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2章 42.小郡主失忆之事

“你说什么!”乾元从桌前跳起来,瞪大了眼睛,“师父下凡历劫了,而且那个人就是淳于大公子!”术莳正巧从屋顶飞过来,被吓一激灵从檐上摔下来,好在他用手使出真气撑了个反弹,站了起来。

“淳于衍择就是师父,司长爷爷你们怎么会认不出来的,那张脸真的一模一样。”蔺菀沉说,“他留了一缕自己的魂化了一个幻影。”

乾元叹了口气,实在是过了太多年,记不清了。

蔺菀沉失了神,突然身体颤抖,祖华的法力开始消散。术莳冲过去接住她,将她揽在怀里,对乾元说:“大师兄,前面你还让我和那淳于衍择争,我才觉得自己蠢透了,师父永远在我之前。”

“彼时你对三师妹的情意我们都清楚,可师父也有意,且在他自己升仙雷劫迫在眉睫时,还曾打算帮着先让师妹飞仙的。”乾元让术莳抱起蔺菀沉入房里休息,边走边说,“你哪里比得过师父啊!现在菀沉这丫头受不住师伯的功力,被反噬,让她多休息一段时间。你让柳岸过来照看着,她也很久没跟亲姐姐待在一起过了。”

“好。”术莳点了点头,“大师兄,你赶紧去问问师伯,现在该怎么办。”

乾元到后山来,敲了敲那青松,又伸手在旁设了酒案。“师伯,今日带来了凡间酿的酒,你尝尝。”乾元说着,自顾自坐下来喝了两杯,“师父下凡历劫的事,您知不知道?”

“臭小子自己先喝都不客气的,以前祖渊是掌门时你不是这样的。”祖华化了幻影出现,走过来坐下,“这事我知道。那时汀兰从异界回来,他就感应到了。两卷书异集砸下来时天宫那边有异象,祖渊查了来这里找我,也是这样请我喝酒,他说要去历劫。”

乾元笑了笑:“还是师父他老人家奸诈,术莳还在这里巴巴等着菀沉长大,他就直接投生了个她身边定了婚约的。”

“如今祖渊已下界,八卦流云出现,你们打算怎么办?”祖华问道,原来小小的孩童乾元,如今为了天礁山有关的事操碎了心,“祖渊不在,就没有办法唤回汀兰的记忆和法力,她就只是小丫头菀沉,今日连我一成的功力都受不住。”

“那就把淳于衍择请过来,看师伯你能否直接唤起他的记忆,若是在他指点下我能来做这个事,也算是圆满。”乾元说着,祖华摆了摆手,“师伯,我知道你在菀沉那里耗损不小,我会自己去长京城请他,你不用担心。”

那就好。

“师兄,不好了,五长老和蔺小郡主吵起来了!”很少见到那吕采匆匆而至,他这个人一向稳持,不想今日竟然飞上来还跌了一跤,“是谁让柳岸去照顾小郡主的,两人现在迭云台闹得不可开交。”

乾元听得奇怪,好歹两人前生是亲姐妹,这怎么会吵起来:“师弟,你可知她们俩吵了什么?菀沉身体不适,柳岸这是在做什么!”术莳拉了乾元掌门赶紧往山下去,祖华唤吕采走近。

“你大师兄看来是走不开了,吕采拜托你去长京城一趟,务必将淳于府长公子衍择请上山来。”

见那神仙化作云烟,吕采叹了口气自言自语:“也不知天礁山这几个都怎么了,全围着那找郡主转。这下连祖华师伯都直接插手,还让我亲自下山请她夫君前来。”他知道小郡主就是三师妹转世,可掌门说过,放她自由不逼人回山修仙,这怎么又食言了。

术莳与乾元到迭云台时,蔺菀沉站在那悬崖边望着远处,束柳岸嘟囔着十分不开心在一旁站着。

“柳岸,怎么回事!”乾元一问,只见束柳岸指了指那云台上的人,真是让人着急,“你别光指啊,好好的,怎么吵起来了?”术莳想着靠近蔺菀沉,没想到她转过身来,泪流满面。

那粉衣委屈的束柳岸终于开口,对着乾元说:“我照顾她时,在她床前说了些话,以为她昏迷着听不见,没想到伤了她的心。”究竟是什么样的话,导致两个人吵起来,还闹这么大。

“我知道她是姐姐转世,于是说了几句想姐姐回来的话……又提了一句,如果没有淳于衍择,她就不会贪恋人间,说不定早回山了。”束柳岸看着泪眼盯着自己的蔺菀沉,“后来我看到她睫毛跳动,知道她醒了,就故意说淳于衍择已经死了,她只能留在山上,然后她就又哭又闹要下山。”

乾元气得要命,拍了拍束柳岸的脑袋:“她与淳于衍择已成夫妻,你拿这个开玩笑是过了。从前你与汀兰玩的那一套,不能用到她的身上。”

“蔺菀沉,淳于衍择他好着呢,是柳岸逗你玩的,你别往心里去。”术莳走近她,总觉得她有些不对,就好像着了魔,一句话不说,“你没事吧?是身体哪里不适吗,大师兄,你来看看吧!”

只见乾元走到云台上,撇了一眼悬崖下云雾流转,生怕她掉下去了,便一挥手施法将蔺菀沉带到安全处:“菀沉,你可还记得,这两日我们在做什么。”

“你们是谁。”

这丫头怎么不认识天礁山的所有人了,乾元想着是否与祖华那一成功力有关,与术莳对了个眼神,让其带着束柳岸把周围看热闹的弟子全疏散走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菀沉了还记得吗?”乾元抬起手在胸前画了个术式,缓缓移到她的太阳穴,果然身体虚弱,那股子功力似乎被她身体里的另一股力量唌着,挣脱不开,因此消耗着蔺菀沉,“你记得淳于衍择,除此之外,长京城的人都记得吗?”

蔺菀沉敲了敲头,睁着眼睛摇摇头:“我只记得我的夫君是淳于衍择。”

糟了,如果蔺菀沉现在的身体连祖华师伯的功力都受不住,更别提束汀兰的全部力量了。若是日后那股力量一直消耗着她,于蔺臣儒那里也无法交代。

“我的身体好累。”

眼看着蔺菀沉又晕过去,乾元只好将她送回房里躺下,待出门来,术莳已经在院子里候着:“大师兄,蔺菀沉她怎么样了?方才问的那句‘你们是谁’,究竟怎么回事!”

“你我先不要急着把淳于衍择请上山,蔺菀沉出了点事。”乾元与术莳说,又转头看了眼那屋子,“我方才用法术看了看她体内的气息,发现祖华师伯的那一成功力被束缚在里边,并且耗着她的精力。由于精力体力消耗超过了她的承受能力,记忆也受损了。”

术莳像失了魂地心疼,他明明知道屋子里的人不是自己倾慕的师姐,可是他就是疼着。乾元见他脸色不对,及时封了术莳心脉,并问道:“你的心脉自汀兰转世后平静许久,今日怎么突然乱了,我用真气为你封住,管不了多久的。”

“我会去后山找师伯把我束起来,大师兄不必担心。”术莳捂着心口的地方,“这段时间我会在青松阵里限制自己,若是我挣脱了,一定让柳岸抓我回去。”

乾元点了点头,看他化作一缕烟尘往后山去了。那峰顶青松生长,一道金光起来,看来祖华已经将术莳囚住:“四师弟,委屈你了,也不知你会在阵里待多久。我得赶紧想办法,怎么才能让菀沉这丫头的身体好起一些。”

“大师兄,好不了的。”柳岸突然出现进来,她怕是早在一旁听了很久了,“你别忘了,小郡主七魂六魄不完整的,她只是姐姐部分魂魄的转世。前日听得你们提起要她恢复姐姐的记忆和法力,我就觉得不可能。且不说以前你们答应她让她安稳生活的,现在也看到了,她受不住。”

师兄妹站在院子里,他们两个不敢再多言。此次把蔺菀沉召来,的确没有经过她自己的允许,现在还把人整成这样,着实是思虑不周。

“可是那八卦流云已然出现,不把汀兰召回,说不定整个姜洲都会毁掉。”乾元往东方一望,“那是上古浩劫来临前的预兆,如今仙界草包一大堆,没一个炼出上古神器的。除了师父执倚天剑和汀兰握书异集能试着一敌,其他人没有上古神器护身,只会沦陷在那流云漩涡中。”

束柳岸叹了气:“那我也是草包。”

“师兄也不例外,所以自汀兰转世为菀沉,我就一直注意着长京城动向并暗中保护她几次。”乾元到那花树下坐着,为自己倒了一杯茶,“若非龙脉气息不对,流云阵又出现,我是真的希望她能做个凡人郡主安乐一生的。你可知道,淳于衍择竟然就是师父,他已下凡历劫,一时半会也无法恢复真身。”

“你说什么师兄!”束柳岸走过来坐到他身旁,“师父已然是真仙之身,又在上古浩劫中全身而退,沐浴劫后天地灵气已是至高境界,何必下凡遭罪,还保不齐在历劫中出错失了修为?”

乾元递给她一杯茶,若有所思笑了笑,师父也是有私心的。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灵域的他灵域的他凌云沐雨|幻情天有青霜月有牙,一池春水葬落花; 相思崖下三生树,为谁种下为谁发。
  • 重生之异世神王重生之异世神王灵小曦|幻情她是八大主神中最耀眼的光明神,一朝被背叛,重生为人界血漓阁阁主养女,馨悦。看她如何一步步走向顶端,夺回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严惩叛者!
  • 狐妖有点飘狐妖有点飘武樾|幻情少林寺毕业的白小糖业余爱好就是吊打自己的死对头祁尘,可能老天同情祁尘的遭遇,一经穿越白小糖竟然生活在祁尘统治的妖族,新仇旧恨一起算......(已完本)
  • 红妆不待一世繁华红妆不待一世繁华春废|幻情洛欣瑶在石门山等了白烨一年,可白烨始终没有回来。既然他不回来,那我便去寻吧。 洛欣瑶只身一人来到妖族灵丘山下又是半年,还是没见到白烨的身影。 在她快绝望的时候,一个骑着玃如,带着帷帽的白衣男子出现在她眼前,男人的腰间还别着她当初送给他的定情信物,她认出那个人就是白烨…… 她唤出瑶依飞到玃如之上,撅着嘴说道:“你终于肯来见我了。” 白烨不语。 她将手放到他腰间,窝进他怀里。 白烨依旧不语。 “我来找你,是代表我喜欢你,一直一直都喜欢你。” 白烨还是不语。 她深吸一口气,将嘴撑得老大,然后闭上眼睛,朝白烨吻了上去。 这时帷帽里面终于传来了声音:“姑娘,接吻不需要含那么多气在嘴里。” “……” 她瞬间僵住,这……根本不是白烨的声音。 她一把将帷帽扯开,一张清新俊逸的脸出现在她面前,可这人生得再好看,却也不是白烨。 “你不是白烨。” “姑娘,我一直没说我是。” “你为什么要抱我?” “是姑娘钻到我怀里的,我根本没动。” “我还和你亲亲了。” “呃……好像是这样的……不过你要是嘴巴里不含一口气,或许会更像……亲亲。” “你到底是谁啊!”洛欣瑶带着哭腔问道。 “我是巫族火神——祝晟宇”
  • 烟罗纱烟罗纱若言a云忆|幻情一个是千古凶兽,一个是天宫上神,谁勾了谁的魂,谁又入了谁的眼。
  • 以神之名向我求姻缘吧以神之名向我求姻缘吧白酒扇|幻情月老的责任, 就是在一个巨大无比的桃树上, 为你挑出属于你那朵独一无二的桃花。
  • 无良领队恶魔情无良领队恶魔情灼竹|幻情池墨桀和郁挲,两个被遗落的少年终于回归骊域,却不知早已进了黑市的权谋之争。不同的遭遇,不同的选择。命运的齿轮已经扭转,这个世界有池墨桀珍爱的人们,黑市的所作所为已经触及了她的底线!与池墨桀有着同样目的的四个少年,战场上杀进杀出是他们友情的磨砺。恶魔小队现世,惊才绝艳的五个妖孽踏上联手毁灭黑市的道路!武器纳戒?驯兽医治?全面发展才是王道!但是,小恶魔们敢不敢正常点!把你们那些特殊癖好,都给我收起来!“呦,有个叫黑市头头的家伙想收了我们?你们说怎么办!”队长豪气冲天。“还用问么,掀了他的黑市!”小伙伴们斗志昂扬。恶魔团队,雄霸天下!
  • 清冷太子无良太子妃清冷太子无良太子妃苏沫曦|幻情他,是天界的太子;她,是人间的公主;本该是毫无交集的两人却因一次偶然而相遇,从此,天上人间,誓死相随。某男:“无知的少女。”某女炸毛了“什么叫无知,至少我知道你穿衣服先穿裤衩,起床先换裤衩,晚间睡觉还穿裤衩。”某男依然面色如常,淡定自若,甚至还眼眸含笑:“你了解这么深,莫非有偷窥别人的癖好?还有人明明有个文雅的名字叫亵裤,不要那么露骨,至少得入乡随俗。”某女反唇相讥:“我不喜欢入乡随俗,而且哪里露骨了?它不就叫裤衩么,纠结那么多干嘛,矫情,就算你说他是亵裤,他也依然是裤衩,真是,裤衩就是裤衩,永远不能变成肚兜。因为裤衩是两个通风口,肚兜是两根细绳子。”
  • 重生之血眸邪妃乱天下重生之血眸邪妃乱天下紫梦璃潇|幻情她是一名孤儿,却被组织收养,成了名震全世界的杀手——蝶霜,最后却被搭档背叛,身死;再次睁开眼,却成了世人耻笑的废物,再次归来,成了世人敬畏的风云人物,千万光华集于一身,却惹上了某个邪王,开启了一段全新的人生,忆起了前尘往事……
  • 彼岸花魂之青魂彼岸花魂之青魂燕子小镇|幻情她叫青魂,是一个往来在黄泉路上的一缕鬼魂!她没有前世的记忆,阎王爷说她是他的一口气幻化出来的,所以阎王爷是她的主人,她要听从阎王爷的!她的工作就是引渡世间上那些为情而枉死的女子,将他们摆渡到奈河的彼岸,经过奈何桥下!她的任务就算完成了!她和黑白无常的工作是不同,黑白无常只是奉命哪魂,可是她是有义务帮助那些个有怨气的鬼魂平息怨气的。正应为是这样,她比其他的鬼差看到了世间的冷暖之情!在成百上千年的无休止的工作后,她也想有个人引渡她到彼岸去。。。。命运的纠缠让她遇见该遇见的人,当一起拨开重重的身世之谜后,回荡在一起的是前生今生来世的三世情缘。问一句:你知爱的谁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