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0章 020,你伎的尴尬!夏洛特烦恼!最后,作者我很蓝瘦!

从厕所回来,李伎并没有再上场,同样,张昊也是一样。

张昊:啥?俺也一样?

李伎背靠在体育场看台下刻绘着体育项目标识的墙上,脑袋将将与护栏的低端齐平。

李伎就这么看着他们打球,没有选择去找江小果聊些什么。又望了眼手表上的时间,心中在推算:

“大概还有15分钟下课,最后十分钟是集合点名时间。”

这个过程中,李伎无意之间扫到手腕上的黑色皮筋。想着对杨学羽说要用它扎刘海的借口,李伎的嘴角止不住的微微上扬,勾勒出一个浅浅弧度。

想了想,李伎将皮筋给取了下来,开始在食指上摆弄转圈,然后又给扭成奥迪的四环标志套在了手指上当张力器。

由于处在江小果的视线盲区,李伎并不是很担心被她看见,直到他玩脱了……

变不出花的几个动作在被李伎无聊的玩了几分钟后,显然已经满足不了他的玩心。于是李伎开始尝试前世见别人玩过的一些高端操作。

李伎做着动作,左手拇指和中指撑开皮筋,然后将食指从皮筋中间穿过。同时抽出拇指,利用食指和中指将皮筋拧成 8字型。最后再用拇指钩住皮筋腰部,将中指那一端的皮筋扯下。

李伎想着,这样一来皮筋就应该会在食指上自动转圈了。

一套动作李伎玩的行云流水,然而他却忘记了食指那端并没有女生的手指顶着。

光是这个问题倒也不大,但由于皮筋太贴近食指指尖,再加上李伎用力过猛,原本应停在手指上转圈的皮筋,直接不受控的飞了出去,径直落到了身后的看台上。

李伎想都没想,下意识的动作就是越过身后的矮墙和护栏,去捡落在看台台阶上的皮筋。

可刚等李伎翻过护栏,正准备拾起地上皮筋的时候,却尴尬的发现江小果和几个女生正在用玩味的眼神盯着自己。

望着江小果和夏诺投来的眼神,李伎手上的动作微微一滞。这也让原本在地上并不怎么明显的黑色皮筋,在这一刻显得格外突兀。

“??!”

远处两声急促的短音,打破了死一般的寂静,这是体育老师哨子发出的集合音。

这一刻李伎想起来泰坦尼克号女主露丝最后的救命哨。

听到哨音,趁着她们分神,李伎想都没想,拾起地上的皮筋就又翻过护栏,跳下矮墙冲着体育老师所在的位置跑了过去。

“淡定!只要我不觉得尴尬……不尴尬才出鬼了!”,跑动中的李伎还在欲哭无泪的想着。

“早知道还不如扎小辫子了。江小果倒还好,那几个该不会以为我有什么怪癖吧?”

点名过后,李伎就装作没事人似的跟着王俊、张昊他们几个进了班。至于那个已经变得脏兮兮的篮球,李伎碰都没再碰一下。

体育老师点名解散。等李伎进班时还没下课,班里的人却已是坐了七七八八。

由于刚打过球出了汗,十月的凉风一吹,顿时就让李伎的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作为一个奔三的大龄青年,李伎习惯性的披上了被他放在桌斗里的校服。完全忘记了此时的自己已经又变成了那个充满朝气的少年。

除了少量的蓝条纹,白色是淮云一中校服的主基调。

有些宽松,给人有股唱戏的感觉,除了这貌似也没什么缺点了。毕竟李伎也穿了三年,再怎么嫌弃也都习惯了。

校服的背面虽然没了李孟阳画的刀剑点缀,但看起来也是更加的干净整洁。

此时,正坐在座位上发呆的李伎,心中莫明一阵焦虑烦躁。

江小果和夏诺只是一部分原因,更多的,他是在反思。

这些天操作下来,李伎丝毫没体会到作为重生者的无往不利,反倒是麻烦一个接着一个。

“呃……我是不是路走窄了?”,李伎像是悟到了什么。

“年纪轻轻谈什么恋爱?虽然说趁早下手没错,但貌似太早了点。”

“这时候是不是应该以学业为重,先考上县重点高中,上一世好歹考上了,这辈子要是考不上那就尴尬了。”

李伎在本能的选择逃避,尽量偏移话题。至于市重点,起码这辈子李伎是没想的。他就是条没有梦想的咸鱼,没有金手指,他也整不来这瓷器活。

“给老子来套学习系统!”,显然李伎又在毫无意义的YY。

李伎看小说最讨厌无脑、没本事只能靠系统的男主。读起来完全没有那种智商碾压的爽感,只有一种作者在偷懒的感觉。

可现在落在他身上,李伎却发现自己居然也是这样的懒人……

“考上了貌似也没啥用。”,李伎给了自己一个充分的理由。

“清华小意思,但没必要!老子不稀罕……”

。。。

不过重生前的李伎确实与那里没什么交集。

“压根没有什么中学过后,转到市里上学了的,品学兼优、花容月貌、祸国殃民的妖女!”

“靠!真不知道那些写重生文的尬不尬,动不动重生遇到的女主就美的‘惨绝人寰’!”,李伎在心中疯狂吐槽。

“只要作者不觉得尴尬,那尴尬的就是读者?”

“这就算了,关键女主还他妈不食人间烟火,偏偏却会被男主折服,搞得男嫉女妒;等到了高中,上了大学,亦是如此;还总会遇上几个伸过脸来让男主打的沙雕富二代!”

“这他妈和穿着大裤衩子、凉拖,在没有任何证明的情况下闯进五星级酒店,被保安拦着,还非要非和保安杠。”

“又或是事业有成的年轻男主买车买房,莫名遇到不长眼的销售员,拿着上帝的工资当着上帝的面无脑讽刺,再让男主强行打脸的智障桥段有什么区别?”

“为毛老子的世界里,漂亮和学习并不怎么沾边,反倒是一些学渣女生长的还可以……”

李伎说的是实话,在淮云有这么一个普遍共识,那就是一优二美,说的就是一中、一高学习好的多,二中、二高出美女。

想到这,李伎心虚的下意识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江小果。

“江小果是挺漂亮,尤其是那双眸子,呃,嘴也挺甜。。。”

想到这,李伎下意识的舔了一下唇口,在心底露出了猪哥笑。

不过江小果还是达不到李伎看过的重生文写的那种“惨绝人寰”的漂亮。

至少李伎想象不出一个女生真能在大学全校大几万人中脱颖而出是什么感觉,起码江小果做不到。

至于夏诺,李伎在看小说的时候,总会有一种莫名的女主代入感,他想大概是初恋情节在作祟。

然而,夏诺也达不到小说里得那种高度,以至于看小说时脑子里的那张脸一直是模糊的。

“大概是因为重生文女主大部分都是双眼皮?唉~,要怪就只能怪主流审美了……”

李伎身后的夏诺眼睛莫名感觉一阵不舒服,她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

就事论事,现在的夏诺是比不过眼下的江小果的。

江小果发育的明显要早一些,眉眼之间,已然开始脱稚。虽然在九年级夏诺也能达到江小果现在的高度。

呃,这里指的不是胸……

一平如掌,李伎之前可不是说说的。这点,那怕是七年级的江小果也不是九年级的夏诺可以比的。

……

沉思中,李伎忘记了时间,直到他听见几乎被周围说话声淹没的下课铃声响起,这才将思绪拉回到了现实。

这时,李伎才注意到,江小果不知何时已经转过身,正和身后的几个女生聊的火热。

“江小果……”,李伎出声开口,语气中带着询问的意味。

“怎么了?”

正在和徐娜、夏诺等人聊得火热的江小果侧过脸疑惑的看向李伎问道。

李伎纯属于没话找话,连他自己都没想好要说什么。于是用了个最靠谱也用的最滥的借口:“请把屁股挪挪,我要WC。”

不过话刚出口,李伎就觉得肚子不太舒服。

李伎无语,心中暗骂道:“真是想啥来啥,怎么不天降两颗陨石,砸死小RB那群王八蛋。”

不过,李伎这只蝴蝶,此时还带不动那么大的飓风。甚至连他想让肚子恢复正常都办不到。

想到这,李伎在心中又有不满,又在暗道:“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

江小果:。。。

闻言的江小果先是脸上神情一滞,然后表情做狠的瞪了李伎一眼,她在用自己的行动表达对李伎的不满。

她也是看出来了,李伎是故意的,明显连想聊什么,都没有想好。

李伎不以为意,面对江小果的挑衅,直接选择无视。

啥?你说李伎装孙子?那怎么可能!

李伎:姑奶奶你好!

当我没说……

装作没看见的李伎,起身等待着江小果挪窝。

不过,江小果并没有选择搬椅子、挪屁股;而是直接起身退出了自己座位椅子,站到了通道靠近后门的那一侧,等着李伎离开。于此同时,她开始小声嘀咕道:“不是才去过吗?!”

李伎跟着江小果的步子往外移着,在听到江小果的话后,用同样细若蚊吟的声音开口回道:“之前那是不想打了,随便找的借口,顺道洗手罢了。”

虽然李伎知道江小果肯定不会联想到肾不行的方面,但作为男人,这是尊严问题,他可不想变相默认……

李伎直接下了楼,准备先去买包纸,并没有选择找江小果借。

哪怕李伎脸皮再厚,他也要顾忌江小果,毕竟在二人身后,还有几个竖着耳朵的女生。

更多的则是李伎想起了重生前发生在张昊身上的一件事:

一次,同样是上厕所,张昊向丁亚玲借纸。由于关系不错,又是同桌。或许是真的很急,丁亚玲刚说有,张昊想都没想就直接掏起了丁亚玲的衣兜,结果从她的口袋里掏出两片卫生巾。那场面,每当李伎回想起,就觉得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下楼的脚步匆匆,凭借着记忆里学校的各个小超市位置,李伎选择了离他所在教学楼最近的,也就是挨着体育场江小果买水的那个。

绕过前面阻路的行人,等李伎好不容易挤进小超市的里面,却突然想起纸巾在收银台。

“我靠!”

在心中吐了口脏话后,李伎又无奈的从人群中挤了出来,终于在一阵折腾后,他停在了收银台前,拿起了一包心心相印。

然而,此时的李伎却发现自己的肚子居然不疼了。

……

“艹!折腾老子肚子这就算了?还折腾老子腿?来都来了,总不能白跑一趟了。算了还是买了吧,早晚用的上。”

李伎想着,却又记起自己有一点小洁癖,那就是除非肚子实在不舒服,否则绝对不会在家里以外上大号。

想到这,李伎莫名有种自己在咒自己的感觉。

正当李伎在犹豫要不要放下那包纸的时候,目光却无意之间扫到了挂在收银台上面的棒棒糖。

看见糖,李伎想到的第一个人自然是江小果。

想到这,李伎不免在心中侃了句:“这要是将来娶了江小果,别人问起,我是不是可以说是用一颗糖骗过来的?最过分的,买糖的钱还是拿她辫子换的……”

想着想着,李伎放下了手中的心心相印,转从糖架上取下了一整串棒棒糖。

12年淮云一中的主流棒棒糖无非有三种:

只包住糖,露出糖棒的真知棒;以及带包装袋的阿尔卑斯和荧光棒。

12年棒棒糖的价格普遍是5毛钱一个,甚至这个价格到了20年依旧没变。比起猪肉,简直不要太良心。

李伎拿着的正是阿尔卑斯棒棒糖,一连串一共十个。于是他从兜里掏出一张崭新的五元纸币递给收银员,下意识的就开口说了句:“不用找了。”

话刚脱口而出,李伎就感觉不对:“呃……貌似一共正好就是五块钱啊,而且自己也没有给小费的习惯啊。谁还自己得勇气?怎么就说这话了呢?梁静茹?”

李伎在心中暗自吐槽了句,强忍着尴尬就要转身出去,结果却听见收银的店员叫住了他:“唉~,这位同学,等一下,这是双口味的,一块钱一个!”

李伎:.......

“我靠!”

李伎的心中一万只草泥马趟过。他觉得周围一群人都在用看贼的眼神看着自己。

这一刻。李伎很庆幸,作为重生者,他并没有坚持12年自己节约的好习惯。不然就又要出糗了。

不然的话:难不成放下糖,又或者换成五毛的?

想想都觉得尬啊……

李伎又从兜里取出一张五块纸币交给了收银员,这才拿着糖带着尴尬走出了小超市。

“唉~,是该好好想想怎么捞票子了,不然都对不起我重生者的身份。”

回去的路上,李伎先是发出了贫穷的叹息,然后又在心中默补了一段。

十块钱看似不多,却已经相当于重生前李伎除却早餐开销外,一周的零花钱了,甚至有时还不止。

至于从黄猛那里挣外快的事,李伎是没想了。

事实上,自从十一国庆假期那次从网吧出来,李伎就把赚钱的事给抛之脑后了。

重生以来,李伎很享受现在这种安逸的生活。然而他也知道,这样的日子再过不到两年,就会结束……

伤感之情,顿时涌上李伎心头,他突然想起央视著名解说刘建宏的一句话:“留给中国队的时间不多了。”

这句话也能用在他的身上:留给李伎的时间也不多了。

下楼上楼,从学校小超市挤进挤出,算着时间,李伎用了不到五分钟。

刚一上楼,李伎就听见了各个教室说话产生的和音。

绕过走廊上出来透气的人群,见张昊和方路靠在护栏上。李伎知道,这是语文老师还没进班的信号。于是索性拍了下他俩的翘臀,留下一句“手感不错!”这才进了班。

进班的第一眼,虽然有着张昊和方路的表现打底,但李伎还是下意识的望了眼讲台。

见到语文老师还没来,李伎微微舒了一口气。虽是意料之中,但眼见还是要安心些。

再把目光投向熟悉的座位,李伎发现江小果依旧背对着讲台,仍在和夏诺、李海侠她们聊着。而且为了方便交流直接坐在了他的位子上。

李伎很识趣的没有打断江小果和夏诺的“姐妹情深”!顺势也坐在了她的座位上。只不过在心底难免多想了些什么。至于是什么,这里就不多说了……

直到李伎进班坐下,江小果依旧在和夏诺、李海侠聊着自己或者小学同学的各种趣事。丝毫没有注意到身边已然落座的李伎。

出于好奇,李伎开始翻看江小果的语文课本,想看她学到了哪里。

原本崭新的课本上已经被江小果抄记了密密麻麻的注释。李伎望着上面的笔记,不禁感慨:有夜自习就是不一样,这才开学一个月,学过的就快超淮云一中一倍了。

课本的纸张被李伎翻的发出脆响,但江小果却依旧没有要转身的意思,俨然一副将他当空气的样子。

夏诺和李海侠见状,也是小声对江小果说出李伎回来的事。却听江小果开口道:“不用管他,把当他空气就好了。”

空气李:我不要面子的吗?

大概又过了三分钟,江小果这才依依不舍的跟夏诺和李海侠她们几个结束了交流。

见江小果起身,李伎并没有第一时间起身让开座位退到走道处等她先出来。又或者直接擦着她的身体挤进去落座。

李伎依旧坐着,先是用一副人畜无害的眼神盯着江小果,然后才一本正经的问道:“上厕所?”

江小果被李伎这突如其来的一问,明显给问愣住了,过了将近两秒才挣大眼睛“恶狠狠”的瞪着李伎道:“上你个大头鬼!”

江小果边说边提拎起李伎的耳朵把他从自己的座位上赶了出去。李伎一边求饶,一边还再笑,大概是觉得她那双眼睛怎么都凶不起来吧。

徐娜、夏诺和李海侠她们几个也在笑,笑的很大声,至于笑什么李伎就不清楚了。但要换作张昊,李伎肯定会直接回上一句:“你笑屁吃?!”

李伎的屁股刚坐稳,语文老师就挎着包,拿着教材、试卷走了进来。

李伎的语文老师是个二十多岁的女老师。大概是结了婚的原因,她的样子并不显年轻,也谈不上漂亮。又或许是生了孩子的原因,身材也有些走样。

在一阵让李伎感觉莫名有些熟悉的话过后,语文老师开始说起了这次月考二班的成绩。在这个空挡,也没忘让语文课代表任晓雨将这一次月考的试卷发了下去。

二班的语文成绩在年级并不理想这点李伎是记得的,最好的一次也不过是第11名,而全校七年级有25个班。

李伎至今还记得语文老师的一句经典名言:“在我教过的学生中,除了17班!你们是最差的!”

总之大概意思就是说:你们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学生!

至于为什么不直接说出教科书似的那句话,那是因为在淮云一中学校除了班主任,剩下的两个主科老师都要带两个班。而物理、化学据不完全统计,则是至少四个。

李伎的语文算不得好,在班里也就是中等稍微偏上水平,一百二十分的题目,满打满算也就能得个100分。大部分分都失在作文和阅读理解上。

大概是还有半小时的自习也是语文的缘故,语文老师明显不急着讲试卷,光是提成绩、讲道理、谈态度,就自顾自的说了十分钟,至于有几个人听进去了。这李伎就不清楚了,反正他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语文试卷说白了也没什么可说的,讲来讲去还是阅读理解和作文,然而李伎就是死在这两项上。

“李的试卷嘞?”

由于江小果的位置太靠前,语文老师显然是注意到了她。

至于为什么没有认出江小果不是这个班的学生,那是因为语文老师压根不认人。

整个二班,除了班长——腾根,课代表——任晓雨,几个成绩好的女生,以及大小刘洋,就只剩下经常被她要求读课文的王博了。

甚至初中三年点名问题靠的都是贴在讲课桌上的名单,或者直接走到对方的座位前磕桌子。

“老师,她是新转来的,没所以有试卷。”,李伎主动开口向语文老师解释道。

语文老师轻轻点了点头,又问了江小果的名字,记在单子上,最后让作为同桌的李伎和江小果的共用一张试卷。

语文老师又继续埋着头讲了下去,江小果则是一脸茫然的望着李伎小声寻问道:“语文老师这口音怎么怪怪的。”

李伎摇晃着椅子,偷偷瞄了语文老师一眼,趁她走到后面,这才对江小果小声说道:“估计是地域口音问题,有点ln不分。”

“下面我们开始讲阅读你解!夏洛李先给大家读一遍。”

李伎身后的夏诺微微一愣,感到自己的胳膊被旁边的徐娜碰了一下后,这才反应过来。

显然“徐蜡”同学深有体会。正当夏诺刚起身准备读,却听见身前的李伎的口中发出“噗”的憋笑声。可还没等尾音结束,就被椅子砸在地上的声音所掩盖。

全班同学见状,都笑出声来。就是不知道在笑老师的发音,还是李伎的这一摔。

反正李伎没想过,此时的他只觉得腰疼,手也疼,肚子也有点疼,腮帮子也疼。

腰疼是磕在椅子上了,手腕疼则是撑地撑的。而肚子疼和腮帮子疼则纯粹是憋出来的。

原本站在徐娜身后,正准备往后排走的语文老师闻声也是转过身来,停在了江小果的旁边,将不满的视线落在了李伎的身上。

在江小果的搀扶下,李伎颇费力的起身扶好椅子重新坐下后,抬头就看见语文老师正在看自己,李伎略显尴尬的举了下手中的笔道:“不好意思,老师,我刚才笔掉了……”

语文老师收回视线,边示意夏诺继续读,边接着往后排走,这才让课堂重新恢复了安静。

然而,在经过刚才的事件后,夏诺却怎么都读不顺了。一段下来,不是吞字,就是错字。语文老师无奈,只能叫停,让王博将接下来的内容读完。

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李伎却大概能猜出来原因。就在刚才李伎摔倒的时候,手下意识的往后撑去,却在无意之间按到了她的脚上。

李伎想她估计是被吓到了,但他也不能确定。重生前的李伎并没有恋足癖,更没摸过夏诺的脚。

一节课还没结束,语文老师就已经讲完了连同作文部分的整张试卷。

看样子,语文老师并没有从学生中挑选优秀作文阅读的想法,也没有在教室待到上课的意思。直接收拾起桌子上的教材,给课代表颁布了自习任务就踩着下课铃离开了。

也许是李伎个预言家,语文老师前脚刚走,江小果后脚就起身也往楼下走去。

大概过了三分钟,也有可能是两百秒,正当李伎无聊的趴在桌子上假寐时,他感觉背后突然传来一阵熟悉的圆珠笔按钮声。

遥远的记忆与现实同时映入李伎的脑海,他转头望去,发现拿笔的正是夏诺。

正当李伎疑惑她要干什么的时候,却发现夏诺的小口几次张合愣是没发出半点声音。

最终在一阵沉默中爆发,一道愧疚的声音传入李伎的耳朵里,来自夏诺:“对不起,李稷,我刚才不是故意收脚的。”

李伎愣了愣神,大概是没想到她是要说这个,于是满不在意的笑着开口道:“没事,下意识动作,换我也可能一样。要怪也只能怪我坐的不老实。再说我也没吃亏……”

夏诺闻言,前面两句还好,可听到最后一句后,原本白皙的脸颊刷的一下红了起来。身下,两只脚也下意识的并拢起来,往后挪了挪。

看着她防狼一样的动作,李伎一阵无语。心说:至于吗?

也许是觉得气氛有些尴尬,夏诺用了李伎最擅长的一招——转移话题。

“对了,谢谢你今天的大白兔奶糖,很甜。”

李伎丝毫没觉得她说这话有什么问题。自然而然的接道:“这个啊!你还有吗?”

夏诺愣了一下,疑惑的盯着李伎道:“你不是要回去吧?”

李伎:。。。

李伎无语,心想:夏诺,这是你的人设吗?这才半天,竟也学会和江小果一样,不按套路出牌了?

见李伎也愣住了,夏诺突然冲着他展颜一笑,摇了摇头道:“没了,每人一颗正好。”

李伎听到夏诺的话,将袖口藏着的糖扯下一根递给了夏诺道:“诺,给你的。”

夏诺原本是准备接的,突然又犹豫了,盯着李伎的眼睛,小声问道:“这是你给小果的?”

李伎:能不能不要问这种要命问题。。。

见李伎没有立刻回答,夏诺明白了,她摇了摇头拒绝道:“不行,我不能要。”

“拿着,反正我已经拆下了,而且就算都给她,到头来,她还是会分给你们的。”,李伎用不容拒绝的口吻边说,边将棒棒糖塞给了夏诺。

那颗糖夏诺最终还是收下了,但她没有吃,而是默默放进了兜里。

没过多久,又继续趴在桌子上的李伎就看见江小果拿着两瓶冰水回来了。

不等李伎开口问,江小果就直接将一瓶水直接放到了李伎受了伤的手腕下。自己则是拿着另一瓶伸入李伎的衣服里,放到了李伎刚被磕到过的腰间。

感受着背部的冰凉,李伎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对不起她。就在刚刚,自己还把准备给她的糖,给了夏诺,一股负罪感在心头油然而生。

没有道歉,李伎只是强装欢笑的打趣江小果一句:“我还以为你上厕所了呢。”

然后李伎就感觉到江小果的指甲在他的背上跃跃欲试了。

李伎向来从心,本着好男不与女斗的原则,果断选择禁声。

“江小果。”

“干嘛?”

“食指借我用一下。”

江小果虽然不解,但仍是照做了,伸出了自己的左手食指。李伎从自己的手腕取下那根黑色的皮筋,完成了在操场的那个失败的动作,最终皮筋转着圈套在了她的那根葱白的手指上。

江小果像是想起来什么,半晌过后问道:“就这?”

李伎.:.....

李伎内心十分想吐槽:江小果你说话能不能别总带着一股浓浓的穿越味……

“把手伸出来,给你样礼物。”

江小果警惕的看了眼李伎,狐疑道:“你不是要打我手板吧?”

李伎真有点想打她手板了,然后对她说道:“让你皮?”

话虽然这么说,但江小果还是摊开了自己的左手,放到李伎的面前,眼神中有期待着什么。

然后江小果就感觉有个用塑料包装袋包裹着的东西落到了她的手里。作为吃货的江小果第一时间摸出来了那是糖。

正当江小果准备收回手拆开吃掉再点评上一句无聊的时候。却发现第一颗包装袋的尾部后面连着的还有第二颗、第三颗、第四颗、第五、六、七、八,直到第九颗。只不过都藏在了李伎的袖筒里,先前她没有发现。

“算你有良心。不过……怎么只有九颗?”,江小果将糖放在腿上,又数了一遍问道。

李伎的嘴角微微抽动,开口道:“呃……我说不是我吃的,你信吗?”

***********

最后说下创作思路:要是在这,把这个故事完结会怎样?如果我告诉那些为数不多读者,其实我最开始的想法就是这仅仅是一个不入流写小说的,写的一本小说。而真正的男主角此时正在开局的网吧写着这本小说,即将迎来一场人性的黑暗,最后重生到新的世界,你们会怎么想?反正别骂我就行,我也没想好要不要把这个故事写下去。但总觉得光这样一味的吐槽,还不如坚持最开始的想法,把我所有想写的题材,全给搓进一本小说里。这本小说最开始的打算就不是写重生的。甚至都不应该有这十万字,只不过那本小说的世界观框架一直没搭好,所谓的末日城市副本只不过是一滴残存着神灵执念的眼泪,所化小世界,它里面封印着一个邪神,故事由此展开,我估计光着按照正常写法都能写一两百万字。外面还存在一个完整的大世界。写的挺烦的,总是喜欢把世界观阔的很大,却又没精力构思,等构思好,把剧情铺垫出来,知道后面剧情后又懒得写了。上一本就是我把后面各个副本包括大结局都想好了,结果一点写下去的欲望都没了。再说吧,如果按照原计划写的话,下个故事会很黑暗扭曲,但愿这本书还能活着。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攻略系人生攻略系人生灵玉君|轻小说“请问林玉先生,您从钢铁直男到渣男再到情圣,这期间的超凡经历,能详细说说吗?” 记者招待会上,一位曲线傲人的美女,拿着话筒站了起来。 “这位优雅美丽的女士,你喜欢在海景别墅里吃饭,还是喜欢在市中心的花园里喝下午茶?亦或是,在我的私人飞机上看日出?只要做我女朋友,即可拥有!” 林玉微笑回应,给人沐浴春风之感。 “咳咳,先生您说什么呢?钱不钱的不重要,我就是喜欢你人帅、超暖、才华出众、温柔体贴……”
  • 我的日本氪金人生我的日本氪金人生愤青别来这|轻小说一个青年在东洋生活的氪金日常 (会讲到日娱,尤其是会讲到乃木坂46,简介实在是不会写,将就着看吧) Ps:主角名为纳兰藝,藝这个字是艺的繁体字。希望不会引起大家阅读障碍
  • 异界餐厅之学霸私房菜异界餐厅之学霸私房菜潇潇藜|轻小说学霸萝莉蔡悠悠,在高考前夕被极品亲戚勒令退学,还要进入杀父仇人的食品工厂打工。 果断拒绝无理要求,回家路上捡了个快要被饿晕的小哥哥,被忽悠进了东星盟美食学院。 媒体面前,男神说:我们是在这到处充斥着工业食品的废土世界,为你的五脏庙筹谋,用真正自然的食材烹饪美味的人。我们不生产美食,我们只是星球美食的搬运工。 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做个厨子还需要除妖打怪兽?! 男神挑眉:话这么多,你干脆改个名字叫蔡叨吧。 面对迷妹疯狂追求,男神表示:厨房就是我的洞房,菜刀就是我的新娘。 蔡悠悠撇嘴吐槽:拿菜刀当新娘,莫不是想自、宫? 直到他将她咚在了料理台上,她才知道,原来他说的蔡叨非菜刀……
  • 我夺舍了君麻吕我夺舍了君麻吕魄罗的小饼干|轻小说火影忍者之路,从夺舍幼年君麻吕开始…… 【求收藏和推荐票!】
  • 异世界落魄勇者与兽耳少女异世界落魄勇者与兽耳少女狂沙吹尽|轻小说“我拯救了世界,你们拯救了我。”——勇者。 他拯救了世界,却没能保住所爱的一切,他开始自甘堕落。 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两个被卖做奴隶的兽人女孩,一切终于有了改变。 双方作为第一缕阳光走进了对方生活,走进了对方的内心。 本书主要讲述低调龙傲天养女儿的故事,zhiyv系(大概)。 群:963180405
  • 我在万界是大佬我在万界是大佬回到原初|轻小说(新书《召唤万界之神话帝皇》)穿梭诸天,万界行走! 一人之下: 罗天大醮,他镇压十佬,所向披靡,举手投足间山崩地裂,“张楚岚,我来告诉你,什么才是真正的炁!体!源!流!!! 狐妖小红娘: 王权家,他屈指一弹,天地变色,王权剑寸寸崩裂,“月初,富贵,万水千山,你们需要一起走下去!” 星辰变: 云雾山庄,他负手而立,抬头望向满天星辰,“秦羽,你只需要知道,什么上仙,什么修真者,统统都是狗屁!” 斗破,斗罗,超神,遮天,完美,洪荒... 诸天万界,古今未来,我为最强大佬!
  • 海贼之钢铁之魂海贼之钢铁之魂稀碎年|轻小说一声响指,漫威再无钢铁侠,而宝石的力量谁又能知道呢?? 随着托尼的内心的一个小愿望。 小辣椒~爱你三千遍..... 钢铁之魂再次重生
  • 龙珠传奇之无间道后续龙珠传奇之无间道后续侨雅|轻小说在紫禁城,人人都知道康熙帝的软肋是那个人,也只有她能治好康熙帝的软肋
  • 天刀秦时行天刀秦时行七月爱碎觉觉|轻小说一个无人知何时、何地、何人统率、何时渗入江湖的组织,当某宅男带着修改后的天刀商城闯入秦时明月的世界里,在这里创建了青龙会,在青龙会的阴影之下,这个世界最终会走向何方? 前几章可能有毒,但是请认真看下去,因为后面的照样很毒…………这是一个新人作者的执念
  • 诸葛大力和我的一生诸葛大力和我的一生会鼓气的刺豚|轻小说本书是在爱情公寓5,第12集播出之前所写,设定和时间线会有很多和不符合的地方,望各位读者大大见谅,剧情方面有喜不喜欢的请留言。 诸葛大力岂能托付给张伟,大力的幸福需要我来守护!爱5不是结束,而是一个开始。 本书前期主要剧情还是爱情公寓有关,后期作者想根据读者的喜好来拓展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