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5章 我在你隔壁班

谢嘉明慌张的跑回教室的时候,刘老师也才进来不久。对于罗茜那条不行“负伤”的腿还没有来得及进行人工干预救治。

“你回来干什么,怎么不去上操?”刘老师对于罗茜和谢嘉明两个人的事情,如今也是和张良一个处理方式。奈何谢嘉明这个破孩子,总是在她面前晃来晃去,惹得她已经淡定的心情又开始有了低开高走的意思。

“数学老师让我去印卷子,我才从教研室回来。”谢嘉明不怪乎是连刘老师最为讨厌的学生,睁眼说瞎话都不要眨一下眼睛的。

罗茜看着谢嘉明这蜜汁操作并没有做任何评价,因为刘老师此刻已经蹲在了她身前,那双一看就是蕴含着“生杀大权”的手,此刻已经要放在自己可怜兮兮的右腿上面了。

罗茜有点天然的畏惧,立刻就开始看向谢嘉明。可是谢嘉明只是朝着她悲壮的点点头之后,就站在了她的身后,双手放在她的肩膀上面。好像是无声的鼓励,只可惜她现在最不想要的就是鼓励了:“班任,不用抹药酒吗?”

刘老师抬头看了一下已经侧坐面对自己的罗茜,低头笑了一下。“没事啊,我是你班主任,还能害你不成?”

【更害怕了……】

罗茜顿时面色一暗,抬起手就抓向自己肩头的手,嘴里的还没等喊出来就听见了自己悲惨的嚎叫:“疼,疼疼疼,疼——”

只见刘老师已经无声的开始了,罗茜顿时什么找人寻求安慰,抓住情人的手,什么小心思都没有了,一心只有让刘老师快点停下来:“老师……老班,我不做了,我不按了,太疼了!疼——”

站在罗茜身后的谢嘉明伸手就把罗茜落下去的手抓在手掌心,任由着她脱力的拽着,看着她慌张的叫喊,泪眼朦胧。自己的胸口也沉郁了不少,好似春雨临近,雷声阵阵。

刘老师对于罗茜现在的反应一点也没意外,自己家那个小子当年哭的都是鼻涕拉瞎,更何况小姑娘家家。耳边被罗茜敲鼓似的喊叫包围着,手里的劲儿倒是一点也没有少下,课间操也就是最多二十分钟,刘老师忍受了至少十五分钟的魔音绕耳。

最后一圈揉完之后,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直起身子,调侃了罗茜一句:“还挺能喊。”

此时的罗茜早已经是哭的嗓子都哑了,感受到自己的腿上那只手真的彻底远离之后,她才慢慢地睁开眼睛。原来这姑娘在揉筋中间还没有到,就已经开始哭爹喊娘的睁不开眼。至于那从开始就没有停下来的嚎叫,完全就属于闭着眼睛扯嗓子瞎嚎罢了。

倒是她身后的谢嘉明比较悲惨,不仅是充当了人形解压工具,更是比刘老师离噪声声源更近一些。罗茜一停了声,他的脑子都开始发晕了起来。开始治疗时候的对于罗茜心疼的恨不得以身相替的深情,已经被罗茜叫到了八千里以外富富有余。

刘老师年纪不小蹲着给罗茜按了这么久,身上已经开始哪哪都酸疼了起来。嘱咐了一句明天接着按之后,就一个人走去了初三一班的教室,下节课看来还是有课。

而罗茜听着明天还要继续,登时就开始觉得自己的嗓子开始冒烟。对于明天的到来开始了浓浓的抵触和反感。只可惜,天不遂人愿。

谢嘉明准备好之间和水杯,给罗茜整理了一下仪表之后,班级的学生们也回来了。空荡的教室立刻被一屋子学生填满,吵吵嚷嚷。高浩进教室的时候就发现罗茜的眼睛好像肿了,看着谢嘉明忙前忙后的样子就心里发气。

这人总是惹她哭,可是偏偏她还喜欢他。想知道这就更气了,转身就往外走去,恰好撞了一下张良。张良看了一眼高浩,没说什么就走了进来,就看见自己校园一霸的兄弟大明子为了罗茜一个小女子,紧张兮兮恨不得化身成为后宫里面的大内总管。登时也是一肚的火,也转身走了出去。

可怜在这两人身后准备进教室的张申、汪洋和周清,几番想要进班级,都被突然转身往外走的人给挤了出去。连着两人都往外走,他们还以为班级里面有什么大事情发生,更是兴冲冲的往班级里面走,可是只看了见一个行走的肝狗粮四处播撒,和一众单身够敢怒不敢言。

间操算是一场学校每天都要进行的消息交际所,当然这是对于张萌这类热衷于此的人来说。就像今天,明明只是一次普普通通的间操,她就已经听到关于自己前面这两个人的八卦消息不下十条:什么谁是顾世杰?顾世杰为什么送东西给罗茜?罗茜到底喜欢谁?谢嘉明喜欢罗茜什么?谢嘉明是不是已经和罗茜分手了?

张萌有心挽救一下,就说了罗茜和谢嘉明不知道有多好,罗茜腿受伤之后更是恨不得背着她上课。

只可惜,这帮货只听自己想听的。等到下间操的时候流言已经演变成了谢嘉明罗茜分手,两人争吵时发生肢体冲突,导致罗茜腿部骨折。流言说的是有鼻子有眼,恨不得就差说自己就是当事人,所以知道这么清楚。

张萌坐在教室看着罗茜已经“骨折”却不住院也不打石膏的腿,又瞧了一眼导致罗茜“骨折”的元凶。她有那么一瞬间不想再当什么万事通了,解释什么的,太累了。

张萌在罗茜和谢嘉明不知道的时候,闹心闹得已经快揪光了自己的头发。也没有能够挽救流言的传播,等到谢嘉明和罗茜吃完晚饭,他去刷完的时候竟然听到了自己因为嫌弃罗茜瘸,和她分手的消息。

他觉得自己是时候把这起流言的源头,那堆破烂儿还给某些人了。免得过几天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已经和罗茜结婚自己都不知道。

于是当天晚自习上课时候,初三一班和初二的班级都发生了一场舆论大风波。更是有人传言,赵倩和马岩是情侣。这让马岩本就小麦的肤色更加黑,晚自习还没放学就来一班找谢嘉明来了。

“谢嘉明,有人找。”门外的张申朝屋里喊了一声,撒腿就跑了,生怕一会什么暴力炒面波及到自己。

谢嘉明听到消息后,看了眼依旧沉迷于数学题的罗茜一眼,然后走出了教室门外。路过张良的时候停顿了一下,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走了出去。

谢嘉明出去后,原本趴在桌子上面的张良缓慢的直起了腰,透过教室前门的门缝看着谢嘉明和马岩两人互相瞪着凶狠的眼神,好像下一秒就要扯着衣领就要打起来一样。看到这场面,张良顿时也不装什么睡醒的雄狮,推开凳子直起身就往教室外面走出去,时刻准备给自己兄弟撑腰。

张良连自己的狠话都想好了,什么神情也谙熟于心,可是一推开门就剩下谢嘉明一人了。

“马岩呢?”张良语气有些遗憾,炸毛的头发确实有些子雄狮的“风范”。

谢嘉明故作无辜的耸了一下肩说:“被英语老师叫走了。”

“啊,为什么?”张良不明白这明明是一场大战的开始,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草草结尾了。

谢嘉明看着张良睡炸毛的头发,垫脚伸手捋了一把说:“可能她才知道,兔子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吧。”然后就侧身挤进了教室,徒留一个张良站在教室的门槛上门,迷惑的撸了一把头发,低声的说了一句屮。

第二天的间操,罗茜依旧享受着旁人没有过的刘老师的按摩。痛并快乐着,昨天按摩一遍之后今早起床,她明显感觉到了舒服的酸爽。所以这第二次的按摩,罗茜嘴里虽然还是哭着喊着,但是身体倒是老实了不少,让刘老师省了不少劲儿。

这天的间操也是依旧热热闹闹,张萌混了一圈回来心情很是不错。因为今天的消息里面没有了那些关于谢嘉明和罗茜奇奇怪怪的流言蜚语,倒是关于马岩有了一个重大新闻。

“茜茜,我发跟你说哦。原来一班马岩和初二的赵倩是兄妹。”张萌一到教室就喘着大气,倒着一口气儿和罗茜低声说气话来。

“兄妹?你是说——”罗茜听到消息登时一惊,抬起手就捂住了自己惊讶的大嘴,

【居然是兄妹,两辈子了,头一次听说这个新鲜事儿。】

“没错,就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妹。”马珑珑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张口就接下话茬。

“可是……”罗茜想着赵倩清纯利落的样子,又想起了那匹黑马的样子。怎么都觉得这俩人长得并不像。更何况一个姓马,一个姓赵。

张萌立刻解释:“听说,马岩的爸爸和妈妈在他们小时候就离婚了,在他上初中才复婚。他妈妈就是渭北小学的赵老师,你不记得了吗?”张萌的话落在了罗茜的心底,脑子里面想起了那个温温柔柔的赵老师。

因为马岩是小学快毕业才转到渭北小镇的,周围的同学对他都不是很熟悉。这个男孩子也是个寡言少语的,平时并不会像是张良那样子一刻也停不下来,也没有谢嘉明脑子灵活通透,所以很长时间,年组的同学除了他的名字几乎一无所知。

他的成绩一直不是特别好,罗茜记得自己初中还有一次见过他躲在南边的小树林里面哭。那时候她还在愁自己的英语,看着他哭的厉害,她劝着劝着居然也哭了起来。

事后,好像是为了不让他把自己哭的事情说出来,自己还送给了他自己整理的笔记。依稀记得,那次他哭的原因好像是因为自己的成绩和妹妹差太多,被爸爸教训了。

罗茜突然想起自己有一顿不可言说的黑历史,心情一阵郁闷。转头一想好像知道自己的笔记本什么时候借给黑马同志得了。而且,如果马岩的妈妈是赵老师的话,那上辈子自己被抢走的那个名额是不是也是因为他是教师子女加十分的缘故?

“谢嘉明,教师子女是不是中考加分?”罗茜一下子就抓住了自己当年落选的关键原因,虽然自己发挥失误,可是按理来说自己的成绩报送的名额也应该是自己的才对吧。

“嗯,不过只有乡村老师的子女才加。”谢嘉明看着看向自己求知的双眼,立刻就懂她在说什么:“我们小镇虽然说是镇子,学校的户口和编制都和农村没有区别。”

“果然。”罗茜听着谢嘉明的解释,顿时就明白了。当然,这并不能怪马岩或者赵老师,究其根本,还是自己的能力太弱、实力不强的原因,怨不得别人。只不过给昔日自己失败找到了一个借口,这让罗茜还是很开心。

因为知道自己的敌人已经有了十分的中考加分,罗茜接下来的备考生活就更加勤奋。

她又一次的参加中考了,只不过这次她不希望自己的结果还是需要借口,才能让自己接受。而是可以看到成绩单的那一刻起,自己是光明磊落,坦坦荡荡的。不予余力不仅仅是自己的奋进,更是光明可靠的未来。

一个月后,她的腿总算是恢复完全好了。又经历了一个星期的训练,恰好赶上加试时间。物理和化学的试验类型不多,主要考的还是熟练程度。至于体育考试,罗茜更是好事多磨。一天的时间,三场考试并不是十分紧凑。

回来的时候刘老师主张让学生们休息,可是教导主任又怎么可能顺着刘老师的话。刘老师有心和睚眦主任吵上一架,可是看着罗茜拉着自己袖子的手,终究还是没和他计较。

教导主任是希望同学们可以临阵磨枪,哪成想同学们虽然一天没做多少事,但是精神高度紧张,一松懈下来整个年组的学生都是在教室睡成烂泥。最后还是刘老师叫人回了寝室,好好休息了半天。

加试没有过多久就是中考了,中考前夕的几周。刘老师的脾气在学习方面异常火爆,在生活方面又是温柔似水。冰火两重天的感觉并不容易让人接受,还没有到一周,二班的同学们就簇拥着罗茜前去和刘老师商议。

具体经过不知怎么样子,总之后来直到中考当天,刘老师的脾气都像是那六月份的天气,不仅火辣热烈还让人完全猜不透。上一秒可能是乌云那阵阵,下一秒就可能云散天晴。二班学生为了适应老班的脾气整天的都是提心吊胆,生怕挨训。倒是没有了旁的心思去担心焦虑自己万一成绩不理想,自己该要如何如何。

渭北中学是有中考考点的,所以全部的渭北中学学生都是在自己学校参加的中考。熟悉的环境带来了一定的心理舒适,卷子的题目是这一年来反反复复做过多遍的内容,即使不是下笔如有神,也是可以做到一个眼熟的技能。整整两天的考试,也就如流水般过去了。

罗茜和班级里面的同学一样,整理着自己的书本、学习用具和生活用品。手里面慌乱的忙着,思绪却是不禁然的回想到了差不多一年前刚刚“醒”来的自己,那时候的自己好像是能拥有毁天灭地的能力一般。总认为自己是一介重生人士,怎么也不可能是和原本一样,恨不得折腾出一个完全不同的自己。

可是时间的力量是无穷的,它什么也没有说却让她明白了一件事情:无论时光如何,你终究还是你。

就好像是打游戏一样,无论你存档重刷多少次,当你再次来到当初你狗带的地方,你第一秒一定是自己上次怎么死的。你想要试图从你的过去寻找经验,突破难关。到头来,其实突破的不过是一直没有变过的自己罢了。

“谢嘉明,我水杯呢?”罗茜的箱子终于是打包完毕,就开始起身呼唤谢嘉明。可是抬起脑袋才发现谢嘉明不知道去了哪里。

“罗茜。”一个男生在自己的上方响起,罗茜应声抬头就看见了黑马本黑马岩。

“你好,找我有事吗?”罗茜对待陌生人向来是礼仪最为周全,嘴角的微笑都是在标榜着自己的无害。

马岩看了一眼二班屋内的几个人,想把人叫出去。可是又怕遭受拒绝。让自己准备了很久的话都变成一场毕业的笑话。一低头就可以看见罗茜嘴角的笑,马岩吸了口气就轻飘飘的说:“罗茜,我喜欢你。”

班级的人离罗茜都比较远,并不知道马岩到底说了什么。可是心细一点的又怎么会猜不到,毕业了嘛,自然是春心萌动了呗。

罗茜仰着脖子看着马岩麦黑色脸上面透露着红晕,仔细思索了一番斟酌的回了一句:“谢谢你,但是我已经和谢嘉明在一起了,所以,对不起。”罗茜不想用斩钉截铁冷冰冰的态度对待一个捧着自己一颗心前来告白的人,尽量柔和的态度是她最后的温柔。

马岩没来之前就已经预料了这个结果,可是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为什么,为什么他可以我不可以。我可以等你,我发誓对你一定会很好,很好。”马岩的情绪有些激动,脑子里面已经想不出更为复杂的词语,只是希望自己可以用未来把喜欢的人领回自己的心头。

罗茜只是温柔,不是绿茶,更没有养鱼的爱好。看着马岩已经突破了自己的三观警戒底线,也就不再绕什么弯子。也许,有时候还是斩钉截铁才是温柔。她嘴角的笑不见了,一双杏眼只是单纯的直视着他,很平静的回答:“因为我喜欢他。”

话语很轻,飘散在了马岩送出自己一颗心的过程中。尾音很重,好似一击重锤敲击着站在教室门口的谢嘉明的心口。

谢嘉明耳边不断的重复着罗茜的那句话,好像是庄重的誓言烙刻在自己的骨血之中。他慢慢地走近罗茜身旁,期间和马岩擦肩而过,然几步之后站定。双眼蕴含着即将溢出的深情,他拉起了罗茜的左手深深地吻了下。将愣神的人搂在怀中,缓慢又沉重的心跳声逐渐将罗茜的羞涩急躁的心情带的趋于平缓,低下头在她的耳边说:“听见我的心跳了吗?”

“?”罗茜侧首看向谢嘉明,十分不解。

【我不聋,你没死。我怎么可能听不见……】

谢嘉明并不知道罗茜在想些什么,他的心里只有那一句话:“它的每一次跳动都在说,我也喜欢你。”

罗茜听完趋于平静的心跳再次急促起来,脸色涨红,双耳发烫。直直的往谢嘉明怀里钻去,心里面无数只土拨鼠尖叫。

【犯规!他犯规了!!!】

(全文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重生之学霸修炼计划重生之学霸修炼计划第九桦|青春被现任男友劈腿后重生了?回到十年前的自己,言玉函能否改变自己的命运呢?
  • 给友谊一个青春期给友谊一个青春期千陌冰|青春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是什么?信任?诚信?友谊?亲情?如果你这么想你就out了。真正的友谊其实是······毒舌!!!逗逼!!!互黑!!!
  • 王俊凯:夏季的恋情王俊凯:夏季的恋情Aeiea|青春女主:杨紫盈,世界排名第1首富,性格高冷,直到遇到他。他内心阳光,与她一见钟情。
  • 暖暖情暖暖情姬莫苒|青春“哎,你们几乎天天粘在一起,我感觉你们有些猫腻?”林子兮同宿舍里,她最最好的朋友都这么怀疑着她。 其实并不然,这口中里的话说的就是和她从小到大的俩个混账小子:林玺、林子喃。别惊奇这名,这三娃子一起出生,三个妈还是高中,大学的骨灰级闺蜜,在同一个医院里,出生了三个孩子,名字就取的意外有些像。 这可能就是缘分中的缘分。但对于她来说,这就是孽缘!!
  • 校草男神,撩上瘾!校草男神,撩上瘾!之二二|青春17岁生日时,苏绵绵向着流星大声的许愿。“对流星许愿有用的话,就让我谈个恋爱啊!”谁知道,天公此时竟然真的听到了她的请求!神秘系统打开,从没恋爱经验的苏绵绵在系统的帮助下成为一个个校园故事的主角……从此,撩校草男神之路就此展开!霸道、冰山、邪魅、傲娇、妹控、温柔这里应有尽有!
  • 丫头,你别跑丫头,你别跑浅秋已尽|青春“幕可可,你有本事就扯让我抓到你,不然有你好受的。”“切,有本事你追到我再说,哼”可无奈洛辰夜是个大长腿,没几步就抓到了幕可可,“现在让我抓到了吧!”………
  • 你不是我忧伤的颜色你不是我忧伤的颜色安蓝奶油|青春假如时光可以倒流,假如我可以回头,是不是就不会像现在一样,爱你都说不出口。迷茫,徘徊,十二年的单恋。意外的回到了2003年那一天,转身望去,那白白净净的小脸,依稀看出是幼年时期的他,牵牵扯扯的追上了他的脚步,却始终看不透他的心,伤心、喜悦、彷徨过后。喂,你不是我忧伤的颜色。【重生】这场生命中最美的遇见,煽动了我生命中所有的悲伤。
  • 秦岭恋情秦岭恋情岚溪|青春这是一段发生在秦岭中学的恋情。主人公王汉琛和宋子欣经过重重困扰终于在一起了。
  • 呆萌小青梅,竹马快快束手就擒呆萌小青梅,竹马快快束手就擒风落尘婧|青春从小妈妈就给“酥饼”定了娃娃亲,对自己的女婿那是相当满意,可小小年纪的陈疏言可一点都不喜欢这个小“酥饼”于是,当两家大人坐在一起商量娃娃亲时,便走进房间,对“酥饼”恐吓道:“你要定娃娃亲,我就把你丢到森林里去。”小小的“酥饼”呆愣的笑了起来,口水挂在嘴角,“吧唧”一下亲上了陈疏言,陈疏言落荒而逃。那年,“酥饼”12岁,又一次把15岁的陈疏言壁咚在墙上,陈疏言再一次落荒而逃……
  • 友情永不散场友情永不散场言籽|青春那次去游乐场,导致殷籽星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父母离异,朋友的离别,会让籽星如何去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