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2章

“咋,帮你掕东西,不中?”说完,他向旁处啐了一口,似是方才口中的茶渣没吐干净一样。

炎木良忙得向旁处躲开,因为他看那啐出来的,是一口浓烈的大块老痰……

这是我哥吗?他是吗?

炎木良在问着自己,抬头又看了看炎庆余的背影。确和儿时的记忆一样,可他却并不是和儿时的一样了。

那个文采彬彬,温和笑着的大哥哪去了?

“喂,我问你呢!”炎庆余拎着炎木良的领子,吼着,“装聋还是咋?安?谁给恁发的令牌?”

“吼啥吼,吼个屁!”炎木良被他那中气十足的吼声震得头昏眼花,顿也急眼,吼着炎庆余,“我凭啥告诉你?”

“凭啥?凭我是你哥!”炎庆余胳膊一甩,松开揪着炎木良的手,让他脚下一个趔趄,靠在石壁上。

“靠。”被甩在墙上的滋味并不好受。炎木良揉着那被撞疼的肩膀,嘶了几声,终的服了软,道:“姓白,叫什么我也不清楚。头发怪有特点,银白,跟老头似的。自个也是一身了白,左眼角有朵蓝色的莲纹。”

兀的,他有盯着炎庆余的双眼,怒道:“以后别撂着我的领子扔我,你再扔我一次,我就扔你千次、百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笑了几声,问道,“你可撂动我咯?”

炎木良皱皱眉,没再说什么。

夕阳闪着它最后的光,消失在了地平线上,而那东方的黑色夜幕,在哪带着一圈斗笠的月亮的带领下,笼罩了整个天空。

“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来着学院吗?”炎庆余问着。

而那炎木良却是不懈的啧着,靠在一旁的木椅上,道:“增长学识,好让你早日回去继承那朱雀家主位?”

“屁。”炎庆余也拉过一座木椅,端着那不知放了多久的茶碗喝着,“那老头子想让我死。”

“嗯?”

这回炎木良可是疑惑了,愣了一会,又问:“怎么回事?”

“你知不知这天心学院,为何进的人多,出的人少?”

“死了?”

“而且都死在学院里。”他抿着茶,似吃到茶叶,扭头吐了口。

“在一入学时,死亡就开始了。成百上千号人,来自成百上千个家族。各个家族都有各个家族的规矩。有的带着整个家族的希望,有的,则是为了来改变,或者说是证明,证明他们自己存在的价值。”

说着,他将那茶碗放在桌上,撸开左臂的袖。一道醒目的白大大刺刺地出现在他黝黑的皮肤上。那是一道长长的疤,白得醒目,白得可怕。

幸而只是漏了一瞬,他便放下了,似是勾起什么不美好的回忆一般,大口大口的喝尽了茶碗中的水。

“谁弄得?”炎木良问着。

“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他咚地放下茶碗,解开了别在腰间的花花绿绿的袋子,手伸了进去,翻出一个有些发黄的牙齿,指着它,还在上面敲了敲,傲气地说,“呐,这好象是他的本命掉的。”

上一章第11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梦的流年梦的流年心语花海|幻情命运坎坷却依然笑对春风,额间的胎记封印了前世的记忆。 亲人的离去,朋友的背叛,让她脆弱的内心变得强大起来。 那撕心般的痛,折磨着她; 被人侮辱,被人猜疑, 唯有他,默默守护着她。 “我愿三生烟灭,换你一世繁华。”
  • 邪王御牌妻:腹黑王爷太难缠邪王御牌妻:腹黑王爷太难缠木子桃|幻情第一医学世家继承人,医毒双绝,21世纪的绝色舞后,名冠全球,渣男背叛?仇家追杀?哼!她潇洒地来个借尸还魂,纳尼!异世大陆?玄武修炼?好巧不巧成了哑巴废材!伪善姨娘,阴毒庶妹,打得你满地找牙!说她丑,潇洒变身,亮瞎一干人钛合金狗眼!说她废物,霸气逆袭,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咦?那这白发银瞳的毒舌美男又是咋回事?“你长得像本尊未来娘子。”“滚开”“本尊瞧上你了”“滚开”“面对美男告白你这么淡定真的好吗?我知道本尊实在太帅……”说好的狂帅酷霸呢?只剩屌炸天了,某女腹诽…
  • 风阳之月风阳之月铃兰霖钰|幻情在遥远而又神秘的炎阳大陆,五大家族掌握这一切,其余各大小家族落错分居。在这个动荡不安的时代,那些情窦初开的少主又该何去何从?这是一段艰辛修习的魔法旅程。
  • 神医总裁的宠妻进化史神医总裁的宠妻进化史豁然醒悟|幻情桑柔做为天绝集团太子爷呼延绝贴身保镖,灵魂穿越到呼延王朝同名影卫桑柔身上,所保护人是呼延王朝同名太子呼延绝。 呼延王朝皇帝病重,夺位大战已处在白热化阶段,太子一脉和丞相一脉势同水火。 保镖桑柔被丞相嫡子司徒胤所救,暗生情愫。 保镖桑柔面对与呼延绝君臣之情和司徒胤男女感情之间该如何抉择? 等等,这剧本确定正常?桑柔脑中产生疑惑。 失忆美女保镖VS高富帅天才医生 1V1绝宠无虐
  • 异世大陆:最强点兵娘异世大陆:最强点兵娘墓北|幻情作为一个掉在人堆里都找不出来的普通宅男,李军的死法也很普通,在家打游戏喝啤酒被呛死了,正所谓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就肯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李军活了,只是上帝这窗开的有点跑偏,他竟然变成了女的还穿越到了一个没玩过的游戏里,这就算了,一上来就被男人亲是什么鬼??莫名其妙就被当成了未来皇后的人选又是什么鬼?我才不会嫁给什么皇帝我要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法师,然后把那个面瘫皇帝吊起来打!看废柴宅男穿越游戏世界逆袭,成为最强点兵娘,征服江山(某适应了女人身体的男猪脚在一旁大喊道:江山,帅哥我都要!)
  • 腹黑魔女:重生天才符师腹黑魔女:重生天才符师君楚灵|幻情她是阴险狡诈,人人惧怕的小魔女 她是善良坚强,父母双亡的小可怜 一场算计,同门相残,师尊捏碎她的金丹,从此她变成她! 善良可欺?恶毒女配下药教训? 楚灵冷笑:呵呵,你不知道本魔女是整人的祖宗? 渣男挽留,各路牛鬼蛇神来找茬 楚灵勾唇:本魔女会让你们后悔来到这世上! 斗渣男惩白莲,一手符术走天下,一不小心就走上人生巅峰,外带拐了一个高富帅! (本文1v1身心干净,女强男强,玄幻爽文。)
  • 天才药师:妖孽夫君要抱抱天才药师:妖孽夫君要抱抱秣楹|幻情若有来生,绝不再信若有来世,定让你魂飞魄散她,二十一世纪的知名名缓,私下却是华夏第一的杀手、被小叔玩弄于鼓掌之间的杀人工具。她,慕家长子嫡女,本因是高贵在上,却因天赋二字命运改写,受万人嘲笑。任务之中,年仅22的她死亡,却阴差阳错的融合了她的魂魄,意外的重生。我不仅要狂、还要逆天而行,废魂系?不过只是灵脉堵塞排除就好,医学这种东西--我天生就会!这辈子我不会轻信任何人。我信任之人,我要你与我同在顶峰处傲视天下。因一纸婚书缠,他曾与她不是任何关系,却成了她的夫君,亦是她此生最爱之人
  • 秋生南国秋生南国顾见西|幻情在这个我们所处的世界里,它也是时间的世界。我们在时间的漩涡里有我们自己所担当的角色。但在梦里梦到的我们又是哪个我们,是不是在另一个世界的我们。而我在做的无数个梦里又恰是一场轮回,像是编制的彩色梦里,参杂这噩梦的影子。
  • 月影了无痕月影了无痕臧臧冰|幻情离离原上草,一岁几枯荣。前尘往事都能放得下,唯有你的似水柔情。来世请一定要记得,天边的那一勾弯月……
  • 孟婆转孟婆转宁不羡|幻情我是孟惊世,在幽冥界当差发放忘情水,人称“孟婆”。 听阎王说,我本是高高在上的惊世上神,天界神规是我定的,众神是我封的,我却于千年前因嗜血杀戮而堕了魔。 还听说,那玉帝和王母,与我师出同门。 玉帝找到我,说:“好好的神你不做,非要堕魔?!” 我也不知自己为何堕了魔。只知道我曾经是善良的,否则怎会有那么多神相助于我躲避母华的追杀。 母华说:“别多想了,你这成魔可不容易,当年你杀天下、闯幽都,搅忘川,闹火海……坏事儿都让你干尽了,成魔理所当然。 成魔也就罢了,你躲着就好了。我这好不容易坐上了三界第一绝色的位置,你失踪千年怎么又出来了呢?!” 我已经躲了近千年,怎能还不出来?我究竟为何堕魔,这千年来没想明白的事,也该仔细想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