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6章 47.姻缘

作为根正苗红的90后,抵触结婚的心态似乎高居不下。不咸不淡谈过一次恋爱,没有逃过“毕业即分手”的魔咒。本想着,反正自己一个人也能过得安安稳稳,幸福自在的,有没有另一半也无所谓了。

天秤座,似乎是上天偏爱的星座。外貌说不上出众,至少耐看;性子说不上多好,至少平稳;朋友说不上遍布,至少还有。身旁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人围绕的,但总觉得不是共度一生的人。直到,一件比较奇特的事情发生了。

因为新换了个关系上位的领导,多疑无能,还总找麻烦,导致心情比较烦闷,于是下班后独自一人沿着河滨公园散步解闷。

夜不算深,公园里很是热闹,有带着孙子出来玩乐的爷爷奶奶,有牵着“毛孩子”遛弯的“爸爸妈妈”,有积极锻炼的美女美男,也有一路笑语的闺蜜兄弟。唯独,没有见到像我一样心情不佳还踽踽独行的,原本是散心,却越散越不开心。叹了口气,准备原路返回,回家“躺尸”算了。

有些失魂落魄的我,神思恍惚,像是踩在棉花上行走,飘飘欲仙一般。身边吵杂的声音被自动过滤掉,穿梭不断的人影化成一道道黑影往后倒去,感觉身边的时间慢了下来,像是拉慢了的镜头一样。来的时候不过十几分钟的路程,回去却像是半个多小时都不能走完。

心里咯噔一下,神魂立马回来了。抬头看了看,晴朗的夜空无星无月。清醒万分,没有改变街上的慢动作!

周边活生生的人和物,突然都虚化成黑影,其惊悚程度丝毫不亚于,正跟你说话的人无端自燃!我能感觉到身体开始僵硬,手指开始微微颤抖,明明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类似的事情了,明明不顾劝阻执意搬到省会城市了,为什么还会有这种奇奇怪怪的莫名其妙的事情出现!当时心里除了害怕还有难以抑制的愤怒。伸手紧握住胸前悬挂的项链挂饰,谢谢表叔的赠予,好歹还有一丝慰藉。

深吸了一口气,站在原地也不是办法,凭着直觉往前走。

第一个清晰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只纯白色的小狗,对狗狗不是很了解,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小小的个头,吐出舌头开心地向我跑来。小时候偷果园的果子,被狼狗吓到过,虽然后面收买了它们,不再害怕,但对于狗狗这种生物,还是亲近不来。白色小狗扑过来之后,围着我脚踝不停打转,还把前爪扒拉在我小腿以上接近膝盖的位置,“哈哈哈”喘气。看它对我没有恶意,我就蹲了下来,摸摸它的头:“你主人呢?怎么自己在大街上跑?”何况是这么危险的时候,后面这句话没有说出口。

摸到它脖子处,居然没有绳套!现在的主人,都这么托大吗?也不怕被坏人带走的想了想,揉了揉白色小狗的头毛,“你要跟我回去吗?”打定主意先带狗狗回家养着,省得不见了,回头写个广告帮它找主人。

被白色小狗这么一闹腾,有那么一瞬间忘了自己目前的处境。等玩闹完抱着白色小狗站起来,周边似乎并没有任何变化,心情瞬间沉重回来了。

第二个清晰出现眼前的是一座古色古香的大宅子,至于现代都市怎么会出现这座天降的大宅子我已经懒得去想了,我住处周边肯定不可能有的。富丽堂皇,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在门口还有几个人在热情招呼我:“姑娘,进来坐坐嘛!”定睛一看,他们穿的半现代半古代,像是古人学习了现代人的裁衣风格形成的。

微微一笑(假笑max),摇了摇头,走开了。开玩笑,进去容易,万一出不来呢?小时候干过的类似的蠢事还不够多嘛。

继续前行,白色小狗突然从我怀里跳了出去,飞快往前跑。我一急,赶紧去追它。常年不怎么锻炼的我,哪儿跑得过它,不一会儿就没影了。这时,我才注意到,原本化为黑影的人和物都消失的干干净净。黑暗充斥着周边,似乎都投不进来一丝光线。夜里本应该有些微风的,现在也没有,仿佛空气都凝结了,不再流通,让人很是窒息。

深吸了几口气,狠狠眨了眨眼睛,继续往前走。我倒想看看,今天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前面奔跑来了一个白影,白色小狗居然回来了!嘴里还叼着一个黑色的什么东西。跑到我脚边,放下黑色的物品,像是一只鸟儿?全黑色的鸟儿,是乌鸦?

小乌鸦受伤了,翅膀上全是血。掏出随身携带的纸巾,整整用了三张才没有侵出血液来。手头别说止血药了,连能用的布条都没有。是的,醒醒吧,外套和内衬都撕不烂,牛仔裤也更不可能扯坏,袜子有真菌会感染,鞋子鞋垫不能用,所以能用的只有纸巾。

小乌鸦很乖,一直由着我折腾。给它简单包扎下,很是满意。捧着小乌鸦,就没法抱白色小狗了,由着它前后左右跑。

哇塞塞,好大一片花海!!!

小时候见过的是白色小花,这次看到的是艳红色的花海!一直压抑的空气突然就清新了,想跑进花海里。

不对,这是什么花来着?曼珠沙华!越看越像,生生顿住了准备跑进花海的脚步。“小白,快回来!”白色小狗在我反应过来之前,已经在花海里蹦哒了,我不敢进去,只能在旁边干着急。

好在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叫上小白,一人一鸟一狗绕着曼珠沙华花海走开了。

前面再一次出现了那个古色古香的大宅子,依旧富丽堂皇,依旧灯火通明,依旧人声鼎沸,依旧热情招呼我进去坐坐。

我依旧没有理会,继续前行。

当大宅子再一次出现时,我知道了,不进去我还真就绕不出去了!得,进去看看吧!

当我正准备进去的时候,热情招呼我的人又拦住了我。我“请问有什么事?”拦住我的人有些赧然,“规定不允许带白狗黑鸦进宅院。”小白和小黑(小乌鸦)似乎都能听懂那人说的话,用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我。我还真不能丢下他们不管,想了想,退了出来,“那我不去了!”

继续重复,前行,大宅子,前行,大宅子的路线。走了不知道有多久,腿酸得不行,肚子也开始饿了。实在走不动了,就在路边坐了下来。等吧,天亮了就没事了。

偏偏老天似乎了解我得很,本就又困又累又饿的我的鼻尖飘来了一阵尤其特别香的食物味道,如同一个饥饿万分的乞丐见到了满汉全席,五脏六腑同时叫嚣起来。

我咽了口口水,摸了摸脚边躺着的小白,叹了口气,我忍!

不一会儿,祝福声、音乐声响起,宅内觥筹交错的情景好似在眼前。不禁抬头望向宅子,高高的红墙阻挡了我的视线。正准备移开目光时,墙头上伸出半个身子,一个清秀的男子一撑一跳,身手敏捷坐在了红墙上。

笑意浓浓,对我招手:“你怎么不进来玩呢?”

我左右看了看,他是在和我说话。于是摇摇头,“我不饿!”

“哈哈哈,你分明就是饿了啊!”说话间,他撑起身子就要往墙下跳,吓了我一跳,连忙阻止,“这么高,你不要命了吗?!”

看到他安然落地,我大松了一口气。他一下来,不由分说拉着我就往大宅子门口走。

看着他和宅院门卫吵得面红耳赤,差点儿没打起来,我拉住了他:“你别难为他们,规矩如此。”

他面有愧色,“我以为他们会放你进去的。”看了看我脚边的小白和肩上的小黑,他踌躇着出声:“可不可以?”

我坚定地摇了摇头:“不行!”看他脸色有些难看,遂安慰道,“你快进去吧,我会有办法的。”

他盘桓了一会儿,转身进了宅子,黑暗瞬间吞没了他远去的身形。我在宅院门卫的异样眼光中,慢慢走回了原地坐下。唉,天怎么还不亮啊,天要灭我吗?

夏末秋初,本不应该这么冷的。我环抱着胸,却感觉到浸骨的寒。小白很懂事,也仅仅挨着我坐着,可能感觉到我的难受,用毛绒绒的头蹭了蹭我的手臂。

暗暗觉得自己的决定没有错,抱着小白,埋着头苦苦撑着。

突然肩头落下了一件外套,带着男子特有的味道和温暖,我一下抬起了头:“你怎么回来”我以为是刚刚那个墙头的男子,抬头才发现是一个陌生的男子。

如果说墙头的男子是个自来熟且热心肠的话,这个陌生男子便是另一个极端了,整个人似乎裹着一层厚厚的冰层,生人勿近。外套应该是他披下来的,我没看到动作,只是想象到冷冰冰的人做着温暖人心的动作就有些忍不住弯了嘴角,真真好玩。

“谢谢你!”小白见了他,立马从我身上跳了下去,又是摇尾巴,又是蹦蹦跳跳的,陌生男子的身份是小白主人无疑了。小黑早就飞到了男子右肩上了,没鸟性,都不感恩,哼哼。

他没有说话,只是将手伸到了我面前,伸手站起,坐久了有些麻,起来一踉跄险些跌倒,握紧他的手臂才站直了。不由得有些感谢他的细心,似乎早就预料到没有他扶我,我会摔跤的事情。

待我恢复了,他带着小白和小黑走在前面,我跟在后面,一路无话。感觉到我跟不上了,他会刻意放慢脚步等我。

说来也奇怪,之前我打死也走不出去的地方,在他的带领下,无惊无险、平淡无奇地走过了!这里,也看脸?

看到熟悉的街道,熟悉的路灯和熟悉的大都市,我都差点儿乐得蹦起来了。鉴于还有个陌生男子在,生生压了下来。“谢谢你了,现在我知道怎么回去了,再见!”

“我送你。”第一次听到他声音。很中性,很稳重的声音,没有想象中播音主持的那种磁性,也没有多大的特色,但给人感觉特别安全。

抬头看了下报时灯塔,才20:13,离我出门到现在不过半个小时吗?!感觉过了整整一个世纪啊,哭!经过这么一折腾,我也不想再出事了,就默认了他的话。

两人默默走着,没多久就到小区门口了。我停了下来,“今天太感谢你了,已经到了。暂要是没有你,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从那个鬼地方跑出来呢!”并伸出手想和他握手言别。

他轻轻一笑,“不客气。”

我呆了,心里想着完犊子了。就像是苦苦守候良久的昙花突然在面前开放一样,美艳绝伦又悄然无声,转瞬即逝。打定主意,“我叫依依,你叫什么名字?”

就这样,他被我邀请到小区的亭子里闲坐,最后将小白和小黑成功邀请到我家小住,解决了他的燃眉之急。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情景,谜团多多却不敢追问,反而越陷越深。

小黑和小白在我家一住就是半个月,再一次见到他时,他瘦了好多,脸色也比上次惨白了些许。为感谢我照顾小黑和小白,他邀请我到他家吃他亲手做的饭菜。

可媲美餐厅美食的一桌菜,让我不顾形象、大快朵颐。饭后,我们一起到河滨公园散步消食。可能是稍微熟悉了一些,他的话开始慢慢多了起来。

知道了他的名字和爱好,也算是难得的进步了。

半年后,他是我男友,直到今天。

我缠着他问第一次我遇到的情况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能出来我就出不来。他故作神秘,不肯告诉我。被我缠得没法了,抓乱我的头发,笑:“这么聪明,想不到吗?”

我耍赖:“告诉我好不好嘛,奖励飞吻一个,mua~”

他扶额摇头,叹了口气,拉过我的手,在我手心一笔一划写道:“苟富贵,莫相忘。”

小白——狗(苟)

宅院——富贵

小黑——黑(墨)

花海——相忘

原来如此啊!

“那我要是抛下小白和小黑,进到宅院吃东西了,会怎么样呢?”他的目光瞬间暗淡了一下,但很快就消失了,“幸好你没有。”说完紧紧抱住我,将头埋在我发丝里,有些热热的。我也回抱着他,也罢,不必太过纠缠于这些事情了,开心就好。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逆境转换逆境转换李宣|短篇逆境转换,人物颠倒。男主的无限死亡拯救着一连串与之有关的人。绝望?还是希望?
  • 宫主大人的小娇妻宫主大人的小娇妻水夕崖|短篇陈碧书在草丛里蹲了一早上,终于瞧见那头来了人,连忙道:“快点儿快点儿,他们过来了!” 一场精心安排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反被恶人欺凌的好戏上演,为了显得真实,虽不至于刀刀见血,却也拳拳见肉。 盛楠骑着马从那头过来,和身边的人说着什么,对于那边的混乱,连个眼风都没给。 属下迟疑问:“宫主,不管吗?” 盛楠给了他一个淡淡的眼神,“你喜欢多管闲事?” 属下闭嘴不说话了,可是那女子转过脸的刹那,眨眼的功夫,马背上已经没了人。 属下嘴角微抽:说好的不管闲事呢? (已完结,可以放心入坑)
  • 为了你我承担了所有为了你我承担了所有奶糖它不甜|短篇通过不同的小故事,感受人间最心酸,最幸福,最…… 到最后你会发现,你在生活中遇到的所有人和事,都能教会你一些道理。
  • 此心无声此心无声樱祭墨云|短篇一首首短诗,无声的回忆。一首首短诗,无声的生活。
  • 傅少离婚吧傅少离婚吧亓绪|短篇他把她按在墙上,咬牙切齿的质问:“你真是耐不住寂寞吗?” 她冷笑“她比你小十岁,你怎么下得去口?” “我们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我是男人!” “所以你就可以在外面花天酒地?我就必须恪守妇道?傅砚安,我为你守了两年,也可以了吧?你不能仗着我爱你,就可以胡作非为,就可以让我无尽的等待,就以这种方式来凌迟我,傅砚安,做人不能这么没有良心。” 后来傅砚安找到那个19岁的男孩,问夏知在哪里。 男孩说:“她想看看沿途的风景,看够了,她也就回家了。” 他苦苦哀求男孩把她还给他,男孩笑着问:“她是你弄丢的,我拿什么还?”
  • 傲娇娥傲娇娥云鬓江山|短篇有一种神秘的野外生长的蓝色斑点血菊花独独这么最后一支居然在濒死前找到宿主了,就是我这个穿越客。但是这种血菊花居然拥有魔力,我稀里糊涂在梦里学会了绝世武功叫做《踏月无痕神功》。从此我有了无上轻功跟超强易容术。以后我靠这两样绝技混下去了。我很快骚扰了四府了,扮演了一个十七岁的很宠爱侍妾海月,可惜她很快失宠,一年多后海月从冷院逃走。可是胡直舫也就是年花椒人生开挂直到成为了皇后
  • 半月知山诗集二半月知山诗集二半月知山|短篇半月知山诗集,属于90后的诗歌,是我们永远的青春。
  • 戴上头盔戴上头盔今昔是我|短篇我经常会做一些奇怪的梦,所以想把它们写下来,所以,这里面是大杂烩。。第一章,鞠琚一不留神,就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
  • 我的九九81个灾难我的九九81个灾难落雪封花|短篇每一个故事也许都在地球的某个角落真实发生着,真真假假虚虚幻幻构成了我们这个多姿多彩的世界!也许看了我的故事,你会问我,这个故事是真实的吗?是我的亲身经历吗?可是这些并不重要。对于精神分裂的患者,大家都是敬而远之的,都害怕而厌恶着!希望通过此书大家可以不再那么歧视这个群体,精神病家庭的心酸没有经历过大家是不会了解的!
  • 彼岸是忘川彼岸是忘川风倾浅|短篇一部催人泪下的倾情之作,一卷荡气回肠的武侠传奇,一段跨越生死的仙侠爱恋,一个哪怕万劫不复,也要囚她入怀;一个纵使江山覆灭,也为她万所不辞.......问那情为何物?愿饮遍世间最烈的酒,看遍天下所有繁华,没有尘世的喧嚣——陪你浪迹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