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9章 白衣老头

一道道深蓝色的灵光从洞内绽放出来、

司徒湛尘紧握着冰雪橙的手,用灵力为她疗伤!

“呵、”

一阵沧桑却又利索的冷呵声突然从洞内传来,四处环绕漂浮,回音许久未灭、

司徒湛尘双眸紧闭,额前时不时冒出几排冷汗,依旧纹丝不动!

“哎、可怜、少年、郎、呐”

苍桑的声音再次从洞内传来,几乎是一字一句伴随着叹息回荡在耳边!

司徒湛尘似是终于听到了他的声音,那双单薄的眼皮内两只黑瞳随之轻轻的滚动几下,嘴角为之颤动的张来一点缝隙!

只是手中的灵气一直没有停歇,依旧源源不断的灌入对面少女的体内!

“少年郎、”

“你在这么灌入进去,非但救不了她,只怕是会害死她了、”

沧桑的声音愈来愈近,拉着长音不紧不慢的说着!

话落,一道黑影如闪电般的速度,突然从冰雪橙的身边一闪而过!

“谁?、”

少年终于动容,猛然张开双眸,目光迅速环绕四周,缓缓收住了正在却一无所获!

“吐、”

片刻,少女一口鲜血像是被人击掌于后背血流不畅,冲击下震颤肺腑般大口吐出!

“姑娘、”

司徒湛尘面色一惊,立即伸手环住她即将到底的身体,将她拢入怀中!

“我怎么了?、”

刚才、他似是本能的伸手拢住她,没有一丝一毫的思量与犹豫!

“为何、”他低头喃语,紧皱的双眸充满血丝,陷入沉思!

“你再试下她的脉搏、”沧桑的声音如雷贯耳,响彻耳旁!

司徒湛尘冷冷的打了个寒颤,轻轻晃了晃脑袋,心里暗骂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随即,立即将手搭在她的手腕脉搏处:

“怎么可能?、”

他又是一声喃语,已然被少女的脉息惊讶到僵硬!

“怎么不可能?、”

“都跟你说,不能乱来了、”

沧桑的声音回荡在山洞内,似是皮球般在山壁中弹来弹去!

“你到底是谁?”

司徒湛尘将少女平放在地上,抬起双眸,蓦然起身,在原地转了一圈,却不能判断,那声音传出的地方!

这洞内四面都是岔路口,那声音却像是从所有的岔路口同时发出,声音环环相扣,撞击在路口相间的石壁上!

“哪有你这种态度求人的?、”

“呵,求人?!”少年心中下意识的哼呵一声,嘴角微咧,又想是自嘲般的苦笑!

“怎么?不想救心上人了?、”

“再晚一会,恐怕,她就会因你而死了!”

声音中掺杂着几分蔑视威吓之意!

“求、”

司徒湛尘立即回应,却又略显呆滞的杵在原地、

“我到底是怎么了?、”心中又是一声疑问,夹杂着几分自嘲!

“呃、你倒是来点诚意啊?、”

原本苍桑的声音突然变得清澈,话语中微微粘了几分无语,一口叹息,旋即快速的呵斥道!

环绕晕染的回声竟也消失!

司徒湛尘无反应,像是定神在原地!

“咣”的一声,一只脑瓜崩瞬间敲打在他的脑袋上:

“呆、干啥呢?、”

一身略带灰尘的白发老头突然出现在眼前!

司徒湛尘见状、立即抱拳,单膝跪地:

“求前辈救救她!”

呵,能让他跪地求为前辈的人,到目前为止,可能是屈指可数的吧!

而能让他这般跪地求人的女人,恐怕,只有冰雪橙一人了!

不是因为喜欢她,而是因为,他觉得亏欠她!

因为就在刚才,他曾自以为是的认为,冰雪橙体内的毒,虽然难解,但是用他的心头血,加入‘寒冰魄’就可以为她解毒!

可是她错了,冰雪橙体内的毒,在他心头血的冲使下,竟越来越猛烈,甚至都要腐蚀他的身体,让他根本撤不出手!

可是,刚才那个黑影环绕之后,他竟如被注入了一股清流,轻松的便将灵力撤回!

而且,冰雪橙的脉息,竟也平稳了许多!

……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你似惊鸿梦中来你似惊鸿梦中来专属瑜儿|幻情【超短片,轻松流水文】 她是东陵太子表妹 她还是被团宠的国公家唯一嫡女 她更江湖第一门派“江月阁”少主夫人 他是无父无母的孤儿 他还是太子府谋士 他更是江湖第一门派“江月阁”少主 有些人,相遇相知相爱只需要一瞬间的时间! 有些人,明明相爱却不自知以至于痛失所爱! 她是来自异世的一缕孤魂,占据了她的一切还拐了个疼她爱她的夫君~ 他以“你我暮年,闲坐庭院。云卷云舒听雨声,星密星疏赏月影,花开花落忆江南;你话往时,我画往事。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聘她相许至白头~
  • 萝莉驾到:赤瞳妃子狠可爱萝莉驾到:赤瞳妃子狠可爱司空狐|幻情她,白天是可爱逗逼爱耍宝的玉面琴师,夜晚却化身为邪魅猖狂帅气的“男”侠盗——子魂然而,这都不是她。真正的她喜欢在太岁头上动土,夏天喜欢拽着宠物兔小白支牌子卖鱼卖虾,喜欢当甩手掌柜,喜欢穿男装,喜欢逛花楼,喜欢美男喜欢好吃的喜欢钱喜欢喜欢喜欢!她,到底是谁?既然你诚心诚意的发问了,她就大发慈悲的给你点提示吧,那就是——没门!但当她遇见及冷酷邪魅霸道等形容词为一身的议政王时....萝莉碰见大叔了?萝莉:美人夫君,我们去约会吧!【咧嘴】大叔:.....【不废话,抱着进房】萝莉:!!!美人夫君,我们需要坐下来谈人生谈理想!!
  • 榴花不见簪秋雪榴花不见簪秋雪百离慕|幻情被盗墓者转换的凤凰于飞,和麒麟墓。半路出来的血婴在……刚刚醒来就要被强奸,花瓶还是花瓶,砸两下身上的色狼就晕了。每个人的命运似乎都指向了一个未知的秘密,命运之轮重新开启。而曾经的那个他——已经不在了,她更不会爱上任何一个人!……“姐姐,嘤嘤要和奶奶~”“乖,现在不是要喝的时候。”百月影无语了,你丫的没有看见你姐姐我正在努力翻云覆雨吗?送你一个字“姐姐~”“滚!”“……”
  • 仙中魔王入校园仙中魔王入校园魔王专治|幻情王一是千年前的仙界天才,挑战六界无敌手,其创建的《焚剑诀》有毁天灭地的威力,因在仙魔大战中受奸人所害,沉睡于瑶池深处,后因位面仙气凋零,除人外其他五界皆人才凋零,瑶池也坠入海洋。因一次事故,王一被唤醒,代替唤醒者“王一”进入人世,开启校园之旅。本文女强,女主性格稳重又鬼畜。男主慕容华来自修仙世家,机缘巧合下被女主救下,从此与女主共进退。
  • 妖孽倾城:盛宠修罗魔妃妖孽倾城:盛宠修罗魔妃林怿|幻情魔皇一朝被封印,千年后她足踏墨莲浴血归来,驭神兽,定乾坤,誓要与他共覆六界风云,倾了这一世繁华
  • 忘忧间忘忧间温紫晨|幻情酒,能使人沉醉,却终究只是梦而已。“蕊儿,我要为你做一辈子的画,种一辈子的花,酿一辈子的酒。”时间,也阻挡不了他们……“蕊儿,待我名动天下时,娶你可好?”“好。” 秦始皇将冠冕分为三等,貂蝉冠为二等,多年来流落民间,居无定所,冥冥中,她只知道自己的使命是辅佐命定之人称帝,却遇到了她,此生再不离开他了,哪怕精魄散尽。 何以道殷勤,绕指一双银,她从来不怨他,只道缘分未到,她只是想给他一个家,哪怕他会厌恶她。 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故事,从来并不是所有,只不过是在你离开时,我的心中永远有你的位置。 七星龙渊剑,诚信高洁之剑,却从不能左右自己的命运,他孤独的走过了千年的时间,只为等待那个肯给自己自由的人。 忘忧间,名为忘忧,实为负忧。 每件古物都背负着一段刻骨铭心的忧愁。 只能在时间的长河里 独自前行, 直至磨灭……
  • 倾生相守倾生相守卿生未璃|幻情万年前的回眸一眼,今世的轮回,你我又再次相遇,是巧合,还是命中注定的缘分?可惜我不信命!浮生虚幻,准备好,跌入这一段梦幻奇缘吗?入梦,缘起缘灭,忆过万年! “你,还是不信我吗?”泪落,无声。 “丫头,你还是不愿原谅我吗?”“对不起,我们只能成为敌人。”(中间会有点虐,结局会看读者的倾向再考虑。女强男强,不喜勿喷。)
  • 君似桃花仙君似桃花仙级别01|幻情巫族少女金摇铃在进行正道和平事业的维护大业中途,溜号了,抛下上阳使团和巫族其他人,一个人义无反顾的踏入了江湖。 上阳的仙人星河闪耀,挥一挥衣袖就能抖落一片仙光,巫族的少年神术强大,眨一眨眼就能颠倒日月,烛珑城月牙桥能锁三魂七魄,一双桃花眼就可以迷惑人心。 但其实,她的初衷很简单,只想寻一颗真心而已。
  • 七界之游世无双七界之游世无双狐玖雅|幻情灵创焱帝诸葛焱天一次突破天劫成帝时,意外遭人围攻,身死道消却意外突破次元!成为了钧天大陆的一缕孤魂。此时又值钧天大陆七帝称天道,战乱连连,为寻找自己的爱人,诸葛焱帝只能逆天改命,强行重塑肉身,若命运不公,就和它斗到底!是魂飞魄散,还是重修为帝?在钧天大陆上,且看两种文明的对撞,燃起灿烂的火花。没有人是绝对的主角,该出发了开启者。故事,才刚刚开始。
  • 辰落惊弦辰落惊弦琏玥|幻情坠落神坛的仙灵少女,被世人视为天神的神秘少年,相爱相杀,携手成仙。却不知已然陷入一场阴谋,身份的间隔,前世的爱恨情仇,又如何当做视而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