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章 白曼殊嘴巴都臭了

世人宁愿得罪皇上都不愿得罪王爷的。

连皇上都看向了他的九弟,这个九弟他向来看不透。

居然说九弟心善,这真是爱情的力量吧。

哈哈。

他笑了起来!!

“呵,”九皇叔秦帝枭也勾了勾唇,将她拉上大腿,搂抱于怀。“这世间就数你最有眼光,能看到本王如此多的优点。”

不要脸啊不要脸!!!

所有人心中都一片哀嚎,还有比王爷更不要脸的吗???

明明就是个杀人如麻的恶魔啊。

可这恶魔配妖女,简直绝了,所有人忽然间有点看好他们。

“太子哥哥,我快不行了……”白曼殊忌妒的吐血,见不得白玉珠半点好。

王爷明明不近女色的,来一个女的的想靠近他,他杀一双。

如今白玉珠坐上了王爷的大腿!!

真气死京城一片女人啊!!

“解药来了……”太监捧着一碗屎尿小心的跑过来。

所有人都好奇的看过去,这解药到底是个啥?

“快拿过来,”太子急得去接,手都抻过去了,又缩了回来。“什么东西这么臭?”

“回太子的话,”太监吓得跪地,双手捧着碗,小心翼翼的回答,“是尿屎。”

“……”所有人都恶心的捂了嘴鼻。

“这,这是什么解药,太子哥哥,这肯定不是解药,她在害我,太子哥哥,你救救我,我不要喝这个。我宁愿被毒死也不要喝这个,太子哥哥,”白曼殊吓哭了,臭得她都不想靠近。

“殊儿,”太子秦月初也有些犹豫为难,又瞪向白玉珠。

“侄儿,不得无礼,这是你皇婶!”九皇叔秦帝枭淡淡的望了过去,开口随意,却透着无形的压力。

“……”太子秦月初气得咬牙,算是明白白玉珠为什么忽然要嫁给他的皇叔了。

原来是为了找棵大树好乘凉!!

哼,贱人!!

“太子哥哥,”白曼殊还在哭,她死也不愿意喝这个的,“这个怎么可能是解药呢,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东西也能解毒的。

太子哥哥你不要被她给骗了,她就是想害死我和我肚子里的骨肉。

就算我能喝,可是咱们的孩子也不能喝这种东西啊。

怕是生出来的孩子都是臭的。”

“殊儿,”太子秦月初也为难的很,又望向白玉珠气愤的问了一句,“真是解药?”

“在不喝就晚了,毒入五脏,神仙来了都救不了她了。”白玉珠淡淡的回了一句,手勾住王爷的脖子。

整个人贴紧了王爷结实的胸膛,靠着王爷,可真有安全感啊。

她本来就已经虚弱的很了,站都站不稳了。

现在能坐在王爷的怀里,还算不至于跌倒在地,太惨。

说是撒狗粮其实是为了捡回一些尊严!

说白了,是在利用王爷,呵。

“不,太子哥哥,”白曼殊摇头凄惨的望着太子,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楚楚可怜。

太子秦月初一狠心捏了她的嘴巴又夺了碗,猛的灌了下去。

“呕……”所有人都看得恶心的离去。

呕————白曼殊趴一边直吐,把胃都要吐出来了似的。

太子看得也有点恶心,但心爱的殊儿,算了。

他一甩袖子离去,还吩咐了一句,“照顾好殊儿,”

“是,”可怜的奴婢只能留在这里照顾。

“呕,”白曼殊吐得要死了,瞪着白玉珠,恨不得将白玉珠千刀万剐。

白玉珠也推着王爷离开皇宫,后面是伺候王爷的随从跟着出宫。

风吹来有些凉,白玉珠脑子里涌出来很多事情,都是原主的故事。

她沉默的有些伤感!

没走几步就虚弱的晕倒在王爷怀里。

白府上下都听说了白玉珠在皇宫里的事情,一时间有些消化不了。

也仿佛不认识白玉珠了似的。

白玉珠被送进白府已经醒来,她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小萌娃站在她的床上,叉腰瞪着她。

她张了张嘴,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娃长得太可爱了吧。

简直就是萌化了。

老母亲的心啊。

想把小萌娃揉进怀里宠。

“没有我的允许你怎么能受伤?”小团子气得瞪眼,耳尖都气红了,“说好的会保护自己呢?”

白玉珠眨眨眼,这娃也太可爱了吧。稍微一情绪激动屁股都有些疼,只能虚弱的看着他,“你哪儿来的?”

“你屁股疼不疼啊,”小团子一屁股坐在床上,心疼的看着她,眼泪都在眼眶里打着转。

白玉珠屁股倒是不疼了,心疼这小团子。

“你别哭,别掉眼泪皇冠会掉,”

“不哭,我是男子汉,”小团子一抹眼睛,眼睛红红的瞪着她,“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跑出去见太子,等我长大了就把太子杀了抢了他的皇位夺了他的江山,在把他喜欢的人送去兵营!”

“……”白玉珠看着这小萌娃长得那么白净,说出的话如此狠毒,有点意思,她喜欢,哈哈。“你是我的谁啊?”

“你是我媳妇,”小萌娃笑了起来,帅得倾国倾城。

“噗,”白玉珠有种心口中箭的感觉,这娃到底哪儿绷出来的?

“小姐,”一个小丫环端了碗熬好的汤药进来,见她醒了,便走过去,还把小萌娃赶到一边。“一边去,别吵了小姐养伤,”

“怎么说话来着!”白玉珠听得可不爽了,这团子这么可爱,这府上的人怎么这么不待见的样子?“他可是你们府上的少爷?”

“什么少爷啊,一个野种,”小丫环不耐烦的推开小团子,站到了床边把汤药递了过去,“小姐,你就把这药喝了吧,”

“什么药?”白玉珠接过药,便闻到了一肌尿骚味。嫌弃的皱紧了眉头看着这个小丫环,“谁叫你熬的药?”

“是夫人,”

“你才是野种,我爹是这个世界上最尊贵的人,我娘也是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你个丑八怪,”小萌娃气得握紧了拳头小头小牛一样的冲过去拿头顶开了小丫环。

小丫环被顶得后退几步,像是早就知道这娃的牛脾气,直接一脚踹开小萌娃。还鄙夷起来,“你一个小野种在这里乱吼乱叫的吵了小姐休息,滚出去,以后不准在来见小姐。

小姐,他就是一个有娘生没有爹教的小野种,您,”

啪——

白玉珠起身一耳光甩上小丫环的脸。

她就看不过去,这丫环欺负一小孩。

“我叫你一身小姐,你还真把自己当小姐了,”那丫环也是个硬气的,扬手要回打耳光过去。

白玉珠一手捏住了丫环的脸,在一手把碗灌进了小丫环的嘴巴。

“唔,呕,”小丫环瞪大了眼睛做不得反抗,只能挣扎着摇头,不想喝那加了尿的药,但是又没有办法,还是喝进去一些。

“呵,”白玉珠推开小丫环拍拍手,坐上床,一坐下屁股就疼,立马弹了起来。

“哇,好厉害哦,”小萌娃跑到她面前,开心的望着她。

她也摸摸小萌娃的脸,给他撑腰,“以后你就跟着我,不在是没爹没娘的野种,我就是你娘。”

“哼——造反了!!!”门被人推开,是白府的夫人,带着一群公子小姐还有么么们,后面跟的是侍卫。

都一副要收拾白玉珠的样子。

小萌娃立即抱紧了白玉珠的大腿,躲到了她的身后,指了那些人吼,“她们都是坏人,欺负你痴傻,还打骂我是野种不给饭吃,要是我有爹爹就好了。”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霸宠逆袭三小姐,废材霸宠逆袭三小姐,废材芊悠|古言“王爷,我是她人未婚妻。”女子看着面前的男子道“哦,现在就去踏平铭卉朝!人死了,哪知你是他人未婚妻。”男子说着,转身出去,而女子上去说道:“我是铭卉朝的人,你也要把我杀死?”“你干什么?”男子看着她问道“拒婚!”女子说道“为什么?”语气瞬间冰冷“因为,我会犯一条,无子。”“不怕,现在努力。“男子说道,向她扑来....
  • 狂凤霸天下:呆萌大小姐狂凤霸天下:呆萌大小姐叶小怡|古言丞相府的大小姐,众人眼中的废物!她被人唾弃、厌恶,被太子悔婚,被姐妹不屑推下池塘,同名同姓不同的灵魂,王爷你嫌我不好看?没关系,那我蒙着脸,然,皇上寿宴,那想要羞辱她的人在扯下那从不离身的面纱之后,看到的是天仙亦不可媲美的美人儿,太子后悔了?让他后悔去吧!王爷心动了?殿下,您不是说您不是以貌取人的人么?
  • 悍妃来袭,王爷请温柔悍妃来袭,王爷请温柔半枝红杏|古言古小浅生平三大愿望。一愿美男环绕!二愿金银满屋!三愿早日回家!在第三个愿望面前,前面两个愿望都可忍痛放弃。司空景衡也有三个执念。一、建座金屋藏住古小浅!二、断了古小浅回家的路!三、与古小浅白头偕老!当没心没肺的古小浅遇到了冷漠的王爷,一个执意回家,一个痴情算计。几经波折,分分离离……司空景衡:“小浅,若你在,我便有存在的欲望,若你不在了,一切都跟着毁灭吧!”古小浅四十五度角忧伤望天:“苍天啊,这不是让她跟他死磕一辈子么?”【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妃常桀骜:弃妃难驯妃常桀骜:弃妃难驯绿杨|古言她心清如水不慕富贵,却被五十万两被逼“卖身”入宫为妃。皇帝讨厌嫔妃嘲弄顶着钱妃的名号,装傻充嫩,只求赶紧赚钱还债走人。可是为什么那个讨厌她的坏家伙总跟她作对,缴她的银子,丢她进小黑屋荷花池,让她做挡箭牌不说,还总揩她的油。她尖酸刻薄也无法打消他恶整她的心。男强女更强,她相信只要勤劳没有挖不动的墙角。
  • 将军夫人来种田将军夫人来种田阿陶|古言新文悬疑【何公子的心尖宠】已经连载啦,希望感兴趣的亲们多多支持,过来瞧一瞧 穿越而来,她是家境贫寒食不果腹的可怜瘦小豆芽菜妹一个,而他是隐姓埋名打猎为生的粗糙汉子,相遇相识相救于她,她当初利索地抱大腿!只想当个土豪的朋友而已!没想到用力过猛一个不小心变成了将军夫人!对此,苏白捂脸:“哈哈哈哈那啥,发挥失常,发挥失常而已!” 分分合合,她远走高飞,原以为和他再无瓜葛!谁知芙蓉楼又戏剧相遇。苏白看到面色阴沉、仿佛在酝酿着一场暴风雨的陶渊明!那眼神妥妥地想要把她撕碎再打断狗腿似的,脑中嗡嗡地警铃大作!人下意识撒腿就跑!再看着老鹰抓小鸡一样把她拎起的陶渊明,苏白欲哭无泪:“大哥,咱们无冤无仇,你就行行好放了我吧!” “呵呵是吗?无冤无仇!”某人咬牙切齿,“可我怎么记得我跟你有深仇大恨呢!我去打仗前怎么跟你说的,你是怎么答应我的!你有心肝吗!” “我说过什么了?!我什么都没说过!你谁啊!你走开!不要扒拉我!!”苏白拒绝承认。好马不吃回头草,这种大猪蹄子有什么用,一去打仗八百年都不回来一次!她没差就是孤儿寡母了,这次还想她回去?做他的春秋大梦去!
  • 重生再为毒妇重生再为毒妇青山卧雪|古言慕卿凰:上辈子弄死了陆瑁的青梅表妹,弄死了他的名妓红颜,亦弄死了他的清纯爱妾,他撕心裂肺的骂她是毒妇。所以当他要毒死她的时候,她蓦地就释然了。陆玖:上辈子被乱箭穿心死在战场上,望着尸山血海,我最悔的一件事是比陆瑁晚了一步。重来一世,只要能娶到你,名声烂成渣又何如?!--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风声广陌风声广陌梦幻星光|古言爱上你,会是谁的错。天地间没有谁会是注定的,只有靠他、靠你、靠自己、靠我们来发掘!谁是谁的谁!谁是初次尝到爱情甜蜜的骑士?谁是为爱受伤并冰冻起她的王子?爱情的法则,你会是谁的谁。
  • 农门小恶女农门小恶女暮烟画楼|古言【新文《重生后成了死对头掌心宠》火热连载】末日降临,人类下线,谢小宁一睁眼成了个不知名朝代的小农女。 地球成了她的随身空间,堆放着全人类物资,野心勃勃想征服全世界,却被权限教做人。 谢小宁只好先种田,再经商,慢慢解锁空间的高级物资,一不小心又成了女霸王。 谢小宁:我手无缚鸡之力,乖巧可爱,不喜欢动粗,是我们村的希望。 鼻青脸肿的炮灰们大怒:你摸着良心再说一遍?
  • 换巢鸾凤为君安换巢鸾凤为君安淮家二公子|古言【第一人称,不喜勿入】 如果早知道情劫如此难渡,楠清宁愿当初就魂飞魄散。 何至于,如今这么绞尽脑汁。 为了撩动这位傲娇的王爷,她可谓是用尽毕生才华。 楠清:王爷请问您听过一句诗吗? 楚明渊:说。 楠清:春眠不觉晓,咱处处对象可好? 楚明渊:...... 楠清:唉,魔界公主又如何?历个情劫,还不是委曲求全,简直丧尽天良啊!老娘要换人,凡间男儿那么多,不差你一个楚明渊。 楚明渊:来人,给王妃换上嫁衣,本王即刻成婚。
  • 薄情王爷:废材秘书逆天命薄情王爷:废材秘书逆天命妄语安年|古言那一夜,被上司糟蹋了,仅仅只是开端。听说他做了王爷,凭着一张丰神俊逸的俊脸,皇帝恨之入骨.现世自己被他狠心抛弃,在异世又怎能再度成他的目标!两人便在这异世古代,展开了猫捉老鼠的活动,那人会一直死盯着不放,只有睡她一个目标!“看来你秘书做得不过关啊,还没文化。”“苏执墨,你到底想干嘛!”“简单,像以前一样就行。你当你秘书,我继续做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