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春文学 raybet雷竞技

第1648章 郡主等级

“喂?”
   木蹊紧紧的揪着手边的床单,忐忑不安的心跳又开始乱蹦。颤抖着很小声的回了一句:“我……我是……是……”木蹊使劲的打了一下床铺,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卡住!
   谭铭辰听到电话那头久违而又温暖的声音有些吃惊,但还是开心的,嘴角轻轻勾起,等待着木蹊开口说话,却又因为她的迟钝有些等不及。帮她接了下半句:“木蹊吗?”
   “对对!”木蹊因为谭铭辰的默契猜测心情宽松了些,紧紧拽着的床单也松弛了下来。
   “有事吗?”
   “我……”木蹊顿了顿,深深的呼口气,在心底跟自己说一定要好好抓牢。“我。你。。明天要走吗”
   木蹊的紧张中,一枚乒乓球在不知不觉理滑向木蹊的脚底。
   “嗯,怎么了?“谭铭辰听到木蹊的问候,难得的嘴角边抹上温暖的弧度。
   木蹊站起来抬起脚走第一步,刚刚想要开口说”可不可以在南城待上一段时间。“不料,正好踩中白色的乒乓球,不带任何装饰的纯白色手机随着木蹊的一声惨叫从重重的从指尖滑落在地上,木蹊下半身从床边的柜子擦过去,小腿和左手臂擦出一大块血红,脚踝也在撞上床头柜时狠狠地扭了一下,随后留下紫色和青色交织的淤血,木蹊保持着脚蹬在柜子的侧面的动作,不敢扭动一下,疼痛占据了双眸。鲜红的血和浅蓝色白色装饰起来的房间在她眼前越发模糊,终于忍不住的晕倒在床上。
   “木蹊,木蹊。“意识到木蹊不对劲的谭铭辰在电话的这头不停地大叫木蹊名字,随着木蹊的叫声几乎是疯了一样推开权逸的房门,拽起权逸往外跑,偏偏电梯这时候又死活半天不开,权逸整个人都被谭铭辰拽起来跑完二十几层楼,等不及权逸坐下车来扭动方向盘刚想开口问上一句话,就被谭铭辰一声怒吼’去木蹊家‘给吓得什么都不敢说,开车好一会,缓缓才向双手插进头发深层里,满眼腥红充满着担心的神情的谭铭辰小心的丢下一句:“你没事吧。“
   .....。。
   清晨,暮色褪去,星星点点的阳光洒落在南城的中心医院的302骨科病房,木蹊在些许刺眼的阳光洒进眉间时颤了颤眉毛,缓缓才睁开眼睛,白色病房和淡蓝色的窗帘在木蹊清澈的眸子里越发清晰。木蹊本能的想要拿出左手臂遮挡一下阳光,却在抬手间发现左手臂扎上了层层白色纱布抬起来很痛,换只手臂抬起右手时却觉得很沉并且有些麻木,费力的撑起一点点,视线一路向下,谭铭辰正疲倦的睡在她的手臂上,眉头仍旧担心的拧着。房间里妈妈躺在爸爸的肩膀上在椅子上,皖玫歪歪扭扭的和权逸背靠背。一阵感动涌上心头,木蹊暖暖一笑,原来那么多人都在身边。
   阳光缓缓的移动着方向,一缕阳光打进他修长的睫毛里,谭铭辰动了动睫毛,沉沉的睁开眼睛,正好碰上木蹊看着窗外的樟树,暖暖的阳光圈了一圈清澈的眸子,,仿佛还能洒出水来。谭铭辰放心下来,勾起嘴角,心湖又微微的荡起涟漪。
   ”你醒了。“谭铭辰绕有磁性的声音轻轻回荡在病房,缓缓的坐起来,离开木蹊的手臂
   木蹊转过又来,做出嘘的姿势,她要谭铭辰小声一些,免得影响其他人的睡眠。随后朝谭铭辰暖暖一笑。
   谭铭辰回应的一笑,放小了音量:“现在你要好好养伤。”说完向着被吊起来的脚努努嘴。
   “我知道了。”木蹊看着眼前谭铭辰温暖清澈的眸子,仿佛回到了初中一起上课的模样。木蹊的心好像很久都没有得到过这样的温暖,突然的满足让她不愿意再去思考以后。
   谭铭辰转身去为木蹊买早餐,修长的双腿一步一步的缓缓走着,木蹊,原来才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也许我还不懂的喜欢,但是我想我会慢慢尝试懂得为你为我自己。
   谭铭辰走出去的不久,穿着黑色衬衫提着水果的东幻城不经意的走过302的房门,眼睛只是一瞬间滑落在病房里的,却在双眸无意中的浏览到皖玫靠着一个陌生的男生睡觉。他突然停下脚步,眉宇间拧了一下,转头向病房里看个·仔细,却不出乎所料,皖玫靠在权逸的背上,权逸还拉着皖玫的手心,十指相扣极其触目的印在东幻城几乎吃醋嫉妒到快喷出血的双眸里,东幻城修长的指尖狠狠地刺进手心沁出丝丝血腥,仿佛是火山喷发的前兆,狠狠地摔下手里的水果,大步向前走进病房,东幻城几乎是把昏昏欲睡的皖玫扯起来的,粗暴的吵醒了权逸和木爸木妈,不等皖玫有做出反应的机会和木蹊及其他人看到这一幕的吃惊表情做出来,皖玫就被生硬的扯起来跑。
   皖玫意识到拉着她跑的是东幻城的时候几乎是兴奋地心扑通扑通的跳,东幻城手心的炙热无法言喻,只是给皖玫一种很安稳的感觉,甚至根本就忘记问他任何一句话,只是处于断线状态跟着这个不可一世的她梦想的王子一直跑一直跑。跑到医院的后花园东幻城才停下来,也许是他腿比较长,大气都没有喘,反而是皖玫意识到自己实在跑不动的时候,竭尽全力的甩开东幻城的手掌,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气。
   “那个人男生是谁。”东幻城圆怒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皖玫,仿佛是动物园里的狮子即将大开杀戒吃掉皖玫这只很小的吓破胆子的白兔。
   “我。”皖玫遇见他心就开始开始扑通扑通的跳,往日的自信胆大此时全无,结结巴巴吞吞吐吐半天吐不出一个字。东幻城一步步的靠近眼皖玫,皖玫本能的向后退,双眸的火焰不断地燃烧,冷冷的哼出几个字:
   “什么?”