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章 未经安排的夏天(4)

顾翊坚定却又紧张,望着离他几米远的女孩,大声说着:“我很喜欢你,我第一次喜欢一个女孩,你愿意当我女朋友吗?”

舒夏沉默了,呆立在离顾翊几米远的地方。

顾翊也猜到了结局可能会是这样,但是眼神里还是忍不住充满了失落,对着皮皮说了句:“皮皮回家了。”

转过身就离开了,一路都在神游着,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的。

回到家里他呆坐在沙发上。

顾妈妈从他身边经过,看着顾翊呆呆地,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又瞅了瞅四周,发现皮皮不见了。

“小翊,皮皮呢?”

说了一遍,顾翊没有反应。

顾妈妈只好又说了一遍,顾翊才回过神来。

“呃..我记得皮皮跟着回来了啊。”

顾翊左看看又看看,好像皮皮确..实..不见了...

原地石化了几秒,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对顾妈妈说了句他去找皮皮就缓缓出门了。

沿着原路一直走着,他猜测皮皮没有跑太远,甚至还在那个..那个让人失落的地方。

顾翊叹了口气,慢悠悠地走在街上。

“汪汪,汪汪。”

顾翊听见一阵阵狗叫声,好像是皮皮的叫声,他转过身看了看,发现皮皮就在他身后不远处。

他走向皮皮,准备抱着皮皮回家去。

皮皮撒泼似的,朝着一个方向飞奔着。

顾翊无奈只能追着撒泼的皮皮。

过了好一会儿,皮皮终于停了下来,他也是气喘吁吁,上前就要抓住皮皮。

“顾翊...”

舒夏看着从远处跑来的男孩急忙出声。

顾翊抬头才发现舒夏坐在不远处的长椅上。他瞬间又低下了头,没有回复,只是抱起皮皮就要离开。

“顾翊..我...我喜欢你...你问我有喜欢的人吗?我回答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喜欢,现在我想通了,我真的喜欢你。”

舒夏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一口气将自己的心里话全都说了出来。她看着不远处的顾翊,她不知道顾翊会怎么做。

顾翊摸了一下皮皮的头,将它放下,百米冲刺似的跑到舒夏身边,将舒夏拥入怀中。

舒夏也将手环顾着顾翊的腰,将头轻放在他的胸口。

“舒夏你可不能反悔,反悔无效,我可赖上你了。”

舒夏噗嗤一笑,说了句好嘞。

顾翊放开舒夏,直视着舒夏的眼睛,满是星辰,煞是好看。

都说一直盯着一个女孩儿会忍不住想要吻她,顾翊好像也忍不住了。

双手捧着舒夏的脸就吻了上去,看着面前不断放大的俊脸,舒夏缓缓闭上了双眼。顾翊轻轻地吻着舒夏的唇,唇越来越热,他缓缓撬开她的牙齿,缓缓探了进去,热烈而又温柔。

夏天的黄昏是温暖的,过了很久很久,顾翊拉着舒夏走在初遇的大道上,身边跟着皮皮。

顾翊侧过脸,无声地对着皮皮说了几个字,看口型好像是干得漂亮,奖励你狗界满汉全席。

皮皮好像听懂了,欢快地汪汪叫了几声。

对于皮皮突然的欢快,舒夏看了一眼顾翊。

顾翊轻咳了一下,说皮皮可能抽风了吧。

舒夏笑笑不说话,只是怀疑地盯着顾翊看。

顾翊说:“诶呀,咱们快走,可能皮皮是抗议我们秀恩爱吧,单身狗伤不起,我们快走。”

说完他拉着舒夏跑了起来,而皮皮就汪汪汪地在后面追着...

这个夏天舒夏遇到了顾翊,你会遇到谁呢?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你比三月春风暖你比三月春风暖萌流|短篇宁悦就是一枚软软萌萌的女孩纸,希望自己的生活充满仪式感,也整日沉浸在霸总的爱情里不可自拔。 这时天降一枚男神,长得帅,身材好,符合霸总形象。 宁悦以为他披着霸总外壳,内在也是实心的霸总标配。 然而,她错了。 她指着天上的星星说,唯美地说,“你看,人间多美。” 他却把棉袄往她身上一披,长叹一声,“你看,棉袄它多暖和。” 宁悦:“!!!” 生活需要一点仪式感,她想。 生活只要好好好好好,他想。 后来的宁悦才算明白:他哪管你什么风花雪月,他只要你冷暖自知,温馨度日。
  • 她的亿万次心动她的亿万次心动安正经|短篇“你对我图莫不轨多久了” “从一开始见你的时候就开始了”
  • 山里的老大爷山里的老大爷东河北|短篇浮躁的年纪,苏三却想去隐居山林,遇到一个老大爷,与他度过了很有趣的一段时间。
  • 狼王后狼王后燕赵佳人|短篇我是一只白狼,我的家族世世代代生活在这片草原上,我以为我会一直这样生活下去,可是一次意外,我不慎跌落陷阱,之后,我的生活轨迹便发生了意想不到的逆转。
  • 王源,我们都是好孩子王源,我们都是好孩子千亦唯|短篇“……我们都是好孩子,异想天开的孩子,相信爱,可以永远啊,我们都是好孩子,最最善良的孩子,怀念着,伤害我们的……”你唱过的,你,如今还记得吗?当歌词成为真实,谁又能想起曾经的那时心底的悸动与朦胧情愫?
  • 傅少离婚吧傅少离婚吧亓绪|短篇他把她按在墙上,咬牙切齿的质问:“你真是耐不住寂寞吗?” 她冷笑“她比你小十岁,你怎么下得去口?” “我们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我是男人!” “所以你就可以在外面花天酒地?我就必须恪守妇道?傅砚安,我为你守了两年,也可以了吧?你不能仗着我爱你,就可以胡作非为,就可以让我无尽的等待,就以这种方式来凌迟我,傅砚安,做人不能这么没有良心。” 后来傅砚安找到那个19岁的男孩,问夏知在哪里。 男孩说:“她想看看沿途的风景,看够了,她也就回家了。” 他苦苦哀求男孩把她还给他,男孩笑着问:“她是你弄丢的,我拿什么还?”
  • 小苏小苏乖小苏小苏乖菱吖星星|短篇蒋易,帅气腹黑boy 苏愿,呆萌可爱网配大神 jy在sy刚发第一个作品时便听出来,这是他的前女友。于是一心想着复合的他找到了苏妈妈。哭诉sy如何如何抛弃他…… 一句话总结,不要脸男主的漫漫追妻路
  • 诗意全无诗意全无空青|短篇胡楚楚辞掉了一份干了五年的工作,收拾好行李准备好开始一场浪漫的旅行。然而,原本计划中的诗意浪漫并没有如约而至,换来的却是无聊地冗长火车硬座时间,加之由于没有勇气去搭讪而错过了与背包客的交集,胡楚楚的这场旅行的开端可谓诗意全无!
  • 若叶之年若叶之年Sunsez|短篇他不肯承认他是他的老师,而他也不肯,一如他还不认识他的那些从前。
  • 这是用来搞事情的小短篇这是用来搞事情的小短篇莫非少年|短篇送你,送你,扶摇直上九万里,肩并太阳不得闲,手中持握大长刀,让你先跑三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