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1章 完本感言

(完本感言)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扰乱了十几亿民众的生活节奏。春节假期后被困家中,几近荒废发霉,当接到这个写作任务时,犹如重拾人生,禁足时期能够全身心投入这短篇创作,精神层面的愉悦感美不胜收(在此深感愧疚,觉得难以面对疫情中,很多失去至亲,挚爱的同胞,自己展露出了不当情绪)。

受友人托付,用了将近10天时间,完成了《双面伊人呀》这短篇作品,文中男主人翁的原型帅哥,本月中旬已经完成隔离期,现在已经回到家中,在亲友和同事的鼓励支持下,身体和情绪逐渐恢复,或许就像大家经常说的:现实生活里,总会有着很多的遗憾!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青丝红衣青丝红衣千念翩翩|短篇为了查明当年华家被满门抄斩的真相,花袭月接近聂北裕,一袭红衣,灼伤天涯。然而,聂北裕也只是早有预谋,他道—“你帮我夺得皇位,我帮你。”花袭月苦心经营了几个月,这几个月,她被皇宫的人排挤陷害,终是到了太子的面前。那少年眉眼带笑,握着她手中的毒药让她放进茶杯中去。恍惚间,那少年将毒药放入茶杯,来不及阻止就一饮而尽。他颤颤巍巍道—“我早就不想活了,花袭月,黄泉路上,我等你。”经年流转,聂北裕拿着剑指向她,在火海中,她一袭红衣,烈焰燃烧。 这江山啊,归得他一人。
  • 韶光贱韶光贱付秀莹|短篇付秀莹,女,河北无极人,1976年生,现居北京。北京语言大学研究生毕业。知名作家。代表作品有《爱情到处流传》、《旧院》。曾获首届中国作家出版奖等多种奖项。供职于《小说选刊》编辑部。
  • 不是白莲的白莲不是白莲的白莲草药酱|短篇一只多变的小白莲,在某女面前呆萌可爱,在某人面前却个性十足。到底谁才是他的真爱哩?
  • 今朝有暖冬今朝有暖冬鲭鲭子妗|短篇“听说有人的粉丝名叫暖冬。” 某人走远了一步。 “听说一家餐厅叫暖冬。” 某人又走远了一步。 “听说某人的小号名叫寻暖。” 某人越走越远。 温暖三两步跑到他的面前,笑嘻嘻的问:“笨蛋,喜欢我就要跟我说啊。” ——原来,在我喜欢你之前,你早已深爱上我。
  • 我的随手小确幸我的随手小确幸唐照然|短篇随手编个小故事,随口告诉你。其实随便里,是超级喜欢你。
  • 贺先生今天恋爱了吗贺先生今天恋爱了吗裴易酒|短篇江淮从来不知道,贺锦生竟是那么的温柔 都说贺家那个从军区里出来的长孙贺锦生性情冷淡,不近人情,可为什么她一眼就喜欢上了? 贺锦生生的一张好脸蛋,江淮自从看了一眼便再也抽不开身了 江淮这一辈子,栽了,栽在这个名叫贺锦生的男人身上 她一直知道,贺先生很难追,她以为,可能这辈子都拿不下贺先生 “贺先生,我们谈谈。” “谈什么?” “谈个恋爱?” “抱歉,我并没有想要谈恋爱的打算。” “啊……好巧,我也没有。”相较于谈恋爱,我想要嫁给你,做你的贺夫人。 “我只结婚。” —————————————————— “贺先生,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受我的?” “想知道?” “嗯呐。” “从第一眼看见你时。” 只一瞬,却误了终生。 从你闯进我心里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逃不掉了。 本来缘浅,奈何情深。 若非你的一往情深, 我怕是要孤独终老了。 【本文绝对甜宠,不存在小三白莲绿茶前女友的情况,我裴某说它是小甜饼它就是小甜饼,虐一下我跟你姓!】
  • 初中三年,爱上个错初中三年,爱上个错皇家小哥|短篇维天,轩辕世家族长的嫡亲孙子,根据家族,未满十八岁都要去各地凭借自己的手段发展,不可借助家族的力量,且看维天如何在这个鱼龙混杂的社会上,夺得一席之地。让我们来一起见证这个崛起的奇迹。
  • 我成了虐文女主我成了虐文女主宴锦|短篇【正文番外均完结】 【作者文笔渣,剧情渣,慎点】 郁怀瑾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成了狗血虐文小说中的女主 果断踹掉渣男,拿着离婚分得的财产走上了人生巅峰(逃亡之路) 渣男霸总:“郁怀瑾,你这该死的女人竟然敢骗我!” 痴情男配:“怀瑾,无论你是谁,你喜不喜欢我,我都会等着你。”
  • 他的妻主超宠哒他的妻主超宠哒说书人阿毒|短篇一觉醒来,宅女李幼薇成了女尊王朝的暴虐公主,不仅强抢民男,还残害性命。 连个鸡都不敢杀的李幼薇表示:我当时害怕极了。 既然穿越到这个身体,享受了财富和地位,自然也要弥补原身犯下的过错,强抢的民男一律给予钱财,放其自由,残害过的奴仆,给其家人经济补偿和道歉。 而被原主逼疯的美人夫君,只能先好吃好喝供着,用行动来赎罪、照顾他到恢复了。 只是照顾着照顾着,她发现自己迷上了这位小可怜夫君,看不得他掉眼泪,受不了他不开心,只想把最好的东西都捧到他面前,要是他眼角一红、眉头一皱,她的心都会碎了。 然而以往的伤害无法消弭,美人夫君对她不屑一顾,好在天可怜见,一次舍命相救,总算是打动了夫君的心,李幼薇成功抱得美男归。 采访者:“有传言道,公主突然转性,成了夫管严,请问公主如何看待?” 李幼薇:“别问,问就是甜,你们这种单身人士无法理解。” 采访者:……
  • 郁尘初雨郁尘初雨云柚子|短篇喜欢一个人,会卑微到尘埃里,然后再开出花来,一辈子不长,但我愿和你将错就错,不长不短,刻骨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