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7章 后记:番外篇

“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会在他问我名字的时候就告诉他,我叫穆戈……”

“嗯?怎么没有了?我什么时候开始写这么短的笔记了?!”穆戈走在富春路上,一路低着头翻看手里的笔记本,酒红色的皮制书封,简约干净的没有一点图案,内部就是普通的无线纸质。

这本笔记本是从房间里的一个角落找到的,她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写的,也不知道她要去告诉谁她叫穆戈,一点印象都没有。

但是她写日记从来不会写这么简短的,一定要是长篇大论文才行,不然她一定会觉得对不起自己的才华,对不起这价值二十五块钱昂贵笔记本。

“什么时候写上去的?”穆戈带着满脑子的疑惑,前后翻看笔记本,好像只有这一篇,穆戈立马嘀咕道,“吼,只有这一篇!还这么短!写在这么贵的本子上!我家是找到矿了吗?!还是我的脑袋锈逗了!只能挤出这个牙膏状的文字了吗?!”

一路低着头走着,完全被这本来路不明的笔记本吸引了,根本不看路,也忘记了自己其实要去上易教授的选修课,谁让她一时脑热,报了个有关政治学的。

“呀!”走着走着就撞上了,笔记本被撞到地上,穆戈立马用手捂着脑门,抬起头来看看是撞了哪个东西,不过这次好像不会是东西。是个人,还是个人的后背。

那人被撞后立马就转过身来,看向穆戈,两人四目相对,在穆戈脑海里突然闪过什么片段,很短,只有一秒。穆戈轻皱起眉头,突然反应到自己把人给撞了,立马低头道歉,“对不起同学,看看看书太认真,没注意前方有人,对不起!”

那人将手别在身后搓了搓后背,看着穆戈如此莽撞,也没有责怪她的意思,只是简单的说句,“没关系,下次注意点前方有人,请绕道而行。”

低头的穆戈发现笔记本翻页,露出一页她从没见过的,上面写着,“我来不及成为他的新娘子,你说他会不会怪我……”

“怎么又是些莫名其妙的话?!”穆戈这下是彻底犯糊涂了,她连个喜欢的人都没有,怎么就要突然嫁人了?

“什么?你在说什么?”那人看着穆戈奇奇怪怪的,忍不住问她一句。

“啊?”穆戈抬起头来看着他,“没,没。”

但是越看他越觉得眼熟,好像是在哪里见过,可她应该是没见过他的,难道是在梦里见过?

他蹲下身子捡起她的笔记本,风一吹,笔记本又翻页,“我会告诉他我叫穆戈,是那个丢了两只花灯的穆戈,我都记得,我只是想把花灯留给他……”

“两只花灯,一只是粉色的,一只是紫色的吗?!”那人突然说道。

穆戈把笔记本抢过去,看见了上面的文字,但是他怎么会知道花灯是一粉一紫的?穆戈合上笔记本,警惕的打量他,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小女孩把一粉一紫的花灯交到一个小男孩手里。

脑子突然一疼,穆戈立马用手捂着,上课铃响起,穆戈匆忙跑走。那人转过身,看着穆戈跑进教学楼里,随后他也朝那走去。

真的是太奇妙了,穆戈一整节课都没听,看着易教授一张一闭的嘴巴,整个人都在发呆。

傍晚的时候,穆戈坐在校园操场边的靠椅那,借着余晖的光,把手伸向半空中,试图触摸影子,她这是怎么了,她好想抓住那个影子。

“穆戈?你在这发什么呆呢?!你都不知道今天易教授的课,上得我脑袋都疼了,”那人挽着穆戈的手臂,把头靠在穆戈肩膀上,“一会陪我去补补脑呗!”

“不是吧?!又吃火锅?!每节易教授的课你都去吃脑花补脑,可是每周都有他的课诶,而且是每周的每天都有一节,关键人家还是你的姑丈诶,你就不能靠谱点,给你亲爱的姑丈买点面子吗?!”穆戈实在是不想吐槽她了,就知道吃喝玩乐,果然有钱人家的小姐,什么都可以不在乎。

“我就是因为看在他是我姑丈的份上,才去选他的课,哎呀,好穆戈,你就陪我去嘛!”

穆戈抵不住她的撒娇,就只能答应了,“好吧,好吧,还是你请客!”

“没问题,记得把你哥也一起叫上,毕竟你是知道我对他的那点小心思的!”

“知道了。”

“我就知道穆戈你最好了,晚点见啊!”她立马起身,激动的拥抱了一下穆戈,就赶紧先赶回去好好整理一下,毕竟一会是要见到心上人的。

她叫左瑶瑶,一个有大小姐命的人,但是却从不矫情,待人热切,没有大小姐脾气。很久以前的一个偶然机会,她遇见了穆戈的哥哥安鹤鸣,就喜欢上这个仅一面之缘的人,有幸和穆戈结识为好朋友,其实是找了一个好助攻。

安鹤鸣是她的哥哥,但不是亲哥哥,关系上还有点负责,简单的来说,就是哥哥,他很好,是个好哥哥的榜样。

穆戈看着左瑶瑶远处的背影,往后躺下身体,靠在椅子上,抬头看着天空,傻笑。

至于她,是个普通的大学生,生活过的很平淡,激不起什么浪花,唯独是喜欢写日记,喜欢去一些特定的地方旅游,总是会莫名的触景写下一篇看似和自己有关但又不属于自己的日记。还能杜撰出很多故事,但又感觉是真实发生的,有时候心里会一阵难过。

喜欢在有光的地方和自己的影子玩,就好像真的感觉到有一个影子默默的陪着自己,而有句话也一直盘转在脑海里,“影子是光带来的,它代表光明。”穆戈也很喜欢这句话。

天色不早了,她也该回去整理一下出发和左瑶瑶一起去吃火锅。急忙的拿起帆布袋,一路向家里小跑着,现在有好多人出来散步,逛操场的,很轻易就可以碰见熟人,“秋老师好,跑步啊!”

秋老师摘下耳机,停下脚步,对穆戈说道,“又去吃火锅啊?吃完火锅记得跑去啊,女孩子可得注意点身材!”

“知道了,秋老师回见!”穆戈路过秋老师赶紧跑回家去。

秋老师带上耳机,又继续锻炼跑步去,她可是在学校里出了名的魔鬼身材,这和她的勤奋锻炼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是很多学生的心目中的女神,连很多教师都会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可惜她是一个十分专情的人。

很难想象到,他是学校老魔头易教授的儿媳妇,而且夫妻之间还十分的相爱,嫁入豪门也可以被丈夫宠爱上天,她总是称呼她的丈夫为易先生。

大家都评论她的称呼太过官方,但穆戈却不这么认为,她和秋月白也是偶然认识的,结果两人一见如故,虽为师生,但更似姐妹,因为她足够的了解秋月白,所以对她的官方称呼,一点惊讶都没有。

得赶紧赶回去了,现在临近中秋,街边的摊位都摆起月饼来,好多人都提前去买,趁着能便宜点,占的路都没地走了,穆戈挤挤才能过去。

“妈,瑶瑶今天约饭,我就不再家里吃了,哥我也带走了,你记得和伯母说说!”穆戈急忙拿起钥匙就出门去。

“路上小心点……”

“砰!”门已经关上了。

再次陪着左瑶瑶吃完一顿火锅,穆戈独自一人走路回家,经过富春路的小道那,右手边的第三个路灯那,穆戈想停下脚歇歇,蹲在路灯下。看着前方,她估摸着,隐约着摸出一条路来,思绪随着马路飘转,想到了一条去往南烟柳巷的路。

那是个什么地方,她也不知道,但是感觉好亲切。等醒过来发现,刚才迷糊中想的路根本就行不通,周围都是高楼建筑,没有路可以走,那个叫南烟柳巷的地方肯定也已经不存在了。

正好起身离开的时候,穆戈突然看见一道影子出现在身边,里自己越来越近,她下意识的伸手去触碰,扭头看向影子的来源,一个高大的人站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他没有靠近自己,只是灯光将影子给拉长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好想哭,热泪盈眶,好像是见到了一个好久好久都没见到的人,但心里却又十分想念的人。

穆戈起身走向他,帆布袋从肩上滑落,那本红色笔记本从帆布袋里掉出来,穆戈低头看去,笔记本打开了,被风翻动页数,停在某一张,“在我的心里,他们都是英雄,只不过他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英雄……”

穆戈抬起头看着他,眼泪已经落下,她缓缓开口道,“你……我们……是不是认识啊,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是不是来晚了?!”

他没有说话,只是温柔的摸着她的头,就擦肩而过。一辆车行驶路过,鸣笛提醒穆戈注意车辆,可穆戈还是呆在原地。他立马又回到穆戈身边,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转身让道,穆戈就这样跌到他的怀里。

记忆再次侵袭脑子,穆戈刺痛的闭上眼睛,皱起眉头,“在我心里,九和他都是英雄,只不过九是属于我一个人的英雄……”

“九,九,九!”穆戈猛然睁开眼睛,她突然记起一个叫九的人,穆戈一把抱住他,“你就是九,对不对?我一直在等你,可是你消失了,你再也不来见我了!”

九也抱住她,虽然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但是就是忍不住想要安慰她,不想看见她伤心难过,“别哭了,那个九是不是欠你很多钱了?害你这般为他难过!”

穆戈擤擤鼻涕,放开九,随手抹掉眼泪,笑道,“不知道,可能真欠我好多钱了,我笔记本里都记得清清楚楚的。”

九也笑了起来,“那就不要为了这种不值得的人难过了,夜黑了,如果姑娘信得过我,就让我送你回去吧!”

“好啊,那麻烦你了。”穆戈把眼泪擦干净,捡起笔记本放进帆布袋里,背起回家。

九把穆戈送到家楼下,就要别过,穆戈对他说了一句,“谢谢了,我叫穆戈,你呢?”

“九,但不是欠你钱的那个九。”九还特意解释了一番。

两人相视而笑,更像是一种久别重逢的笑,好像已经等了很久,“你笑起来还蛮好看的,可以多笑笑啊!”

“好,你也别忘了每缕光下的影子啊!”九朝穆戈喊去。

“知道了。”穆戈跑回家去。

中秋节如期而至,都各自有约了,但都离不开上街去,只要是出门了,在街上总能遇见的,也就没有强留一定要和自己过中秋。

穆戈这天早早就出门了,虽然外面已经是天黑了,月亮正圆。今天的笔记本指引的是一处河边,她也是因为无趣,想去河边看看有什么神秘的。

外面的人都聚集在街上,热闹非凡,突然想起不知道该去哪条河了,只能是自己边走边看。

易铭恺今晚也出来了,易家准备了家宴,但是易铭恺向来不喜欢这些,就随便找了什么理由就逃出来。

放花灯就得去河边,有一条年代比较久远的一条小河,每年中秋节只要是要放花灯,一定会去那放,从以前一直延续到现在,不曾断过。

易铭恺早早的到这,坐在河边,找了一个很满意的位置,虽然也不知道要干点什么,但总想等等,也不知道等些什么,总是要等。

穆戈从旁边的店铺里买来两只花灯,一粉一紫的。拿着两只花灯走到河边,就站在易铭恺的附近,但是他们两个谁也没有看见谁。

穆戈准备把花灯放走,但是不小心被人撞到了,花灯掉了一只到河里,还打翻了,“诶,我的花灯!”穆戈大声喊道。

易铭恺听见声音朝她望去,只见穆戈穿着一件浅绿色的连衣裙,绑着双马尾辫子,站在桥上,易铭恺被深深的吸引住视线,起身向她走去。

很不巧的是,穆戈的另一只花灯也没有保住,也被人撞到河里了,“我的花灯!”穆戈看着花灯就这样没有了,心里还挺难过的。

没想到易铭恺拿着两只一模一样的花灯缓缓缓向她走去,人潮拥挤,穆戈一眼便看见拿着花灯的易铭恺。一眼万年,时空错位,亦如当年模样,这人易铭恺和穆戈两人都恍惚了。

穆戈拿出笔记本,上面应该会有笔记,可是怎么翻找,都没有痕迹了,因为脑子里的片段越来越清晰了,易铭恺慢慢走到她眼前,叫了一声,“青衣!”

穆戈瞬间跌落了笔记本,抬头看着易铭恺,问道,“你……你叫我什么?”

易铭恺像突然失忆了一样,反问道,“什……什么?!我叫易铭恺,是来给你送花灯的。”

“花灯?”穆戈低头看着易铭恺手里拿着的两只花灯,笑了起来,“我这里有一个故事,我可以说给你听吗?”

“乐意倾听。”易铭恺看着她,等着她将故事。

“在很久以前,有一个十岁的女孩遇见了一个小男孩,起初那个小女孩以为和那个小男孩只是萍水相逢,但却误留了一样东西在小男孩那。多年后,小女孩记不得当年的事情,可小男孩却始终忘不掉,他一直在寻找当年的那个小女孩,直到有一天,女孩误打误撞来到男孩身边,可她不知道那个男孩已经找了她很久,一直到最后他们都错过了……”穆戈诉说着过去已经发生的事情,她都记起来了,笔记本里写的那个他就是易铭恺,眼眶早已湿润了。

“后来呢?”易铭恺的脑海里也突然出现画面,缓缓补充道,“男孩找到女孩后,一起经历了很多事情,等到男孩想要把女孩带走的时候,女孩离开了那个男孩,一个小木屋……男孩会经常去那里……”

“易铭恺,我叫穆戈,我回来了!”穆戈飞奔向易铭恺,两人在桥上相拥,穿越时空的爱恋,只有梦里看得见。

易铭恺消散了对青衣的记忆,对过去的记忆只停在十年前的那晚中秋夜里。

“我记起你了。”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记忆重新再涌现,原来一直要找的人,就是对方。

“梨花开,春带雨,梨花落,春入泥,此生只为一人去……”今晚那里有人在唱戏,唱的还蛮好听的,易铭恺牵着穆戈路过那,听见有人说了一句,“这青衣唱戏就是好听,难怪是那‘梨园春’的台柱子啊!”

穆戈低头莞尔一笑,虽然听不懂那人在说什么,但赞美的话就用微笑来赞同吧,台上的青衣唱的确实婉转动听。

那本红色笔记本掉在了桥上,被路过的九捡到,里面的故事一篇篇的像长篇大论文一样浮现在上面,每张每页都写满密密麻麻的文字,足足写满了一本。

最后的结局皆大欢喜,穆戈终于又再次遇见了易铭恺,而故事里十年前的那个小男孩也已经找到了他的女孩,他们都遇见了各自的幸福。

最后只剩下一个九,他带着笔记本走在月光下,不知道要去往哪里,但不会再出现了。

因为故事总要结束,笔记本已经写满了一本,他和穆戈的故事就此停在了影子里,没有光就不会再出现。

(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你是我殃及的池鱼你是我殃及的池鱼艾依墨依|现言柳黎叶很无奈,自己从小就灌输了,长大要借给叶迹的想法,为了赢得叶迹的喜欢,被要求做个知书达理,温柔贤惠的大家闺秀,可是赢得了所有人的青睐,偏偏叶迹是个死心眼,她多漂亮多优秀,他就是看不上她? 去你的温柔贤惠,名媛闺秀,老娘要开赛车,叶迹什么的爱滚多远滚多远!老娘不稀得你了! 什么?!!叶迹这家伙怎么回事?刚刚拒婚有反过来追“自己”?他是不是被车撞过?失忆啦?
  • TFboys凯希之恋TFboys凯希之恋ILUwjk|现言虎牙,长腿,桃花眼,是他紫瞳,及腰乌发,酒窝,是她本文欢脱,结局HE,不太虐,涉及自己联想的一些政治。
  • 重生之淡蓝色的你重生之淡蓝色的你浅紫袅|现言被囚禁,逃跑,却意外死亡,没曾想又重生,孽缘不断,是11!还是天作之合?两人的纠葛跨越了半个地球仍旧存在,身份···身世···。
  • 远侯不及绕城远侯不及绕城恒野与吾|现言与暗恋很久的人久别重逢,不慌是基本素养,死盯着是臭不要脸,尴尬是客观产生的,所以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想办法让对方更尴尬......
  • 外星物外星物希星CSY|现言一个从天而降的机械巨蛋,砸到了欧小橘家院子里,一只奇丑无比的“四不像”从机械巨蛋里出来,它的外形像袋鼠,个头像个3岁小孩一般大,举着两只短小的前肢,仅靠两只后肢站立着,但它没有“口袋”,而且长着跟兔子相识的长耳朵,还有三条“狐狸”尾巴。因为不知道它是什么生物?从什么地方来的?无奈之下,欧小橘只能自己来饲养它了。但让人吃惊的是,它一天变一个样,经过三个多月的时间,它逐渐变成人型了,再过了两个月的时间,没想到他已经“长大成人”了,一个183的身高,体重74公斤,完美身材和精致的面庞。他没有再变化了,就这样保持着一个成年男人的模样。既然已是一个“成年男人”,所以他不能再继续让欧小橘饲养,他要开始出社会学习和工作了、、、、、、
  • 岁月不及你动人岁月不及你动人淮霖纤雪|现言他,南忆年,ISD集团总裁,却单身了三十年,一个小小的误会,让他爱上了比自己小了8岁的大学生季怀怀.......
  • 我的男友好奇怪我的男友好奇怪卜言情倾|现言他雷打不动的班级第三名,说话永远那么的客气礼貌,没人知道他的电话及住址,连老师都对他讳莫如深,然而最终她却发现了他的秘密。
  • 偷偷爱你偷偷爱你平流雾|现言大学毕业后的我在南京开始了职场生涯,并结识了几位非常好的朋友,但却因为朋友的一场意外连累我成为公司怀疑的对象,在生活和工作的双重压力下我离开南京来到北京,欲重启新的生活。本书主要描写了我进入贵圈后的所见所闻和职场宫心计,贵圈中很多人和事都重新刷新了我曾经单纯的三观。。。
  • 煮妇归来煮妇归来心里开|现言林欣为了一个男人抛弃了所有,最后落了一身病而死
  • 我跟顾少在恋爱我跟顾少在恋爱战郎|现言“听说顾少入赘了!对方还是男的!” “听说那个男的姓花,还非常有钱!还是个疯子!” “听说那个姓花的疯子把新月酒店的上等好酒都喝光了!” “听说那位当时豪言要把酒吧里最帅的服务员给包了!” “听说当时顾少听见后大怒把那位给扛走了!” “听说那位变性成女的了!” “我还听说那位生下了顾少的孩子就跑路了!” [这是一个喜爱穿男装又扮猪吃老虎的女主跟撒娇卖萌男主的爱情故事][女强男强][双宠?][第一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