澈的腰际,只见纳兰泽笑得温文尔雅地说:“你再敢说一句本公子就废了你。”

宫离澈:“……”弱小,可怜,无助。

宫离澈感到脖子上凉飕飕的,他循着一道目光看过去。果不其然,他看到了两道仿佛在看死人的目光,大有你再说一句就让你竖着进来,横着出去的意思。

宫离澈:“……”我招谁惹谁了我。

“三哥,我没事,他……”纳兰烟而没说完便被凤初念打断,凤初念笑道:“烟儿不是饿了吗?去,娘亲给你做饭去。”

纳兰煜、纳兰泽、纳兰浔:“!!!”求娘别炸厨房,我们还没吃饭呢!

“娘……”纳兰烟轻声叫道。她从小便失去母亲,一直生活在继母的白眼下,她看着面前与照片中那笑得温婉的女子有八九分相像的母亲凤初念,笑道,“好,我要吃娘做的饭。”

纳兰煜、纳兰泽、纳兰寻:“……”小妹你也不正常了!

被忽视的仍被捂住嘴的宫离澈:快放开我,要死人了!

凤初念听到自己宝贝女儿要吃自己做的饭,一时心花怒放,去什么的太子去一边的厨艺,什么都是浮云!她拉住纳兰烟的手,道:“走!”于是凤初念带着纳兰烟去“炸”厨房。

被留在原地要接受一番毒打的宫离澈:老乡,纳兰小姐......

……

纳兰将军刚下朝,便被急急忙忙跑来的下人拦住了,下人气喘吁吁地道:“将军,大事不好了,夫人和小姐……”

纳兰昭听见下人说“夫人和小姐”,脑袋一时有点发晕,他立刻推开一旁的下人冲了进去他看到他的三个儿子垂头丧气,一点儿精神都没有地站在路边,脚边还有一个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人?

院内一处浓烟滚滚,避蔽了半个将军府的上空,他一把拎起离他最近的纳兰浔,吼道:”你娘和你妹妹呢?!”

纳兰浔:“……”为什么受伤得总是我?

纳兰煜和纳兰泽齐齐地叹了一口气,纳兰昭的手指不自知地握紧纳兰浔的衣领。

纳兰浔:“……”你们别害我呀?叹什么气!谋杀亲子了!

纳兰昭将纳兰浔丢在地上,大踏步地朝院内走去,待看到那庭院的一角时直接撩起衣袍飞奔过去。

纳兰煜、纳兰泽:“……”爹怎么了?

纳兰浔看着两人满脸的问号,气急败坏:”你们还好意思说,瞎叹什么气?我快被你们俩害死了!”

纳兰煜、纳兰泽:?

随后纳兰煜弹一下衣袖上并不存在的尘土,嫌弃地看了一眼躺尸的太子,说:“该干话了。”

纳兰昭一路怀着心惊胆战的心情,然后看到了一对如同挖煤回来的母女。

纳兰昭:“……”我好像明白了什么。

纳兰烟此时很是心累,但她看到对面凤初念那带着点委屈的眼睛,又什么都说不出,只好淡淡地拍一下凤初念的肩膀,说,”下次继续努力吧。”

纳兰昭看着依旧冒着浓烟的厨房,无语片刻,决定将这个重任给予他的三个好儿子。

纳兰煜,纳兰泽,纳兰浔:坑儿子的“好“爹!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素手医仙之夫人快嫁我素手医仙之夫人快嫁我木子纱|古言在二十二世纪,她是被父母卖给研究院的可怜孩子,就因她听得懂动物语言,父母就卖了她,呵呵,多么可笑,她死在研究人员的手术刀上,本以为会见到黑白无常,喝孟婆汤轮回转世,可怎么就穿越了?而且还是穿越在一个被遗弃的婴儿身上,这一世又是被抛弃的命运吗?(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携手天涯坐看云卷云舒携手天涯坐看云卷云舒青倾晴|古言他说:“只要她想,九五之尊,江湖至顶,都可为她而夺。”而她却只想远离朝堂,不理江湖,携手天涯,坐看云卷云舒。
  • 美色撩人纨绔大小姐美色撩人纨绔大小姐已然Elan|古言【本文甜宠,1V1,双洁,不喜慎入!】 这是一个很正经的文案:一朝穿越,成为大小姐,奈何爹不疼(假的),娘不爱,庶妹狠毒,这些都不怕,且看林弦思如何凭靠自己在古代活的风生水起 不正经的文案:还没想好
  • 重生之锦绣凤途重生之锦绣凤途寻找失落爱情|古言前世,为了一腔痴恋,她心甘情愿地成了一颗棋子,助他夺得天下。最终却被辜负了一片深情,落了个凌迟处死的凄凉下场!这一生,她不愿再成为他人脚下卑微的尘泥。欠了她的,她要一一讨回公道!涅槃重生,她要一步步地走上自己的锦绣凤途!
  • 俟卿不渝俟卿不渝良留|古言她遇见公子是在雨中最为狼狈的时刻,那时她以为他们只是陌路之人,未曾想过有朝一日,她会成为他的入幕之宾,和他一同畅谈人世大志,定下了繁荣昌盛的伟业之志。 一直以来,她以为她是知公子的,公子也是知她的,他们是这天下难得的知己。 可是一朝背叛,他们终将行途陌路,原来从一开始便错了,平都一别,再难相见。 他遇见婧媛是在她被靖军追杀之时,行至陌路,唯有尽力一搏,看见她好像看见了当年临县那个孤注一掷的自己。 …… 十三岁那年,她国破家亡; 十七岁那年,她成为太子府的入幕之宾,从此步步高升…… 二十二岁那年,她辞官远游,从此再未归帝都; 三十岁那年,天下大乱,生灵涂炭,她高举义旗,开始了乱世之中的平乱之举
  • 爱知三味爱知三味悠小妖|古言一味苦、一味甜、一味波折终欢喜 浮生如梦,命运种种 三生花树下,原来一直是你
  • 梨花落:绝代有佳人梨花落:绝代有佳人凌沧沧|古言谢氏一桩简单的杀人案,在弄权之下被断成了通敌案,后演变成谋逆案,有着三百年历史的谢氏大族一朝覆灭。侥幸逃脱的谢氏兄妹二人,躲过明枪暗箭,步履艰难的替谢家沉冤昭雪,却发现这背后还有更不为人知的隐情,究竟谁才是导致谢家覆灭的真凶?那一年,梨花盛开的洁白,年仅六岁的谢蕴身穿丧服,在数着梨花凋落踌躇伤感之时,被一声声嘶吼惊住,接着便传来了浓烈的血腥味,白裙被染成了红色,梨花也被染成了红色······
  • 尘铃烬染尘铃烬染常姳|古言传言,取尘寰剑者坐拥天下,千万般算计,尘寰剑冢血流成河…… 她是一朵白铃兰,生于雾灵山的小精,因意外下凡而打破一切秩序; 他是一把万剑之灵,传闻拥有尘寰剑灵者坐拥天下,到头来却拥有不了那唯一的人; 她是白帝准后,与青梅竹马的他,本可相守一生,却因尘寰剑打破一切秩序; 他是妖界之帝,为一人取剑而亡,本以为永远别离,却在封印在万剑之灵下; “你是谁?为何与他如此相似?” “我就是他,他就是我。” “你呢?你是谁?” “我就是她,她就是我。” 真真假假,千年等待,亦不算久。 即使那个人变了他的模样,愛染亭处永远有一人等待。 即使那人不记得她的模样,她的心也会不自觉向他靠拢。 或许,这才是爱情本来的样子。
  • 绝世倾城:至尊神医绝世倾城:至尊神医素颜如初|古言“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东蝶落!”她原本是21世纪王牌完美型特工,没有名字,代号‘鬼迷蝶’,最后一次的任务“夺取神秘宝物”时,被组织里的背叛着通风报信,被迫跳下悬崖,却带着“神秘宝物”穿越,受到可怜的少女嘱托,代替她活下去……王牌特工,是否可以横扫天下?
  • 太子有毒:娘娘要退婚太子有毒:娘娘要退婚夜天紫|古言太子容锦选妃,选中了青丘白家白离 消息一出,伤了不知道多少少女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