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章 谣言可畏【一】

我一路上跌跌撞撞,全然未顾及什么仪态端庄,什么举止优雅,今日之事愈想愈气,那对父女也忒不是东西了,戏唱得此般精彩,竟差点教我也相信自己是个企图抢人夫君的怨妇了。

左右也是他们失了礼数在先,我端出上神的架子来压他们虽是少了点风度,但却也挽回些颜面,也算是出了口气,断不该现在这般心烦意乱,想来应是方才平白无故把远嚣骂了进去,心中愧疚难安的缘故。

我一向不喜亏欠旁人,等改日再见到他,任由他骂回来就是。如是想着,心中郁结似是有所消解,不再一抽一抽的了。

许是气恼得太过专神,竟没注意到已经腾至翎域上空。

才翻下云头,那云朵子就如释重负般颠儿颠儿地飘走了,搞得我好像要吞了它一般。

一边挥袖撤开翎域入口的结界仙障,一边感叹自己着实太好欺负了些,小小云彩竟都要嘲讽于我。

不知道月泱那小虾米爬回来没有,早知会惹出今日这等麻烦,我扇他时就该用些力气,最好一扇子卷到西天梵境去,一年半载都赶回不来,省得这个八卦精看我笑话。

正准备到樱林里寻个凉快的地方避上一避,只见月泱扯个破锣嗓子直唤我。

“主上怎的也出门了?真是桩奇事”,他扶着腰挪到我旁边,“莫不是去寻小仙了?我就说主上还是疼人家的”。说罢竟又开始做作起来。

“……难得今日清闲,我瞧着日头不错,出去……逛了逛,对,逛了逛”,我我实在是不擅长说谎,但要我亲口把那么丢脸的事情讲与他听是万万不可能的。

为了避免再露出马脚,我忙快步向翎域西面的樱林走去,将月泱甩在身后,“鸿鹄一族近年来人丁愈发稀少,你且将我从观音大士那儿讨来的丹药送过去,嘱咐他们再加把劲儿,禽鸟一族天性不及兽族凶悍、疆域又不及水族辽阔,若人口再落了下风,岂不是连虫族都能欺负了我们?”

我头也不回,只想趁早打发了他。

“哦,但主上……”

“但什么但,你今日怎婆婆妈妈的,莫非是还想要我一扇子送你过去?”未听他答了些什么,捏诀隐了身形,遁到了樱林。

翎域是少有的可不遵节气变迁之秩序的宝地,因而常年温暖如春。眼前一树树红樱开得甚好,微风裹着幽淡的香气扑到身上,心头仿佛又松了几分。

拾起碧草之上的一朵落樱,托在掌心,又递到鼻前嗅了嗅,果然还是记忆中的气味。

还记得,凡世的那位师父也爱极了红樱。

那是一种没来由的偏爱,最初的那几年里,每逢春暖花开之际,他总是要折一小截犹开着花的樱枝别在我发间,还会用樱瓣制些小点心来逗我开心,听说最初我也是他在一棵烧焦的樱树下捡到的。

思及此处,心中难免有些悲戚。

我那凡人师父一心修仙,奈何命中本是与仙道无缘,但当年因祸得福吃下续魂草,最后竟捡了段下仙机缘。

我被带进破霄殿几年之后,他终于也扛过玄雷天劫,顺着引渡瑞光飞升到九重天宫。

丁卯日登灵台拜谒东王公时,得了个“淳义道人”的虛号,领了个芝麻大点儿的文差,列下仙之位。

初闻消息时,我在破霄殿欢喜了许久,本想着寻个机会与他老人家见上一面,奈何湘懿守得甚紧,丝毫不肯通融,最后只得作罢。

再听到他消息之时,却是我陨神崖涅槃的前一年。

“历劫失败,身死道消”

我记得那时我意外的没有哭,没有怨,甚至不太难过,神仙和人都是一样的,生死有命。

只是在翌年飞升成功、回归鸟族之前,去师父受劫的地方揽了把气泽带回翎域,撒在了眼前这片樱林之中。

凡人皆羡漫天仙神腾云驾雾,来去自由且寿元无限,殊不知其实天道才是真正的不偏不倚,公正无私。

除却那寥寥几位上神,真正能够寿与天齐的神仙又有几个呢?源源不断的天劫下又有谁能够一撑到底?凡人死后在幽司的轮盘上转一圈便仍可转生,十世、百世……只要愿意,可一直延续下去,这又何尝不算是一种永生?神仙却是没有此等待遇,死了便是死了,身死道消、魂飞魄散,渣都不剩。

明知那团气泽里并不会留有师父的半点痕迹,我仍将眼前这片樱林当作他的居所。

高兴时来此处分享喜悦,难过时来此处排解忧伤。

就像尚在凡世时那样。

一阵几乎微不可闻的窸窣声把我的思绪扯了回去。

翎域众仙皆知我习性,鲜少踏足这片林子,纵是有事寻我,也不该匿在暗处窥探。

“何人!”手中那瓣落樱破空旋出,夹着上神的灵力和些许怒气径直袭向樱林深处。

“咦,难得见璃儿如此暴躁的形容,不想薄怒之下竟是比平常还美上了三分”。

来人一袭浅青色长袍,两指夹着那瓣樱花,一边嗅着香味一边向我走来。

看到他那张招牌式的笑脸,我竟也不自觉的嘴角上扬,周遭空气仿佛更暖了一些。

潇洒却不显轻佻,随性而不露惰漫。

说实话,明霁应该是我见过最顺眼的神仙。

三界中一些神女妖女闲来无事搞出来的“俊男榜”上,几乎每年都是破霄殿的那位独占鳌头,明霁次之。

为此我常在月泱面前替他打抱不平,感叹如今女子的审美能力当真是差得可以,一颗芳心怎么不放在小太阳跟前,偏生要去往冰山上面贴,奇也怪哉!

“何人有如此能耐,竟能将一向好脾气的洛璃上神惹出火气来?”他转眼已走到我身前。

“原是明霁兄,我当是谁在此处鬼鬼祟祟、贼头狗脑,差点便要召出赤羽千华抛过去”,我放下防备寻了块儿青草厚实的地方席地而坐。

“哈哈,璃儿果真是个不好招惹的”,说着他也在我旁边坐下,“莫不是因某人今日结亲而心生郁结,耿耿于怀?”

他这话虽是疑问,但心知他只是打趣我,我二人为万年挚友,彼此再了解不过,我究竟是怎样的心思他应该比我更清楚。

“既为仙僚,又同列上神,怎没去九重天讨杯喜酒,凑凑热闹,反倒跑来我这冷清之地?这可着实不像你的性格。”此话一出我便有些后悔,我倒忘了素有传言称战神远嚣与麒麟一族有些积怨、不甚和睦,我虽不知其中具体原委,但大体知晓此事的确并非空穴来风,遂忙改口道:“呃……,你瞧我这记性,竟忘了今日又是月朔,明霁哥哥是来为我探脉的吧?”

“自你归来至今已有一万余年,我每月都来上一次,如此都能忘记,你这脑中都装了些什么?”他探身上前,双指一并,在我额前轻弹了一下。

略微恍神之际,我已不自觉地把手腕递给他。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安伯斯与提妮安伯斯与提妮紘霖|短篇一个关于英雄联盟的小短篇,言情,搞笑,清新……
  • 邪之战邪之战梁星语|短篇落入凡间的天使为了拯救人类与恶魔展开殊死较量,天使到人间后戏剧化的与人类发生了爱恋,生为魔界的小魔女却有一颗冰清玉洁的心灵,不愿看到人类被恶魔迫害,小魔女不顾自己面临灰飞烟灭的危险与天使携手救出被困魔界的受害人类···
  • 熊出没之熊熊大冒险熊出没之熊熊大冒险泣小九|短篇此书讲述熊兄弟与光头强在世界冒险时的曰常搞笑生日常!
  • 你是我一直等待的欢喜你是我一直等待的欢喜琴妆|短篇别慌,生活就是这样,平平淡淡,却不乏令人过下去的欲望。
  • 我们的初三我们的初三盛世凌唐|短篇我们的初三,不一般的初三。(以一个初三的日记改编)
  • 天才萌宝从天而降天才萌宝从天而降吾乃阿荼|短篇宋向晚这辈子做的最扎心的事情就是给自己生了一个情敌,给某人生了一个小情人。 “老公,我肚子饿!你喂我!” “爹地,我也肚子饿!你喂我!” “……” “老公,我要抱抱,亲亲!” “爹地,我要抱抱,亲亲,举高高!” “……!” “老公,我那个来了,肚子疼,要喝红糖水!” “爹地,我那个也来了,肚子……” 宋向晚忍无可忍,咆哮起来。 “宋天乐,你才三岁,哪来的那个?立刻给我团成团,滚远点!” “哦……!” 情敌乖乖滚了,可是…… 等等,为什么是带着他老公一起滚的? 宋向晚泪流满面。 “喂,你回来,把老公还给我!” 别人都说,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为什么她的小棉袄却带刺?扎的她伤痕累累。
  • 山口山党的妄语山口山党的妄语unruin|短篇一个WOWerdeganshou
  • 外婆的丧事外婆的丧事二族|短篇外婆走了,是上吊死的。她的那些儿女、侄子侄女们,外孙外孙女们,都从全国各地赶回来奔丧了。
  • 流淌在山海间的时光流淌在山海间的时光欧阳晓星|短篇1、瑰丽的梦想22、现实的困惑53、焕发新激情84、一厢情愿115、新官上任136、领导者的艺术157、风雨的考验188、追求209、曲线求上进2210、接待引风波2411、进城的郁闷2612、下海27
  • 时光与他皆不负你时光与他皆不负你瑟秋锦华|短篇终于摆脱了爸妈的唠叨,高中生姚兆兆放飞自我,开始了精彩的高中生活。出乎意料的是为啥让这样好看的人当她同桌…都不能好好听课了… ———————————————— 路鹿:我一开始见她…便觉得她不是一般女生,我看她时,总觉得她耀眼,她比别人多一束光…… 姚兆兆:那束光……也只有路鹿看得见。是因为他的驻足停留,因为他的期待,我才去尝试……去试着发光,谢谢他让我变得优秀。 路鹿:其实是我们一起在成长,一起去面对。 ---- 校服、婚纱、教室、婚礼现场、我的左手、你的右手,十指相扣,余生,我伴你走…… 小甜文,放心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