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40章 虚无幽螟

旁人扶下这耗损过度的火系修士,立灯燃了十个呼吸的功夫,却不见任何动静,叶靡途心有所系,不耐烦的扭头想要询问身旁的梁实昭,可一侧脸,才发现身旁的人都不见了,而石室也不知何时起了变化,像是融化的坚冰一般,缓缓消融,只余一片虚无幽暗。

“被暗算了?”叶靡途心头一惊!

好在梁实昭的声音很快响起在虚无中:“叶师妹,莫慌,这是卷云洞中虚无殿,请稍待片刻。”

叶靡途簇着眉,稳定心神,本能的将意识散开,灵力裹着念力蔓延,以作警戒。

正是这缕念力竟像是黑暗中睁开了双眼一样,模模糊糊看到身侧几个模糊的影子,其中一个影子飞快的在黑暗一角布置了些什么,像是……一个阵法。

不待细看,黑暗如潮水褪去,眼前的虚无散去梁实昭等人的身形显现了出来、与之前立灯前的位置并无变化,除了梁实昭的位置略有一丝变化,剩下的便是周围的环境了。

逼仄的石室不见了,眼前是一个空旷的大殿,大殿前方是一座高台,其上一个古朴精致的宝座,宝座后是一整面浮雕的壁画,壁画上是一只麒麟,麒麟的雕刻手法倒不见得有多精妙,唯一令人瞩目的是那瑞兽的眼睛,莹光流转,栩栩如生!

叶靡途缓缓浮起一丝笑意,回看梁实昭,道:“带我来此,有何用意?”

梁实昭左手背在身后,面上一派诚恳:“叶师妹,别看这大殿荒芜空旷,可不能轻视之。”

“那就让我开开眼吧。”叶靡途依旧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梁实昭闻言无奈一笑,后退一步,让出身后,做了个请的姿态,叶靡途径自从其身旁走过,状似浑然不知漆黑地面在她踩过时光芒一闪,印在了她的鞋底。

刚走出几步,大殿中骤然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这声音密密麻麻,无处不在,莫名就令人产生诸多可怕的联想,令人不安。

梁实昭等人飞快的两两靠近,彼此照应着四下打量,只余叶靡途孤孤单单的站在最前面,瞧着像是被梁实昭他们推出来的一般。

叶靡途也不慌,她此刻的注意力全在自己的识海,对周围的声音像是充耳不闻。

“啊!”

凄厉地尖叫突然自右翼一人口中传来,众人集中光源照过去,却不见任何东西,只有惨叫的那人倒在地上,捂着脖子惨呼不已。

梁实昭掰开此人手臂,想要查看一下伤势,却惊讶的发现这人捂着的地方皮肤平滑,不红不肿,连点破皮都没有,根本不像受伤被袭击过的样子。

叶靡途不远不近的站在他们后面,出神一样的盯着地面。

“李师弟,你这看着也没受伤啊,到底怎么回事啊?”旁边人扶起惨叫的李师弟,询问着。

“脖子,脖子像被什么咬了……疼得厉害!呃……”李师弟勉强回答了一句后居然生生疼晕了过去。

梁实昭一行人有些摸不着头脑,恰在此时,又一人痛呼一声,捂了下臀部也直接晕了过去。

梁实昭等人如临大敌,四处张望着,却不知该防备何处、叶靡途跃至一旁的立灯上,神态自在。

梁实昭头皮发麻,他知道这虚无殿上危机重重,却没料到眼下连攻击来自何处都不知道。窸窸窣窣的声音不断响起,牵连众人的神经,很快又一人中招倒下。

“梁师兄,根本看不到是什么在攻击我们啊,快想办法啊!”

“那小丫头怎么没事?该不会是她暗算我们吧?”

梁实昭匆匆瞟了一眼神态悠闲的叶靡途,心中也有些疑惑。

“喂,你们蠢,可别赖我,仔细瞧着点脚下。”叶靡途笑道。

梁实昭闻言低头细看,数百年的封禁布满尘土,尘土上印着不少众人凌乱的脚印,除此之外细看,是一条条细线,尤其是晕倒的三人身旁都蜿蜒着数条细线。

这是什么?

行进无迹,窸窣作响,伤人无痕……

梁实昭突然想起一种传说中的生物,名曰——幽螟!

梁实昭避开脚下细线,跳到晕倒的李师弟身旁,以一把匕首轻轻挑破那人的皮肤,只见此人脖子处的纤细血管纠结在一处,像是被什么东西缠住了一样,梁实昭刀尖一挑,居然挑出一根透明状的粗线。

仔细看,粗线上有着密密麻麻的细足,俨然是一只虫子。无色透明的虫子,伤人于无形,着实难防!

梁实昭遽然起身:“叶师妹,这是幽螟,防不胜防啊!”

“梁实昭,你觉得卷云洞主把幽螟养在这里靠什么自保?”

梁实昭看着叶靡途立于立灯上的样子,看着立灯上燃着的火焰,心有明悟,连忙掏出此前加入立灯中的液体,涂抹在皮肤裸露处。其他人依样效仿,窸窣声依旧,但过了许久都再无人受伤。

众人架起昏迷的三人,继续前行。

叶靡途翻身从立灯上跃下,接过梁实昭手中玉瓶一番涂抹,跟在众人身后。

可这虚无殿果然是个危险重重的地方,众人不过刚走了数十步,突闻一人脚下的砖石咔哒一声,继而传来细微的机括转动声,众人神经紧绷,在众人的警惕中一阵轰然巨响,几块巨石板骤然反转。

随着石板反转而出的是四具木兽,木兽眉心各有一团微弱的光,正是妖兽妖丹,居然是兽傀,时隔近百年还能驱动,看来这妖丹品阶可不低啊。

这虚无殿是卷云洞的主殿,本该是卷云洞主会客理事之处,怎么设计的这般危机重重,就好像挖好了陷阱等着什么人攻进来一般。

容不得多想,众人架起兵刃与猛扑过来的兽傀厮杀在一起。

这一交手,众人纷纷叫苦,这兽傀力大无比,一扑一抓势大力沉,招架起来十分艰辛。

然而更可怕的是,这些兽傀居然还有些奇异的本事,比如一兽身周酷热无比,每每靠近它都觉得全身血液似要沸腾了一般,连灵力都躁动的难以控制。

叶靡途招架的兽傀,则令人行动迟缓,一举一动颇受牵制。而且梁实昭的那些师兄弟故意留了叶靡途一人对付这具兽傀。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先天灵宝炼就无心先天灵宝炼就无心话月梅|仙侠你可知我是谁? 古荒230年,有一人拿了女娲娘娘炼就补天石的秘法,收集天下的先天灵宝,弄得仙界,灵界,魔界,鬼界,妖界一度混乱。凡界贫瘠,免得一幸。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那一人用先天灵宝炼制了一傀儡,名为无心。也正是无心二字扰了凡界的安宁。
  • 异路修仙异路修仙枫叶传说|仙侠西方中世纪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上,隐藏着关于神灵的秘密。这个世上真的有神吗?或许有……或许没有……遥远的东方世界,有着飞仙的传说。一扇魔门被挖出,它连接着另一个世界。历史上唯一的神灵。他是人?还是神?永恒?还是毁灭?
  • 升仙鼓升仙鼓黑狱纵横|仙侠昆仑巅,千年前天帝设立登仙台,台上立有升仙鼓。霞举飞升之路断绝,若要成天仙,须上登仙台,擂响升仙鼓。鼓响三通,是为天仙。鼓响六通,是为金仙。鼓响九通,是为大罗金仙。千年来,无数修真者皆在等候甲子之年,甲子年来,升仙台开。元孝基,长安河间王庶子。自幼读书习武,一心向往功名。上元节灯会,误救峨眉剑派掌门之女纪心然,身中三阴血毒。从此,红尘中少了一位叱咤风云指点江山的万户侯,登仙台上多了一位不羡天仙之人。一边是成天仙,从此与天地同寿,永居天界,远离人间。一边是浪迹人间,做一对红尘鸳鸯,只羡鸳鸯不羡仙。升仙鼓响之时,他该如何抉择?
  • 神禁神禁朕布衣|仙侠白虎星下凡,天绝命,这种命相的人,克天克地克父母,是标标准准实实在在货真价实的灾星。地府的勾魂使者,专门来阳间勾取活人生魂。很不幸,肖鹏飞就是这样的人。克死所有亲人的他来到城市,处处碰壁,最后却因为一次奇缘,得到七彩莲座,从此彻底改变自己的命运,踏入光怪陆离的修真世界……
  • 一凡入青心一凡入青心鹰君|仙侠兰青,若有来生,你可愿相信我? 我愿意! 兰青,若有来生,你可愿和我站在一处? 我愿意! 兰青,若有来生,你可愿随我一起离开? 我愿意! 兰青,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不会的!
  • 钟山狼梦钟山狼梦封澈.X.H|仙侠钟山有神,一曰九阴,一曰乘帝,一曰羲皇。
  • 重生萌徒:师傅别乱来重生萌徒:师傅别乱来繁樱若水|仙侠自从重生了并且与这个名叫千帆的神器订了契约之后,云初霁就get到了不少新技能,例一:忠犬执事小凤凰,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例二:仙气飘飘摘叶飞花,场景太美她不敢看。例三:身体变异雷灵根,只是这个雷灵根是什么她也不知道……最后,本来要拒绝修仙做个江湖人士的她被同样重生的师父提着衣领拎回门派,师父邪魅一笑:乖徒儿……徒弟抱肩冷颤:师父,求您别乱来!
  • 大厉鬼的正确修炼方式大厉鬼的正确修炼方式一眼天|仙侠从懵懂小鬼,许莱修炼五百载,踏着别人的尸体,成为了人见人怕,鬼见鬼愁的厉鬼,且看许莱如何修成无上鬼体。
  • 凉城旧梦忆往昔凉城旧梦忆往昔三木先森|仙侠如果再回到当初的地方,是否你依然陪在我身旁。
  • 九尾望月九尾望月冬虫夏叶|仙侠“佛爷,你跟紫霞仙子还有来往吗?” “没有紫霞仙子” “佛爷,那你师弟猪八戒真的调戏过嫦娥娘娘吗?” “我怎么知道?!” “佛爷,唐僧到底爱没爱过女儿国的国王呀?” 悟空拉住兔子一只耳朵,“再话多,我把你拧下来!”随后放开。 兔子往旁边跳了几步,“佛爷,最后一个问题,沙僧真的脱发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